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二十九章 守得雲開見月明(上)

字體:16+-

(二十九)

(上)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小絮看到一輛紅色的小寶馬開到她前麵停下來,裏麵走出來一個打扮很入時的年輕女人,就是寶馬的車主,她穿著黑色的緊身連衣裙,踩著細細的高跟鞋,肩膀上背著一個小小的黑色手袋,銀色的手袋鏈子細細的,在身上閃著光,身材曼妙,發型精致,時尚麗人一般的走進附近的新疆麵館,叫了一份五塊錢的拉麵。小絮當時也在那個麵館經過,這家麵館她常去,自然知道裏麵的價碼。經過時瞅著她那碗拉麵,細細的麵上點綴著幾根綠色的鹹菜,最便宜的那種麵,施小絮又把那輛紅色的寶馬多看了幾眼,想著再有錢又怎麽樣?天天開寶馬吃的還不是五塊錢一碗的拉麵。人啊,一輩子,吃不過三碗飯,睡不過一張床,錢多了也什麽意義。她這樣感歎著,對於昨天晚上的決定也就更加堅決了。

王先生再打電話來時,她就直接在電話裏和他講明了,王先生不死心,又打過來時,施小絮就直接把手機關了。改成有時候打電話叫她回來吃飯,發現她手機關機,晚邊到家問起,她笑了笑,說道:“不想接騷擾電話。”改成就知道她的心是又堅定下來,回到他身邊了,一顆心原來七上八下,現在總算是放回了原地,安穩下來了。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星期,癡心的有錢男人也就死了心,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熱度總是有限度的,就像蠟燭,燒得越快,消逝得也越快,就是想發展私情,也是要你情我願的,小絮明顯對他不上心,他慢慢也就覺得無味,後來也就不聯係了,施小絮總算獲得了徹底的清靜,辦公室的玫瑰花沒了,同事們笑著問起,施小絮就隻是一壁沉靜的笑,同事因為之前總是拿著她的玫瑰花回去冒充別人送她們的向老公炫耀,所以現在偶爾也會說幾句施小絮的好話,比如“小絮啊,你真是一個好女人,你家老公娶到你是他上輩子積了德,祖上冒青煙。”一辦公室的人都笑哈哈的。

晚上施小絮笑著學舌給改成聽,改成沒有說話,隻知憨厚的笑著,他是一早就知道,他能娶到施小絮,肯定是上輩子積了德,這輩子才讓他撿到了寶,又漂亮又忠貞,這樣好的老婆,現在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周末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去臨安的江濱廣場去逛逛。那一天周末,廣場上沒什麽人,現在是五月天,許多白玉蘭樹開花了,那花大朵大朵,花瓣落在江麵上,就像一隻隻的白色小船,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花香,除了白玉蘭,廣場的花壇裏還開著許多不知名的花,有一種就像紙紮的絹花,雖然沒有香味,可是紅豔豔的特別的讓人爽心悅目,平時基本上就是公司宿舍,宅久了心情自然一般,如今出來轉一轉,呼吸到新鮮空氣,看到美麗景色,小絮一顆心自然雀躍起來,她跳上花壇的水泥台子,對改成嬌嬌的道:“改成,我要你背我!”她也一如所有的年輕女人,結了婚,也還是愛浪漫的,喜歡婚後也能像熱戀時一樣,自家男人永遠愛她如掌心之寶。改成笑了笑,對她爽快道:“好。”小絮就十分的高興,在水泥做的台子上像個小孩一樣的蹦跳著,滿心都是歡喜。改成呢,因為她不現實的選擇,在這樣功利的社會,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他一無所有,十分失意的時候能夠守在他的身邊,他不知有多感動。臉上掛著溫柔的笑,走到她麵前,背向著她,向後摣開兩隻大手,長長的手臂伸開著,對她輕聲道:“上來吧,小心點。”小絮就笑著說好,一下子撲到改成的背上去。改成把兩隻手收緊,抱著她兩條纖長筆直的長腿,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前走著。而施小絮呢,伏在改成的背上看風景自然是更加的炫麗。她想著什麽是幸福呢?找了一個十分有錢的男人做老公,男人天天在外麵,除了給你錢其它都給不了,這樣的人生就幸福嗎?像她的那些天天奢侈品牌手袋大衣的同事,要拿著別人的花來向老公炫耀?未嚐不是一種悲哀。她又何必搖擺惶恐,幸福就是當下,現在她快樂安心,選擇就是對的。五月天,涼風習習,改成背著她繞著江邊走了一圈,身上慢慢就出了汗,小絮挨著他的身子,臉貼著他一邊臉,自然能聽到他慢慢沉重的呼吸聲,擔心他太累,讓他放她下來了,改成便一臉幸福的笑,不肯放她下來,對她很豪氣的道:“不累,你很輕的,別說一個這樣的你,十個我也背得動。”小絮卻還是從他背上自動滑了下來,改成回過身,對她道:“不要我背了啊?”施小絮笑,對他道:“真幸福。”改成沒有作聲,回想起前些天發生的事情,想著也是好驚險,差一點,也許他就失去她了。現在的社會,女孩子現實,他混社會十年,現在的漂亮女人什麽樣一清二楚。他在深圳工作的時候,旁邊住的是一對大學生情侶,剛開始女孩很愛那男孩,還在床頭上貼著“某某某愛某某某一生一世永不變心。”紅通通的字,驚心動魄的誓言,據說是用兩個人的鮮血寫的,上麵的某某某自然是兩個人的名字,可是誓言事後被證明是打折的語言,就像一首流行歌裏唱的“承諾是因為沒把握。”他們搬來不到一個月,一個深圳有錢男人追那女生,男孩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工資低,那女生就把從前男友拋棄了,跟了那個深圳有錢男,聽說還隻是做二奶。改成到浙江後,他一個哥們,剛和老婆結婚一個月,老婆卻愛上他的兄弟,兩個人私奔了。所以對比之下,就越發的顯得施小絮的難能可貴,特別是在這個時候,改成失去工作,隻能宅在家裏等待機會。一個男人最失意的時候往往是最沒自信的。所以對於施小絮,改成是更加的感情深了,想著這一輩子一定要好好努力,以後一定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兩個人在江濱廣場逛完,看到天色黑了,就慢慢折身回去,江濱有許多新建的樓盤,小絮很喜歡這裏的房子,一個是建在江邊,有江南的味道,另外一個,這些樓盤離她工作的單位近,走路隻要五六分鍾的樣子,小絮就想著他們兩個人,要是能在這個地方買棟房子多好啊,也不要多大,五六十平方就可了,這樣他們就有個家了,以後也能安心生個孩子,兩個人要上班,也可以請爸爸媽媽過來帶孩子,像現在,他們共住在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的宿舍裏,就算敢生孩子,好意思厚臉皮麻煩爸媽過來幫帶孩子,可是老人住在哪裏去?所以施小絮每次經過這些江邊的樓盤小區,總是要停留一會,用羨慕的眼神盯著那些樓盤看許久,心裏一遍一遍的感歎,要是有錢在這裏買棟房子就好了。這一次也是如此,和改成走在這些樓盤麵前,她就挪不動腳步了,改成起初沒注意,看到她突然不肯向前了,便停了下來,看向小絮,小絮正癡癡的看著那些建好的樓盤,售樓處就在她幾米遠的地方,如果有勇氣,她就可以馬上走進去,進去問問價格,看看房型,可是她太沒勇氣了,沒有錢。窮人要活得自信是不可能的,富人那麽從容,也是因為有大把的金錢做底子。因為他們沒有錢,因為她沒有錢,所以連走進售樓處的勇氣都沒有。

