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14章 學園祭開始

字體:16+-

“宇文少爺,去年琳兒在學園初等部上三年級的時候,曾有幸能邀請您成為我的搭檔和我一起參加學園祭,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這個榮幸再次邀請您做琳兒的搭檔,和琳兒一起參加今年的學園祭呢?”沈琳兒眨巴著清澈的大眼睛,俏臉含羞,期待的注視著宇文昊。

“這……”想起若薇如今也到盛櫻來上學了,宇文昊不確定若薇知不知道學園祭的事情,但他卻有了自己的私心,他想要和若薇一起參加今年的越野賽跑。

“班裏的不少女孩子都已經找到搭檔了,貝若薇、秦笑笑、端木幽藍,聽說她們都已經找到搭檔了。”

“若薇已經有搭檔了?”宇文昊皺起眉頭。

聽見宇文昊問起貝若薇是否已經有搭檔了,沈琳兒心中又是一陣氣憤。

那個貝若薇有什麽好的,為什麽這些少爺們一個個的都非要這麽維護她?!

“是啊,宇文少爺,貝若薇她已經找到搭檔了。”沈琳兒見宇文昊這麽在意貝若薇,於是趕緊對宇文昊說道,希望能打消宇文昊和貝若薇做搭檔的念頭。

“她的搭檔是誰?”宇文昊沉聲問道。

“這……這我也不太清楚呢,畢竟這是貝若薇同學的私事,我也不太好去過問,不過我可是清清楚楚聽到她告訴秦笑笑和端木幽藍,她已經找到搭檔了。”

聽完沈琳兒的話,宇文昊陷入了沉默中。

過了半晌,他望著麵前一臉期待的少女,淡淡開口說道:“好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參加比賽。”

聽到宇文昊答應和自己一起參加比賽,沈琳兒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宇文少爺,你真好,謝謝你!”

過了一會兒,沈琳兒的兩個跟班見沈琳兒笑容滿麵的從學生會中走了出來,立刻上前興奮的問道:“琳兒,宇文少爺答應你了嗎?”

“哼,我親自去邀請他,他當然會答應啦。”沈琳兒趾高氣昂的說道。

“琳兒果然魅力無窮,宇文少爺都傾倒在你的魅力之下了。”跟班二號使勁拍沈琳兒的馬屁。

“哈哈,太好了,回去以後我們就可以告訴所有人琳兒這次的搭檔可是宇文少爺呢!”

“是啊是啊。”

沈琳兒一邊得意的聽著跟班們的奉承,一邊洋洋得意走回教室。

端木冥墨、端木幽藍和秦笑笑陪著若薇來到盛櫻的校醫院。

校醫院坐落在校園的西北角,環境很清幽,校醫院旁有一座巨大的玻璃花房,花房內花團錦簇,種滿了各類奇花異草,其中不乏許多珍貴的藥草,花房外則種滿了櫻花樹,粉白色的花樹將這裏裝點的格外美麗,格外寧靜。

“巫校醫你在嗎?有人受傷了,你快出來看看呀!”此刻這份寧靜卻被笑笑的大嗓門打斷了。

笑笑一走進校醫院就立刻大喊起來。

“來了來了,是誰又不小心受傷了?”溫文儒雅的聲音響起,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一名穿著白色醫師袍,帶著金色無框眼鏡的青年男子走了出來。

“是若薇受傷了,巫校醫,請你幫她處理一下傷口。”幽藍抬起若薇受傷的手給巫子騫看。

看到若薇手上的傷口,巫子騫藏在眼鏡片後麵的眸子閃了一下,視線微微落在身後半掩著的辦公室門上,他沉聲叫來了護士,親自為若薇包紮了傷口。

“這傷口是被人抓破的吧?”巫子騫問道。

“還不都是沈琳兒那個女人害的!”笑笑憤憤不平的說道:“她為了搶爵少爺送給若薇的項鏈,故意把若薇抓傷了。”

巫子騫不動神色的幫若薇包紮好傷口,囑咐道:“這幾天不要沾水,明天再過來換次藥。”

“我記住了,巫校醫。”若薇點點頭。

送走若薇等人,巫子騫推開自己辦公室的門走了去。

異常俊美的冷漠少年倚在窗前,目送那道纖細窈窕的身影離去,房間內很安靜,幾乎連呼吸的聲音都可以清晰地聽到。

“爵少爺。”巫子騫開口說道:“若薇小姐隻是受了輕傷,請您不必擔心。”

“看來這次是我給她帶來無妄之災了。”少年歎了口氣,轉過身,深邃的眸子中流淌著淡淡的暗金色,,俊美的麵容為由在提到少女時流露出一抹不易覺察的溫柔。

“沈琳兒麽?就是那個向若薇和幽藍她們三個丫頭提出挑戰的女人?”少年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沒想到盛櫻還有這麽不安分的人,這筆賬我可要好好和她算清楚。”

望著露出冷酷笑容的少年,巫子騫微微一顫,看來這次爵少爺真的生氣了,盛櫻學園有人要倒大黴了!

