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13章 項鏈風波

字體:16+-

“沈琳兒,你是在嫉妒我嗎?嗬嗬,也是呢,至少我還有張漂亮臉蛋,不像你,因為嫉妒而變得如此麵目可憎,讓人看一眼就絕對不想再看第二眼。”若薇並沒有因為沈琳兒的話而生氣,相反,她漂亮的利用沈琳兒話中的漏洞,狠狠的給予了反擊。

“你!”沈琳兒正想發火,突然,她注意到若薇脖子上帶著的那條十字架掛墜的項鏈,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條項鏈你是從哪裏得到的?!”沈琳兒一把抓住若薇脖子上的項鏈掛墜難以置信的大聲質問道。

“沈琳兒,你放手!”若薇護著項鏈,難得的冷下臉,嚴肅的嗬斥道。

“哼!我是絕對不會看錯的,這條項鏈是爵少爺的,爵少爺一直貼身帶著它,從不離身!貝若薇,沒想到你這個賤女人不僅喜歡勾引男人,還喜歡偷東西!你老實交代,你是怎麽從爵少爺那裏把這條項鏈偷出來的?!”

沈琳兒伸出留著長指甲的手指狠狠掐著若薇的手背,想要把項鏈從若薇手中搶過來。

若薇的手背立刻青了一大塊,她咬咬牙,就是不肯放手。

“這是爵送給我的,該放手的是你!”若薇不顧手上的傷勢,牢牢握緊淩熙爵送給她的項鏈。

聽到若薇說項鏈是淩熙爵送給她的,沈琳兒心中有些害怕了,但她仔細一想,又覺得若薇很有可能是在說謊,畢竟盛櫻所有人都知道那條項鏈淩熙爵從不離身,幾乎可以說是他的象征物品,這麽一件對於淩熙爵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他又怎麽會輕易送給別人呢?

沈琳兒沉下臉,一發狠,指甲摳進若薇手背的皮肉中,猛地一劃,若薇的手背上立刻出現了五條血痕,鮮血從傷口中溢出,看上去異常猙獰。

“沈琳兒,你快放手!若薇的手已經被你抓傷了!”笑笑驚叫起來,伸手就去推沈琳兒。

沈琳兒的兩個跟班立刻上前抓住笑笑的胳膊不讓她靠近若薇和沈琳兒。

若薇手上受傷猛然吃痛,手微微一送,沈琳兒便乘機使勁將項鏈從若薇脖子上拽了下來。

“賤人!竟然敢偷爵少爺的東西!等我把爵少爺的項鏈還給爵少爺再把今天事跟他說上一說,看爵少爺怎麽收拾你吧!哈哈,貝若薇,你死定了!”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響起。

沈琳兒的笑聲戛然而止,她瞪大眼睛,捂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打了她一記耳光的端木幽藍。

“你……你居然敢打我!”沈琳兒氣急。

“啪!”端木幽藍沒有說話,反手又給了她一記耳光。

“端木幽藍!你憑什麽打我!”沈琳兒快要氣瘋了,她朝著端木幽藍大聲吼叫起來。

“你髒了爵少爺的項鏈,這是你該受的懲罰!”端木幽藍冷冷的說道。

沈琳兒捂著臉,一臉楚楚可憐的摸樣,身體微微顫抖,想要借此博得班裏同學們的同情。

“人家……人家明明是想要幫爵少爺拿回被貝若薇偷走的項鏈,端木幽藍,你怎麽能這麽不分青紅皂白就隨便對人家動手呢?”

班裏的同學見沈琳兒一副楚楚可憐,清純無辜的樣子,心中漸漸開始對動手打了沈琳兒的端木幽藍心生不滿。

“沈琳兒,明明是你先抓傷若薇,又搶了若薇的項鏈,幽藍才會動手的!再說了,若薇不是說了嘛,這項鏈是爵少爺送給她的,你算什麽東西,竟然敢動手搶爵少爺送給若薇的項鏈!”笑笑從沈琳兒的手下手中掙脫出來,輕輕抬起若薇手手上的手開始查看傷勢。

“她說是爵少爺送給她的,項鏈就真是爵少爺送給她的了?爵少爺什麽身份,她貝若薇是什麽身份,爵少爺怎麽可能把這麽貴重的項鏈送給她?”沈琳兒冷笑。

“是啊,爵少爺行事一向那麽神秘,怎麽可能主動送一個三階學生這麽珍貴的禮物呢?”

“沒錯啊,貝若薇怎麽可能和爵少爺關係這麽親密。”

“我覺得琳兒說的沒錯啦,一定是貝若薇偷了爵少爺的項鏈。”

……

班裏同學眾說紛紜,一時間大家都有些相信沈琳兒說的話了。

“怎麽樣?貝若薇,我勸你還是趕緊承認是你偷了爵少爺的項鏈吧,否則,整個盛櫻的學生都不會放過你的!”沈琳兒趾高氣昂的說道。

“是啊,既然偷了爵少爺的東西就趕緊承認吧,否則下場一定很慘的。”

“真沒想到貝若薇竟然是這樣的人!”

