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八章 先下手為強(上)

字體:16+-

(三十八)

第二天中午,張莉莉主動走到李文琳麵前,臉上微微笑著,對李文琳溫和說道:“文琳,中午一起吃飯去。”

李文琳愣了愣,抬起頭來,張莉莉昨天還對她冷著一張臉,今天卻又和顏悅色,讓她有一些吃驚。

張莉莉笑了笑,說道:“走吧,一起去吃飯,我請你客。”

李文琳還遲疑在那裏,不知道張莉莉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不過她想著,她反正打算放棄喬振天廣興那個單子,不如趁著吃飯和張莉莉說一說,讓她不要擔心了,所以她也就答應了。

兩個人拿了手袋一起走出公司,進了電梯,一起往公司外麵走去。

李文琳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裙裝,脖子上係著一條豹紋的絲巾,顯得知性優雅,張莉莉穿的也是裙裝,上麵是襯衫,下麵是荷葉裙,不過因為個子比李文琳矮了許多,兩個人站在一起,她雖然打扮得異常精致,可是有著李文琳在那裏比起,立馬讓她顯得暗然無色。

她自己心裏也清楚,不過因為心裏早有打算,所以也不介意,一路說說笑笑的和李文琳一起走到飯店去。

兩個人點了菜,等菜上桌的過程中,張莉莉想著這話要怎麽說————她要怎麽說,才能讓李文琳放棄這個單子。

李文琳也知道張莉莉找她吃飯,肯定也是廣興那個單子的緣故,所以她一聲不吭,等著張莉莉開口。

張莉莉想了想,對李文琳笑了笑,說道:“文琳,你今天穿的裙子真漂亮。”

李文琳知道她今天就是披一塊抹布在身上她張莉莉也會誇成一朵花的,所以她微微笑了一笑,說了聲謝謝,表示對她的誇獎她接受了,辦公室的同事都這樣,好像是因為看了一些辦公室相處法則書的緣故,什麽平時要多讚美同事的穿衣打扮,大家由於受這類書荼毒太深,以致於現在辦公室誰要是誇誰今天穿的衣服漂亮,大家都不當真,甚至還要想一想,這衣服是否過於另類?以後還能不能穿出來?

“文琳,現在馬暢出局了,廣興那個單隻由我和你負責了,也不知道老喬是怎麽想的?”

張莉莉儼然和李文琳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前幾天,馬暢當著李文琳的麵大吵,張莉莉在一旁護著馬暢,說盡了風涼話,於今和李文琳坐在一起,對她情同姐妹,讓李文琳再一次驚歎,張莉莉就是有這種本事,能夠把該忘記的瞬間忘記,做什麽都不帶回憶,像一個沒事人一樣。

這真是過人之處。

李文琳點點頭,還是沒有吭聲。

張莉莉又看了看她,這時候菜上來了,兩個人開始吃飯,張莉莉麻利的給李文琳盛了飯,李文琳來不及阻止,一碗米飯已經到了她麵前。

其實她今天帶了便當,小凱做的飯菜,與其在這裏吃小炒飯,她寧願吃自己帶的便當,她想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張莉莉說道:“文琳,你上次那個業主怎麽樣了?”

“沒問題了,業主已經和我基本上談妥了,合同馬上就簽了,簽了合同就可以馬上送交工程部和材料部,與我就沒什麽關係了。”

李文琳笑了笑,這也是她打算放棄廣興這個單的原因,她反證簽下這個單,基本上可以保證三個月後不走人了,那麽廣興這個單她就不接手了,因為以後畢竟要在獅豪工作下去,如果流言不能製止,長此以往,在大家的議論八卦之中,她總有一天受不了會辭職走人的,所以為了將來著想,她必須放棄廣興這個單。

這也是她今天答應張莉莉,和她一起來吃飯的緣故。

張莉莉笑了笑,討好的對李文琳說道:“唉呀,文琳,你真厲害,恭喜你呀。”

李文琳笑了笑,說道:“隻是小單。”

張莉莉沒有吭聲,兩個人沉默下來,一會兒,張莉莉突然眼睛紅了,李文琳看到了,對她道:“莉莉,你怎麽了?”

