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十五章 可能是直腸癌

字體:16+-

(十五)

改成所在公司的副總名單出來了,是他的一個同事,不是易改成,易改成好像一腳踏空,整個人如一片葉子一般從高空墮落,落到地麵上來。他沒有當上公司副總,仍然隻是公司一個銷售經理,事業進入迷茫期,以前他不敢麵對,現在因為沒有得到這個位置,他不得不麵對了。

他這輩子,如果在這個公司再呆下去,唯一的一條路就是被開除了,等他真到了四十歲,沒有做成管理,仍然是銷售經理,那麽,公司也不會留他了,他四十歲,時間和精力大不如從前,他怎麽能和二十歲眼睛亮晶晶的剛出校門什麽都肯學什麽苦都肯吃的年輕人去比。公司在全體員工會議上公布這個消息的時候,易改成都不知道他是怎麽走出來的,渾身鬆軟,好像被人抽去了筋骨,沒有一絲力氣。

他走出會議室,馬上就看到一群人圍著新的副總在那裏恭賀,這其中也有一直說喜歡他的小舟,小舟正圍在新任的副總麵前,有說有笑,完全沒有看到改成,改成心裏苦笑,他想著現在的世道真是變化快,現在剛出校門的小姑娘就這麽功利了嗎,前天還說他沒當上副總她也一樣愛他呢,現在竟然當他像空氣一樣了。易改成不死心,一個人呆在閣子間的時候,下午看到小舟坐在她的辦公椅上好像沒有什麽事的樣子,他便走過去,對她說道:“小舟,你過來一下。”小舟便立馬對著電腦,兩隻手對著鍵盤飛快的打了什麽,“易經理,我有事情要忙,副總要我整理一個會議文件。”易改成就隻能心灰意冷地回了自己的位子,他不甘心的給小舟發了一條短信,“小舟,我沒當上副總,你是不是很失望?”小舟沒有回他短信。

第二天是周五,改成中間去一趟茶水間,還沒走進去,就看到幾個女人在那裏說道,其中有小舟的聲音,“易經理啊,真是沒有自知之明,長得那麽老相,他還追我呢,說要是當上副總就怎麽樣,哈哈,真有意思。”另外一個女秘書在那裏說道:“聽說他的老婆在浙江一個小城,他有一個女兒,至今都沒買上房子,這樣的人都想著在外麵沾花惹草啊,唉,太沒自知之明了。”

改成簡直逃一樣地退出了茶水間,他腳步不穩地回到了他的閣子間,小絮的短信這時候進來,“易改成,這周末回來吧,我們去把離婚手續辦了,你反正打算離婚了,也就不要再拖了。”改成呆了一呆,一瞬間,他和施小絮這些年在一起的時光有如河水倒流,那些點點滴滴全部想起。

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小絮和他回鄉下假結婚,在他一窮二白的時候,小絮和他領結婚證,在他失業的時候,小絮拒絕了有錢男人對她的追求,在他收入低微的時候,小絮拒絕了和初戀去美國的機會,她為他生兒育女,她和他一起奮鬥,她為他吃苦,她因為他一生過著清貧寂寞的生活,她因為他,自己的孩子不能親自帶在身邊,她因為他,到現在都沒有一棟房子。他不自覺地想起從前的點點滴滴,他們一起去領結婚證,小絮緊緊挽著他的手,對他道:“你以後可要對我好啊。”他們一起被房東趕了出來,兩個人提著行李大清早走在異鄉的路上無處可去,他們在她的辦公室**,因為沒有錢也舍不得錢住賓館,他們在賓館裏**,因為他媽幫他們來照顧孩子,而他們隻有一間房子,他們,他們,往事突然全部想起,全部湧現在他的腦海裏,易改成明白過來,他一直怪責施小絮不愛他,其實她是愛他的,她是真愛他的,一個女人隻有真愛你,才會不顧一切,不現實不功利地嫁給你,和你吃苦奮裝潢,為你受窮挨苦,易改成匆忙回短信過去,“小絮,我周末回來。”

易改成一直以為他能當上副總,他太自信了,以致於有點飄了,認不清狀況,如今終於落到實處,當他最傷害失意的時候,他才發現,這世上對他不離不棄的隻有施小絮。

在上海的時候,改成堅持上班,有一次上廁所,方便時發現紙巾上都是血,以前也有過,鑽心的疼痛,有時候便秘,如今又在流血了,改成起初沒當回事。下麵流血疼痛,走一步就像鑽子在往裏麵鑽,每一步都是咬著牙的,這樣的身體狀況,可他在公司還像沒事人一樣,直到有一天,猛地站起來,突然一陣劇疼,讓他當場倒地,疼得暈過去了。

公司同事把他送到醫院,醫生告訴他:“可能是直腸癌。”改成就呆了。

左褘找不到施小絮,她完全絕望了,一個人開著豐田慢慢回家,她一邊慢慢開著車,一邊回想了她一生,她與羅哲明的婚姻,她真的很不明白,羅哲明的心是石頭做的是鐵做的嗎,為什麽不管她怎麽努力,她得不到他一點熱力的回報和愛呢,她愛他是錯,她家有錢是錯,她陪他去美國更是大錯,她不肯和他離婚是大錯特錯,他一輩子都在努力擺脫她,左褘不自覺的回想起羅哲明前天跪在她麵前說的話,他說,如果說報答,他用四十年的生命報答她照顧***的恩情也夠了,他生命短暫,餘下的光陰想過自己的生活,想和他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請她成全他。她婆婆這樣的下狠心的打羅哲明,羅哲明任***打著,竟然還是不鬆口,一定要和她離婚。

左褘絕望了,羅哲明於她而言,就算一枚死活的果子,她啃了這麽多年,從國內啃到國外又啃回國,從年輕的時候啃到如今三十多歲,啃到如今和他有了兒子,兒子長得那麽像他,竟然也留不住他的心,左褘絕望了,完全的絕望,羅哲明對她何止是沒有感情,簡直是厭惡,她想著這些年,他反複的背叛他,出軌多到她都數不清了,她想著還有什麽意思,不如放手吧,羅哲明不管其它說得對不對,有一點說的是對的,人的一生隻有一次,生命短暫,羅哲明說他四十了,人生沒幾年好活了,而她左褘,她是女人,女人更加禁不起老,既然得不到他的愛,那麽就放手吧,他愛怎麽過日子就怎麽過去,她不管他了,以前她總是癡心妄想著有一天,他會醒悟過來,感動於她對他的好,她對他羅家的付出,會愛上她,給她同樣的溫暖和愛,可是羅哲明沒有,他太無情了,不管她怎樣的付出,怎樣的忍氣吞聲,他仍然急於擺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