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二十八章 男人的眼淚(上)

字體:16+-

(二十八)(上)

施小絮就抱著這些淩亂的想法一直到晚邊下班。下班的時候,她站起來慢慢收拾手袋,準備回去,一個同事走到她麵前,卻沒有走,臉上都是討好的笑,對小絮說道:“小絮,和你商量個事。”施小絮呆了一呆,同事這樣討好她這還是第一次,她有點摸不著頭腦,對她笑了笑,說道:“你說吧,我能幫忙的一定幫忙。”同事瞅了她辦公桌上那怒放的芬芳玫瑰,又用手指了指,對她說道:“你這花要帶回去嗎?”施小絮立馬搖頭,想著怎麽能帶回去,改成看到了不知多傷心,她都想著一會扔垃圾桶算了。那同事仿佛也早就料到她不會帶回去,便對她笑了笑,說道:“那能不能送我一些,嘿嘿,我想帶回去給我老公看看,氣氣他,他都十多年沒給我送過花了。”施小絮明白過來,立馬上前扯了一大把塞到同事懷裏,後來想想想,幹脆全部拿了出來,一骨腦兒全送給同事了,笑著對她道:“你拿去吧。”同事歡天喜地,直說謝謝。施小絮送走她,心裏感歎著,升起憐憫之情,想著雖然她們有錢,表麵很光鮮,其實也挺可憐的。看來到了一個層次,錢多了也隻是一個數字了,大概一個人的幸福都是穩定的恒量,外界變化快,但是幸福隻有那麽多吧,否則怎麽解釋那些明星大官也有自殺的,他們可都是名利都有了。施小絮抱著這樣的想法回了家。她打開家門,房間裏黑暗輕悄,改成不在家。施小絮估摸著改成擺地攤賺錢去了,心內五味雜層。她繞著房子走了一圈,晚飯是做好的,她用手摸了摸菜碗的邊,還是溫的,改成肯定是做好再出門的。心內感動,可是想著兩個人的未來,不由一片灰暗。因為慌亂,更加心情不好。

晚邊無聊打發時間,在網上看到大學的同學,便和她聊起婚後被癡情鑽石男追的事情,那同學笑了笑,回她道:“你煩什麽,是他們兩個男人煩,誰有本事誰就勝。”施小絮哭笑不得,回過去道:“噯,我和改成領了證,我現在可是已婚之婦。”同學回道:“領了證又怎麽樣,這年頭,你真以為一紙婚書能保證什麽啊,這年頭唯一能留住女人的是錢,唯一能留住男人的是色!”施小絮哭笑不得,她對同學道:“這可能是我一生唯一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以後錯過了,可能一輩子就要過窮人的生活,且是那種最底層的,運氣好,買一棟房子安個家,還一輩子房貸,運氣不好,估計一輩子連個房都買不起,連個孩子都不能生。讀書時不懂事,工作了幾年,才知道周邊都是有錢人,生活真是太現實了。”施小絮不是不感歎的,同學爽快的回過來,“那就和有錢的王先生在一起,不要管易改成了,說實話,本來你就應該找個有錢的,改成不適合你。”看到同學說改成不好,施小絮卻要護著他了,“改成人很好的,他是潛力股,沒錢我也不想傷害他,他沒錯,要怪隻怪我們這一代人生活壓力太大了。”

有錢的王先生追到臨安來,這是施小絮沒有想到的。這一天中午,接近下班,同事都收拾手袋整理辦公桌準備到附近的餐館吃午飯去了,施小絮打算回家吃飯,現在改成在家,他們都是在家裏做飯,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的公司宿舍,包括了衛生間,陽台和臥室,改成就在陽台裏做飯,每次炒菜時,小絮總是十萬火急的把陽台上晾著的衣服收回房間,然後把陽台與房間相通的玻璃門迅速關上,她最怕衣服上身上沾有油煙氣,有時在房間被炒菜的油煙熏著了,她整個一天都要不時的嗅著衣服,害怕身上有氣味惹人討厭的緣故。再後來,時間久了,在家裏她也聞不出油煙味了,以前和改成在一起,改成做過飯,身上頭發上就總有一股油煙味,現在她回到家,她聞不出來。她當然知道油煙不會突然消失,唯一的原因就是她習慣了。真是作夢都想要幾間房子!這個時候,他們辦公室的內線電話就響了起來。這種電話隻能打進來,不能打出去。通常都是公司其它部門互相聯係的,有些本地員工,為了省電話費,就充分利用內線電話。江浙人雖然有錢,卻十分的葛郎台,向來節省每一分錢。她辦公室的兩個有錢同事,雖然平時也是LV香奈爾等奢侈大牌披掛著,有時也會在淘寶爭相買二三十塊的地攤貨搭配著穿。就是這麽回事。小絮沒想到會是她的電話,所以坐在那裏繼續上網,沒有動身。一個經常有電話的同事興衝衝跑去接電話了,以為是找她一起出去吃午飯的,結果對方卻說道:“施小絮在嗎?”同事意料之外,把電話擱在一旁,告訴了施小絮,小絮十分的驚訝,小跑著過去拿起聽筒,說聲:“你好。”對方就嗬嗬的笑,施小絮在這邊聽得莫明其妙,對方說道:“施小絮,我是人事處,你過來一下。”施小絮驚呆了,想著人事處找她做什麽,難道是因為她工作表現不好,公司要開除她,人事處負責通知?天啊,她現在可不能失業,改成沒工作,他們兩個人的生活指望著她的工資呢。沒錢過日子的人,總是過得這麽可憐的,任何時候都患得患失,害怕飯碗不保。施小絮膽戰心驚的跑到了人事處。剛走進去,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那裏,他對著窗子坐著,背對著她,施小絮覺得奇怪,想這人怎麽這麽眼熟。公司人事處的工作人員她也認識不多,在房間裏掃了一眼,沒看到認得的人,隻得衝著那背影說道:“請問,我是施小絮,你們人事處找我什麽事?”那背影轉過身來,含笑看著她,施小絮驚呆了,竟然是杭州瘋狂追她的王先生!

