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22章 一份大禮

字體:16+-

“確……確實是沈小姐給了我一大筆錢,讓我把那張假地圖交給貝若薇和爵少爺的。”體育老師說道:“她還讓我在事成之後立刻離開國內去澳大利亞再也不要回來。”

“沈琳兒!他說的都是真的嗎?”笑笑怒視沈琳兒,質問道。

“我……”沈琳兒緊張極了,臉色蒼白的像紙一樣。“不是我……怎……怎麽會是我幹的呢?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的頭又開始痛了,我想休息了,你們都出去吧,我誰也不想看見!”

“琳兒琳兒,我苦命的女兒,你怎麽了?媽咪這就叫醫生。”沈夫人焦急的說道。

“我女兒說了,她沒有幹壞事,整件事全是這個人在胡說八道,現在她不舒服需要休息,請你們出去!”沈琳兒的父親沈先生冷著臉傲慢的驅逐若薇等人。

“沈琳兒,你這個敢做不敢當的壞女人,明明就是你讓人換了地圖,還三番兩次想要害若薇,現在卻又裝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真是惡心死了!我懷疑沈琳兒她會中毒根本就是她自導自演的一出苦肉計,她想要以此來嫁禍若薇!”笑笑指著沈琳兒怒道。

“好了,笑笑,別亂猜了,我想沈琳兒應該不是那種會為了陷害我連命都不要的人。沈琳兒說了,她身體不舒服,那我們就不要打擾她休息了,我們先把這個人交給警方,讓警方來處理雙人越野賽跑我和爵被殺手追殺這件事吧。”若薇說道。

“好,就按你說的辦,到時候警方接手這件事了,看她還怎麽裝可憐想要逍遙法外。”笑笑壓壓手指,眼中放光。

一行人出了沈琳兒的病房,幽藍開口對若薇說道:“你該不會真的想把人送到警方那邊去吧。”

“爵的身份不適合和警方有太多接觸,況且最近盛櫻發生的這些醜聞若是被媒體大肆曝光,對盛櫻的聲譽將造成極大的影響。我剛才隻是嚇嚇沈琳兒罷了,希望她能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做出正確的選擇。”若薇說道。

“巫子騫,還是把人送到爵少爺那邊去吧,這件事還是交給爵少爺處理比較好。”幽藍說道。

“好,就這麽辦。”巫子騫點點頭。

“對了,巫校醫,你是在哪裏找到這個人的啊?”若薇指著體育老師向巫子騫詢問道。

“其實這個人並不是我們找到的,而是今天早上被人捆住了手腳,蒙了眼睛,堵了嘴巴扔在我家門前的。”巫子騫微微一笑,“真不知是誰給我們送了這麽一份大禮。”

“原來是這樣啊。”若薇點點頭,“不知道這個把體育老師送上門的人是誰,究竟又有什麽目的,不過能把這個在整件事中起到關鍵作用的人抓回來就是件好事。”

“若薇小姐,讓幽藍她們陪你先回宇文家吧,爵少爺也覺得這件事解決之前,您還是不要介入的好,他希望您能安全平安,每天開開心心的,不被這些醃臢事打擾。”巫子騫說道。

“好。”若薇明白淩熙爵想要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卷入這些陰暗的事情中,心中頓時暖暖的,她沒有對巫子騫的提議提出反對意見,順從的在幽藍和笑笑的陪同下回到了宇文家。

體育老師被抓到了,事情變得迎刃而解,淩熙爵動用了些手段便查出了沈琳兒收買體育老師用假地圖暗害他和若薇的證據。至於下毒的事查來查去都始終查不出什麽端倪,變成了懸案。

笑笑倒是堅持認為沈琳兒所中的毒是她為了陷害若薇故意給自己下的。

由於人證物證確鑿,沈琳兒出院第一天便接到了盛櫻學園的開除通知,而沈家的企業也遭到了宇文家、端木家和暗夜的打擊,沈家從此徹底退出上流社會,狼狽的移民去了國外。

若薇受到的委屈終於昭雪。

聽聞沈琳兒被開除的消息,鈴木千雪暗暗心驚了一陣子,但見沈琳兒沒有供出自己,而淩熙爵找到的證據也並不能證明自己也參與了暗殺淩熙爵和貝若薇的計劃,鈴木千雪心裏這才又平靜下來。

她好歹也是日本大財閥鈴木家的小姐,同時還是皇甫峻一的未婚妻,她的身份擺在這裏,沈琳兒和她的家族現在已經失勢了,自然不敢再多得罪她,隻能認輸灰溜溜的去了國外。

第二天,若薇便和宇文昊一起回到了盛櫻貴族學園繼續上學。

笑笑、幽藍和若薇的閨蜜三人組又恢複如常了。

若薇知道這次這件事能這麽快解決,其中淩熙爵一定花了不少心思。想到這裏,若薇決定去找好幾天沒有見麵的淩熙爵。

午休時間,若薇拿著之前在家政課上烤的芝士蛋糕,獨自一人穿過禁區的櫻花林,來到淩熙爵的小屋前。

“若薇小姐,您是來找爵少爺的嗎?”在小屋前,若薇遇到了剛從小屋中走出來的巫子騫。

“是啊,巫校醫,我是來找爵的。”若薇微笑著對巫子騫說道。

“爵少爺在裏麵休息呢,若薇小姐,您自己進去吧。”

