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三十九章 喬振天的故事

字體:16+-

(三十九)

喬振天找到李文琳的時候,是在公司下班後,李文琳正打算回家,喬振天叫住了她,對她道:“文琳,我有話對你說。”

李文琳知道他想說什麽,她有點躲閃,對他道:“我家裏有事,要早一點回家。”

喬振天心裏起火,隻覺得她真是笨,到手的好事因為一點流言也要拱手讓給別人,他對她道:“隻要幾分鍾,你到這邊來。”

那時候公司裏的人大部分都走光了,喬振天大概是怕她拒絕,話一說完就轉身朝走廊盡頭走去,在那裏等著李文琳。

李文琳無奈,隻得走過去。

兩個人倚在欄杆處,下麵都是玻璃牆,從他們站立的地方可以看到整個廣州的街景,李文琳隔著玻璃牆看著下麵,慢慢的,已經是華燈初上,汽車像螢火蟲一樣貼著地麵輕悄的開過,一切看起來那麽不真實。

“文琳,你和你們總監去說了,說你退出廣興那個單子?”

喬振天開門見山,他必須開門見山,沒有時間了,明後來就要再去見業主。他必須在此之前,說服李文琳。

文琳點點頭,低聲說道:“是,這是遲早要說的事情,我想這也是大事,與公司利益息息相關。

“為什麽,你為什麽要退出?”

喬振天直接問了出來,他今天必須弄清楚,繼而說服她。

李文琳不吭聲,喬振天又追著問了一句,李文琳隻得笑了笑,說道:“不為什麽,我另外拿到了一個單,馬上要簽合同了,老喬,我是沒什麽上進心的那種,現在保業不成問題,我就不想負責了,說實話,我對五星酒店裝修的設計不怎麽感興趣。”

“胡說!你沒興趣,你時時刻刻都在畫它的設計圖?”

喬振天從他的公文包裏拿出上次李文琳隨手畫的手繪,他對她說道:“這是你畫的吧,五星酒店大廳左角。”

李文琳沒有吭聲,許久才違心道:“我隨便畫的。”

其實她一直對大酒店的裝修設計感興趣,這麽些年,對於酒店的裝修也形成了自已的一套設計理念,對於市麵上過於奢華過於不實用的酒店裝修很是反感,如今可以把心裏的設想落實,她其實很高興。然而,流言太傷人了。

喬振天知道她是擺明了不會說出實情了,他原本想等著她說的,看來她是不會說了,所以隻能由著他來說了:“因為別人說我和你嗎?”

他仰靠在欄杆上,直視著李文琳,李文琳猛的抬起頭來,迎上他的眼神又低了下來,許久才說道:“老喬,我無所謂,我怕影響到你,對你影響不好。”

喬振天笑了笑,對她道:“你一個女的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麽?誰人背後沒人說啊,你管那麽多,他們想怎麽說就讓他們去說好了。”

他勸解她。

李文琳搖了搖頭,說道:“問題是不是那麽一回事,老喬,你明白嗎,我在他們的眼裏,我負責廣興這個單無法讓他們信服,所以他們才這樣懷疑我和你,其實,我的意思,也就是說,在大家的眼裏,我李文琳不具備負責廣興這個單的資格,所以我才要退出。”

喬振天苦笑不得,對她說道:“他們認為你沒資格你就要退出,證明他們的想法?文琳,你有沒資格我最清楚,李文琳,你怎麽就不明白,在你們設計部,不管最後是誰負責這個單,其它人都會認為她(他)沒有資格,明白嗎,因為這個單太大了,提成太多了,在利益麵前,大家就顧不得了。”

喬振天可謂一針見血。

李文琳仍然搖搖頭,很沒誌氣的說道:“老喬,獅豪不錯,我還想長期在這個公司呆下去,我現在保業不成問題,所以我不想做了,你另外找人吧,肯定有比我更適合的設計師。”

李文琳退後一步,低了頭。

喬振天看著她,對於她的謙讓,她的不自信,她的沒有名利心,她的短視,簡直覺得不可思議,他對她道:“文琳,這個單如果做成了,你有幾十萬的提成,是幾十萬!”

他都懷疑她不明白,她聽不見,所以他反複大聲的說出來。

李文琳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可是我沒有資格要。”

喬振天生氣了,壓著火氣對她道:“胡說,隻有你有資格,你要是不負責這個單子,我也拿不下這個單,文琳,就算我求你行不行,你看在我的麵上,我們公司除了你,沒有任何一個人拿得出過硬的設計。”

李文琳看了喬振天一眼,看到他懇切的眼睛,她說道:“老喬,我上次也說了,這樣吧,這個單你讓其它設計師負責,到時候她的設計要是不能讓廣興滿意,我再另外給你做設計,你不要說是我做的設計好了。”

“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這樣你也要謙讓?”

喬振天頭都要大了“別人打你一巴掌,你以為退後一步就會沒事嗎?我跟你講,在公司裏沒用的人是最被人看不起的,你今天之所以被人說三道四,就是因為你以前太沒用!”

