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四十章 背後一刀

字體:16+-

(四十)

李文琳回到家中,小凱來開的門,他手臂上的衣服挽了起來,手上濕濕滑滑的,開了門又直接轉身往衛生間走去。

李文琳跟在他的後麵,站在衛生間門口,才發現小凱在那裏洗她和他的衣服。

“小凱,衣服放那讓我來洗吧。”

葉小凱笑了笑,說道:“我來洗吧,我現在失了業,在家裏做家庭主男,這些衣服應該我來洗。”

提到“家庭主男”四個字,葉小凱的語氣充滿了不自信和自嘲。

李文琳沉默下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好。

衛生間的燈光很暗,借著暗淡的燈光,李文琳看著自己相處多年的男友,這些天因為忙著工作的事她都沒有好好關心他了,隻見在暗淡的燈光下,葉小凱顯得十分的黑十分的瘦,高高的個子佝僂在那裏,兩手沾滿洗衣粉泡沫,再怎麽看也不像從前那個自信精神的葉小凱。

李文琳知道葉小凱還沒有從失業的陰影中走出來。

“小凱,工作慢慢找,我今天在網上看到一個帖子,發現現在好多人都失業了,而且有的已經找了好幾個月工作都沒找到,現在普遍行情不好。”

她原想安慰他的,想告訴他現在失業的人多,找工作不好找,要很長時間,可是這話說出來,連自己都覺得無比沉重,一時間她也沉默下來。

此時此刻,葉小凱其實最害怕李文琳提出找工作的事情,他每天都在不停的發簡曆,不停的去麵試,但是隨著找工作的時間越來越長,日子慢慢過去,麵試的機會越來越少,就算偶爾有一個通知去麵試的,一般麵試了也直接沒了下文。

葉小凱現在的心境真的是很差,差極了,他也不知道這種狀況什麽時候能夠結束,他每天看到李文琳從外麵回來,隻要她皺著眉頭,好像很累很不開心的樣子,他的一顆心就糾了起來,總覺得是自己沒能力,他知道這種狀況不能這樣下去了,可是這不是他自己著急就能改變了,所以惡性循環,他的心情也就越來越不好了。

葉小凱是一個責任感很強的男人,可越是責任感強麵對失業就會越加痛苦。

“小凱,一個人是不是應該拚命的去爭去搶,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李文琳有感而發。

葉小凱勉強笑了笑,說道:“是啊,我現在感覺特別明顯,昨天去麵試,一個程序員,兩百多人麵試,不去爭不去搶哪裏來的機會?”

李文琳便明白了,她點了點頭,說道:“小凱,一個人是不是隻要去爭取才能有成功的希望。”

“那是肯定的,不爭取的話,什麽希望也沒有,爭取的話,至少有一半。”

李文琳想著,原來葉小凱和喬振天說的都是一個意思。

她又問道:“小凱,你們辦公室有八卦流言嗎?”

葉小凱笑道:“哪個公司沒有啊,大家當作開玩笑,一笑而過就是,哪能當真,狗在那裏狂叫,你難道還跟著它叫幾句啊,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小凱,你的心願是什麽?”

“心願,嗯,就是成為工程師囉,能夠組織一個大型軟件開發,手下有許多下屬。不過,現在,唉——”

他搖了搖頭。

李文琳笑了笑,對他道:“你不是說人要爭要要搶嗎,不放棄不拋棄,隻要堅持,工作總能找到的。”

她走過去,幫著他一起洗衣服,葉小凱笑了笑,看她一眼,感慨說道:“嗯,文琳,你真好。”

李文琳笑了笑,心裏也安定下來。

“小凱,如果有其它人比你更需要那樣東西,你會怎麽辦?”

“看上麵安排吧,再說了,如果不是特別重要,讓給她也沒事。”

李文琳想起張莉莉,想自己又答應了她,不由又有點遲疑起來,再想想如果繼續負責廣興那個單,以後那些一直跟隨在她身後的流言,她又動搖起來。

一晚上都沒睡好。

到了第二天,她正在那裏拿不定主意時,一個人的到來卻改變了她的主意。

到來的那個人是業主劉太太。

李文琳吃了一驚,迎上去道:“劉太太你怎麽來了,我正要去給你送合同呢。”

李文琳滿麵春風振作精神的招待業主,劉太太卻憤怒的瞅了她一眼,對她說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勾引我老公!還在我麵前裝清純!我說我老公怎麽找了這麽年輕漂亮的女設計師!原來是這麽一回事!”

李文琳征在那裏,好半天她才回過神來,對劉太太解釋道:“劉太太,你誤會我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劉太太罵道:“我誤會你了?!誤會你了嗎,有人告訴我的!我問過我先生了,我先生全招了,他說你勾引他!”

李文琳頭腦一片空白,欲加之罪何犯無辭,眼看到手的單又要飛了,而且公司肯定又要沸沸揚揚了,“張小姐,我把這個單交給你,你過來,你啊我放得了心!”

劉太太走到張莉莉麵前,張莉莉笑了笑,和著劉太太攀談起來。

公司議論紛紛。

李文琳走出去,去打劉先生的電話,想著此時此刻,隻能由他出麵了,沒想到,那個劉業主是個怕老婆的主,他說道:“李小姐,實在對不起,你們公司那個張莉莉全告訴我老婆了,我老婆逼得我沒辦法,不過你放心,我沒有把你請我去找按摩小姐的事告訴她,否則我老婆要和你拚命的,你放心,你放心啊。”

業主半是解釋半是威脅。

李文琳呆在那裏,原來是張莉莉,這女人太可怕了,竟然背後這樣捅了她一刀,她簡直就是要置她於死地。

李文琳實在是不明白,她明明把機會給了她,可笑她,今天還想著因為她的緣故,她幹脆放棄,她一定要問個明白,這女人太過份了,怎麽變臉如此之快呢,為了拿到一個單,真是什麽手段都使得出來,太可怕了。

李文琳重新走回設計部,張莉莉在那裏忙著招待劉太太,李文琳走過去,盡量禮貌的說道:“劉太太,你誤會我了,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可以向你發誓。”

劉太太板著臉胖手一揮,對她道:“去去,我不想看到你,你這種女人太陰險了,騙得我團團轉!”

張莉莉把茶水端過來,麻利的送了一杯茶到業主手裏,李文琳看到她,幾乎眼裏噴火,對她道:“張莉莉,你太過份了!”

張莉莉笑嘻嘻的道:“我說什麽了,我說的都是實話啊。”

李文琳怒道:“是嗎,你明明知道不是這麽一回事,張莉莉,你太過份了,我昨天跟你說了廣興那個單我退出,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嗎,你太絕了,不給人活路。”

張莉莉笑了笑,慢慢說道:“文琳呀,我隻是為公司著想,為業主著想,我沒做錯什麽嘛,你不要亂說話哦。”

這時候外麵的吵吵嚷嚷把總監吵出來了,總監走了過來,那個劉太太立馬站了起來,對總監說道:“你是這裏的負責人嗎,我跟你講,這個女的勾引我老公,你要把她開除,就是她,就是她!”

劉太太胖胖的手指指著李文琳,李文琳重重的低下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