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五四 造化銅爐

字體:16+-

千羽老妖法相真身扶搖衝天,振翅狂卷,一股灰色煙雲逆天而起,就卷住從天砸落的那枚骨珠。

骨珠猛放白光,綻開無窮量的陰慘白炎,將老妖卷起灰煙燒得一幹二淨,依舊砸來。千羽老妖冷笑不跌,背脊之上忽然飛射出去三枚尺長的飛羽,錚錚如同金鐵,化成三口飛刀,罡芒濃烈,竟有十丈,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劈在骨珠之上。

那骨珠喀喇一聲爆開,化成千百支骨質枝椏,條條如同骨爪,徑直往千羽老妖法相真身抓來。

這法相真身,乃是千羽老妖本尊真身,與本命元神共融祭煉,比之尋常妖類的真身猶然要厲害不知多少!他渾然無懼,竟任由一片骨爪抓在自己真身上,刹時一片白茫茫,將天空一隻巨大蒼鷹掩映了下去。

老妖啼鳴怪嘯,真身之上,道道鐵羽倏然立起,如刺刀槍之林!

所有骨爪,立即崩碎!

老妖繼而搖身一變,依舊變作那一襲邋遢灰布道袍,陰鷙麵容的道人,手中不知何時卻持了一枚尺長的灰色羽毛,如同長劍一樣握在手中。

他將羽毛一揮,頓時漫天卷起劍氣刀芒,罡氣淩厲,哪怕是尋常化神境的練氣士,施展起罡氣罡芒的手段,也不及這任一道罡芒之萬一!

返虛!

那烏雲之上,化骨尊者咦唏寒笑,兀自不動,隻是遙遙祭起那骨珠,依舊一下一下地砸落下來。

老妖斬出的劍氣罡芒,竟一時也傷之不得。

與此同時,那烏雲之上,自君長河、赤落日與摩羅道主以下,所有摩羅道的練氣士,終於蜂擁而下,撲殺了出來!

偌大的雲嵐宗主峰,片刻之間,就被滿空的劍氣法寶輝光籠罩。

那丁陽道人,玉蓮仙姑,須陀老僧,還有如今的白炎君子等等,一眾功至化神之境的野修練氣士,齊齊說道:“我等正要出去一戰!”

雲揚子八人操持中央那尊仙器銅爐,隻得道:“諸位道友且去,我等稍候便至!”

丁陽道人等便殺了出去。

石生在一旁,手提扶搖劍,也自躍躍欲試,卻被雲卿卿拉住。

“姐姐在此,這些人毀我雲嵐山,我先出去殺他一番!”

雲卿卿冷聲斥道:“你忘了老祖的話不成,那化骨魔頭誌本在你我,你如何敢出去?”

石生便偃了聲息,悻悻道:“我又不懼他……”

“那你卻不在此保護我了麽?”

石生雙眼圓瞪,便不再說話。

當此之時,雙方激戰正鏖,因是主峰大陣已破,唯有道道絕滅神光,依舊不時轟殺下來。誰知摩羅道之人,竟人人都有一麵那種白骨鬼麵的法盾,一時祭起,就有鬼臉煙氣護住身形,漫說飛劍法寶轟之不破,那絕滅神光雷霆霹靂而來,一時也無可奈何。

君長河依舊手持長槍,赤落日祭起骨環,卻在陣中殺得酣然。以丁陽道人與白炎君子,還有玉蓮仙姑一起來殺,竟也現出抵擋不住的勢態來。

主峰雖大,卻也容不得這許多的練氣士一齊廝殺,況且其中還有數十名化神境的高手,是以不過轉眼之間,戰陣便擴展到了主峰之外,已經被毀得一片塗炭的群山之中。忽然之間,那陣中響起一聲尖銳的鳴叫,卻是一頭白羽老鶴。原來竟是當日那白鶴老叟與青峰子等傍住了摩羅道的小人,此刻也摻雜在其中。

白鶴老叟化出了白鶴真身,果然有幾分手段,與兩名化神境的高手竟一時相持不下。反是那青峰子,果真祭起了一件法寶,竟是一尊高下足有百丈的青色山峰,縱橫撞殺,凡與之交接者,尋常品質的飛劍法寶,立時就被撞成一片廢鐵,若是擊在雲嵐山山峰之上,那山頭立即遭殃,也被撞成粉碎。

