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四十一章 李文琳的改變

字體:16+-

(四十一)

張莉莉太高興了,她和劉太太相談甚歡,興高采烈的送走了業主,得意的坐在自己的閣子間,在那裏哼著歌十分的快活。

這是她這些天處心積慮想出來的辦法,一石二鳥,既搶來了這個小單,而且把李文琳的名聲再次狠狠踐踏了一遍,如果喬振天還堅持讓她負責廣興這個單,她看她怎麽好意思。

李文琳回到自己的電腦麵前,隔著閣子間看著張莉莉,張莉莉知道李文琳在看著她,她權當作沒看見,揚揚眉毛繼續哼著歌,一點不影響她的心情。

李文琳笑了笑,淡淡道:“既然劉業主那個單交給你了,我希望你自己重新設計,不要到時抄襲我的設計。”

她想起那些改了無數遍,最終讓業主滿意的圖紙,那十多天天天跑工地,為了一個廁所的擺放位置商討了無數次的日子,竟然因為張莉莉一個離間中傷的電話,她就失敗了。

原以為她保業沒問題,選擇退出,沒想到人家並不放過她,連她到手的小單也要搶走。

張莉莉聽到李文琳這麽說,不由笑了笑,說道:“哦,你說你那設計圖紙啊,剛好劉太太也十分的不滿意,她要我另外設計哩。”

其實這是根本沒有的事,張莉莉打著如意算盤,想著現在李文琳和劉太太已經談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簽下合同,把工作交給材料部和頂目部,至今重新畫圖紙她是想都沒想過的。沒想到李文琳想報複她,要拿回設計圖紙。

她雖然心裏焦慮緊張,可是麵子上卻裝作滿不在乎,還把她的圖紙狠狠的貶了一通。

李文琳聽到這話,就好像一顆心再次被人捅了一刀一樣,她不吭聲的站在那裏。

張莉莉隔著藍色閣子間看著她,手裏閑閑端著一杯咖啡,心裏充塞著喜悅感成就感,她笑了笑,慢慢說道:“看來這人不能做錯事哦,真是一步錯步步錯哦,文琳,大概你也沒想到劉太太有一天會發現她先生曾經和你有過那事吧。”

李文琳嘴唇一咬,想著如果不是在辦公間,大家都在辦公的份上,她估計會衝上去拚命。

張莉莉看李文琳慘白的臉色,也知道她該悠著點了,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呢,占了上風得了勢也就不吭聲了,坐在位子上想了想,想好了下一步的打算,她便得意的起了身,輕輕的轉個身,往總監辦公室走去。

李文琳看著她的背影,不用想也知道她去做什麽,她的心裏一片灰暗。

李文琳猜得沒錯,張莉莉去找總監,告狀打小報告,直接給總監施壓。

“總監,我有話要對你說,是關於公司關於廣興那個單子的。”

打著公司的由頭,總監不能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今天張總監送走了劉太太,當然知道這其間什麽事,劉太太嚷著他們公司要把李文琳開除,張總監內心也替李文琳可憐,一個女的在外麵混真不容易,被男人吃豆腐,被男人抱複也還罷了,到頭上,連這個男人的太太也怨恨起這個女人來。

他當然一清二楚是怎麽回事,看到劉太太和張莉莉打得一片火熱,又想起張莉莉平時的為人,自然是心知肚明,不過他是領導,評介下屬唯一的標準就是看業績,所以他不方便說什麽。

然而,對於這件事,他一個老板沒說什麽,下屬卻主動來找他了,張總監在心裏皺了皺眉頭,對這個張莉莉有了幾分不滿了。

然而她借著為公司著想的名頭,他也不能不讓她坐下來,張總監指了指前麵的椅子,官方的笑了笑,對張莉莉說道:“莉莉請坐,什麽事啊?”

張莉莉笑了笑,安下一顆心來,把要說的話在心裏再思量一遍,才說出口:“總監,沒想到業主又跑到公司來鬧了,這樣長此下去,影響太不好了。”

總監沒有吭聲,低頭看著手中的圖紙,裝作很忙的樣子。

張莉莉徑自說下去,“總監,先是業主來鬧了,如今是業主老婆,一個設計師就應該安心做設計,李文琳太過份了!她這樣下去,嚴重影響我們公司的形象。”

總監在心裏搖了搖頭,到底是誰在影響公司的形像,真是古人說得好,最毒婦人心。

“莉莉,是什麽意思呢,有話就直說。”