張莉莉抹了抹眼睛,對她道:“文琳,你想過在廣州買房子嗎?”

李文琳不知道張莉莉為什麽突然提到買房子的事情,隻覺得她的思維轉換得未免太天馬行空,她說這些的目的又是什麽,因為一時看不透,所以她隻得點了點頭,順著張莉莉說道:“當然想過。”

張莉莉緩緩說道:“我一直想買房子,哪怕隻能買二十平方的,可是好歹也是自己的家,現在房價越漲越快,越來越買不起了,我不像你,你好歹還有一個愛你的男朋友,兩個人相愛,就是租房也很快樂,而我,隻有我一個人,現在年紀也老大了,一輩子估計沒什麽機會結婚了,沒有男人,那麽有一棟房子也好啊,我很累,可是我不能停下來,因為我沒有歇息的地方,總是想著什麽時候,我有了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我就不會這麽累了,因為我可以停下來休息了,因為我總想著假如我買了一棟房子,那麽,就算我失了業,我也不怕了,因為一個人說實話吃能吃多少錢呢,是不是,有了住的地方,就什麽也不會怕了,社會主義餓不死人,得知自己有機會負責廣興這個單,我是多麽高興啊,想著我可以買房了,沒想到,現在,現在馬暢出局了,文琳,我知道老喬看好你,接下來肯定是我出局了。”

張莉莉說到後來,語氣越來越傷悲,越來越低沉。

李文琳安慰張莉莉,對她道:“也許是我出局。”

張莉莉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肯定沒希望,你還有希望,文琳,就算我們兩個人同時出局,你也已經簽下一個單了,不用擔心三個月後失業了,而我呢,到現在為止,時間過去了一個月,我仍然沒有找到一個業主,以前還癡心妄想著買房子,現在啊,估計工作都保不住了,文琳,如果我丟了工作怎麽辦,我沒有多少積蓄,我老家是農村的,我弟還在讀書,我不想回去,回去有什麽意思呢,難道這麽大了還要爸媽養活,雖然在廣州也活得很艱難,可是我喜歡這裏,這裏城市大,機遇多,文琳,說真的,我現在好怕失業,現在經濟危機,我沒多少錢,如果失業,我找不到工作,房東逼租,我該怎麽辦,昨天房東又來向我要房租了,我現在想想這些,我就很怕。”

張莉莉的淚落了下來,她說的全是大實話,所以不但感動了自己,也感動了李文琳,李文琳沉默在那裏,也明白了她突然提到買房的原因,但是她並沒有反感這一點,想著反正自己現在也拿到了一個單,不用擔心失業了,她對於廣興那個單也沒有了多少興趣,那麽,不如送個順水人情,告訴張莉莉,讓她開心一點好了。

李文琳是一個善良不記仇的人,甚至是一個大好人,她是隻要別人不欺負到頭上,她就不會反抗,而且就算今天這個人把她得罪得很厲害,事後隻要那個人認個錯,她就又全心全意對別人了。

這一點,在職場上其實是大忌諱。

李文琳對張莉莉說道:“莉莉,好了,別難過了,你聽我說,廣興那個單我退出,由你一個人負責。”

張莉莉呆了呆,抬起淚眼,眼淚都忘了擦,她看著她,對她道:“真的嗎?”

李文琳點點頭,說道:“真的。”

“為什麽呀?”

“因為我有了一個單,我沒什麽心願,保住工作就行,我現在不用擔心失業了,所以讓你去做吧,我沒那本事賺大錢。”

李文琳的說辭幾乎讓張莉莉打心底鄙視起來,瞧瞧,說的是什麽話呀,這樣的智商竟然還在職場上活著,真是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