這樣廝殺,紛亂無章,隨時有致命的劍芒法寶從背後襲來,委實凶險。未及須臾,就已有人隕落當場。

卻是因為,雲嵐宗、水合派、海安派這樣的大宗門,自然有宗門陣勢,可由門下弟子結成陣勢,縱然摩羅道練氣士法寶飛劍厲害,一時也多拿不下,而那些前來助陣的野修練氣士們,就不能如此了,轉眼之間,就有幾人慘叫一聲,身死當場。

眾人看在眼中,暗道不好。

那雲嵐宗與水合派素來交好,此時門下弟子結在一處對敵。恒蒼與青荷仙子雙劍合璧,雖一時轟殺不破對手的鬼臉煙氣護身,卻也自保有餘。正自激戰之際,恒蒼忽見左近一群雲嵐宗門人未及,情不自禁便欺身去救。

這群人中有一人,竟不是別人,就是那在石生手下吃了大虧的倒黴蛋,閆光。

他已然一身修為失了七七八八,此際隻有道胎之境的修為,雖然曾經修煉到丹元之境,此刻駕馭起飛劍自不待言,卻早已沒有了昔日威風。那昂藏雄壯的身軀,也顯得頹唐了些。

隻不過此番大戰,凡雲嵐宗門下,道胎之境以上,能夠祭起飛劍法寶者,俱都參戰,是故他也不能夠例外。閆光此時正和原本是他座下弟子的王成安一處,與幾名三代弟子合成一處陣勢,在那雲台之上,且隻護住自身要緊。

誰知,卻招來了一位殺神。

君長河引軍滅了涼茲國,屠戮巨億,實可謂殺神。

丁陽道人的飛劍與白炎君子的熾焰爆裂劍,俱都不是好相與者,他一時也連連受阻,猛然為白炎君子一劍轟殺,以手中骨槍擋住,終究還是退身而下。

那白炎君子滿穀被滅,此時已知曉那摩羅道主不過也隻是個傀儡罷了,那化骨尊者,還有眼前的君長河,才是罪魁禍首,如何不怒,見一劍得手,當下忽然兜起大袖,劈裏啪啦一通霹砸,十幾枚熾焰爆裂劍丸被他劈頭蓋臉的打向了君長河。

此物凶猛無比,威力奇大,滅了烈焰穀後,摩羅道得了許多,君長河自然知曉。他情知自己與尊者一樣,也不過是假借他人元身,奪舍成人身,雖手段厲害,卻也不敢與這樣凶物直麵相撞,不由得長槍猛烈一挑,化一道白虹,一道罡芒劈入熾焰爆裂劍丸之中,其後他頭頂卻忽然衝出一條白光,竟是一具白生生清晰分明的骷髏骨架,卷起一片狂煙白虹,將肉身裹住,往空而去。

丁陽道人不由驚呼:“分神極境!”

聚神,開天,化神,始元,分神!此煉氣化神之五境。

怪道這廝竟能奪舍肉身,也與法相化身一般無疑,原來竟是修煉到了化神境極致,分神之境。所謂分神,分化元神,脫卻竅殼。

丁陽道人忙祭飛劍去斬,劍芒如同烈焰,卻哪裏及得上,終於是被他避讓了過去。

而那下方一幹修為不足之人,卻倒了大黴!熾焰爆裂劍丸猛烈綻開,劍氣鋒芒挾夾熾烈玄真烈焰,哪裏是這些人所能抵擋,立即死傷一片。

那閆光師徒卻是逃離了開來,背後狂卷烈焰,潮水一樣湧來,眼見還是逃不開去。那閆光驀然眼底迸發凶險之光,大叫一聲:“成安!”

王成安聽師尊叫他,一時遲滯住,不想那閆光委實險厲,趁機一把按住了徒弟王成安的肩頭,借力飛射,立刻去速快了三成,激射出去。

王成安駭得大慌,眼見背後烈焰洶洶,不想師尊竟下這樣狠手,驚慌之餘,忙也伸手去抓。

閆光萬萬沒有料想到,他雖還是王成安之師尊,卻已不是昔日的丹元之境高手了。而他的弟子,卻已經踏入了歸元境界。

一個境界之差,往往就謬以千裏之外計。

王成安不成想,自己竟真的一把抓住了師尊,一時狠厲的念頭升起。

“你竟以我為墊腳石,怎能怪我狠辣?!”

