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二十七章 活在世俗中

字體:16+-

(二十七)

施小絮搖了搖頭,懷著一肚子的納悶去了辦公室。那天也是多事,辦公室的一個同事也穿著十分的光鮮亮麗,身上是黑色的古奇大衣,手上拿的也是一個LV的包,她拿的這一款也是很常見的那一款,有一陣子時間,網上秀奢侈品牌的,施小絮經常看到,是白色的,上麵是紅色綠色的LV字母花紋。浙江這邊本地女人太有錢了,買LV跟買菜一樣,她的同事這種包可不隻一個,幾乎每天拎著不同的LV上班,幾乎不用重樣。據說溫州的那些太太們更有錢,她們不是買奢侈手袋像買菜,而是買房就像買大白菜一樣。據說有一年,全國的房價都是一群溫州太太們炒起來的。同事這樣通身的打扮進來了,不管是衣著還是神情都是否耀人眼球像人忌妒的心酸的。女人擁有名牌衣服手袋就像男人的名車二奶一樣,是身份的象征。擁有的人自然覺得人生美滿,沒有白活一場,穿出來有幸福感。看著的人,也自然是心生羨慕。辦公室另外幾個同事肯定一眼看出來了,在那裏奉迎著感歎著,同事站在那裏微微笑,在恭違聲中很是享受。施小絮看了看她二十多塊的布藝包,如今也像心虛一般,變得又塌又扁,沒一點精神氣。她振作著走到自己的閣子間,幾乎沒有勇氣把她的布藝包放在辦公桌麵上,因為怕有錢的同事看到,投來鄙夷的眼光。不過她最終也還是沒把手袋藏起來。

“小絮,徐雙你知道嗎,她也是外地的,她的事你聽說了嗎?”同事一邊喝著酸奶,一邊閑閑的向施小絮說起。施小絮呆了一呆,想著今早上班還看到徐雙呢,她笑道:“不知道啊,不過今天早上我看到她了,開著名牌車,她什麽時候買私家車啦?”那同事便冷冷一笑,說道:“她也買得起?是她老公給她買的!”施小絮就更迷惑了,後知後覺的說道:“她結婚啦?和她西安那個男友?”施小絮剛到這個單位的時候,和她同期來的人在一起共同接受上崗培訓,也因此認識了徐雙和她的男友,據說他們很相愛,兩個人畢業時找工作都找到一塊,男友先在臨安找到工作,又幫著她找,兩個人一直在商量著早點結婚。施小絮想著徐雙結婚應該是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了。同事卻不屑的一笑,說道:“哪能啊,把西安的男友甩了,嫁了我們臨安的男人。”“啊?”施小絮很吃驚,同事繼續說道:“以前做小三。現在那男人和前妻離了婚,和她領了證,就趾高氣揚起來啦,以前低三下氣的,現在成了老婆,看看,每天穿著名牌大衣,開著車過來,那神氣樣,嘖嘖,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小三轉正了。”辦公室兩個女人都是浙江本地人,都是原配,即將變成黃臉婆的大奶們,所以對於年輕的女人勾搭有錢的老男人,第三者轉正很是反感。一個女同事咬牙說道:“狐狸精!不要臉!也不想想,那老男人看中的是她什麽?長得又不好看,小眼睛塌鼻梁,個頭那麽高,跟個男人一樣,不就是年輕嗎,一年輕遮百醜,誰沒有老的時候!”另外一個附和道:“是啊,男人都可以做她爹了。”前一個笑道:“不過她總算達成所願了,比起以前,現在多好啊,在臨安有房子有車子,大把的錢隨便她花。小絮啊,做人不要太實誠,學著現實點。”施小絮低下了頭,想著原來如此,沒想到徐雙做出了這樣的選擇,施小絮想起她從前那個西安男友,一個非常帥氣的陽光大男孩,對她好得不得了,她竟然舍得拋棄他傷害他,想著現在的人怎麽了?

她正在胡思亂想,外麵有人敲門,同事高聲說了“請進。”一大束玫瑰就閃進了她們辦公室的門,後麵是花店員工的臉,“請問哪位是施小姐,有人給你送花。”施小絮呆了,潛意識裏知道肯定是杭州認識的那個人送的,在同事驚奇和羨慕聲中簽收了,因為不肯簽收的話,人家花店的人肯定也不會離開的。

花店員工走後,同事的好奇心全部勾起來了,圍著施小絮,一邊看花一邊問她,施小絮不吭聲,紅著臉,同事看一眼就明白了,在一旁笑道:“看來是有男人追啊,這個女人年輕漂亮就是好,不像我們,結婚十多年,唉,都不知道上次收到花是什麽時候。”施小絮就更加不知說什麽好,她的手機有短信響,知道多半是王先生發過來的,一顆心就更加不安。