他提醒她。

張莉莉便笑了笑,說道:“總監,我沒別的意思,我隻是說以李文琳的人品,讓她負責廣興這個單子,不太好,再加上她自己好像很沒有信心,前幾天還跟我說,她沒信心負責大單子,她想退出呢,不知道她有沒總監你說過,總監,我是為公司著想,你想,一個對自己沒信心,與業主又處理不好關係的人————也許是業主想吃她豆腐————但是總監,真正會處事的下屬,是會把這件事處理好的,根本就不會讓業主鬧到您這裏來,您說是不是,我啊,還有公司其它女設計師鬧過這種事嗎,沒有吧,所以說李文琳為人處事非常的有問題,她根本沒有資格負責廣興這個單,請總監認真考慮。”

這些話,張莉莉在心裏反複練習了無數遍的,說得滴水不漏,既可達到自己的目的,又因為冠冕堂皇不會被上頭怪責。

總監心裏哭笑不得,想著張莉莉在小聰明上也真算是上是一個人材,讓她呆在設計部真是呆錯了地方,換在業務部,她應該有一番作為的。

張莉莉完全不知道總監所想,還徑自笑微微的,等著總監的答複。

總監隻得點點頭,打著官腔說道:“嗯,這些我都會考慮的,莉莉真是為公司著想啊,謝謝謝謝,有機會我會向上頭引薦你的,你先回去吧,我會認真考慮的。”

張莉莉才笑著離開。

總監一個人坐在辦公間裏,想了很久,最終依然理不出一個頭緒,他隻能給喬振天打電話,喬振天對他道:“我馬上過來。”

喬振天很快從業務部過來了,直接進了他們總監的辦公室,張莉莉知道他肯定是又來為李文琳說好話了,不由惡毒無比的看了李文琳一眼,心裏想,要是喬振天肯這樣幫她就好了,她做這些都沒有用,什麽時候能得喬振天的心,讓他站在她這邊,她就勝了,隻可惜喬振天眼裏根本沒她,否則她張莉莉也不必這樣曲線救國。

喬振天直接進了他們總監的辦公室,總監笑著請他坐下,對他道:“喬經理,現在大事不妙啊,李文琳上次那個業主的老婆又跑到公司來鬧了,說她與她老公關係不正常。”

喬振天打斷他的話說道:“李文琳是被那個業主吃豆腐。”

“我知道,我知道。”

總監也打斷喬振天的話,對他道:“現在的問題是你知道我知道,公司其它人不知道,如果再讓李文琳負責廣興這個單的話,我怕整個公司的員工都會有意見吧,我們設計部還不鬧開鍋?現在民憤已經很大了。”

總監抹了一把臉,好像也無限煩惱,他繼續說道:“再說了,也不知李文琳和你說過沒有,她自己對於這個大單好像也沒什麽信心了,她和我說過,她打算退出。”

喬振天壓住怒火盡量平靜道:“張總監,這你還看不出來嗎,是張莉莉使的把戲,人家逼著李文琳,公司裏流言滿天飛,李文琳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要以為我是為了幫她,我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公司,李文琳的設計圖紙你這裏有沒有,馬暢的有沒有,張莉莉的有沒有,你拿出來。”

總監不知就裏,找出他們三個人的設計圖紙,遞給喬振天。

喬振天把三個人的看了,拿出其中一份,丟到張總監麵前,拍了拍桌子,對她說道:“老張,不是我說你,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你也做了很多年設計了,這些圖紙,哪些是貨真價實的,哪些是用電腦上麵那些傻瓜軟件做出來的,你沒看出來嗎,我反複跟你說過,我隻是要一個真正會做設計的,你怎麽不相信我,我做業務將近十年,我有經驗還是你有經驗,請你相信我,我告訴你,隻有李文琳負責這個單,我才能成功拿下這個單。”

總監為難道:“問題是李文琳現在自己想退出。”

喬振天說道:“隻要你這邊沒問題,我負責和她去說,張莉莉的事你也不要操心,我會找她的。”

總監便笑著點點頭,喬振天長歎口氣,焦頭爛額的走了出去。

公司裏大家都在上班,他也不方便直接找李文琳談話,兩個人在網上聊的。

他在網上發信息過去,對她道:“你以為你能保得業?現在明白了嗎,我跟你說過,別人都在爭都在搶,你不爭不搶,該你的也會失去。”

那邊沒有任何信息,李文琳不在線?喬振天倒很是意外。

李文琳一個人低著頭回了家,廣州的街頭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她沒有打傘,雨水淋在身上,也沒什麽感覺。在外麵受了傷,希望回到溫暖的家裏,在愛的人麵前哭著舔傷口。這次被張莉莉陷害,對她的傷害太大了,簡直是毀滅性的。回到家裏,小凱竟然不在家,李文琳征了征,心裏一片失落,一個人獨自坐在靜靜的房子裏,腦海裏反複回想的都是張莉莉對她的陷害,這世上竟然有這麽險毒的人。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慢慢的天色黑了,李文琳也沒有開燈,一個人坐在黑暗裏,直到葉小凱滿身疲憊的回了家,打開門,習慣性的按亮日光燈,才發現李文琳已經回來了。

“文琳?今天怎麽了,回來得這麽早?