“嗯。”若薇點點頭,領著蛋糕,輕手輕腳的走進屋內。

若薇走進屋內,略微掃視了一眼,便看到靠窗的位置擺放著一張藤椅,午後暖暖的陽光中好照著藤椅。藤椅上,一名穿著白色襯衣美非凡的絕色少年正閉著眼睛小憩。

陽光將他緊緊包裹住,仿佛鑲上了一圈光環,整個人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若薇不由自主的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眼中滿滿的隻有藤椅上那絕色的少年。

陽光下,少年漆黑的發散發出淺淺的金色,纖長的睫毛仿佛蝴蝶的羽翼,輕盈靈動,挺直的鼻,緊緊抿起的唇和微皺的眉頭……一切都那麽令若薇著迷。

若薇輕輕伸出手想要撫平少年微微皺起的眉頭,手還沒觸碰到少年的臉頰便被人猛地抓住。

藤椅上的少年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他單憑著常年練就的警惕性,雙眼微眯,閃電般的捉住若薇的小手,一翻身將若薇壓在了剩下,大掌掐住若薇的脖頸。

“啊!”若薇嚇了一跳,不由急促的驚呼一聲。

聽到若薇的聲音,淩熙爵這才清醒過來,半夢半醒間,少年帶著一絲恍惚,近距離默默凝視著被他壓在身下的少女。

“若薇?”淩熙爵清冷的聲音響起,他似乎這才完全清醒過來,收回手,淩熙爵立刻從若薇身上翻下去。

“爵,你剛才嚇到我了。”若薇紅著臉,撫著受到驚嚇的胸口,心髒還在胸腔裏劇烈的跳動著。

“對不起。”

“其實……其實也是因為我自己不好啦,看到爵睡覺的樣子那麽秀色可餐,才會……才會忍不住想要靠近一點啦。”若薇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今天來找我有什麽事嗎?”淩熙爵雖然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但望著若薇的目光卻帶著一絲他自己都沒有發覺的溫柔。

“我今天在家政課上烤了一些芝士蛋糕,想拿來給你嚐嚐的。可惜剛才不小心壓到蛋糕了……”若薇舉起手中的袋子,袋子裏的蛋糕有點被壓扁了,她有些遺憾的對淩熙爵說道。

“沒關係,還能吃的。”淩熙爵接過若薇手中的袋子,從袋子裏拿出一個被壓得看不出形狀的蛋糕咬了一大口。

“很好吃。”淩熙爵評價道。

“是嗎?那你可要全部吃光喲。”若薇見淩熙爵吃了自己做的蛋糕還說很好吃,心裏頓時高興極了。

“好。”淩熙爵點頭,當著若薇的麵,將她做的蛋糕一口氣全都吃掉了。

“爵,我下次還帶蛋糕來給你吃好不好?”若薇幸福的說道。

“好。”

“爵,你嘴角沾了一點蛋糕渣,你把頭低下來一點,我幫你擦掉。”

聞言,淩熙爵果然微微低下頭。

望著麵前這俊美冷漠的少年,若薇心跳如鼓,她低頭迅速在淩熙爵唇上偷了一個吻,然後飛快的跳開,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一邊笑著,一邊朝屋外跑去。

被若薇偷親了一下的淩熙爵,愣在原地,呆呆的看著少女仿佛輕盈的蝴蝶一般從自己身邊翩然飛走。

淩熙爵望著若薇離去的方向,耳邊似乎還回想著若薇宛如銀鈴一般的笑聲和身上淡淡的馨香,他伸手撫過剛才被少女偷吻的嘴唇,上麵似乎還停留著少女紅唇的溫度和觸覺,那溫暖甜蜜的滋味仿佛蜜糖一般慢慢滲入他的心頭,包裹住冰封的心靈,努力喚起他心靈最深處的渴望……

若薇……

他的女孩……

他的救贖……

若薇偷了一吻,心情愉快的跑出了禁區,回到班裏之後若薇的心情依舊非常非常好。

笑笑趴在座位上歪著頭看著若薇紅撲撲的臉頰,好奇的問道:“若薇,剛才午休的時候你去哪裏了呀,怎麽看上去心情這麽好的樣子?”

“我去找爵了。我把今天在家政課上烤的芝士蛋糕帶去給他吃了,他似乎很喜歡吃呢,一口氣全都吃完了。”一想到爵那麽喜歡吃自己做的蛋糕,若薇心中便一陣暗喜。

“若薇,看來你對於爵少爺來說真的是最特別的。”幽藍輕歎一聲,慢悠悠的說道:“你知道嗎?爵少爺從來都不甜食的,特別是蛋糕,他的胃不太好,吃甜食會胃酸的。可為了讓你高興,他居然不顧自己的身體情況和飲食習慣把你帶去的蛋糕都吃完了。”

“哇!若薇若薇,看來爵少爺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呢!他有沒有跟你告白過啊?”笑笑八卦兮兮的湊到若薇麵前,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像小狗一般期待的望著若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