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十三章 為了副總這個夢想

字體:16+-

(十三)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很快的,一個星期馬上就要過去了。喬振天越來越不安,廣興一直沒有任何消息,李文琳不肯讓步,他束手無策了。

距離廣興公布結果的前一天,喬振天再也坐不下去了,他直接去找了李文琳,李文琳正在那裏畫任卓的整套圖紙,臉色平靜,神情專注。

喬振天看到她事不關已的樣子,不由有點著急惱火,他徑直走到她麵前,對她說道:“文琳,朱總這些天一直沒有聯係你嗎?”

李文琳才抬起頭來,用手指把垂到前麵的頭發攏到耳後去,對他道:“沒有。”

喬振天痛苦的在附近來回走動,李文琳看著他,意識到他的擔心,她隻得說道:“老喬,恐怕————對不起。”

因為感覺可能失敗了,她索性直接道歉。

喬振天看了一眼她,對她道:“文琳,你把朱總約出來好不好?”

喬振天臉上都是央求的神色。

李文琳不出一聲的看著他,想他什麽意思呢。朱傑明明不肯讓步,她約他出來有什麽用,他擺明了見了兔子不撒鷹的主。

喬振天發愁的看著她。

李文琳動了動嘴唇,對他說道:“老喬,你這不是逼我嗎?”

喬振天對她道:“我會在外麵保護好你的,你隻是利用一下他對你的感情,行不行,把合同拿到手,把他灌醉也行啊。”

喬振天已經窮途技窮,想著垂死掙紮一番,希翼著能有所改變。

李文琳搖了搖頭,她對他說道:“老喬,我做不到。”

喬振天絕望地看她一眼,最後嘴唇動了動,沒有說出話來,他重重的點點頭,抹把臉重新回到自己的部門去。

喬振天回到自己的部門不多久,副總的秘書卻給他打了電話,通知他去副總的辦公室,副總有事情找他。

喬振天心知肚明,想著肯定是廣興那個單子的事情,他應聲是,掛好電話,然後一步慢似一步的走到了副總的辦公室。

胖胖的副總開門見山,對他說道:“喬經理,離三個月時間隻有幾天了,你現在還沒有簽下一個單啊。”

喬振天難堪的點點頭,對上麵說道:“我這三個月一直在忙廣興的單子。”

“哦,那廣興的單子有結果嗎?”

“聽說就是明天出結果。”

“哦,他會簽給我們獅豪嗎,你勝算有多大?”

副總探過頭來,對於喬振天表明了十足的信心,喬振天看了一眼副總滿麵笑容的臉,他突然不敢再看下去,因為他沒有半點信心,他不但半點信心沒有,他甚至到了途窮而哭的地步了。

副總看他突然低下頭去,對他道:“怎麽了?”

喬振天知道作下屬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要給領導添麻煩,在古代,經常報告壞消息的信使是要砍頭的,他深知這個道理。

副總又看了看他,見他仍然不說話,不由皺了眉頭,對他道:“是不是這個公裝大單被其它家裝公司搶去了?”

“沒有,沒有的事,現在還沒出結果,我們獅豪還是有很多勝算的。”

喬振天底氣不足的報告。

“那行,我提前恭喜你,明天等你好消息,喬經理好好幹,你要是做成了這個單,我這個位子就可以交給你做了。”

“什麽?”

喬振天睜大了眼睛,簡直難以置信,他從來都想著拿下廣興這個單子他可以拿到大筆提成,從來沒有想過當公司副總,這太讓他意外了,要知道,他銷售經理也沒做幾年。

胖乎乎的副總笑了笑,對他道:“這是真的,你不知道,大部分公司的副總都是從銷售經理這裏麵選拔的嗎?”

喬振天抹了一把汗,他當然知道。然而,他還是不相信,他想著怎麽可能呢,這個副總幹得好好的,雖然他有時候也很看不起他有些做法,但是整體人來說,還是鎮得住場子,公司上下怕他的人也還是居多的。

副總好像一眼看穿了他的迷惑不解,他對他解釋道:“嗬嗬,至於我,我要回老家了,我老家在上海那邊,那邊也有家公司請我過去呢,所以這個位子就可以空出來,如果你做成了這筆五千萬的公裝大單,我向上頭推薦一下,這個副總的位子肯定非你莫屬。”

喬振天相信了,他雖然表麵上麵色平靜,可是一顆心已經在怦怦跳,從一個普通經理做到公司副總,這樣的升職簡直就是跳躍式的,他知道自己能力不錯,但是論資曆真是不算最強的,不過,這次是真的,當然,前提是他拿下廣興這個單。

