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四章 直接找負責人

字體:16+-

(三十四)

喬振天是第二天知道李文琳決定放棄的原因,他到公司上班,剛在辦公桌上坐定,業務部一個同事就嘻嘻笑著跑到他麵前,對他笑道:“小喬,請客啊。”

喬振天莫明其妙,對他道:“請客沒問題,不過要告訴我理由啊,我又沒什麽喜事。”

他心裏正煩著哩,馬暢不肯退出,李文琳倒好,主動要求退出,他現在感覺兩頭滅火,忙不過來。

那同事笑了笑,在喬振天的附近坐了下來,嘴巴朝著設計部那邊努了努,說道:“還裝什麽啦,現在整個公司都知道啦,你和設計部的李文琳好上了,李文琳可是我們公司出了名的大美人啊,小喬,你豔福不淺,我們公司女的少,看久了母豬都是雙眼皮!更何況是真美女,公司上下不知道有多少男同胞想接近她呢,沒想到被你小子追到了手。”

喬振天聽得莫明其妙,他對那同事正顏道:“根本沒有的事,不要亂開玩笑,我一個大老爺們無所謂,人家一個女的,這種流言對她影響太大了。”

他心裏已是一振,回想起昨天李文琳約他出去時的神色——她好像不怎麽開心,心裏有很多事情一樣————她之所以決定退出,難道是因為這些流言?

同事嘻嘻笑了笑,徑自拿了一杯茶水喝了,對他說道:“小喬,你就別裝了,現在公司都知道了,裏裏外外,上上下下,簡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喬振天麵不改色,心裏也有點腦火,他已經慢慢明白李文琳昨天找他的緣故了,他說道:“小雷,到底是什麽事,我昨天不在公司。公司發生了什麽事嗎,我可以跟你保證,我和李文琳真的沒有什麽,全是誤會,全是流言,這話是誰說出來的,我找他去!”

同事難以置信的看他一眼,對他道:“你們真沒有什麽?”

喬振天再三點頭,說道:“嗯,真沒有什麽,一個公司的有什麽意思,這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哩,辦公室戀情搞起來也太那個了吧,再說,人家李文琳有一個相處六年的男朋友,兩個人感情好得很,和結婚沒什麽區別,我怎麽可能嘛。”

喬振天攤了攤手,莫明其妙,催促他那個同事道:“你快說,這話到底是誰說出來的,我找他去。”

同事又看了看喬振天,答非所問的對他道:“聽說李文琳在他們設計部簽單率低得出奇啊,而且辦事笨拙,送上門來的業主都被她得罪跑了,前不久,聽說有個業主上門投訴,她卻說是業主對她進行性騷擾,最後不知怎麽的,那個業主又跑到公司來道歉,重新把裝修交給她了,這其中古怪著呢————你不要生氣啊,這是別人這麽說的,我隻是轉述。嘿嘿,女人嘛,那麽會做事幹什麽,人漂亮就行了。”

那個同事看到喬振天慢慢皺起來的眉頭,還是有幾分擔心的。最後一句是安慰喬振天的,表明他如果是他,也會這樣選擇。

小雷直起身子,對他道:“小喬,你要是生氣,你可別跟我發火,我也是聽別人說的,這不是我的意思。”

喬振天有點著急和不耐煩,對他說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不是你的意思,你說吧,還說了什麽?”

同事就點點頭,把昨天馬暢在設計部大鬧的事情說了出來,公司八卦傳得快,到了今天,這公司上下裏外就全知道了,大家都認為喬振天和李文琳有一腿,而且大家都很確信,因為如果不是這個原故,喬振天憑什麽要處處保護李文琳,把這樣一個大單交給一個簽單率如此低的設計師?明顯講不過來嘛。

喬振天明白過來,不由十分的光火,他猛的站了起來,就往外走去,同事在後麵愣了愣,立馬意識到又有好戲看了,便朝其它向個閑在業務部的人揮了揮手,大家悄悄往設計部走去。

無奈,喬振天沒有去設計部,而是去的公司副總的辦公室,他把意思跟副總說了,副總點點頭,打電話把設計部的總監也叫過來了。

三個人在一起開會。

副總坐在上頭,對喬振天道:“我在一旁聽著,你們兩個誰能說服我,我就聽他的。”

副總好像是個稀裏糊塗的主,做事東一改西一改的,喬振天也沒得辦法,一心一意打算說服這個張總監。

張總監走進來,看到喬振天,立馬笑著對他道:“喬經理,我給你的三個設計師怎麽樣?”

