仙噬

章五三 戰於雲嵐

字體:16+-

大五行絕滅光轟殺之下,骨魔法相紛紛崩碎。赤落日祭起一麵骨質圓盾,盾麵之上是一張陰森的骷髏鬼臉,一經祭起,便化成一張方圓百丈的巨大煙氣鬼麵,雙目洞幽,張開巨口,猛然分合吞噬,那天空轟殺下來的數道五色絕滅光華便被這鬼臉吞去。

當日摩羅道主鳩突摩以一枚劍丸力抗五行雲光大陣的五行劍氣,已然令人震驚,而此刻雲光大陣發動大五行絕滅光,這麵骨盾竟然也能抵擋得住!

須知,練氣士借天地之勢,順應乾坤,調和坎離,成諸般陣勢,所借力者乃是天地之威,隻不過是依陣勢大小精妙程度不同,而威能不一。顯然,雲嵐宗的掩山五行雲光大陣,至少在傲來修道練氣界,是最為厲害的大陣。

化骨尊者的乖戾長嘯依舊響徹在山間,那山巒起伏間,數百尊骨魔法相化身崩碎,散落成無數碎骨齏粉,卻在這陰慘磣人的慘烈呼嘯聲中,詭異地紛飛而起,不斷匯聚,凝合起來。

大五行絕滅光繼續轟殺!

這些骨魔法相,乃是化骨尊者取戰場之上,數千萬戰死者的骸骨,凝練而成,被他以枯骨山化骨魔道魔法祭煉成自己的法相化身,堅愈金剛,猛如凶妖,端地是威能無比,遇城屠城,逢山開山。這也是他為何要摩羅道主下令摩羅國全線開戰,死者越多越好的緣故。

既然如此,這些骨魔法相化身,又豈能是那般容易就被毀去的。

骨魔一次一次地崩碎,卻依舊在化骨尊者的嘯聲裏匯合起來。倏忽間,君長河與赤落日似是得到了化骨尊者的命令,齊齊喊一聲:“殺!”

那麵鬼臉盾光擋在身前,大五行絕滅光一時轟之不透,兩人與摩羅道主一起,立時帶領當下摩羅道所有餘下的門人,架起一片漫天烏雲,直往雲嵐宗宗門所在,山脈中央處。

那烏雲所過,絕滅神光猛烈轟擊,被擋去的餘波,或是偏離的神光,轟擊在山間,千百丈的高峰也被一下轟成粉碎,更莫說是那些久居於山脈之中的野獸精怪,無一不是個化成齏粉的結局,也是天道如此,欲其死則必死。

就在這一群人之中,赫然有一人黑袍鬥篷,連頭麵也遮住,在那遮住了臉麵的鬥篷下,是一對洞攝幽光的深瞳。不是別人,正是摩羅道主之子,鳩摩智。

自然就是那化骨尊者。

第九九八十一波絕滅神光,又一次將骨魔法相轟殺成齏粉。

漫山之間的長嘯忽然一變:“好陣勢!多謝假手,助本尊煉化萬骨,功成真身!”

原來,這廝竟是假借雲嵐宗護山雲光大陣發動絕滅神光的威能,助他粉碎這數千萬死者的骸骨,再次祭煉,成為法相真身!

分神化念之後,練氣士可祭煉身外化身,法相化身一類的神通,而到了返虛之境,就能將這種法相化身變為真身,化身便是真我,借諸般化身施展神通,更為精妙強大。

那化骨尊者聽聞雲嵐宗宗主之女天生無脈,正是奪舍祭煉為自己真身的好爐灶,所打的,便也是這樣的注意。隻不過,這骨魔法相,雖然能夠祭煉為真身,威能自然比奪舍一具天資上城的練氣士元身也要強大,卻如何比得上天生無脈,如同天地蘊養的靈胎一般的元身,可以奪舍之後再行修煉神通,搖身一變,從一具枯骨修成的妖邪,變成正宗的人修練氣士。

隻不過他後來竟又被石生這天生石胎所吸引,反而吃了大虧。

他今日便要強奪雲卿卿,至於石生,他卻不願再打他的注意,隻需抓住,挫骨揚灰而已。

他得意之間,那數百尊骨魔已經再次凝聚,隻是此番再有絕滅神光來轟殺,卻再不能立即將其轟成骨渣,而是被這些遮蔽了天穹的骷髏碎骨如同海綿吸水一般吸納了進去。

不過須臾之間,萬骨凝成一體,一尊巨大的骨魔,昂立天地之間!

這尊骨魔法相,已然可以稱得上是化骨尊者的又一具真身,足有三千丈高下,骨骼凝聚,幾乎渾然一體,光澤如玉,更不似是千萬具骸骨融匯拚湊所成,仿佛根本就是一名體長三千丈的巨人,死後留下的骸骨!

骨魔法相真身一樣手持戰劍,仰天長嘯,忽然邁開大步,飛躍起來,一躍便是萬丈,轉眼追上了飛馳過去的君長河等人!

戰劍往空一指,所有的絕滅神光,盡都被一劍擋開!

巨大的慘白劍光被劈出,斬在雲嵐山中,頓時天地巨震,如同山崩海嘯一般,轟隆不絕,連主峰宗門所在,此際雲揚子等人所在處也震蕩起來。

所有雲嵐宗和水合派、海安派、藥師峰等等道門弟子,還有一些前來助陣的野修練氣士,見到那群山之間,忽然出現了一尊移動的雄峰,疾速飛馳過來,無不駭得麵無人色。

雲揚子的聲音響徹群山:“凡我雲嵐宗門下,及諸位助陣道友,速速列陣迎戰!”

