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20章 中毒

字體:16+-

笑笑和幽藍陪著若薇一起來到後台,三個人將今天要用的道具按照每場的順序整理好。

演員們陸陸續續到場了,若薇、笑笑和幽藍有開始忙著將服裝發給大家。

整個後台漸漸熱鬧起來。大家化妝的化妝,背台詞的背台詞。

沒過多久,沈琳兒也來了。

若薇將她的服裝交給她,沈琳兒冷哼一聲,趾高氣昂的領走自己的服裝,開始在跟班們的服侍下換衣服加化妝。

最後到達後台的是皇甫峻一,今天他的未婚妻鈴木千雪也硬纏著他跟他一起來到了後台。

“皇甫少爺好,鈴木小姐好。”見皇甫峻一和鈴木千雪來了,後台的眾人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向兩人問好。

見後台人員嘈雜,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空間又十分狹小,鈴木千雪不滿的皺起眉頭,小聲向皇甫峻一抱怨道:“峻一,這裏的環境條件這麽差你怎麽能待在這裏呢?不如打電話給管家叫他派人來給你布置一間私人化妝室吧。”

“不用了,大家都在這裏,我也在這裏好了,不過一場演出而已,何必如此勞師動眾。”皇甫峻一擺擺手,朝若薇走過去。

“我來領我的服裝。”皇甫峻一對若薇說道。

“皇甫少爺,給你。”若薇將皇甫峻一的服裝和道具交給皇甫峻一。

皇甫峻一領了服裝,便進更衣室換衣服去了。

鈴木千雪暗中狠狠瞪了若薇一眼,她咬緊下唇,心中暗暗做了個決定,既然她的第一計劃沒能成功,那麽她就來執行這個第二計劃吧!

戲劇比賽開始的時間終於到了。

一年級的同學們個個精神振奮等待著演出開始。

主持人上台說完開場詞,大幕緩緩拉開。

《羅密歐與朱麗葉》正式開演。

《羅密歐與朱麗葉》講述了兩個敵對家族的一對青年男女英俊非凡的羅密歐與俏麗的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了。

但兩人的家族偏偏是死敵,他們的愛情是得不到雙方家庭的祝福的,但深陷愛情中的兩人已經不能自拔。

深愛彼此的兩人在奶媽的幫助下偷偷幽會,為了獲得幸福,兩人決定私奔結為夫妻,從此幸福的在一起。

在勞倫斯神父的幫助下兩人終於結為夫妻,在即將私奔那天,兩人卻因為誤會而雙雙自殺殉情,兩個年輕人的逝去和他們堅貞的愛情終於令兩家的家長認識到自己的固執葬送了兩個年輕人的年輕生命,於是兩家終於和解。

戲劇一幕幕的上演著,英俊的男主角皇甫峻一與美麗的女主角沈琳兒,一個是盛櫻的校草,另一個是盛櫻的校花,俊男美女組合吸引了大家全部注意力,再加上演員們賣力的演出,整部劇的表現幾乎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終於快到兩人雙雙殉情那一幕了。

在這一幕中,勞倫斯神父將假死藥水交給了朱麗葉,卻忘記了通知羅密歐,羅密歐見到假死的朱麗葉,以為她真的死了,傷心欲絕之下用匕首自盡了,終於蘇醒過來的朱麗葉見心上人居然已經死了,於是也選擇了自殺殉情。

中場,若薇、笑笑和幽藍忙著將場上的道具撤下擺上新道具,而皇甫峻一、沈琳兒和端木冥墨則在化妝師的幫助下補妝。

鈴木千雪乘機將端木冥墨隨手放在化妝台上的道具“假死藥水”換成了一瓶無色無味但是有劇毒的藥劑。

“這一幕快要開場了,大家快一點!”負責催場的同學大聲催促大家上場。

幕布拉開,演員們再次上場。

勞倫斯神父將藥水交給朱麗葉,朱麗葉滿懷著對羅密歐的愛戀和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喝下了藥水。

沈琳兒一邊入戲的深情表演著,一邊拔下藥品的瓶塞,將瓶子裏的藥水一飲而盡。

“羅密歐啊羅密歐,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我心愛的人兒啊,我等著你到來,哦,我隻要睡一覺,再睜開眼,一定就能……就能……”沈琳兒一邊念著台詞,一邊走到床邊,突然,她感到腹中一陣劇痛,頭暈目眩,眼前一黑,倒在床前,失去了意識。

“啊!”

“怎麽回事啊?”

台下傳來一片嘩然之聲。

“沈琳兒這是怎麽了?”若薇有些驚訝的看著倒在台上的沈琳兒。

“好像有點不對勁。”幽藍雙眼一眯,目光一寒。

皇甫峻一和端木冥墨立刻衝上去扶起沈琳兒。

端木冥墨探了探沈琳兒的氣息,又摸了摸她的脈搏,麵色一沉,“不好,快送醫院,她好像中毒了!”