他心神一動,自己飛劍一下刺在閆光後背,趁閆光吃驚吃痛之下,猛然一縱身,一躍在他背後一踏,飛身上了自己飛劍,激射而去。

而閆光卻慘呼之中墜身進了背後玄真烈焰之中,眨眼沒了蹤跡。

恒蒼正欺身來救,一切俱都看在眼中。那王成安一逃了出來,迎麵就見師伯,立即慌了神。誰知恒蒼隻是狠狠瞪了他一眼,便不問他,自顧和青荷仙子離去。

一口飛劍忽然殺出,王成安不過歸元之境的修為,當即就被飛劍從背後直貫前胸,墜落身死。

仙道,長生之路,大抵如此。

就在這時,天際轟鳴。原來千羽老妖揮動長羽,終於一擊將那骨珠打落,與此同時,烏雲之中隱匿行跡的化骨尊者,也飛身而出。

這廝手插腦後,依舊一把拔出一根脊骨,振臂一抖,就化成一條丈長白骨長鞭,祭起當空,轟然暴漲,直如蛟龍一般,直撲向千羽老妖。

於此同時,化骨尊者猛然插手一抓,不是別處,正是雲嵐宗宗門大殿的方向!

“既是本尊相中的好軀殼,怎能逃得我手去!”

原來這廝,竟早已知道了雲卿卿所在。

雲揚子等人所在密室,乃是在那宗門大殿之下,化骨尊者這一爪抓來,幾十畝方圓的一支骨爪,將整個山頭也都罩定。千羽老妖自以長羽去擋他脊骨長鞭,也一般一爪抓出!

兩支手爪一碰,震天價的一聲巨響!

雲嵐宗大殿,忽然被一股巨大的五色光華衝得支離破碎,乃是大殿之下的密室之中,那尊銅爐轟然衝出一股光華,震破了山頭,直衝而出,猛烈地撞在了化骨尊者那支骨爪之上!

“好寶貝!好寶――”

化骨尊者的呼嘯戛然而止,此番轟殺而出的五色光華,竟比那大五行絕滅神光猶要厲害了十倍,一下轟殺,就將化骨尊者的骨爪轟成了漫天骨屑,繼而化成青煙,連渣也不剩。

化骨尊者猛然淒厲慘叫!須知到了他與千羽老妖這等境界,似這樣出手,每一記都幾乎等同於分化元神,以神念駕馭化身去殺敵,這一下被轟成青煙,無異於被轟殺去了一絲元神!

修煉元神,卻比修煉丹元,修煉真氣,修煉罡氣,猶要艱澀百倍千倍!

化骨尊者勃然狂怒,一把抓住了脊骨長鞭,抖手劈頭打來,老妖渾然不懼,照樣抵擋住,仍舊將那一支烏漆墨黑的鳥爪,直往化骨尊者腦後按去。

誰知這廝竟咦唏詭笑,長鞭與老妖連連鬥了三記,那鳥爪卻已一把抓在了他腦後!

“怎地這樣便得手了?”千羽老妖暗叫不好,卻已來不見,隻見那主峰上方,一具骷髏真身現身,大笑聲中,猛然撲了下去!

“老鳥妖,本尊一樣手段,你怎屢屢中計?”

整個山頭,立時崩碎,化骨尊者的化骨真身直驅密室之中,張開兩隻骷髏手爪,直抓了下去。

一者雲卿卿,一者卻不是石生,而是中央那尊銅爐!

室中除卻那尊八麵銅爐,還有石生,雲卿卿與雲揚子八人。

雲揚子八人心驚之下,忽然麵露狠厲之色,腦後各衝出一道五色雲光,竟是將自己本命元神精元也祭了出來,直投那紫銅大爐而去。

此爐乃是雲嵐宗祖師,雲嵐子傳承下來,已然萬年。據雲嵐子祖師好所言,千羽老妖證實,此爐根本就不是尋常法寶鼎爐之類,而是一尊神仙之器!