葉小凱很是意外,李文琳抬起頭來,看到他一身的汗水,衣服上麵都是泥土灰塵,雖然隔得很遠,可是那股汗味卻陣陣傳來,小凱做什麽去了?回來這麽晚,而且身上又髒又臭。李文琳心裏閃過疑惑,麵對葉小凱關心的詢問,她隻能說道:“今天公司不用加班,所以早點回來了。”關於張莉莉的事情她不知從何說起,不想讓小凱擔心,她看他一眼,小凱正在拍打著衣服想努力消去衣服上的灰土,李文琳對他說道:“小凱,你到哪去了,出去麵試了嗎?”

葉小凱立馬停止拍打塵土的動作,低頭打量自己一眼,對她說道:“嗯,文琳,我找到工作了。”

“啊,真的?”

李文琳驚喜的站了起來,與此同時,身上的重擔仿佛也輕了,整個人再也沒有這麽大壓力了,她的心情就像烏雲過後的晴空一般。葉小凱看到她那麽驚喜激動,反倒不安起來,他局促的說道:“隻是零時工,按天計錢的。”

“也不錯啊,小凱,一切慢慢來,總比沒有什麽事做要好。是什麽工作啊?”

李文琳走近一步,關心問起。葉小凱緊張的看她一眼,身體退後了一步,對她囁嚅說道:“還是老行業,給別人編程序。”

李文琳點點頭,對他道“一天多少錢?”

“八十塊。”

“啊,這麽少啊,你編程序的啊,老板太摳了。”

“文琳,現在工作不好找,所以老板開得很少。我想我賺點小錢,買米買菜的錢以後就不用你出了。你一個人撐著這個家太累了。”

“嗯,我知道的,小凱,等你找到正式工作了,我就辭職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在這個公司幹了。”

葉小凱征了征,許多才慢慢說道:“好啊,隻要你過得開心就行。”

李文琳就幸福的走過去,倚在小凱懷裏,心想他找到了工作實在是太好了,無論如何,哪怕掙得再少,多了一份收入,她肩上的擔子沒那麽重了,李文琳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小凱抱緊了她,低頭吻著她的發絲,對她輕聲道:“是我沒本事,讓你受苦了,我會努力的。”

李文琳很感動。然而,張莉莉對她的陷害仍然無法讓她釋懷,接下來的幾天總是低著頭上班下班,對於張莉莉的張狂得意,其它同事的冷漠嘲笑,喬振天苦口婆心的勸說,她都裝作沒聽見沒看見。她開始質疑從前的為人處事。以前,她總以為一個人與世無爭就可以避免戰爭,一個人隻要努力上進就會成功,一個人如果真誠善良肯定就會有許多朋友。但是,這一次,張莉莉以怨報德,一石二鳥對她的陷害,讓她對於從前的信念徹底動搖,李文琳覺得自己太失敗了,輸得一無所有。隻是一個人雖然質疑從前,但是二十多年的觀念一下了就能改變也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有什麽外部的刺激。李文琳一直在思索著,遲疑著。想放棄從前的一切,做一個精明能幹去拚去博的職場女性,心裏頭卻仿佛有個聲音在質問她,你真能做到嗎?真的有這個必要嗎?每天這樣痛苦的上下班,內心受到巨大的折磨,李文琳甚至想著幹脆辭職好了,她實在是再也不想和張莉莉這種陰險小人共事了。

事情發生變化,還得從第六天開始,那一天,她一個人下班,走到廣州街上,想著心事,經過一片工地,卻聽到熟悉的一聲“是,老板,我會盡快完成的。”