“是,我是沒用。”

“文琳,我這個沒用是說你太不知道爭取和表現了。”

喬振天抹了一把臉,為難的看著她。

李文琳嘴唇動了動,對他道:“老喬,我這輩子沒什麽願望,我隻想在一個好的家裝公司安安靜靜的做我的設計,安安靜靜,希望你能明白我。”

如果工作的環境天天流言四起,四周的人全都在說她的壞話,那未免也太痛苦。

喬振天哭笑不得,對她道:“你隻想一輩子做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小設計師嗎,拿著微薄的薪水,好,就算這一次你能夠順利保業,再說了,你現在那個合同也沒簽吧,現在說談下來也太早,文琳,難道你不想成功嗎,有一天,你的設計才華被人認可,功成名就,成為知名的設計師?”

李文琳苦笑一下,輕聲道:“我當然想,但是成功需要太多東西了,天賦,努力,才華,機遇。”

喬振天指出來:“現在機遇在你麵前,你卻要退出來。”

李文琳呆了一呆,喬振天對她道:“你凡事隻知退讓,縮在自己的角落裏,你又怎麽可能成功,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在爭著搶著,隻有你,還在往後麵縮,該自己的不去爭取,文琳啊,別人怎麽做的,別人是————該他們的他們去爭,不是他們的,他們去搶!你明白嗎?”

李文琳靜靜的,默不作聲。

她決心已下,她已經和總監說了,她已經答應張莉莉了。

喬振天看她仍然不作聲,便對她道:“文琳,五星大酒店的裝修不是年年都有的,這個大酒店如果你成功了,那麽,這就是你功成名就的開始,你明白嗎,還有,李文琳,你男友葉小凱他現在失業了,你要努力賺錢啊,否則等待你們兩個的是什麽,你知道嗎?”

李文琳呆了一呆。

喬振天對她道:“我今年三十出頭了,文琳,我沒有讀過大學,高中畢業就出來了,我的老家在一個偏僻的北方農村,和我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們現在不是在老家做農民,就是出來當民工,隻有我,做到銷售經理的份上,為什麽,你知道我為什麽有今天嗎,我剛開始和著他們出來,我也打算要做民工的。”

喬振天想到自己,開始回憶從前。

他對她道:“當時,和我一起出來的幾個人,他們都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大家跑到城裏來,唯一的辦法好像就是到工地上找活幹,因為我們農民,沒有學曆,沒有本事,隻有力氣,他們好像認為去工地當民工是唯一的出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我剛開始也這麽想的,可是有一天,親眼看到工地上有民工摔死,我受到了很大的震驚,我想著難道我一輩子這麽過了嗎,年輕的時候到城裏打工,做最累最辛苦的活,住最差的地方,吃最便宜的東西,被城裏人看不起,買不起名牌衣服,買不起好車,買不起房子,娶不了城裏媳婦,老了又回到從前的村子裏去,不不,我不想過這種生活,所以我試著尋找新的機會,我天天到人材市場去轉,看到有人招聘銷售員,沒什麽條件,什麽大學學曆,英語證書,計算機證書都不要,我就去嚐試了,竟然任聘成功了,我現在還記得那個任聘的人說的話,幹我們這一行,隻要能吃苦就行了。做銷售很苦,可是比起當民工輕鬆多了,而且最重要的,它能讓你看到希望,被人尊重,所以我十分珍惜這個機會,一路做下來了。這就是我的故事,是的,我現在不能算成功,我出身草根,我在廣州照樣買不起車買不起房,但是比起和我一起出來的朋友,他們仍然在工地上做民工,一輩子沒坐過飛機,可是我,我坐著飛機飛來飛去無數趟,我甚至出過國,我計算機已經能夠熟練運用,我英語也會說幾句,和我在一起的人,我不說,沒有人懷疑我是高中畢業,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草根,就是因為我不屈從於命運,我去爭,去博,我才有今天,文琳,我今天跟你說這些,我就是想告訴你,這個世上,人是分等級的,世界是殘酷的,人與人之間是有差別的,如果你不爭取,那麽你就隻會越過越慘,如果你不趁年輕的時候好好的拚博,你以後就會被社會淘汰,以後你的孩子就會過得更可憐,你明白嗎,你不能退出,不能謙讓,你要憑著你的本事能力去爭取你該得的東西。”

喬振天一口氣說了很多,李文琳呆呆的聽著,這是她第一次知道喬振天的故事,她的確一直以為他肯定是大學畢業,因為他的計算機操作實在是太熟練了,她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隻是高中畢業,他那麽博學多才,什麽都懂,不管是書麵上的知識,還是社會上的經驗,在客戶麵前總是滔滔不絕,從來不會冷場,沒想到,他竟然隻是一個高中畢業生。

喬振天看李文琳一眼,對她說道:“好了,文琳,你回去想一想吧,我以前也失過業,失業的過程非常痛苦,沒有自信,充滿了焦慮,整天整夜睡不著,你回去看看你男友,你就知道了,他現在很需要你的幫助和支撐,你就是不為你自己,為了他,你也要堅持,不放棄不拋棄,明白嗎,生活就是這樣,為什麽《士兵突擊》這麽火,就是這句話,不放棄不拋棄,簡單可是直接,說出了生活中的真理,不放棄不拋棄。”

李文琳點點頭,和喬振天道了再見,轉身回去了。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她做夢都想有一天自己的才華被人認可,她的性格的確是太懦弱了,因為害怕被人說三道四,所以打算退出一洗清白,可是如果堅持下來,以後在公司怎麽呆下去。

她這種人,是最害怕最討厭別人在背後說三道四的,李文琳就抱著這種遲疑的心態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