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七章 張莉莉的危機感

字體:16+-

(三十七)

馬暢到晚上十點才忙完,他實在太累了,整整一天,都在業主家裏忙活著,業主在毛邳房裏拉著他不停的轉來轉去,他要求衛生間要裝一個大浴缸,要求書房裏有放一個大書架,但是又不能有壓迫逼仄感,整個房間要求寬敞明亮,還要求種上無數盆栽,有在叢林中的感覺,馬暢一邊聽一邊在心裏哭笑不得,總共不到六十平的房子,一室一廳,已經小得可憐了,可是業主還有這樣離奇的要求。

不過他知道辦法是想出來的,所以一迭聲的說是,可笑的是,業主也懂一點設計圖,當下就要求馬暢就著他的戶型圖畫幾張設計圖出來,馬暢無可奈何,隻得就地對房子進行測量,然後在業主家裏畫了幾張圖紙,那業主對他畫的圖紙很不滿意,一直在一旁指指點點頭,馬暢於是畫了又撕,撕了又畫,一直折騰到晚上十點業主才發現天晚了讓他回了家,走時還叮囑他盡快把設計圖畫好,否則的話,他就要另外換別的設計師,言下之意對他頗有埋怨,好像他本事太小根本不能勝任一樣,馬暢真是一肚子火,可是不能對著業主發啊,回家的路上,就對著夜空大叫幾聲,引得過路人紛紛側目。

他早就忘了張莉莉的事情,一個人回了租住的房子,洗了個澡,倒頭睡下。

張莉莉一直等到晚上十一點,感覺不對勁了,才給馬暢打了一個電話,馬暢幸好沒有晚上睡覺關機的習慣,糊裏糊塗接起電話,聽到張莉莉的聲音才想了起來,立馬對她說道:“莉莉,對不起,我忘了,明天吧,明天我們約個時間,我們再說。”

張莉莉就急了,對馬暢說道:“馬暢,不行啊,我今天就要對你說,我怕來不及了。”

她害怕明天一上班,總監就把她叫到辦公室,通知她出局了,就像對待馬暢一樣,所以此時此刻,她是一分鍾也等不得了。

馬暢無奈,隻得對她道:“那能怎麽辦,莉莉,我已經睡下了。”

張莉莉想了想,一邊拿起自己的手袋往外走去,一邊對他說道:“這樣吧,馬暢,你告訴我你家住哪裏了,我到你家來找你。”

馬暢笑了笑,說道:“你膽子真大啊,我可是一個單身男人租的房子。”

同事從來不會互相拜訪,一般隻要到公司維持表麵上的客客氣氣就行了,私交是一點也無的。所以馬暢聽說張莉莉要來,有點不自在。

張莉莉笑了笑,說道:“這個時候你也有心開玩笑?馬暢,我現在孤立無援,隻有你能幫我了,你家在哪?”

馬暢看到張莉莉那麽緊張,心裏也是很同情的,便說了地址,起床洗了把臉,等著張莉莉,張莉莉很快就趕到了,馬暢去開了門,張莉莉遲疑的站在門口,想著是在門口談呢,還是進去,馬暢說道:“不介意的話,進來吧,我單身男人一個,家裏沒收拾。”

張莉莉點點頭,走了進來,馬暢叫她隨便坐,張莉莉找了一個位子坐下,馬暢坐在**,吸了一枝煙,對她道:“你有什麽要問的你問吧。”

張莉莉點點頭,想了想,對他道:“馬暢,你真的出局了?”

雖然外麵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她還是想親口從馬暢這裏確認,馬暢吸了一口煙,噴出煙霧,說道:“嗯,今天總監找我就是這事,我想過兩天,公司網頁上應該會有通知吧。”

張莉莉點點頭,說道:“你為什麽會出局?”

“哈,為什麽?”

馬暢笑了起來,看了張莉莉一眼,說道:“別人嫌你礙眼,還要別的理由嗎,莉莉,你小心吧,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張莉莉親耳聽到馬暢這麽說,不由寒毛豎起,她搖了搖頭,說道:“馬暢,無論如何,我不會讓李文琳得逞的,我就是豁出去了,我也不會讓她得逞,大不了兩敗俱傷,誰也別想得到這個單。”

馬暢無限同情的看了張莉莉一眼,對她的無知無畏給於了肯定,他笑了笑,說道:“不會兩敗俱傷的。”

意思是你連戰鬥的機會也沒有多少了。

張莉莉對他道:“馬暢,在此之前,喬振天找過你嗎?”

“找過啊,他主動請我吃飯,要我退出,我不同意,他才直接找的公司副總以及我們總監,這樣,我就不得不出局了,喬振天是人精,我們鬥不過他的,廣興這個單一開始就是他負責接洽,公司也要考慮到他,所以現在什麽事都是他說了算。”

“馬暢,你說喬振天為什麽要選李文琳?”

張莉莉忐忑不安。

馬暢對她道:“這我就是不知了。你小心點,我估計不錯的話,下一個肯定就是你。”

張莉莉身心一凜,心裏已經做好了打算,她得先下手為強,在喬振天對付她之前,她得事先把李文琳幹掉。

心裏做好了打算,在馬暢這裏也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張莉莉便站了起來,打算離開,她對馬暢道:“我要走了。”

馬暢點了點頭,送她出門,對她道:“莉莉,我會幫你的。”

張莉莉笑了笑,脆聲說了謝謝,心裏對於馬暢卻有點看不起,想著你自己都比我先出局,你怎麽幫我?我還不是隻能靠我自己。

她從馬暢家裏走了出來,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看到街邊一對一對的戀人,張莉莉真是不明白,為什麽她快到三十,還是一個人呢,公司能可能發展的對像都沒有,馬暢太難看太沒錢了,她現在快三十歲了,恨嫁的心理很明顯。

抬頭看了看遠去的小區,那裏有著燈火,她搖了搖頭,在心裏想,如果沒有一個男人,那麽有一棟房子也好的,至少有了一個家,那麽安定感就有了,家也有了。

所以,無論如何,她要想盡一切辦法,拿到廣興那個單子。

張莉莉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剛到家不多久,房東就上來了,跟她說這個月房租到期了,張莉莉沒有辦法,隻得付了房租,打發走房東,一個人洗了澡,才平靜下來,在鏡子前站了一會,看到鏡子中平淡無奇的身材和五官,想起李文琳高大苗條,五官精致的樣子,一種忌恨又從心裏升起,如果李文琳隻是一個陌生人,她就是再漂亮,在街上碰到了,張莉莉也不會忌恨她,甚至會驚歎幾句,覺得這女人真漂亮,可是她現在活在她的眼皮底下,是她的競爭對手,她憑著她的先天條件,長得漂亮這一點,排擠他們,搶走本應該屬於他們的機會,張莉莉就不得不對她忌恨無比了。

她沒有想到喬振天之所以選擇李文琳,是因為她才華過人的緣故,這幾年設計這一行業,設計師都是看每個月的簽單率來決定收入接著決定地位的,所以李文琳的才華早就被人忽視了,在他們設計部,李文琳就屬於沒用的那種人,屬於落後份子,再加上她性格內向,不愛參加集體活動,不愛多說話,所以年終評優評先進,總是被遺忘的那種。

所以,不但是在張莉莉眼裏,就是在設計部其它同事的眼裏,現在,廣興那麽大的單交給李文琳負責,大家都一致認為這裏麵有問題,李文琳絕對是走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