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十二章 張莉莉的辦法

字體:16+-

(十二)

到得第二天,張莉莉和馬暢分頭行動。一個去找團購聯盟的負責人,一個去找百家居。兩個人整整經過兩天的尋找,馬暢終於利用以前的人脈,把聯盟的負責人找到了,兩個人急匆匆的去找了他。張莉莉把事情大致經過說了一遍,又用手機拍了照片,指著上次那些寫著“一等品”字樣的地方對負責人說道:“這裏合同上要求的是優等品,但是給業主的卻是一等品,地板最好是優等品,一等品在價格和質量上和優等品不能比的,老大,你這無論如何要想想辦法。”

負責人不停的接著電話,好像根本就沒有留神聽張莉莉的談話。

張莉莉努力把滿腔的怒火壓下去,對他低三下四的說道:“老大,現在不是我要找事情,現在是業主在找事情,他揚言如果我不給他一個交代,他就要把事情鬧出來,到處去投訴,如果讓其它業主知道了,我們這個團購工作也開展不下去了。”

負責人才掛了電話,低頭看了張莉莉一眼,對她說道:“你是設計師?”

張莉莉立馬點頭,誠惶誠恐的說道:“是,我是設計師。”

負責人對她說道:“哦,你好你好,但是你呢,我跟你講,這個與我們沒關係,沒錯,我們公司是負責給業主配送材料,但是呢,這種事情我們不會做,我們合同上寫的也是給優等品,不是我們的問題。”

張莉莉狐疑起來,對他道:“不是你們,那是百家居搞的事情嗎?”

負責人冷冷一笑,對她道:“不是他們還有誰?”

張莉莉急了,對於負責人的話還是將信將疑,她對他道:“老大,你也要想想辦法啊,業主是上帝,你是老大,也得替我們這些做手下的想想辦法。”

負責人攤了攤手,對她說道:“這位小姐,我能有什麽辦法,你沒看我現在忙得團團轉,根本沒有時間嗎,我有合同在那裏,又不是我們的事情,我哪有時間給一個業主維權啊,走吧走吧,不要找我了。”

這時候負責人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他便揮了揮手,示意張莉莉離開,又接起電話。

張莉莉呆在那裏,她一直以為如果聯盟的負責人肯管這件事,那麽,她也就不用怕了。

沒想到結果卻是這樣,在馬暢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找到了負責人,人家卻說不是他們的錯,他不對這件事負責。

張莉莉呆在那裏,還想等著負責人接完電話說什麽,那負責人瞅她一眼,最後聳聳眉頭,走開了,臉上都是煩厭的表情。

張莉莉憤怒了,想著不都是給你賣命嗎,你一點不考慮下麵的人,以後誰還會跟著你。

她走上前想理論幾句。

手心一緊,卻發現馬暢握緊了她的手,她看向他,臉上有不解,馬暢輕聲對她道:“走吧。”

張莉莉憤憤不平,想說什麽,馬暢已經轉過身拉著她走出來了。

“馬暢,我還沒說完呢,你拉我出來做什麽?”

“莉莉,不要鬧了,找他沒用的,人家擺明了不想管這事。”

“他是負責人啊,他是老板,他不管誰管,事情鬧大了,我的損失是小,他的損失才是大。”

馬暢平靜的看她一眼,對她說道:“你劃了,他的損失很小,你的損失才是最大的。”

“我的損失怎麽最大的,真是笑話。”

張莉莉心裏害怕,可是卻裝作不相信,不可能。

馬暢深深看她一眼,對她說道:“莉莉,事情鬧大了,大不了他卷著錢逃跑,而你呢,業主會直接找到你公司裏,一直鬧到公司把你開除為止。”

馬暢點到即止。

張莉莉卻驚呆了,她突然就紅了眼睛,已經嚇得手足無措了。

馬暢說道:“他現在之所以沒有走,是因為事情還沒有鬧大,在事情鬧大之前,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多賺錢的,所有的團購都是這樣,烏合之眾,撈夠了就跑路。”

“馬暢,那我怎麽辦?”

