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二十八章 男人的眼淚(下)

字體:16+-

(下)

下午她繼續上班。晚邊下班剛走出辦公室,一輛熟悉的車就出現在她麵前,陸虎簡直像氣勢磅礴的巨獸,在晚邊的霞光中,黑色的車身閃著耀眼的流線般的光彩,虎虎生風的看著她,施小絮知道又是王先生。她想折路繞開,王先生已經把車子開到她麵前停了下來,除了他之外,還有先前那相牽線搭橋熱心做媒婆的胖同事,這世上無聊的女人最熱心,或者她從王先生那裏得了什麽好處,所以對於這件事十分的的熱力。胖同誌對施小絮說道:“小絮,王先生都到臨安來了,人家就是想見你,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吧,有我作陪,你不用擔心。”又搖下車窗,欠過身來,裝作很熱絡的悄聲對小絮說道:“這年頭,一個人對你好不容易,是不是?”施小絮不肯去,知道一旦答應去了,她就已經開始對不起改成了。她說道:“不用了,請不要影響我的生活。”王先生卻走到她身邊,對她說道:“小絮,一起去吃個飯吧。”小絮想走,那個胖女同事卻拉著她的手,不肯放行,兩邊人都在那裏互相說著話。

這個時候,易改成剛好準備好地攤的貨物,拎了兩個袋子準備到街上去擺地攤,出門的時候,碰巧撞到了這一幕,他住在她公司裏,地方太小了,又剛好是下班。看到那個男的還有他身後的黑色陸虎,改成就像被人刺傷了雙眼,知道這一天還是來了,他想著施小絮這些天心事重重悶悶不樂的樣子,想著那些不停打進來她卻反複掐斷的電話,一顆心就像洞若觀火,徹底明了。施小絮被有錢男人追了,他隔著一定的距離征征的看著施小絮,小絮蒼白著臉,蹙著眉尖,一動不動,另外一男一女在那裏使勁勸說。改成思量著給小絮打個電話,也許她需要他的幫助,他撥通了施小絮的手機,對她說道:“要回來吃飯嗎,我要去擺地攤了。”施小絮不想讓改成知道這件事,所以選擇了撒謊,“我要加班,在辦公室,晚點回來。”改成一顆心就直往下沉,仿如石頭沉落海底。他嗯了一聲,掛了電話,站在原地低頭想了想,便毅然的一咬牙,繼續出門擺攤去了。除此之外,他還能做什麽呢?衝上前去,哭著央求小絮不要離開他,這不是他易改成的作法,或者不問青紅皂白,把追求小絮的有錢男人揍一通?這樣小絮隻會離他越來越遠。夫妻之間最重要是包容和信任,他愛她,他不想失去她,就隻能讓她自己選擇。

然而,雖然明白這個道理。愛就向指間的沙,想抓得越緊,往往流逝得越快。他本就一無所有了,不願意連最後做人的尊嚴都失去。但是,對了臨安的街上,把地攤擺好,站在那裏等著顧客上門時,改成的心卻失去了往日的耐心和平靜。他想著此時此刻,也許他的老婆,施小絮正和那個有錢男人一起開車出去了,也許她會離開他,背叛他?想到這裏,易改成就隻覺得心如刀絞,無能為力感像潮水一樣襲來,讓他痛不欲生。可以說,自從失業之後,他一直堅持著樂觀著,等待著找到好工作的那一天,可是現在,有錢男人的出現,施小絮的沉默,讓他徹底慌亂起來,從前的堅強樂觀如今全部有如城牆一樣的崩塌,他變得害怕。

臨安夜市熱鬧,街上火樹銀花,車水馬龍。錢塘自古繁華,江南小鎮有錢人也多。改成的生意不錯。可是他無心做生意,別人問他價他也不回答,別人買了東西丟了錢給他,他也不接著。他想著,自從離開老家出外打工以來,他一直很努力,希望著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在城市紮下根來,有個家,有個愛他的美麗妻子,有個可愛的孩子。為了這一天,他一直十分的努力打拚。他情不自禁的回想著這十年來走過的路,如今他也三十了,男人三十而立,他卻失業在家,一事無成,到底是哪裏出了錯?是他沒有背影後台嗎?是他年輕時不愛讀書,沒有大學學曆嗎?是他工作後懶散不認真嗎?是他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不肯腳踏實地嗎?他到底錯在哪裏,他一直辛苦折騰,不就是永遠衝著那個平安喜樂的目標去的嗎?想給小絮在城裏買個房子,他們安下家來,他才想著辭掉國企的工作,選擇跳到外企的。工作交接出問題不是他的錯,很多時候天算不如人算,這能怪他嗎?因為他想奔個錦繡前程,想給自己的家人過富足安樂的日子,所以老天懲罰他,讓他深愛的女人離開他?這樣也太不公平了嗎?