“怎麽了,小絮?”改成走到施小絮身邊,施小絮才收回那癡心的眼神,對他笑了笑,說道:“我每次經過這裏,就想著要是我們能在這裏買棟房子該多好。”改成看了一眼那個樓盤,說道:“努力點,過幾年也不是買不起。”施小絮笑道:“我同事在這裏買過房子,九十多平方,六十多萬,付三成首付,也至少要二十多萬,我們哪有錢啊。”她想著他們現在,存折裏沒有一分錢,改成沒有工作,擺地攤賺的錢隻能貼補家用,而她的工資呢,每個月要用掉大部分,一個月一千塊錢存下來,一年才能存一萬哩,存個首付,照這樣長期下去,要二十年,她想著二十年後她都四十好幾了,難道那個時候才生孩子嗎?再說了,這房價每年都是坐火箭一樣的漲,她害怕他們存錢的速度趕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那麽一輩子,也買不起房子了。女人對於世事,總是異常悲觀的。施小絮想到這裏,在心裏長長的歎口氣。麵前的樓盤,對於施小絮來說,就像它聳入雲霄的高度一樣,那樣讓人炫目絕望。改成卻並不如她所想,他很樂觀堅強,知道人生總有機會,現在沒錢並不代表以後沒錢,生活不會一成不變。樹挪死人挪活,一個人總要肯折騰,生活總會慢慢折騰好的,窮人不怕窮,最怕就是認命。這也是他不停的折騰工作的緣故。他是隻要小絮在他身邊,不離開他,對於生活他就有無比的勇氣,對於未來,他就有了百倍的信心。

“走,我們到售樓處去問問,看看還有沒有房子買。”改成拉起小絮的手,想著她肯定十分好奇這附近的樓盤價格,所以就想帶她進去看看。他能讀懂施小絮藏在眼睛裏的想法,她是十分的想進去問問卻沒有膽量,所以他建議她。施小絮卻無論如何不肯去,擺脫他的大手,站在原地笑著說:“又沒有錢買,進去看什麽?”改成仍然要拉她的手,對她說道:“以後就有錢了,知道要多少錢買,我們也有個奮鬥目標。”小絮卻躲開他,一個人低頭走到前麵去,腳步匆匆的,很快就遠離了那個樓盤,改成跟上她的步子,對她說道:“怎麽了,再說,誰知道我們沒錢呢,難道進售樓處問房子的都是有錢人嗎?”施小絮就沒有說話,她心裏想著,現在進去有什麽意思。她沒有怪改成的意思,否則她也不會拒絕有錢人的死纏亂打,仍然留在改成身邊。隻是生活仍然要過下去,每天你隻要生活在現實中,就不能不被這些房子車子,柴米油鹽的事情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