不過短短一天之內,沈琳兒邀請到盛櫻貴族學園學生會長宇文昊一起參加雙人越野賽跑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盛櫻貴族學園。

若薇有些驚訝,昊哥哥竟然要和沈琳兒一起參加比賽?真不知道沈琳兒是怎麽說動昊哥哥的。

若薇很想親自問問宇文昊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但又怕自己手上的傷被宇文昊看見,令他擔心,所以隻好默默將心中的委屈和不滿放在心底,悄悄避開和宇文昊之間的接觸,就連每天上學,都是請端木幽藍來宇文家接自己一起去上學。

宇文昊並不知道若薇心中所想,每天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若薇刻意疏遠自己,就連上學都改乘端木幽藍的車了。

屬於宇文家大少爺的驕傲令他有些拉不下臉來因為這些“小事”而詢問若薇,同樣的因為要扮演好一個合格的“哥哥”形象,令他不知該如何開口詢問若薇究竟要和誰一起參加雙人越野賽跑。

學園祭開始的日子不知不覺便在兩人有些別扭的相處中到來了。

盛櫻貴族學園一年一度的學園祭曆來吸引了各界媒體的關注,畢竟這是每年媒體們能夠正大光明用鏡頭捕捉到這些來自最頂級上流社會的大少爺大小姐們的最佳時機,錯過了這次機會可就又要等上一整年甚至更久了。

一大早,媒體記者們便在盛櫻門前拍起長隊,手中拿著照相機、攝像機、話筒、錄音筆等工具,焦急的等待著盛櫻的大小姐大少爺們到來。

若薇坐在端木幽藍的車裏,隔著車窗好奇的朝窗外望去。

“快看,是端木家的大小姐端木幽藍來了!”不知是哪個記者認出了端木幽藍的車子,他立刻大喊了一聲,無數記者拿著手中的“武器”立刻衝到端木幽藍的車旁,對著端木幽藍的汽車一陣猛拍。

“幽藍,今天來了好多記者啊!”若薇望著車外圍滿的記者們驚歎道。

“每年都是這樣,我都習慣了,若薇,以後你也會漸漸習慣的。”幽藍平靜的掃了眼車外的記者們,又對司機說道:“王叔,別管那些記者,把車開進校園。”

記者們雖然很想拍下端木幽藍大小姐的近照,但礙於端木家的勢力,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隻好眼巴巴的目送端木幽藍的車子開進校園中。

司機在一階專用停車場停好車,幽藍和若薇一起朝盛櫻貴族學園的廣場走去。

不少學生已經到達廣場了,學園祭開幕式的舞台已經搭建好,隻等著時間一到,校長與學生會長宣布學園祭開始,今年的學園祭活動就正式拉開序幕了。

這時笑笑、端木冥墨和巫子騫也來了。

笑笑一見到若薇和幽藍立刻朝兩人撲了過來。三個人有說有笑的鬧了一陣,學園祭開始的時間終於到了。

西裝革履的中年校長大叔與一身運動裝,溫文儒雅卻又不失陽光俊美的學生會長宇文昊一起走上舞台。

校長照例發表了一篇冗長的講話,又照本宣科的宣讀了學園祭的相關事宜和規定,聽得大家都快打瞌睡了,這才退到一邊。

接下來輪到身為學生會長的宇文昊發言了。

盛櫻的學生們頓時精神振奮起來。

宇文昊的發言很簡潔,他微笑著掃視過全場學生,然後朗聲說道:“我宇文昊作為學生會長,代表盛櫻貴族學園全體學生在此宣布,今年的學園祭正式開始!”

“啊!!!”

聽到宇文昊宣布學園祭正式開始,盛櫻的學生們立刻歡呼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月希望大家能過的開心,過得有意義,第一項比賽,雙人越野賽跑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參賽的同學到廣場右邊的乘車處準備乘車。”宇文昊繼續說道。

這下盛櫻的學生們更興奮了,報名參加了這次雙人越野賽跑的學生們按照宇文昊的指示,和自己的搭檔一起來到廣場右邊的乘車處準備乘車前往郊區的比賽場地。

“若薇,我們快過去吧。”笑笑興奮的說道。

“好的。”若薇一邊說著,一邊在人群中尋找淩熙爵的身影。

到了乘車地點,笑笑和端木冥墨,幽藍和巫子騫分別從雙人越野賽組委會手中領取了參賽號碼牌,若薇卻依舊在等待著淩熙爵。

這時,沈琳兒挽著宇文昊的胳膊仿佛獲勝者一般朝若薇走了過來。

“若薇,你怎麽還沒有領取號碼牌?”宇文昊見若薇身上並沒有佩戴上號碼牌,微微皺起眉,心中有些詫異。

“因為我的搭檔還沒來,所以我還沒有領到號碼牌。”若薇有些尷尬的對宇文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