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21章 沈琳兒醒了

字體:16+-

“若薇!”宇文昊一回到宇文家,立刻衝到若薇的房門前,焦急的敲了敲門。

“昊哥哥。”若薇打開了房門,她看上去神色有些疲倦,有些黯然。

“若薇,今天的事我已經停說了,你不要擔心,昊哥哥相信不是你下的毒,你放寬心,這件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還你清白的。”宇文昊向若薇保證道。

“昊哥哥,謝謝你願意相信我,這件事,確實真的不是我做的,我雖然討厭沈琳兒,但決不至於想要害死她啊。”若薇露出一抹苦笑。“這次又和上次雙人越野賽跑時一樣,有人暗中想要置我於死地,真不知道我到底哪裏得罪人了。”

“你是說,這次下毒的人可能和上次在雙人越野賽跑中派殺手追殺你和淩熙爵的人是同一個人?”宇文昊皺起眉頭,神色凝重。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一個人,但我有種感覺,這個人就是在我們身邊。”若薇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若薇,這幾天學校那邊把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你去了也隻會心煩而已,不如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宇文昊伸手撫過若薇披散的長發,溫柔的說道。

“好吧,等沈琳兒轉危為安,醒過來了,我在回學校吧。”若薇點點頭,接受了宇文昊的建議。

第二天,若薇沒有去學校,沈琳兒也沒有醒來。

第三天,若薇還是沒有去學校,沈琳兒同樣沒有醒來。

第四天,一大早,沈氏夫婦便來到宇文家,在客廳裏一陣大吵大鬧,鬧著要宇文家給他們一個交代,他們的女兒被貝若薇害得中毒到現在都還沒有醒來,他們告若薇,讓警察來抓若薇。

麵對無理取鬧的沈氏夫婦,宇文家家主宇文君德冷著臉命保鏢們將兩人趕出了宇文家。

若薇站在樓梯口,將這出鬧劇一點不漏全都看在眼裏。

母親雲秀見若薇這幾天因為沈琳兒中毒的事而被折騰的神色黯淡,眼中的光芒都黯淡了許多,心中很是心疼。

“若薇,媽媽相信這件事絕對不是你做的,媽媽的若薇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女孩子。”雲秀用力摟住若薇。

窩在母親懷中,若薇覺得是那麽的溫暖,那麽的安心。

“媽媽,我心裏真的很亂。”若薇低聲輕歎道:“為什麽會有人非要針對我呢?”

“那是因為媽媽的若薇太優秀了呀,媽媽的若薇又美麗又善良還那麽聰慧,一定是有人太嫉妒你了。”雲秀說道:“若薇,你不必理會那些人,你要記住我們這些愛你的人會永遠無條件的信任你,愛你。”

“媽媽,我記住了。”若薇呆呆頭。

趕走了沈氏夫婦,宇文君德也上了樓,他伸手扶住若薇的肩膀,對若薇說道:“若薇,你是我們宇文家的小姐,宇文家會替你撐腰的,絕對不會讓你受一點誣陷了委屈!那個膽大包天的人既然敢暗中陷害你,那麽他就要做好被宇文家當做仇敵的心理準備,若是被我查出來是誰想要害你,我們宇文家一定不會放過他!”

“宇文伯伯謝謝你。”若薇感激的對宇文君德說道。

第五天,醫院方麵終於傳來沈琳兒蘇醒的消息。

“若薇,沈琳兒醒了!”一大早,笑笑和端木幽藍便趕到宇文家,興奮的對若薇說道。

“什麽?!沈琳兒醒了?這真是太好了。”若薇說道:“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吧,說不定能從她口中得到什麽關於那個陷害你的人的消息呢!”

“若薇,我和你們一起去。”宇文昊說道。

“好的。”若薇點點頭。

宇文昊、若薇和笑笑、幽藍一起上宇文昊的車趕到了醫院中。

同樣聽說沈琳兒醒了這個消息,皇甫峻一與鈴木千雪也立刻趕到了醫院。

“皇甫少爺,鈴木小姐,你們也來了呀。”若薇向皇甫峻一和鈴木千雪兩人打招呼。

“嗯,我聽說沈琳兒醒了,所以就來看看。”皇甫峻一說道。

“那我們快過去看看吧。”若薇心中很焦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嗯。”皇甫峻一微微頷首。

一行人快步走到沈琳兒病房前。

“琳兒啊,我可憐的琳兒,你終於醒了,你真是嚇死媽咪了。”沈琳兒醒了過來,沈夫人立刻撲到女兒身上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大聲罵著若薇,“都是貝若薇那個賤女人害的你,害你吃了這麽多苦!我們沈家絕對不會放過那個該死的賤女人!”