喬振天不吭聲,招呼張總監在他一排的位子上坐下了,他想著如何說,才能說服這個總監,如果由設計部的總監提出來,那麽馬暢不管怎麽不服,怎麽背後使妖蛾子也沒有半點用了。

他今天是無論如何要讓馬暢出局,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個馬暢真是太過份了。

“喬經理,什麽事?”

張總監看到喬振天坐在椅子上,一直一聲不吭,所以不免主動問起。

喬振天對他道:“張總監,我想,你,我,還有公司,大家都想我們拿下廣興這個單是不是?”

張總監點頭,對喬振天道:“當然,那是肯定的。”

喬振天點點頭,對他道:“張總監,現在不能這樣下去了,我們碰到了問題。”

他把上一次三個設計師同時出麵,馬暢張莉莉不聽他的指揮,把廣興的常務朱總得罪的事情說出來了。

張總監聽完後,點點頭,說道:“他們兩個真的這樣嗎,簡直太過份了,喬經理,你放心,我馬上批評他們。”

喬振天笑了笑,說道:“批評起不了作用,我想你請他們出局,我不需要他們。”

張總監愣了愣,看向喬振天,一會才對著公司副總說道:“這是上頭的意思,說好了是三個人負責,誰不行誰下來,現在剛開始和業主接洽,就讓他們下來,這樣說不過去吧。”

張總監顯得十分為難。

喬振天也火了,他拚命把心裏的火壓下去,臉上不動聲色,他對他道:“如果繼續讓三個設計師同時出麵,這個單很快就會辦砸,我想大家都不想看到這個樣子,是不是?”

張總監不說話,麵色十分為難。

喬振天對他道:“現在到什麽地步了————就是我已經無法把工作繼續下去了!總監如果你還繼續讓他們三個都跟著我的話,那麽好,反正遲早都會辦砸,我現在就放棄好了,你考慮一下。”

喬振天也是真心話,他火了,如果那兩個人一直在那裏攪局,沒有人能把這個單拿下來。公司副總和設計部總監立馬變色,喬振天在他們公司可是做業務的一把手,廣興這個單了如果沒有他肯定是拿不下來的,再說了,這個單子從一開始就是他負責的,如果他丟了不幹,現在換個人,肯定比別人的家裝公司要落後許多步。他們獅豪到最後肯定敗得一塌糊塗,說不定連進第一關的資格都沒有。

總監為難的說道:“喬經理,你快別說這種話,這個大單是你拉過來的,沒了你,怎麽可能,你要我怎麽做,你說吧。”

總監也知道這個單的重要性,他開始著急擔心,看到公司副總皺起來的眉頭,害怕喬振天真的落下擔子,雖然知道他多半不會的。

喬振天言簡意駭,對他道:“讓他們兩個出局!我隻要李文琳一個。”

張總監瞅了喬振天一眼,神情很是微妙,暖味的因子在空氣中浮動,不過他好歹也是一個領導,自然知道有些話說出來也沒意義,喬振天看到他的眼神,想著要誤會就讓他誤會去好了,再多解釋也沒有什麽意義。

他隻要拿下這個單,賺到錢就好了。

“喬經理,是這樣的,這三個人是我們設計部最好的,馬暢口才一流,張莉莉做事利索周到,很能為業主著想,李文琳設計才華過人,我想,現在就決定其它兩個出局,是否為時太早,這是大單,我們不能感情用事,是不是應該理智點?”

設計總監用的是商量的口吻。

喬振天對他道:“口才好,馬暢就是因為口才太好,才讓那個常務副總很生氣,人家馬屁聽得還少?愛不愛聽馬屁,也要看人的,有人天生不喜歡話多的人,馬暢一挨著業主就像隻麻雀一樣嘰嘰喳喳沒完沒了,廣興的朱總很生氣,所以馬暢必須出局,張總監,我跟你說過,我隻想要一個會設計的設計師,其它方麵,像口才,像酒量,我們業務部任何一個業務員都能夠拿下來,你要記住,跑業務的還是要靠我們業務員,你們設計部把設計圖紙做好,不要拖我們後腿就好,這個單子我會一直跟到底,你如果不答應我,我的工作沒法進行下去,你看著辦吧。”

喬振天到最後也有點夾槍帶棒的急顏厲色,張總監明顯有點麵子上掛不去,喬振天是故意的,太好說話了這事情肯定一下子解決不了,還得拖下去,他可拖不起,廣興這個單也拖不起。

到最後,公司權衡商量之後,兩頭取舍,決定把馬暢調回來,張莉莉暫時留下。這樣,馬暢就出局了。張莉莉和李文琳一起負責這個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