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十六章 最後才明白

字體:16+-

(十六)

找不到施小絮的左褘傷透了心,完全絕望,往事就像一張網,大半生都縛在裏麵了。糾纏了那麽久,仍然得不到一個人的心,左褘突然也就想開了。她給羅哲明打電話,在電話裏對他簡短的說道:“我也想通了,你既然執意要離婚,那就離婚吧,我們左家的歸我,你的東西我也不要,兒子歸我,其它的都歸你。你什麽時候想去辦手續你告訴我吧。”羅哲明很高興,連聲的說好說謝謝,左褘冷笑著掛了電話。

羅哲明很快就約了辦手續的時間,就是第二天,一切都太快了。但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左褘出了車禍,車子和一輛大卡車撞了,她的頭猛烈地撞在前窗玻璃上,鮮血像一朵大的花,鮮紅地在擋風玻璃上開放。左褘當時就昏迷不醒了。

羅哲明知道的時候,左褘已經被路人送到了醫院。羅哲明聽到這個消息,是左褘的哥哥告訴他的,他到了醫院。左家一群人都在外麵,低垂著頭,神情沉重。

左明走過來,對著羅哲明的眼睛就是狠狠一拳,羅哲明打得都有點湖塗了,慢慢站起來,眼睛成了熊貓眼。他的心裏有塊地方感到很害怕,可他知道他並不是害怕左明,也不是害怕左家的人。左明對他道:“我妹妹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我要你好看!”羅哲明沒有吭聲,左明對他道:“她現在在搶救,你祈禱吧,她要是死了,你也不要想活了。”

羅哲明猛的抬起頭來,左褘在搶救中,她有生命危險。他突然恐慌了,一種即將失去的情緒占據了他的心。這時候***也帶著他兒子到了醫院,他兒子看到羅哲明,突然就跑過來,撲到羅哲明懷裏,對他道:“爸爸,媽媽她?”兒子靜靜地伏在他的懷裏,懂事地不吭聲了。羅哲明卻從來沒有感到到的害怕,他渾身發軟,兩條腿沒有力氣,他倚著牆,可是整個人還是往下麵在滑,他想找個地方坐下來,他都沒力氣站穩,他哪裏有精神來安慰兒子,他意識到這一次他可能真的要失去左褘了,按理說,他一直急於擺脫左褘,反複無數次的鬧著要和她離婚,現在她出了車禍,生命在搶救中,他應該鬆一口氣才是,可是事實上卻恰恰相反,他非常害怕左褘真的就這麽走了,那麽他怎麽辦,他和孩子怎麽辦?

那個在他小的時候,當眾人都看不起他嘲笑他唾棄他,卻堅定不移像小尾巴一樣跟著她的小女孩,那個在他考上大學,***聽到大學學費在那裏歎氣流眼淚,卻跑到他麵前對他堅定的說道:“哲明,你要去上大學,學費和生活費你不用愁,我替你想辦法。”的女孩,那個在他的母親瘋病發作,別人視他如洪水猛獸,卻和他並肩作戰一起幫他把他媽媽送他基院的女人,那個在他一窮二白有一個神經病的母親欠一屁股債還堅定不移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他的富家大小姐,那個在他賺著一個月一兩千的薪水,她卻給他大房子住,給他名車開,給他穿BOSS的老婆,那個為了陪***去美國治病,寧願冒充懷了他孩子的女人,那個麵對他無數次提出離婚堅決不同意最後一次卻同意的女人,那個麵對他無數次背叛,除了反複告訴他外麵的女人隻是圖他的外表和錢,一旦發現他是窮光蛋就會離他而去的女人,如今真的要離去了嗎?

那個給了他信念,給了他物質上的幫助,給了他婚姻,給了他家,給了他兒了的女人,真的要離去了嗎?羅哲明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意識到左褘的重要性,在死亡麵前,他終於明白這個女人對他是多麽重要了,她是他整個人生中最溫暖的愛,可是他卻急於擺脫他唯一擁有的東西,他在人世間一無所有卻唯一擁有的真情,他真是太該死了,羅哲明突然明白過來,當他意識到左褘可能真的要死的時候,他明白過來了,他抱著懷裏的孩子,想著他之前怎麽這麽傻,他和小絮已經是過去了,就算他真的和小絮在一起,他們也回不到從前,他為什麽要急於擺脫從前的一切了,這些年,和左褘一起在美國,媽媽,妹妹,左褘,兒子,他們是一家人啊,一個人怎麽可能完全擺脫從前的一切,一切重新來過,再說難道逃離到一個新的地方去,就能重新來過嗎,真正的重新來過是治好***的病,把所有的債都還清,自己有了新的工作新的機會,他的妹妹已經在美國大學畢業,現在在北京工作了,隻有嶄新的充滿希望和機會的生活才算是重新來過,逃避不是真的重新來過。羅哲明這一次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左褘被護士推了出來,主治大夫剛從手術治上下來,左家的親人就圍住了他,羅哲明根本擠不進去,他隻得拚命的凝神聽著,醫生對他們道:“已經過了危險期了,不過她開車前喝了酒,又沒有係安全帶,好像有點不對勁,病人可能心理上有什麽不開心的事情,你們等她醒後多開導開導吧。”羅哲明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兒子這時候好像也聽明白過來,從他懷裏抬起頭,對他說道:“爸爸,媽媽沒事了嗎?”羅哲明抱著他,對他微微點點頭,他兒子便笑了笑,牽著他的手,對他說道:“我們去看媽媽。”

羅哲明的父親自己回臨安了,他們這一次沒有在電視台報紙上登尋人啟事,他自己回來了,身無分文,一無所有,窮困潦倒。羅哲明在醫院的時候,***帶著他父親帶看他,指著一個他不認識的髒老頭子告訴他,這是他父親。羅哲明站在醫院的走廊裏,一時之間以為***是不是瘋病又複發了,老太太卻笑了笑,對一旁的老頭子說道:“這是你兒子啊。”老頭才抬起頭來,看向羅哲明,眼裏竟然有淚光,他含著眼淚笑了笑,說道:“哲明,我是你爸爸啊。”聲音也依然聽得出來的,而且看得清了,羅哲明發現老頭子和他長得很像,肯定是他父親了,不過對於這個人他已經沒了感情,他現在忙於照顧左褘,左褘一直在昏睡中,所以也沒有心情去管這個老頭是誰。他看向***,對老人說道:“媽,這些天我要照顧左褘。”他媽媽就說道:“哲明啊,我就是帶你爸爸來看看兒媳和孫子的。”羅哲膽就皺眉說道:“左褘現在還在睡著,你不要嚇著她了,我要照顧她去了,你回吧,”他看也沒看他父親一眼,一個人回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