李文琳呆了一呆,順著聲音發出的地方看過去,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映入她的眼簾,葉小凱!雖然他背對著她,正挨著一個包工頭的訓罵,可是她認得。李文琳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切,那工人轉過身來,她急快的閃身,躲在一個店鋪附近,往那邊仔細張望著,沒錯,真的是葉小凱,他說他找到工作了,他所謂的找到工作就是在工地上幫人清理磚頭嗎?在工地打零工,當農民工?葉小凱啊,他重點大學畢業,編程序數一數二,名副其實的精英白領,在經濟危機中,失業找不到工作,竟然在工地打零工,李文琳明白了,為什麽自從他告訴她找到工作後,每天都是很晚回來,身上又髒又臭,回來做完飯洗個澡,挨著床就呼呼睡下,原來他白天都在工地做這種體力活。

李文琳呆在那裏,看清了那個在工地拾磚頭的就是自己心愛的男友時,突然眼睛就濕了,真正相愛的人不就是應該患難與共,相濡以沫的嗎,小凱為了給她減少一點負擔,連這種工作也肯做,而她呢,她這些天在做什麽?在想什麽?李文琳,你太對不起小凱了!

李文琳的心裏發生了很大變化,都說一個人能伸能屈可成就大事,可是這樣的屈未免太委屈了吧,小凱對她,真的是太好了。小凱失了業。他卻積極麵對生活,一直在不停的找工作,計算機相關的工作找不到,他竟然肯放下身架到工地打零工,而她李文琳呢,卻因為張莉莉對她的陷害她就想著退出?她太對不起小凱了,小凱為了她積極麵對生活,而她呢,到手的東西都想放棄。

葉小凱晚上回來,李文琳已經做好了飯菜,對於工地上撞到的事件她沒有說出來——男人都有自尊,小凱如果想讓她知道早就說了,她隻是對他特別好,晚上兩個人親蜜過後抱在一起睡著,李文琳變得從來沒有過的幸福安定堅強。前幾天她一直在搖擺,但是現在她明白過來了,葉小凱去工地打工,讓她堅定了想法,她一定要改變從前的個性,變成一個精明能幹無畏無懼勇無拚博的職場女性。她原想退出廣興的單子,成全張莉莉,一片好心卻被人陷害,落到如此下場,如今別說廣興那個大單就是劉業主那個小單也與她無緣了,保業都成問題。現在小凱失業了,他卻仍然那麽努力的生活著,她要是不改變自身,如果她也失了業,她和小凱兩個人就走到絕路了,不不,無論如何,她李文琳必須勇敢振作起來,堅強聰明起來,小凱的壓力已經夠大了,她不能讓他擔心,在廣興這個公裝大單上,她一定要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她必須改變自身,摒棄從前的李文琳,開始全新的職場生涯。從前的李文琳死了,現在的李文琳和從前可是完全不一樣了。老喬說得沒錯,她李文琳不是為任何人在做事,是為了自身在奮鬥,她必須努力,盡快讓小凱擺脫現在的辛苦境地。李文琳經曆了這次事故,明白了葉小凱對她的愛,她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於明天,重新有了信心。

第二天,李文琳一大早上班,第一時間聯係了喬振天,她對他道:“老喬,我改變想法了,我會繼續負責廣興這個單的,張莉莉你那裏也不用擔心,我會對付她的。我讓她出局。”

李文琳轉變如此神速,倒是讓電腦這邊的喬振天吃了一驚,她原本老實軟弱被人說幾句就要嚷著退出的人,現在卻要主動出擊,真是太奇怪了。他笑了一笑,回信息過去道:“哦,你有什麽辦法?”

對於她突然改變的態度,他還是很欣賞的,甚至有幾分激動。

李文琳笑了笑,回過去道:“我有辦法就是有辦法,你等我好消息吧,我也會充分做好準備的,什麽時候要去見業主了,你提前通知我。”

喬振天回過頭道:“沒問題。”

這樣他也就放了心,隻是心內好奇,李文琳會怎樣對付張莉莉。

李文琳看著坐在對麵的張莉莉,張莉莉正在那裏哼著歌做著圖紙,她所謂的做圖紙,就是把一些業主房屋的戶型圖數據輸進去,然後AUTOCAD這樣的電腦軟件會自動生成相應的室內設計圖,這樣出來的設計圖是沒有靈魂和人性的,不過,好在現在的大部分業主疲於買房還貸對於裝修已經不怎麽計較了,所以張莉莉這些年靠著這些電腦傻瓜軟件糊弄過去了很多。

李文琳隔著電腦看著她,想她現在當然是春風得意了,這個女人從某一個方麵來說,能夠做到這一步也是她的本事,她像一棵雜草,不,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棵生命力頑強的毒草。

太狠毒了。

不過,為了生活,她必須對付她了,她再也不能隨便被人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