“羅光水合陣!”

“海安千殺劍陣!”

“無量琉璃藥師王佛!”

“空空空空…………….”

……

所有畢集於雲嵐宗宗門大殿,及山脊雲台上的練氣士,不下千人,俱都是連番大戰之後,猶然存留下來的各方精銳,此時紛紛部下陣勢,或早祭起了法寶飛劍,隻等摩羅道眾人前來,便立時大殺一場!

十萬裏傲來,一萬年來,渡劫羽化者,不過雲嵐子、摩羅道人而已,那摩羅道人其實死在千羽老妖爪下還是一樁秘密,可見修道練氣求長生,此“求”之一字,不知求死了多少人。

與其修道百年,突破不了丹元極盡,或是千年進入不了返虛歸真而壽元終盡,死於天人五衰,抑或是最後死在天道劫罰之下,倒不如轟轟烈烈大殺一場,縱死亦無憾矣!

那突兀而來的雄偉巨山,終於現出了行跡,竟是一尊高下三千丈,堪比雲嵐宗宗門主峰的巨大骨魔!

“兀這鳥陣,還不給本尊破開!”

主峰宗門所在,自然是五行雲光大陣守護核心,內陣所在。此時三千丈骨魔法相真身殺來,主峰周遭,募地騰起萬丈驚鴻雲光,化成一片雲光大幕,守護住了主峰。大陣之外,骨魔法相真身,手執戰劍,猛然擎起,發出慘烈咆哮,一劍劈斬下來!

宗門大殿內室所在,雲揚子八人圍坐於旁,千羽老妖忽然一足頓地,中央那尊紫銅大爐騰地飛了起來,離地一丈,發出巨大嗡鳴,爐頂衝出億萬道五色霞光。

雲揚子八人都大喝道:“滅!滅滅滅滅滅滅滅…………”

雲嵐宗主峰上,一道足有千丈直徑的巨大絕滅神光轟殺而出,直直撞在骨魔法相真身的戰劍之上!

戰劍劍芒分崩離析,骨魔法相真身倒跌了出去,它手中戰劍已失去了蹤影,之間那神光直衝鬥牛而去,其中一柄巨劍眨眼成了煙氣消散。神光直衝天去,衝過雲端彼處,忽又轉折回來!

群山再次呼嘯!

化骨尊者氣急呼叫:“果然是神仙之器!好寶貝!好寶貝!”

千羽老妖狂笑大罵,直傳出去主峰之外:“何須我老人家出手,雲嵐山有神仙之器,自然可轟殺你這邪魔!”

哪知化骨尊者卻並不懼怕,反大笑道:“快些將那女娃兒,與這神仙之器一並奉上,否則本尊叫爾等俱都神形俱滅,死無葬身之地!”

“可笑!可笑!”

由天際回轉的巨大神光,轟然擊殺在跌落於地的骨魔法相真身之上,隻見那骨魔真身頓時騰起道道白煙,竟成一蓬煙雲,籠住了真身。化骨尊者兀自冷笑不已,與那骨魔真身發出的嗤喇怪響合在一處,又兼此際天際湧來滾雲,轉眼就成烏漆墨黑的一片,罩定當空,更顯得萬分恐怖,主峰上之人直覺一時身墜九幽,融入煉獄之中。

“魔道通幽,化骨大法!”

忽然之間,那神光轟殺之下的骨魔真身劇烈崩炸,化成億萬碎骨,紛射開來,轉眼就被一支無形巨手抓攝,變成了億萬紛射的骨質法寶,齊齊轟殺向主峰大陣。

而那神光直轟入地底,頓時轟出一處萬丈大坑!

千羽老妖一對細長的眼眸之中,放射出危險之光。終究他是妖類,雖活了數萬年,卻竟還是被化骨尊者連連算計,眼下化骨尊者悍然上門來戰,那便何不一戰,省的動那許多心思,卻還麻煩。

“爾等自守好仙爐,若緊要之時……”

他話未說畢,直覺一股劇震,那尊銅爐轟然墜落下來,砸在地上!

天際一聲巨響,大陣破了!

就見得漫天骨屑,被一枚巨大的骨珠收攏,懸在萬丈高天,雲嵐宗主峰大陣,竟就是被這沒骨珠,一擊而破!

“此乃我化骨魔道無上寶器,區區破陣,安能阻得!”

千羽老妖狂叫一聲,縱身失去了蹤影。

天際一聲戾啼,一隻巨大的灰羽蒼鷹憑空飛出,疾電一般穿過已經崩碎的主峰大陣,一爪抓向陣外那團帶著君長河、赤落日和所有摩羅道眾人的烏雲。

烏雲之上,奪舍鳩摩智元身的化骨尊者凜然冷笑,募將手一劃,天際那顆骨珠飛射了下來!

___________

這兩天一直這樣,悶悶地寫悶悶的打殺,煩躁。其實我是在挖坑,挖大坑,挖天坑,挖得一點也不快樂。諸位可以把傲來島理解成新手村,明天應該出一大章,就要出新手村了。隻不過花十八萬字的篇幅寫新手村有點兒……

好吧,跟小安我一起繼續下去,你們會看到精彩紛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