同事態度突然變好,對施小絮仿佛有一些另眼相待,一邊看著花,一邊對她說道:“小絮啊,我們也是為你想,如果追你的男人有錢,你也可以再考慮一下,徐雙作了小三都過得這麽好,何況你是被人追求。”施小絮隻得訕訕的笑著,沒有作聲。另一個同事說道:“這世上啊,還是錢實在,你不要說你隻看重感情,小絮,我跟你講,這男人的感情靠不住,男人的感情能幾年呢,多少男人沒錢時對老婆好,稍微一發達就變掛了。你知道左忠福嗎,左家啊,左忠福當時是農民,他老婆還是我們臨安市裏的,那個年代,吃國家糧的多麽高檔次,人家下嫁給了左忠福,當時他老婆娘家拚命反對。”施小絮呆了一呆,知道左忠福是羅哲明的老婆左褘的爹,左忠福在臨安太出名了,所以她也是知道的。同事繼續說道:“左忠福在我們臨安名氣很不好,再有錢又怎麽樣,我們照樣看不起他,那男人不是人,沒錢的時候靠著老婆,等到有了錢就開始包電視台的主持人做二奶,曾經還想著把家裏的老婆殺掉,娶別的女人進門,這個事情是我們整個臨安都知道的事情,所以說,男人的感情靠不住,你不要糊塗,趁年輕漂亮的時候,有男人追,挑一個有錢的,不要為了什麽心地好啊有責任感啊愛情啊之類的,耽誤了自己。”施小絮就算原本心如井水,經曆了這幾天的事情,也起了漣漪。

大家開始工作後,她一邊做事一邊開始想著:如果嫁給了王先生,也許她就活得不用這麽寒酸痛苦了。她會被大家看得起,她不用去省每一分錢,她會有安定感,她還能照顧她的家人,她甚至可以出國,出國是她年少時最大的夢想。可是和改成在一起呢,現在,雖然說感情上是幸福的,可是這種幸福已經在慢慢減少,被不安惶恐焦慮自卑取代,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從前的幸福會全部消失,到時候年華老去,在異鄉仍然一無所有,那時候該是多麽不堪。

按理說,人家徐雙拋棄了從前相愛的男友,這種人應該受到懲罰,可是事實呢,她卻比從前過得更好,她開著名車,穿著名牌大衣,背著奢侈品牌的手袋。是的,易改成是個好男人,很上進,也有責任感,還很疼她。可是他們兩個人,在異鄉赤手空拳,一窮二白,而這些浙江的本地土著呢,他們在這裏積累了幾代的財富,這樣的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不是她和改成辛苦努力,不斷付出,就能夠在他們有生之年縮短的。一個人不是想成功就能成功,想出人頭地就能出人頭地的,心想未必事成,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現在的改成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一心想著賺大錢,辭了國企的工作,結果呢,卻失了業,灰溜溜的從上海回到了臨安。

施小絮一顆心亂紛紛的。她因為和改成活得太可憐,成天背著巨大的壓力,擔心錢不夠花,又看不到未來,每天上班還要被有錢的同事排擠看不起,她太渴望擺脫這一切了,她想著什麽時候有個房子,有個家,不用再擔心沒錢用,不用盼著下個月的薪水,不用買東西時隻挑最便宜的買就好了。如果嫁的是有錢男人,她根本沒有這些煩惱,現在嫁給了改成,她才不得不麵對這一切。人一輩子,短短幾十年,可不是活在真空中的,人活著要喝水吃飯,吃穿住用行,哪一個不用花錢啊。現在還是沒有孩子,以後有了孩子怎麽辦,他們養得活嗎,就是因為現在活得這麽可憐,所以她從來沒有想過要生孩子。改成也不知什麽時候能夠找到正經工作,這樣擺地攤長久來看也不是一個事啊。再說了,就算改成在上海找到好工作,能夠在五年的時間湊足房子首付,可是他們卻要一輩子背負著巨額房貸過日子,就像《項鏈》裏的女主,她為了一條項鏈辛苦了一生,而她施小絮呢,將會為了一棟安生的房子辛苦可憐一生。

施小絮隻覺得前麵一片黑暗,對於未來沒有了任何憧憬和期待。她不是聖人,她不是小說裏的癡心純潔得像一朵花的女子,她也是普通人,要柴米油鹽的過日子,她不是傻子,所以經曆了這幾天的事情,原本平靜的一顆心慢慢的動搖起來。王先生是有錢人,這是一個機會。雖然沒有感情,可是他有錢啊。她並不介意她已經結了婚,看來對她也是真心的。改成對她很好,可是現在的他一個工作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