張莉莉無助的看著馬暢,她對他道:“馬暢,我真傻,我當初為什麽不聽你的。”

馬暢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對她說道:“我想隻能由我們負責這件事,給業主討個公道了,讓這個業主不要鬧下去,你祈禱吧,但願你所負責的單子裏麵,隻有這個業主出了問題,如果這種事情多了,你是肯定會出大事的。”

張莉莉已經迷茫的像一個孩子,她喃喃的對馬暢道:“我們現在去哪裏?”

“去百家居吧,我們直接找他們去。”

他歎了口氣,搖頭苦笑,拉著張莉莉的手直接去找材料商。

兩個人一起往百家居走去。

到了那裏,張莉莉把具體情況和店長一說,對方對她道:“你是業主嗎?”

張莉莉愣了愣,對他道:“我不是,我是這個業主的設計師。”

“叫業主來,我們要有證據。”

張莉莉沒了辦法,隻得打電話通知業主,業主聽說了,對她道:“行,他們要證據是吧,我把這幾箱地板全部搬到他店裏去。張設計師,你過來幫我一下忙,我一個人。“

張莉莉無奈,隻得和馬暢一起,到了業主家,雇了一輛貨車,把所有的地板裝上車,廣州天氣實在是熱,而且現在是大夏天,可以說是一年裏最熱的時候,馬暢讓莉莉在一旁歇著,有他就行了,張莉莉不同意,馬暢直接把她推到一邊的蔭涼處,和著業主一起把地板裝上車。

不到一會,馬暢就已經是大汗淋淋,汗水把他身上的衣服都浸透了,業主在那裏感慨道:“張設計師,你男朋友對你真好啊。”

張莉莉就在那裏幸福的笑,想著如果這個時候,身邊沒有馬暢結果真的是不敢想。想起以前,她一個人麵對困難時,一個人哭都沒人知道,現在身邊有了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張莉莉突然有了勇氣,想著問題總有解決的辦法。

她在那裏胡思亂想間,馬暢和著業主已經把地板裝上了車,三個人一起把地板一直拉到百家居那裏,張莉莉在那裏擦汗,業主憤怒對著百家居的店長說道:“看到沒有,你們把優等品一等品的優和一字撕了,擺明了糊弄我們顧客是不是?”

那個店長也惱了,板著臉對他說道:“這又不是故意的,讓我看看。”

業主就不再說話,低下頭把那些包裝打開看,店長板臉道:“不要打開了,這些一看就是優等品。”

業主冷笑一聲,還是照著打開了,指著那標著一等品標簽的包裝盒對他道:“你們假做假,拜托也認真點,標簽要撕也撕幹淨。”

店主才沒了言語。

張莉莉上來打圓場,對店長說道:“我們隻要你們負責賠償也就算了。”

店長看了一眼她,才慢騰騰的說道:“這事情我們會去調查的,你們過幾天再來吧。”

張莉莉才輕鬆起來,吐了一口氣,三個人一起出去,業主今天也總算是出了一口氣,對張莉莉充滿了感激,他說道:“張設計師,你真是一個負責的設計師啊,真是太感謝你了。”

張莉莉隻得應付道:“你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業主才笑著點點頭了,連聲說謝的離去。

看著業主遠主的背影,張莉莉鼓了鼓嘴,對身旁的馬暢說道:“前幾天還對我破口大罵,揚言要鬧到我公司去了,今天就對我笑臉相迎,連聲說謝,這人變臉變得真快。”

馬暢微微一笑,對她道:“這樣也正常吧,都是小老百姓,今天事情總算有了進展,人家心情好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張莉莉笑了笑,抬起頭深情的看了一眼馬暢,對他說道:“馬暢,幸好有你。”

馬暢笑了笑,說道:“說什麽話啊,我們現在是一家人啊。”