“加油吧,好好幹啊。”

“謝謝副總。”

“你不要怪我在今天才告訴你,我之前也沒有確定想離開這裏,是昨天才做的決定,所以現在才告訴你,哈哈。”

副總為了表示親近和信任,他從黑色的辦公椅裏站了起來,慢慢走到喬振天麵前,向他伸出了手。

喬振天誠惶誠恐的伸出手和他握了,兩個人又寒喧了一陣,喬振天才走出了副總的辦公室,一路上就像在棉花堆裏行走,喬振天慢慢走回到自己的辦公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回過神來,把事情想一想,雖然副總這個位子十分的讓人激動,但是這一切的前提都是拿下廣興這個單,如果拿不下的話,他就不可能當下副總。

他隻恨這個胖胖的副總為什麽沒有提前支會他,為了這次升遷,他也會奮不顧身,沒想到現在隻有一天的時間了。

喬振天仿佛熱窩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他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坐立不安,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拿下廣興這個單,可是他怎麽才能拿下廣興這個單了,李文琳是這樣有原則又笨拙的一個女人,她有原則到不許業主吃她半點豆腐,她笨拙來,連暖昧都不會利用一下。

她卡在中間,她不同意,他就無法達到他的目的。

不,副總這個位子是他多年的夢,他一直想著有朝一日能夠當下大公司的副總,手下管著一大批人,帶好一個團隊,如今這個夢想就在眼前,仿佛伸手就能觸摸得到,他怎麽可能放棄。

他決心必須想出辦法來。

喬振天在自己的位子上時而站起來,時而坐下。

到了最後,他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找設計部的設計總監,利用他去勸說威脅李文琳,這一招對李文琳很過份,可以說,他從前是站在她身邊保護她照顧她的,現在,卻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必須站在她的對立麵了,有點逼良為娼的感覺。

喬振天想到這個法子,內心有一些不安,他當然不會告訴李文琳,但是他想著如果李文琳知道他這麽做,大概會怪他的嗎。

她已經對他改變了許多看法了,喬振天在那裏遲疑著,搖擺著,到了最後,他實在抵抗不了副總的誘惑,去設計部找了設計總監。

讓他慶幸的是,李文琳剛好不在辦公室。

設計部的總監張總監看到喬振天來了,對他笑了笑,說道:“喬經理,是不是有什麽好消息啊。”

他估摸著廣興那個單快拿下了,因為三個月馬上到期了,李文琳那麽平靜,喬振天如今又是大步走來,他想著會是好消息。

沒想到,喬振天卻長歎口氣,搖了搖頭,坐在了他的對麵。

張總監愣了,對他道:“到底怎麽一回事?”

喬振天把事情經過對他說了,末了對他道:“憑本事我們完全可以拿下這個單,但是李文琳太漂亮了,惹了麻煩,她現在自己又不想解決這個麻煩,不肯行動,張總監,我估計我們這個單是完了。”

“哎呀,李文琳這個人怎麽這麽分不清輕重緩急呢。”

張總監坐立不安,廣興這個大單如果成功了也意味著他有一筆大的提成,比李文琳要高得多,張總監是從農村出來的鳳凰男,沒有什麽家底,如果在廣州買了大房子,又供了車,全部是銀行貸款,他很害怕突然失業,或者賺不到錢,那麽,他現在擁有的一切,就會一無所有了。

喬振天看了張總監一眼,知道他現在非常需要用錢,他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說道:“張總監啊,現在錢不好賺啊,我沒簽到單可能要失業了,李文琳不懂事,還無所謂,她根本不知道,如果拿不下這個單,不但是她,我們,還有整個公司都要受影響,她一點都不急,唉,真是急死我了。”

張總監聽話聽音,自然的想到自身,想是萬一公司真的要倒了,那他真的隻能跳樓了。

他對喬振天說道:“喬經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勸服她的,她丟了工作我不管,我和你可是多年的好朋友,我怎麽能看著你失業,無論如何要幫你一把。”

喬振天心裏好笑,想他一心為自個著想,為打著幫助他的幌子,不過他也懶得計較了,說的話起到作用就行,他作出感激的樣子,對設計總監說道:“那這樣就太謝謝總監了,真是太感謝了。”

張總監點頭笑笑,說道:“那行,你放心吧,我馬上叫她回來。”

喬振天才放心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