……

“喂喂喂!吵死了!一大早教室裏就這麽吵,三階的平民素質就是差!”教室門被人猛地推開,端木冥墨拎著書包,一邊痞痞地走進教室,一邊皺眉抱怨道。

眾人立刻回頭朝正不緊不慢走進教室的端木冥墨看去。

“喂!”端木冥墨走到沈琳兒麵前,居高臨下望著沈琳兒開口說道:“女人,你擋著我的道了。”

“端木少爺,真是不好意思。”沈琳兒趕緊給端木冥墨讓道。

這位端木家的大少爺雖然平時看起來痞痞的,懶洋洋的,狀似什麽都不關心,但至少要是見過他發狠的,沒有不怕他的,因為隻要是他想要做到的事,就算是拚了性命,他也一定會做到!

“端木少爺,事情其實是這樣的,貝若薇偷了爵少爺的項鏈,我剛剛才幫爵少爺找回項鏈,隻可惜您的姐姐和未婚妻似乎想要包庇貝若薇這個小偷,不知道您是站在爵少爺這一邊呢,還是站在貝若薇這個小偷一邊?”沈琳兒抬起明眸,溫柔的向端木冥墨詢問道。

“她說謊!若薇根本沒有偷爵少爺的項鏈,那條項鏈是爵少爺送給若薇的!你看,她還把若薇的手給抓傷了!”笑笑氣得大叫起來,她執起若薇的手,伸到端木冥墨麵前,讓端木冥墨自己看。

“女人,你是叫沈琳兒沒錯吧?”端木冥墨終於正色,他開始第一次正視起麵前這個和自己姐姐並成為盛櫻兩大校花的沈琳兒。

“端木少爺,我是沈琳兒。”見端木冥墨突然收起玩世不恭的痞態,沈琳兒心中有些忐忑,她猜不透端木冥墨此刻究竟在想什麽。

“你該慶幸我端木冥墨從來不打女人!否則今天你別想活著走出這間教室!”端木冥墨冷冷的在教室中掃視了一圈,“還有你們這些隻知道跟著瞎起哄的腦殘們!”

第一次見識到端木冥墨變臉,眾人被他身上那股比端木幽藍還要冷一百倍的冷酷氣息凍得渾身瑟瑟發抖,失去了思考能力和語言能力。

沈琳兒也不例外,她驚恐的看著眼前仿佛惡魔一般的端木冥墨,呆呆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爵少爺的東西豈是一般人能夠偷到的,能夠得到爵少爺項鏈的人便是爵少爺認可的人,沈琳兒,你好大的膽子,連爵少爺的人都敢欺負!”端木冥墨冷冷嗬斥道。

“沈琳兒,請你把項鏈還給我。”若薇朝沈琳兒伸出手。

“哼!”沈琳兒瞪了若薇一眼,狠狠的將項鏈放進若薇伸出的手中。

成功拿回項鏈,若薇這才鬆了一口氣。

“姐,醜女,我們帶她去校醫室,巫子騫現在應該在那裏。”端木冥墨對端木幽藍和秦笑笑說道。

說完,四人一起離開了教室。

四人一走,班裏的氣溫這才回暖。

沈琳兒渾身一軟癱坐在地上。

“琳……琳兒……剛……剛才端木少爺說的是不是真的呀?貝若薇居然是爵少爺認可的人?那……那我們得罪了她,爵少爺會不會怪罪我們呀!”沈琳兒的跟班一號哭喪著臉問道。

“是啊,琳兒,爵少爺可不好惹,凡是得罪過他的人都已經永遠的消失了……你說……你說我們會不會也……”跟班二號嚇得臉色發白,後麵的話她甚至不敢再說下去了。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沈琳兒自己又何嚐不擔心害怕呢。

與淩熙爵外加三大家族的少爺小姐們比起來,她沈琳兒隻能算是個暴發戶的女兒,除了長得漂亮,頭腦靈活,善於利用人心之外,其他方麵她根本比不過她們,現在她得罪了端木姐弟和被淩熙爵認可的貝若薇,隻怕淩熙爵已經將這筆賬記在心中了,她得想辦法找個足以與之抗衡的勢力做靠山。

如今皇甫峻一的未婚妻鈴木千雪已經朝她伸出了代表友誼的橄欖枝,那麽接下來她需要拉攏的就是三大家族之一宇文家的大少爺宇文昊了!

“也不是沒有對付貝若薇她們的辦法。”沈琳兒眼珠一轉,“我們去找宇文少爺。”

不管是否已經快要上課了,沈琳兒衝出教室,朝學生會辦公室走去。

盛櫻貴族高中的學生會設立在湖邊的一座三層白色歐式小別墅中。

四周種滿了楓樹,不遠處就是小湖。

春日的陽光透過楓樹嫩綠的枝葉投射在樹下的草地上,微風吹過湖麵,帶來一陣潮濕的水汽,平時來這裏的學生很少,四周很安靜。

沈琳兒理了理耳邊散落的發絲,掛上一抹自認為最優雅最美麗的笑容,緩步走進學生會。

“當當當。”她敲響了學生會長辦公室的門。

“請進。”門內傳來宇文昊親切卻又疏離的清雅聲線。

“宇文少爺。”沈琳兒深吸一口氣,微笑著走進宇文昊的辦公室。

宇文昊合上桌麵上的文件,放下筆,朝沈琳兒看去,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惑,“沈同學?你有什麽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