所謂神仙之器,乃是漫漫天道之上,九天虛無之中,天界神仙之法器,遺落人世,每一件都有驚天動地之威。雲嵐子不過僥幸得之,便由神州浩土而來,一舉稱霸十萬裏傲來,創立了雲嵐宗萬年道統。

“若至危急時,可以元神祭之。”

此“祭”,非是祭煉法器之“祭”,而是以犧牲祭祀之“祭”!

失了此爐,便是失了道統。與之想必,雲卿卿也不算得什麽了。

八人祭起了自己元神精元,渾然不懼生死,就要發起此物最強神通,卻忽聞老妖聲音在耳畔:“一群沒用的東西,我老人家豈能未留後手!”

八人大驚,就見一直在一旁護住雲卿卿的石生,忽然拋開了手中扶搖劍,一把抓了出去!

雲卿卿大驚失色,應手接住了扶搖劍,隻來得及叫一聲“弟弟”,石生已然失卻了蹤影,再現身時,雙手之上現出鋒銳的鳥爪,分別接住了化骨尊者的一對骨爪!

果然是老妖早已留有後招,早將一絲元神寄托在石生身上。那化骨尊者能夠霎那之間施展分身化骨的神通,他自然也能以自己元神轉換,幾乎是瞬間挪移虛空,疾速趕來,借石生之手,擋住對方。

石生乃是天生神石仙胞,靈胎之身!更為緊要的是,化骨尊者這廝,對於石生心有惴惴,懼若寒蟬!

果然,化骨尊者被老妖這一手擋住,與石生隻一交手,就駭得欲死,立時想起當時那股吞噬元神骨髓一般的恐懼來,就欲瘋狂掉頭逃竄。

老妖嘿然一笑,大叫道:“開爐!”

雲揚子八人不敢遲疑,紫銅大爐頂上,一頂八方爐蓋開啟,被老妖元神托身的石生哇呀大叫,攥緊了化骨尊者元神化骨真身,一把按進了爐中!

那爐蓋開啟,一股衝霄彩光直衝出來,霎那而至鬥牛。

一股神魂顫栗之感從元神深處升起,化骨尊者驚駭欲死,忽然瘋狂咆哮,全身骨骼暴漲,騰身欲出,卻哪裏還來得及,被千羽老妖發動了石生天生石胎的全部力道,猛地往下一按!

“啊……這是什麽東西……啊……與本尊一齊死吧!”

化骨尊者驀然狂暴起來,全身骨骼刹那全數迸裂,一股強悍的元神精元,帶著慘烈的呼嘯,兜頭包裹了上來,將石生一並裹住。爐中彩華忽然奔湧,比適才強盛萬倍,照耀得滿室彩光,不可睜目……

咣當!!!

爐蓋合攏!

光彩稍稍淡去,卻依舊有一道五色明光衝霄而去。雲揚子八人愣在當場,雲卿卿卻嗆啷一聲丟了扶搖劍,悲呼嘶喊:“弟弟……”

她狀若癲狂地撲向那尊八方銅爐,卻被一股大力立即推開。

“開爐!快打開爐……”

雲卿卿的淒厲嘶喊,終於驚醒了雲揚子八人。見室中再沒有了石生,沒有了千羽老妖,沒有了那化骨尊者元神真身,而那銅爐頂蓋卻封得嚴嚴實實,哪裏還不知是發生了什麽變故。

八人抖抖索索地念誦法訣,欲要開啟銅爐。

“天地造化,中央八方,煉化蒼穹,鑄造蒼生……”

這法訣,乃是雲嵐子祖師研究這銅爐一生,發覺的幾樣銅爐妙用的法訣,傳承下來,此時八人祭起元神來開這銅爐,慌忙念誦,卻哪裏還有用處!

銅爐依舊封閉,沒有一絲一毫開啟的跡象。

雲卿卿一下坐到在地,麵色如灰,伸手扶到了跌落的扶搖劍上,劍鋒割裂她手,卻渾然未覺疼痛。她一把抓住了扶搖劍,淚如雨下,“石生……”

所有激戰之中的練氣士,盡都震懾當場,隻見雲嵐宗主峰,被一片濃鬱的彩華裹住。那彩華直刺雲霄,上啟鬥牛女虛之間。

君長河與赤落日驀然一震,“尊者……竟然,隕滅了!”