她的頭腦裏一片茫然,王先生站了起來,看了看時間,對她道:“小絮,現在下班了。”施小絮不知說什麽,無法接受麵前的事實,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從她身後響了起來,笑道:“小絮,我們是同事啊,我早和你說過,我們在一個集團公司。”施小絮抬起頭,那說話的女人走到她麵前來,正是上次一起在杭州出差學習的那個胖胖的女同事。她的旁邊還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小絮認得,是她們公司人事處的一個員工,以前她進這個公司,三險一金,就是在她的幫助下辦好的。那人事處的工作人員對他們笑了笑,說道:“隨便坐著聊吧,今天我請你吃飯,好久沒見你了。”很明顯,她們是很熟絡的。施小絮沒有看那個女同事,對人事處的工作人員說道:“是人事處找我有事嗎?”人事處工作人員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對施小絮道:“沒事,是她要找你,叫我通知你過來的,沒事沒事,就是聊聊天。”這時候,剛好有人招呼人事處那個工作人員,她就出去了。女同事對施小絮說道:“小絮,王先生地直鬧著要來見你,所以我被他催得沒辦法,隻能帶他到你公司來了。”施小絮很生氣他們的行為,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對他們道:“我以為人事處找我,沒事我就先走了。”話音剛落,她就低了頭匆匆離去了,後麵還聽到王先生不無擔憂的聲音,“可能讓她生氣了。”

施小絮走出去,這次卻注意到了,公司辦公大樓的外麵停著一輛黑色的陸虎,上次她在杭州看到過,正是王先生的車。她皺了皺眉頭,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改成已經做好了午飯在等她,小絮也沒有說話,兩個人盛好飯在那裏吃著。現在是五月天了,外麵的太陽光火辣辣的,刺得人睜不開眼睛,落到房子裏來,也是明晃晃的一片金光,施小絮無意瞅到那陽光,想著這樣的大白天,改成一米七八的大男人,卻在家裏當家庭主婦,心裏也不是沒想法的,而改成呢,他看著那耀眼的陽光,就像是照妖鏡一樣,讓他的自卑無所遁形,焦慮又多了一層。

整個吃飯的過程中,施小絮一直一聲不吭,沒有說一句話。改成也沉默陪著她,他們兩個人都是那種性子相近的人,開心時,兩個人滔滔不絕說個不停,一旦有心事,就各自沉默,誰也不會主動打破僵局,特別是改成,向來是不愛說話,言語無力的人,所以通常小絮生氣了,兩個人就不說話,小絮不生氣了,她主動開始和他說話,他就高興的應承著。改成和她在一起這麽久,已經慢慢摸清了她的習性。他隻得把好吃的菜都放在她麵前,炒了一個回鍋肉,把瘦肉都留給她,因為吃到她不愛吃肥的,施小絮吃完飯,在心裏重重的歎口氣,就拎了包出門上班去了,平時她至少在家裏洗衣服,打掃衛生,還要耽擱半個小時的,易改成一顆心難免就七上八下,知道可能小絮有心事了。

如果沒有誘惑,也許很多人可以作聖人。為什麽古代有那麽多天長地久白首到老彼貞忠貞不二的愛情婚姻?那是因為古代的人生活圈子小,和外界聯係不上,也許一輩子生活在一個村子裏,一輩子除了自家男人遇不到另外一個男人,所以古代多忠貞烈婦。現代的女人,特別是年輕漂亮的女子,又在外麵有工作,經常出差,在大城市飛來飛去,天天遇到優秀的有錢的男人,多了那麽多誘惑,再要像古代女人那樣心如古井水,波瀾不驚,也是強人所難。人是社會性的群居動物,不可能活在孤島上,所以心境受影響也是正常的。

施小絮低著頭走在上班的路上,因為還有時間,所以她走得很慢。步子一挪一挪的,走到公司附近的超市去逛了逛。看到那些超市的水果,想著現在的她,平時連買幾個時鮮的水果,都要看價碼,壞了幾個水果,都要心疼半天,難道一輩子要過這種生活嗎?機會在麵前,是繼續吃糠咽菜,還是珍饈佳肴的享用一輩子,這是大部分人都容易做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