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十四章 惡意跑單

字體:16+-

(十四)

設計總監給李文琳打電話的時候,李文琳正在給任卓看整套圖紙,任卓對她的圖紙很滿意,這時候李文琳的手機就響了。李文琳接起電話,設計總監叫她火速回公司。

李文琳隻得說好,掛了電話,就收拾手袋準備回去,任卓也跟著她站起來,李文琳對他說道“任老板,真是對不起,我公司裏有急事,上頭叫我馬上回去見他。”

任卓笑了笑,對她說道:“理解的,這樣吧,我圖紙也看了,很滿意,我不如送你回公司吧。”

李文琳聽他這麽說,想著不如帶他一起回公司,也許總監看她簽了一個單,不會再逼她去負責廣興那個單了。

她想了想,便對任卓說道:“你確定你對圖紙都滿意?”

“滿意,十分滿意。”

“那你和我回公司簽一下裝修合同怎麽樣?”

“行啊。走,我們現在就走吧。”

這樣,李文琳就帶著任卓回公司了,她讓任卓在會客廳裏等一會,自己先去總監辦公室。

總監看她進來了,對她道:“把門關上。”

李文琳愣了愣,回頭看了看那半開著的門,以前總監從來不會這樣吩咐的,總監又叮囑了一聲,她便點點頭,走過去把門開上了。

總監指著麵前的位子對她說道:“坐,文琳,。”

李文琳點點頭,緊張不安的在他麵前坐下。

總監看了看她,對她道:“文琳啊,廣興那個單怎麽樣了?”

文琳搖了搖頭。

總監又對她道:“我聽說廣興明天就要公布結果了。”

李文琳隻得打斷說道:“嗯,估計不是我們獅豪。”

她怕上頭希望持續的時間越長,到時候失望起來會更加痛苦。

總監哼著鼻子笑了笑,對她道:“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

李文琳愣了愣,抬起迷惑不解的眼睛看了一眼總監,總監對她道:“文琳,做成這個單你有大筆的提成,做成這個單我升你做首席設計師,做成這個單,你今後的事業會有質的飛躍。”

李文琳對他道:“謝謝你,總監,我都知道,可是我盡力了,人家不願意也沒辦法。”

“是人家不願意嗎,是你不願意吧。”

李文琳征了一征,抬起頭,剛好迎上總監慍怒的眼神。

“為了這麽多好處,做什麽都值得。”

他冷酷的說出來。

李文琳訥訥的對他道:“總監,我現在簽到一個業主了,他就在會客廳裏等著,是一個公司的裝修,也不算小單了。”

“能和廣興的比嗎,這樣的小單你簽十個,我也不會升你當首席設計師。”

“我不想當首席設計師了,我隻想保住工作。”

“你不拿下廣興這個單,你工作都保不住,因為你惡意跑單。”

“惡意跑單?!”李文琳有如聽到晴天霹靂,她嚇得站了起來,簡直難以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

總監繼續冷冷道:“對,就是惡意跑單!”

李文琳低聲爭辯道:“我怎麽是惡意跑單?我一直很努力。”

總監對她道:“在公司的眼裏你就是,對於一個五千萬的公裝大單,你消極不主動,你逃避回避,這不是惡意跑單是什麽?”

李文琳困難的說不出話來,太不公平了,太讓人氣憤了,簡直就是把人逼上絕路。

總監對她道:“我最後說一遍,做成廣興這個單,你有大筆提成可拿,你可以當上首席設計師,你的事業會有質的改變,沒有做成廣興這個單,公司會以惡意跑單的名義開除你!”

“百分之五十的裁員,績絞考核末尾淘汰不起作用了?”

