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三章 李文琳的打算

字體:16+-

(三十三)

李文琳找了喬振天,她在電話裏對他道:“老喬,我有話對你說,你有沒有空。”

喬振天愣了愣,一會說道:“好的,我馬上出來。”

李文琳約了他在一家茶樓見麵,在等待喬振天的過程中,她從手袋裏拿出畫圖鉛筆以及幹淨的圖紙,在那裏一邊練著手繪,一邊等著喬振天。

畫圖能夠讓她安靜下來,這些年養成的多年習慣,每當受到委屈受到傷害,慌亂不自信對生活失去勇氣的時候,她總是會拿起畫圖鉛筆,開始畫圖,聽著鉛筆在稿紙上發出的“沙沙”的聲音,她的心情也慢慢平靜下來。

喬振天準時到了,穿著白襯衫和黑色西褲,手上拿著黑色的公文包,脖子間還係著領帶,很明顯,喬振天是從公司趕過來的。

李文琳今天穿著一套藍色的裙子,脖子間係著藍色的絲巾,提著的是一個白色的手袋,她在那裏全神貫注的畫著圖紙,喬振天走進茶樓她都沒有發現。

喬振天走進來時,就衝她揮了揮手,可惜她一直低著頭好像在忙著什麽沒看見,便隻得笑了笑,自己走過去。

“文琳,在忙什麽呢?”

李文琳才抬起頭來,不好意思的笑笑,把垂在前麵的頭發攏到耳後去,對喬振天說道:“你來了,老喬?”

她勉強笑了笑,盡量把傷心的情緒掩去。

喬振天笑了笑,溫和說道:“你叫我來我肯定要來的。”

在某一種範圍內,他是可以用盡全力的照顧她的。

李文琳點點頭,說道:“原本想請你吃飯的,不過現在經濟危機了,沒什麽錢了,所以隻能改請喝茶,你不要笑話我。”

她自嘲的笑了笑,叫上侍候在一旁的服務生,點了茶水和點心。

喬振天笑道:“我已經吃過飯了,你呢,吃飯沒有,我請你吃吧。”

李文琳剛從業主那邊過來,從上午一直忙到現在,肯定是沒吃飯的,不過她因為心情不好,所以也不覺得餓,怕麻煩喬振天,所以撒謊說:“我也已經吃過飯了。”

喬振天便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們喝茶。我請你吧。”

李文琳點點頭,沒有出聲,心裏想著怎麽開口。說實話,她並不想放棄廣興這個單,但是如果不放棄,勢必這種流言會一直這樣下去,她自己事小,對喬振天太不公平了。

喬振天看著李文琳一直不說話,眼睛掃了她一眼,看到她麵前擺著一張圖紙,畫圖鉛筆擱在一旁。

喬振天指了指那張圖紙,微笑著對她道:“我能夠看看嗎?”

李文琳笑了笑,趕忙把圖紙遞了過去,對他道:“我隨便畫的,你不要笑話。”

喬振天笑笑,接過去看了一眼,見上麵的數據布置設計明顯是酒店大廳的設計圖。想她在空閑的時候還記著廣興的圖紙,不由心裏多了幾分欣賞,他笑了笑,說道:“文琳,你真用功。”

李文琳笑了笑,對他道:“我多年的習慣,空著的時候就畫圖,這樣既可以讓自己平靜下來,同時也能練練手繪,這個畫圖是這樣的,三天不練手生。”

喬振天點點頭,認真的看著那張圖紙,對她說道:“文琳,你真是難得,現在還有幾個這樣天天練手繪的,你這個設計不錯。”

李文琳笑了笑,心想不錯有什麽用,她現在已經打算放棄了,她說道:“老喬,華龍那個單,我不想負責了。”

她說了出來,心裏總算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也輕鬆了許多,可是緊跟著,又變得無比失落,仿佛以前憧憬的那些美好的生活也離她遠去了。

“文琳,你什麽意思?”

喬振天懷疑自己聽錯了,他把圖紙放到桌麵上,認真嚴肅的看著她,對她道:“你說什麽?”

李文琳苦笑一下,隻得重複一遍,對他說道:“老喬,我的意思是,廣興那個五星酒店公裝的大單我打算退出,我競爭不過他們,我不想參與了,張莉莉和馬暢比我有本事,你選他們吧,他們中隨便哪一個,都比我強。”

李文琳用手捧了捧臉,長吐了一口氣。

喬振天愣了愣,沉默一會,不知道李文琳為什麽突然改變主意,他看她一會,對她道:“文琳,前幾天我和你說的事情,你都忘了嗎?”

李文琳搖了搖頭,說道:“老喬,我沒忘,謝謝你看得起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參與了,我現在簽到一個單,我隻要好好幹,這份工作應該可以保住吧,我想,廣興這個機會,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喬振天搖了搖頭,此時此刻,他真想掰開李文琳的腦袋,看她在想什麽,她到底碰到了什麽事?他對她道:“你到底怎麽了,怎麽突然改變主意,我不是反複跟你說過嗎,我之所以選你,是因為你的設計才華,文琳,沒有你,我也拿不下這個單,公司也拿不下這個單。”

李文琳已經站了起來,她把手袋放在肩上,對喬振天說道:“老喬,現在設計不值錢,你到時需要我的設計的話,承你看得起,你盡管說,我會畫給你的,謝謝你,我要回去了,我今天叫你來,就是想告訴你這件事,我不是適合競爭的人,我想我還是退出比較合適,既然大家都認為我沒有資格,我想也許我真的沒有資格吧。”

李文琳今天受的刺激實在是太多了,她長歎了口氣,衝坐在那裏的喬振天點了點頭,然後匆匆離去。

喬振天呆呆坐在那裏,手裏重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李文琳的那張圖紙,她如果不是全身投入的關心廣興這個單,怎麽可能時時刻刻畫的都是它的平麵設計圖紙。

這其中肯定有事故。

李文琳走出茶樓,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整個人才鬆懈下來,她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天空,雖然白天是晴天,可是在晚上,天上卻看不到一顆星星,城市的汙染太嚴重了。

李文琳長歎口氣,心情就像這城市的天空一樣壓抑,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是喬振天打過來的,老喬對她道:“文琳,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麽事,但是我知道你自己是不想放棄這個單的,你再仔細想想,你給我記住,就算你退出,我也不會由張莉莉和馬暢負責,你不要把自己想得太偉大,我是為我自個著想,公司也是為公司利益著想,大家各取所需,在利益麵前,沒有人情,沒有友誼,除了利益什麽也沒有!”

李文琳沒有說什麽,喬振天自己先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