正當此時,忽然天地色變,八方雲湧,漫空晦暗。

那天際之上,一片極大的烏漆渦旋疾速生成,方圓隻怕將有千裏,將整個天幕,也都覆蓋了。

雲嵐宗主峰上,卻忽然飛射出來一道明媚霞光,眾人看去,就見是一尊巨大的鼎爐,騰空而起。

須陀老僧驚聲道:“此乃是雲嵐宗鎮宗仙器,也是我十萬裏傲來唯一一件神仙之器,紫綬銅爐!”

原是那雲嵐子得了此物,傳承下來,便指起名為“紫綬”,卻不知是否當得了真。

隻見這銅爐疾速擴張,俄而竟至無窮無盡,幾乎萬丈也不止。

忽然之間,那極高天穹之上,烏漆渦旋之中,一道巨大的紫色雷霆,轟然劈殺下來!

“天劫雷罰!”眾人無不驚呼。

那雷霆依舊狂猛劈擊,連綿不絕,卻盡都被這銅爐衝起彩華擋住。

於此同時,忽然之間,天地之間響徹無窮無量的仙音仙樂,浩浩蕩蕩,直似那九天之上,神仙之人降世,奏響那鈞天廣樂,警示世人。

一個巨大的聲音,如同神明在說話:“天之聖賢,製造化者九,分陰陽五行,鑄蒼生萬化,定八卦九宮,蕩六合八方,以為天地造化!”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分曉……”又一個巨大的神明一般的聲響在吟唱。

眾人聞聽這聲音,忽然之間,仿佛被一股至高的天地大道所洗禮,心神元神之中,一股激蕩的道之真意,在醞釀。離了這處,這些人隻需坐定修煉,融匯心神,必然又有一番巨大的進益。

那雷霆依舊在不斷劈殺,忽然之間,從那天極四麵八方,許多聲音都說道:“此物現世無定,今日出世,正當歸我……”

喀喇!喀喇!喀喇!

仿佛虛空刹時被撕裂,清晰可見的數隻大手,從四麵八方探來,抓向中央那尊銅爐。

造化!造化!造化!

轟隆!雷霆倏忽止住,那銅爐卻猛放億萬精芒,炫彩奪目,照耀寰宇八方。

那數隻大手猛地撞在了一起!

轟隆!所有人都暈厥了過去。

而中央那尊銅爐,卻不見了蹤跡。

……

……

石生隻知千羽老祖寄生元神與自己身上,繼而便是那化骨尊者的元神化骨真身殺來,老妖元神使動自己身體直撲了上去,一把將那骷髏骨架按進了爐中。那爐子裏,滿是彩華,照得他眼目難睜。

繼而就聞耳畔慘呼,卻是那化骨尊者和千羽老妖的聲響。

他迷迷茫茫之中,眼前一片光明,之間自己脖頸之下,一枚石頭浮了上來,化出一片光芒,將自己周身罩定。那光芒之外,是濃稠的彩華,他隻見彩華之中,一具骷髏和一隻灰羽蒼鷹,淒厲聲中化成了虛無。

忽然耳畔轟隆,以及許多古怪聲響,有人聲,有雷轟,有廝殺拚鬥……

他的眼前,忽然顯現出許多古怪的字跡來。

這些字跡宛如蝌蚪遊魚,浮動飄搖,他盯目看去,就見那些字跡從第一個開始變幻,化成了他能認得的修道練氣界通行篆文,卻一個變化完畢,被他看罷,待下一個字符變完時,上一個又成了那古怪文字,辨別不得。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分曉。會當淩天境,一覽眾生小!

……”

PS:

1,一二兩卷,也就是傲來篇章,我昨天說的新手村結束了。

2,我一直弄不大明白鼎和爐的區別,查也查不清楚。古時候鼎有祭祀,煮食等等功用,爐除了道士燒汞煉丹,不知還能幹啥?

3,杜子美的那四句詩被我胡謅了,純屬巧合,不能怪我啊,誰讓他登山的時候大概還想著羽化成仙,寫得這麽玄玄乎乎的。

4,作品簡介裏的讀者群,大家踴躍加入,本書書評區副斑竹也在裏麵,此人極擅扯淡,一起聊天打屁什麽的也不錯啊。嗬嗬。如果是新人作者,進去打廣告的話請適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