“什麽?!中毒?!”皇甫峻一也吃了一驚,他立刻抱起沈琳兒衝下舞台,衝出演出會場,將沈琳兒送往醫院。

作為女主角的沈琳兒突然中毒,演出現場立刻亂成一團。

端木冥墨、若薇、笑笑和幽藍也立刻追在皇甫峻一身後,坐上自家的車子趕往醫院。

鈴木千雪望著亂成一團的眾人,嘴角微微勾起。

看來這第二個計劃進行的很順利呢。她暗暗想到。

悄悄退出演出會場,鈴木千雪也跟著其他人一起踏上了前往醫院之路。

“醫生,有人中毒了,你們快出來搶救啊!”皇甫峻一將沈琳兒送進了自家旗下最好的醫院中。

醫生們一見自家大少爺來了,立刻調集來最優秀的醫生開始搶救沈琳兒。

眾人臉色都不怎麽好看的在手術室外等候著。

經過醫生一番急救,沈琳兒終於撿回一條命,但此刻還在昏迷中,醫生說,她中的是一種非常厲害的神經毒素,即使醒來怕是也會留下什麽後遺症。

沈琳兒的父母在聽說女兒中毒後,立刻趕到了醫院。

沈琳兒被送進了重症監護病房,沈父沈母雙眼通紅焦急的等在病房外,隻能透過玻璃窗子遠遠望著沈琳兒。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皇甫少爺,請您告訴我,琳兒她究竟出了什麽事?”

“沈琳兒今天在演出話劇《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時候喝了道具‘假死藥水’,沒想到竟然中毒了,好在迅速送到了醫院搶救,撿回了一條命,但什麽時候醒來,醒來之後會有什麽後遺症,這就不得而知了。”皇甫峻一皺緊眉頭,對沈琳兒的父親說道。

“一定是那個什麽‘假死藥水’有問題,這擺明了是有人要害我的女兒啊!”沈琳兒的父親悲痛欲絕的說道:“道具是誰負責管理的?”

“叔叔,是我……”若薇低著頭自責的走了出來。

這次沈琳兒會中毒她也感到很驚訝,她記得道具瓶子裏明明是她今天早上親自裝進去的純淨水呀,怎麽會變成毒藥了呢?

“啪!”沈母一巴掌打在若薇臉上,她揮舞著留著長長指甲的手,還想繼續廝打若薇,卻被端木冥墨死死拉住,不讓她上前。

若薇捂著臉呆呆的看著淚流滿麵幾乎陷入瘋狂中的沈母和一臉仇恨的沈父。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那瓶子裏明明裝的是純淨水呀,今天早上我親自裝進去的,怎麽會變成毒藥了呢?”若薇皺緊眉頭,心中萬分疑惑。

“你這個賤人,我早聽說你和琳兒有仇,隻是沒想到你這麽壞,居然想用毒藥毒死我的琳兒!我要和你拚了!”沈母尖叫起來。

“還我女兒!還我女兒!”沈父朝若薇衝了過來。

“沈總經理,請你冷靜點!”皇甫峻一攔住沈父,“事情還沒調查清楚之前,一切都不能妄下定論。”

“還需要調查什麽,這個賤女人就是凶手,我看你是想包庇她吧!”沈母憤怒的說道。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若薇無力的解釋道。

“好了!什麽都別說了!”端木幽藍冷冷的開口說道:“笑笑,你去打電話報警,冥墨,你立刻把這件事報告給宇文少爺和爵少爺,至於其他人,立刻回學校去,回到學校之後若是讓我知道有誰在背後亂嚼舌根子,小心我端木幽藍不客氣,事情沒調查清楚之前,後台所有人都有嫌疑!凶手想把罪名嫁禍給若薇,我端木幽藍決不答應!”

聽到端木幽藍的話,笑笑立刻去打電話報警,端木冥墨則去給淩熙爵和宇文昊打電話告知他們現在的情況。

端木幽藍走到若薇身邊,伸手摟住若薇,在她耳邊低聲說道:“若薇,別擔心,我們都相信你不是凶手,這件事總會水落石出的,別想太多,我先送你回家吧。”

“好,幽藍,謝謝你願意相信我,今天我好累,我想我是該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我想我需要靜一靜。”若薇露出一抹苦笑,她沒想到今天這場戲劇演出竟會這麽具有戲劇性……

真是世事難料啊!

端木幽藍將若薇送回家,這才又趕回盛櫻去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宇文昊從電話中端木冥墨的電話中得知了今天戲劇比賽演出時沈琳兒中毒,而下毒的人嫌疑最大的便是若薇之後,心中猛地一沉,有聽端木冥墨說端木幽藍已經將若薇送回宇文家了,他立刻將手中的工作交給學生會其他人,讓他們去處理今天的突發事件,而他自己則火速趕回宇文家。

現在,他迫不及待的要見見若薇,那丫頭現在一定萬分沮喪,手足無措極了吧,宇文昊焦急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