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二章 無中生有

字體:16+-

(三十二)

馬暢很生氣,喬振天請他吃飯,原來是為了讓他出局,他滿腔歡喜到最後麵對的是這樣的真相,怎麽讓他不生氣?

馬暢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

第二天上班去的時候,也是極其鬱悶的,他隱忍著到達辦公室,看到李文琳拿著電話在那裏有說有笑的,心裏就起疑是在給喬振天打電話,她不就是一個女人嗎,就能占這麽大的便宜,未免也太不公了,想到這裏,立馬,滿腔的憤恨就向井噴一樣,怒火“騰騰騰”的衝了上來。

李文琳正在和那個劉太太接電話,當然是有說有笑的,討好業主是每一個設計師最基本的工作。

隻可惜有人誤會了。

馬暢走到她麵前,瞪著李文琳,冷聲對她道:“你要不要臉!”

馬暢這一聲憤怒的大吼,設計部幾乎所有的同事都圍過來了,大家議論紛紛,交頭接耳,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情,等著他們大吵。

李文琳簡直糊塗了,她匆匆掛了業主的電話,對馬暢說道:“馬暢,你什麽意思。”

馬暢嗬嗬冷笑兩聲,指了指李文琳,對其它人道:“你們大家都看看這女人的嘴臉,這女人真無恥,自已沒本事,就和喬振天搞暖味,現在喬振天看她長得不錯,所以要留住她,把我們趕走了,哈哈,做女人真好,沒本事下麵還有一個洞,有了那個洞什麽都有了,隻可惜我不是女人了,我下麵沒洞啊,不然的話,我也讓人家喬振天上一把,什麽事都可以達到目的了。”

馬暢是氣糊塗了,說話沒遮沒攔,想到昨天喬振天這樣對他,要趕他出局,他就氣不打一處來,李文琳聽到馬暢這樣說,氣得渾身戰抖,她已經幾次三番被人說和喬振天搞暖味,現在倒好,馬暢這樣撕開臉皮一鬧,她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她對馬暢說道:“你和喬振天之間發生了什麽事我不知道,馬暢,你說話要負責,我這些天都在忙著我另外一個業主,廣興那個單我也不知道,你不要血口噴人。”

馬暢冷冷一笑,說道:“李文琳,我血口噴人,嗬嗬,你真是好冤啊,是不是,你知道喬振天昨天和我說了什麽嗎?他要我出局!他要我不要管廣興這個單子!他為什麽要這麽做啊,你心裏一清二楚,他做夢,想要我出局做夢去吧,李文琳你以為你和喬振天睡了,你就可以拿到這個單了吧,你做夢吧,我馬暢不會讓你得逞的!”

馬暢說到這裏,又轉向大家,指著李文琳對其它人說道:“大家看看這個女人,她平時假清高,裝弱者,現在看看她的真麵目,李文琳,你這幾年,簽單率多低啊,你簽的幾個單都是誰給你的,都是喬振天給你的,這意味著什麽?嗬嗬,大家心知肚明,你要不要臉,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這次的大單關係著公司的生死存亡,想我出局,你又想通過陪男人睡覺搞定這個大單,你做夢去吧,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想讓我出局,沒這麽簡單。”

大家聽到馬暢把事情說出來,立馬議論紛紛,張莉莉兔死狐悲,對馬暢無限同情的同時很迅速的聯想到自身,立馬咬牙切齒,和馬暢同仇敵愾,雖然喬振天現在沒有找她,可是肯定不久後也會找她的,所以,她無比的同情馬暢,甚至比馬暢還要痛苦,她站起來說道:“李文琳,你太無恥了,現在是公司最重要的時刻,你還想憑著你和喬振天的私情做這些事情,你也太會想了,大家是不知道,我們三個去和業主接洽的時候,喬振天總是讓我和馬暢兩個人先走,最後總是和李文琳出雙入對,原來是這麽回事,李文琳,平時看你沒什麽心眼,沒想到關鍵時刻這麽狠,現在三個人一起負責,大家憑本事,一心為公司著想,公司利益高於個人利益,可是你呢,竟然叫喬振天對付馬暢,你也太過份了,大家說是不是?”

設計部的人紛紛對李文琳投來鄙夷的眼光,大家在那裏議論紛紛,大家都在說她和喬振天的事情。

李文琳再也受不了,她看了看大家,沉默著衝出了設計部。

走出去,到了走廊拐角,麵對著雪白的牆壁,眼淚才嘩嘩的流下來。

李文琳流著淚,一個人麵對長廊的一個角落在那裏征征的流淚,她哭了許久,其它公司的人看到她在那裏掉眼淚,用異樣的眼神看了看她,這時候,劉太太的電話打到了她的手機上,李文琳沒了辦法,抹了抹淚水,接起業主的電話,劉太太讓她再到工地上去跑一趟。

李文琳說聲好,抹掉眼淚,重新硬著頭皮走進設計部,設計部的人仿佛沒有看到她,她如入無人之境,拿了自已的手袋,還有一些圖紙資料匆匆去了工地。

劉太太在那裏等著她,看到她紅腫著雙眼,滿臉的淚痕,不由關心道:“李小姐,你怎麽了?”

李文琳微微笑一下,說道:“沒有什麽?”

劉太太看她一眼,對她用欣賞的語氣道:“你自個有事,我一個電話就趕過來了,真是挺敬業的,李小姐,難為你了。”

李文琳笑笑,對她道:“劉太太,這是我應該做的。”

劉太太笑笑,對她道:“李小姐,你不要怪我啊,我是對生活精益求精的人,我還是覺得馬桶的擺放位置不好,你再幫我研究一下。”

於是,李文琳隻得振作精神,在工地上又是測量又是研究,花費了一個白天,雖然回來時很累,可是劉太太對她的設計圖紙終於滿意了,李文琳鬆了一口氣,想著無論如何,這個單她終於拿下來了。

劉太太對她說道:“李小姐,我剛開始看你那麽年輕,又是個女的,長得還很漂亮,我真的不信任你,可是這些天接觸下來,發現你這個人還蠻不錯,對人又真誠,我一個電話就過來了,那麽敬業,現在已經叫你下了無數趟工地吧,可是你從來沒有埋怨過,甚至連臉色也沒有給我擺過,我覺得你真是很難得呢,現在,這個設計圖我很滿意,李小姐,沒意見的話,你明天給我把材料報一個價,我們就可以簽合同了。”

李文琳笑著說好,想著苦心人天不負,接連著七八天無數趟跑工地,她終於跑來了成效,她在心裏鬆了一口氣,對笑眯眯的劉太太說道“劉太太,謝謝你這麽看得起我。謝謝!”

成功的拿下一個單,今天上午受到馬暢的侮辱她已經不打算計較了,她心裏慢慢有數了。

她在心裏下了一個決定,喬振天華興那個單她退出,她不要了,她和喬振天之間什麽也沒有,但是以現在的形勢,所有的人都認為她和他之間有什麽,她隻有退出來才能一洗清白了。

她拿起電話,撥通了喬振天的號碼,她要和他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