眾人走到病房門口時,正好聽到沈夫人辱罵若薇的話,不由的停住了腳步。

若薇苦笑起來,看來沈家人已經認定自己是下毒害沈琳兒的凶手了……

“哼,那個沈夫人憑什麽懷疑若薇,她又沒有證據!真是氣死人了!”笑笑不服氣,大步走到病房門前,一把推開病房門走了進去。

“喂喂喂!我說你們憑什麽下定論說若薇就是下毒害你女兒的人啊!”笑笑雙手叉腰,眼睛裏幾乎要噴火了,她瞪視著沈氏夫婦和躺在**臉色蒼白病怏怏的沈琳兒,大聲說道。

“笑笑,別衝動!”幽藍趕緊上前拉住笑笑,在她耳邊叮囑道。

“沈先生,沈夫人,沈琳兒。”若薇深吸一口氣,走進了沈琳兒的病房。

“哼!貝若薇,你這個賤人還敢來這裏?!”沈夫人一見若薇來了,立刻柳眉倒豎,破口大罵。

“我聽說沈琳兒醒了所以來看看她。”若薇微微皺眉,淡淡的說道。

“不用你在這裏假裝好人!你給我滾,滾出我女兒的病房!我們不想看見你!”

“沈夫人,我會走,但不是現在,我今天來這裏是想問問沈琳兒,那天她在拿到那件道具之前有沒有發覺什麽異常情況,如果有的話請告訴我好嗎?那對我們找出真凶很有幫助。”若薇懇切的說道。

“那天的那個作為道具的瓶子我是從飾演勞倫斯神父的端木冥墨手中得到的,除此以外,那天我根本沒碰過那個道具瓶子。”沈琳兒說道。

“端木冥墨?”若薇陷入深思中。

“你血口噴人,端木冥墨才不會用下毒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對付你呢!再說了端木冥墨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麽要害你?沈琳兒,你不要誣陷好人!”笑笑聽到沈琳兒說“毒藥”瓶子是從端木冥墨手中拿到的,立刻炸毛了。

“好了!笑笑,你別激動!”幽藍說道:“沈琳兒,我弟弟是不會下毒害你的,我相信這其中一定另有玄機。”

“還會有什麽玄機?!”一直沉默不語的沈先生黑著臉,仇恨的瞪視眾人,“你們這些人都看我們家琳兒優秀所以嫉妒她想要害她!貝若薇背後有宇文家撐腰,宇文家和端木家一向同氣連枝,他們一起聯手害琳兒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我也不認為若薇和端木冥墨會下毒害你女兒,若薇和端木冥墨雖然是接觸那件道具最多的人,但不代表他們是唯一接觸過那個道具瓶子的人。演出那天後台人員嘈雜,即使有人乘亂調換了道具大家也不一定能發現,所以若是說有嫌疑,那麽那天後台的所有人包括我和千雪都是有嫌疑的。”皇甫峻一說道:“凶手這麽做一定是想要嫁禍給貝若薇和端木冥墨!”

“沒錯,我同意皇甫少爺的說法。”笑笑立刻點頭。

聽到皇甫峻一的話,鈴木千雪臉色微微一白,但很快便又恢複了正常。

“哼,你們再怎麽推斷,也不能掩蓋我女兒因為貝若薇的關係中毒差點死掉的事實!你們沒有證據能證明貝若薇是清白的,那就隻能說明她是凶手!”沈琳兒的父親沈先生大聲說道。

“沈先生,我想您是搞錯了,根本就不是若薇想要害死沈琳兒,而是沈琳兒想要害死若薇!”一道修長的身影不緊不慢的從病房外走進了沈琳兒的病房內。

“巫子騫。”端木幽藍朝剛走進病房的巫子騫看去。

“把人帶上來!”巫子騫朝病房外說道。

話音一落,兩名身著黑色西裝的強壯男子便押著一個佝僂狼狽的人進了病房。

“是那天給大家發地圖的體育老師!”笑笑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佝僂狼狽的人正是失蹤了好幾天的體育老師!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啊?”皇甫峻一問道。

“就是這個人渣在雙人越野賽跑那天給了若薇和爵少爺一份假的地圖,害得她們走進了壞人設下的陷阱,差點被殺手殺死呢!”笑笑氣憤的說道。“你這個壞人快點說,究竟是誰派你去害若薇和爵少爺的?!”笑笑質問體育老師道。

“是……是……”體育老師渾身顫抖著掃視了一圈屋內的人,最後將目光定在了還躺在病**,但此刻臉色已經變得比剛才還要白的沈琳兒身上。

“就是她!”體育老師指著沈琳兒說道:“就是她給了我一大筆錢,讓我把那張假地圖交給了貝若薇同學和爵少爺!”

“你胡說!我女兒怎麽可能幹這種事!”沈夫人瞪著體育老師大聲反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