李文琳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們需要的是盡職盡責對公司忠心耿耿的員工,你太自我了,你就算沒有排名在百分之五十之後,公司也不會留你的。”

“文琳,這是上頭的意思,我也是沒辦法的事。”

設計總監以上頭壓她,其實是為了自己的私心著想,提成,給上頭的交代等等。

李文琳低聲道:“我會好好想想的。”

總監最後道:“建議你不要衝動辭職,現在工作非常不好找。”

李文琳沒有說話,而是像一個幽靈一樣慢慢的移出了總監辦公室。

李文琳像一個木偶一樣走了出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閣子間,坐在那裏呆呆的出神,她對麵的張莉莉看到她一直不說話,便好心提醒她道:“文琳,你的業主還在會客廳等你簽合同了。”

“哦,我馬上去。”

李文琳才想起來,匆匆走到會客廳。任卓還等在那裏。

“任老板。”

“文琳,現在可以簽合同了嗎?”

“對不起,任老板,合同不能簽了。實在是對不起,讓你白跑一趟。”

“為什麽呀?”

任卓想不明白。

“不為什麽,今天沒空,以後吧。”

李文琳隨便找個借口,麵對著任卓時,把剛才和總監的對話再細細的想了一遍,眼淚幾乎就要湧出來。

任卓笑了笑,對她道:“那行,既然你忙,我們就改天簽合同吧。我先走了。”

“嗯,我送你出去。”

李文琳送走任卓,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因為心事重重,她開始不停的在幹淨的圖淨上畫圖,一張一張,畫了無數張,這一次不一樣,很久的時間都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實在是太過份了,這不是血口噴人,逼上梁山嗎?

她這是惡意跑單,難道一定要主動獻身才能對公司忠心耿耿吧,這樣的公司未免也太惡心了吧。

怒火在她的內心熊熊燃燒,他們設計部門的領導為了一已私利打著公司的幌子逼迫手下。以致於讓李文琳對整個公司都失了望。

李文琳在公司整整畫了一下午的圖紙,到得晚上下班時間,她隻覺得這個辦公環境太壓抑太陰險了,她不想再呆下去,想著以為為了它沒日沒夜的加班,如今想來真是太笨了。

李文琳匆匆收拾了手袋,回家去。

一路上她氣憤填膺,想著回去和小凱告知一聲,明天她就辭職!

然而,等到她回到家,打開家門,看到葉小凱係著圍裙在那裏一下下的切菜準備晚飯時,殘酷的現實擺在她的麵前。

他已經失業了,她如果敢再主動辭職?

“小凱,最近有麵試消息嗎?”

“沒有,不過小雪我今天投了五十份簡曆。”

葉小凱很不安。

李文琳在那一刻,心裏突然做了決定。她對葉小凱說道:“小凱,我公司裏還有事,我回公司一趟。同事剛發短信告訴我的。”

她話音未落,人已經匆匆跑出小區,跑到外麵,眼淚再也止不住,“刷刷”的落了下來。

出來混誰不是賣,賣才華,賣本事,賣口才,賣技術,賣身,哪個不是賣?

她突然想起陽天這句話來,也許在很久以前,陽天也是這樣被逼迫吧,或者陽天是一個聖人,他一早就看清了這個事實。

李文琳抹幹眼淚,打通了朱傑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通了,就好像朱傑看到她的電話號碼立馬接通了一樣,他的聲音很快傳過來,在那邊關心問道:“是文琳嗎?”

“是我。”

李文琳的淚水再次湧出來。她掩住鼻子,對他道:“朱總,你什麽條件我都答應你,但是前提是,你必須和我們獅豪簽合同!”

“哈哈,行。”

對方傳過來得意的笑聲,李文琳直覺惡心極了。

“我們見一麵?”

“嗯,好,你說時間吧,我馬上過來。”

“興泰酒店怎麽樣?”

“好。”

李文琳抹幹了眼淚,又給喬振天打了一個電話,對他道:“我約了朱總見麵了。”

喬振天聽到她這麽說,心裏愣了愣,開始是歡喜,接著是不安,最後他說道:“你們約在哪裏,我會在外麵守著你的。”

李文琳淡淡的說了地名,也沒有真的指望他,一個人去赴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