張莉莉笑了笑,點了點頭,他們回去等消息。

三天後,店主給來了消息,是一封掛號信,一份情況答複,下麵落款為“百家居浦東店售後服務”主要有4點。第一,購買的地板是合格產品,且同時期的地板經過了國家檢測部門的抽檢,符合優等品標準,請放心使用;第二,工人在搬運地板時,不小心將牆損壞一角,表示歉意,並會安排工人將牆角修補好;第三,顧客對地板有異議,故工人拿了兩塊地板回去匯報,這兩塊地板會退款的;第四,鋪設的地板有縫隙,會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如確實超標,將對地板進行修複或者協商解決。

張莉莉莫名其妙,把那封掛號信看了好幾遍,又交給馬暢看了,對他說道:“馬暢,他們什麽意思/”

馬暢把它仔細看完,淡淡道:“意思是他們不承認是他們的錯誤。”

張莉莉急了,站起來怒道:“怎麽不是他們的錯誤,明明有證據,我看他們是不想在建材這一行混下去了。”

馬暢道:“他們認為本來賣給業主的是優等品,你看他們說的第一點,購買的地板是合格產品,且同時斯的地板經過了國家檢測部門的抽檢,符合優等品標準,請放心使用。”

張莉莉聽不下去了,對他道:“我找他們去。”

馬暢叫住她,看了看她,對她道:“莉莉,你聽我說一句,不如這樣吧,我想業主那地板最多幾千塊錢,我們就損失一點,給業主重新買吧。我這裏還有一些錢,我給他去買。”

張莉莉一聽就急了,對他道:“為什麽呀,憑什麽要我們給業主賠償,這不是我們的事情。”

馬暢苦笑了一下,對她說道:“那麽,你是說代業主維權了,莉莉,維權這條路很難走的。多一事不如小事,認一點小虧好不好,就算少拿了一點提成。”

“不行,誰也不想拿起我一分錢!”

她財迷的性格又浮現了。

馬暢哭笑不得,對她道:“我出錢。”

張莉莉眼睛一瞪,“你的錢也不行,誰的錢都不是撿來的。”

“我是不想你太辛苦,維權很辛苦的,長時間的戰爭,而且要跑斷腿。”

“我不怕,人家百家居不怕,我怕什麽。”

張莉莉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馬暢隻得緊跟著跑了出去,一邊跟上她一邊歎道:“你怎麽這麽舍不得錢啊。”

“馬暢,有錢才有安全感,錢越多,我心裏就越踏實。”

張莉莉急步往百家居走去,馬暢跟在她後麵,回味著她這句話,隻覺得她肯定從前吃了很多苦頭,否則的話,不會這麽看重錢。

張莉莉再一次找到了百家居,把事情一說,店長把眼一瞪,對他們冷聲道:“不能退,質量問題隻是消費者一方麵的說辭。”

張莉莉冷笑出聲,對他道:“你們廠家難道還會承認有質量問題麽,真是搞笑。”

店長又道:“廠家提出若要追究地板質量問題,需到權威機構檢測,費用由顧客承擔。”

言下之意,如果你想糾纏的話,你不但要費人力還要浪費許多錢。

張莉莉對他道:“你要是敢不退貨,你等著瞧,我吃設計這行飯很多年了,你們百家居除非是不想在建材這一行混了,否則到時別怪我太狠!”

她怒氣衝衝的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半個月,張莉莉通過網絡電話還有毒舌不停的說這件事,剛開始是和著業主兩個人,到了最後,業主都累了,張莉莉仍然站在百家居的外麵,先拿出自己在獅豪的工作證,標明自己的設計師身份,然後跟采購的業主說起這件事。

最後百家居怕了煩了,十多幾天後,他把張莉莉請進了店內,對她說道:“大姐,我服你了,我們賠行了吧。”

對方哭喪著一張臉,兩條眉毛痛苦的糾在一起。

“不但要賠,還要保修!”

“保修不能了。”

“那好,我天天站這,給你們打廣告!”

“行,保修吧保修吧。”

這樣,張莉莉憑借著她天纏功的毅力平息了這場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