易改成一顆心變得灰暗無比,心境也像這夜色,雖然有亮光,可是大部分的地方卻是黑暗一片,那亮光也是從前的,別人的,隻稱托了更大的黑暗片。他第一次憤世嫉俗,對於未來充滿了不自信,對於人生也有了厭倦之心。他害怕失去施小絮,可是麵對著這突然出現的情感危機,這外麵的誘惑,他無能為力。小絮本來就比他優秀,他現在又有什麽資格能留她在身邊?

擺地攤一直到深夜,如果是平時,這個時候,改成早就收拾好一切回家去了。可是今天,他卻不想回去,他害怕小絮仍然沒有回來,他害怕她一夜都不回來。如果空等了一夜,第二天看到她,很多事情也就昭然若揭,他太害怕了。夜深了,夜涼似水,街上的行人也少了,行人欲斷魂的世界。改成匆匆收拾了一些貨物,提著袋子,也沒有馬上回去,他幾乎繞著臨安為數不多的幾條街道走了一圈,又在江邊站了很久,對著蒼茫的江水發了許久的呆,最後還是回去了。

無法逃避,總是要麵對的,有些事情,我們可以控製,比如愛上一個人,人生選擇努力還是消極對待,有些事情,卻不在我們的控製範圍之內,比如親人的離開,愛人的背叛。每個人都是單獨的生命體,誰也不能控製誰一生,愛又是流動變化的,誰也不能保證一生隻愛一個人,所以除了靜靜等待結果,別無他法。

易改成低著頭心懷惶恐的回到家中,房間裏沒有開燈,他一片心酸,疲倦的大眼突然就紅了,鼻子酸酸的,無力感讓他想大哭一場,誰說男人不能哭,情緒在心裏壓抑得太久,不發瀉出來實在太痛苦,再說小絮都走了,不在家,他再堅強假裝樂觀給誰看?他想著他愛施小絮愛了這麽多年,原想著結了婚她一輩子就是他的了,現在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夢一場。一個男人沒有本事沒有錢,想長久的留住一個漂亮的女人在身邊,結了婚做了老婆也沒用。此時此刻,雖然他們領了結婚證,他是她法律上最名正言順的老公,他卻仍然沒有勇氣給小絮打個電話,追究他在哪裏?嗬令她立馬回來。他們這個時代的人,一紙婚書早就保證不了什麽,聽說在一些大城市,夫妻雙方都是各自有情人的,雙方心照不宣,各自過各自的生活。改成感歎著這年頭變化快,眼淚撲蔌蔌就下來了。他也懶得開燈,在黑暗中一個人摸索著放了貸物貸子,站在那裏任眼淚靜靜流下來,他想著他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施小絮一直是他努力向上的動力,如今失去了,一輩子再也不可能意氣風發的去打拚一切了。他的沉痛和失敗感無聲無息,黑暗裏卻聽到有人轉身的聲音,改成呆了一下,立馬擦幹了眼淚,把燈打開了。白月光一般的光線鋪滿了房間,小絮被燈光刺得睜開了眼睛,看向改成,改成呆了一呆,用粗糙的大手去抹幹淨眼淚,他沒有想到小絮在家睡熟了,他內心慌亂又感動,一時間傻站在那裏,隻知對她一壁笑著,沒有作聲。

施小絮自然是沒有和有錢的王先生一起去吃飯的,倒不是說她選擇了改成,而是覺得就算真做出了什麽選擇,也得和改成講明,再想著下一步,所以她自然很早就回來了。如今看到改成淚痕狼藉的一張臉,她有些惶惑的看著他,想他怎麽哭了。這是她第二次看到他哭,第一次是他在電話裏得知他母親得乳腺癌的時候,這是第二次?難道他知道她內心的搖擺。看到他的眼淚,她的一顆心突然劇烈的痛起來,真想走上前去,替他把眼淚擦幹淨。心裏在那一刻也就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就是一輩子受窮,她也不能讓這個男人傷心,他已經夠可憐了。他是一個好男人,好男人不應該被傷害。易尋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現在沒錢並不代表一輩子都這樣,他們會幸福的。在金錢和感情之間,施小絮還是選擇了感情。易改成於她而言,雖然不能和羅哲明比,但是比有錢的王先生,自然是高了許多。上一次,她因為舍不得讓他難過,放棄了和羅哲明在一起,這一次,她因為生活的現實動搖過,可是她仍然舍不得他難過。

改成洗了澡睡在小絮身邊時,小絮就主動鑽到他懷裏,貼著他溫暖的身子緊緊的。改成高壯,胸膛寬廣得就像溫暖的大草原,小絮依在他的懷裏,想著沒有錢,一輩子有著這麽一個溫暖的懷抱窩著也是好的啊。改成失而複得自然是滿心的幸福,把她抱得緊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