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26章 離開宇文家

字體:16+-

“宇文家的小姐?若薇和她一樣都是宇文家的小姐,她憑什麽欺負若薇?”笑笑瞪著小悠說道。

“哼,懶得和你們這些平民解釋。”小悠不屑地抽回被笑笑抓住的手腕,拎著書包,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哇!這個丫頭的脾氣怎麽這麽惡劣啊!真是氣死我了!”笑笑被小悠氣得跳腳。

“好啦好啦,笑笑,小悠是昊哥哥的親妹妹,之前一直在日本,最近才回國,她年紀還小,脾氣驕縱了一些,大家別介意。”若薇拉住笑笑,替小悠辯解道。

“宇文家的二小姐宇文悠啊,聽說她從小就身體不好,這些年一直在日本療養,我記得還是小時候見過她幾麵,沒想到她回國了呀。”端木冥墨摸摸下巴,好奇的打量著小悠。

“是啊,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小,我記得她似乎將宇文昊看的很重,凡是想要接近宇文昊的女孩子都被她想盡辦法趕走了。”端木幽藍回憶起小時候參加宇文家的宴會曾經見過這個美麗的仿佛天使一般,卻異常戀兄的小丫頭。

因為小悠今天早上在加入高一C班時當中留下的那句“凡是今後和貝若薇做朋友的人都是她的敵人”,班裏許多人都小心翼翼的與若薇隔離開,害怕因為和若薇太接近而得罪小悠,他們知道若薇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一定不會怪罪他們,但小悠那個小惡魔就沒那麽好說話了。

“若薇!你看那個宇文悠,她真是太過分了!憑什麽處處針對你啊,上課是這樣,下課還是這樣,就連午休去餐廳都是這樣!”笑笑不止一次在若薇麵前吐槽。

“算了,笑笑,我都不和她計較,你也別和她一般計較了。”

“好吧,我不和她計較了,畢竟和豬吵架隻會弄髒自己,豬還很高興!”

下午放學後,幽藍不想再看若薇受小悠的氣,於是請笑笑和若薇去吃冰淇淋,等宇文昊與小悠先走了,而她們三個人也吃完東西後,才又親自將若薇送回到宇文家。

雖然在家裏,在學校,小悠都處處為難她,但若薇知道自己還有笑笑、幽藍、昊哥哥、爵這些愛她的人支持著她,心裏也就不覺得小悠的刁難是件多麽難以忍受的事了。

回到宇文家,若薇上樓打開自己的房門,一進房間,若薇便發現自己的房間被人翻得亂七八糟,衣櫃、抽屜、箱子全都被人打開了,裏麵的東西扔的滿房間到處都是。

若薇心裏一沉。

她急忙扔下書包跑進屋裏,衝到床頭櫃前。

隻見,床頭櫃的抽屜已經被人整個抽了出來扔在大**,抽屜裏空空如也,裏麵的東西早已被人拿走了。

見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丟了,若薇心急如焚。

“怎麽辦,怎麽辦?怎麽不見了呢,這究竟是幹的?!”若薇把整間屋子都找遍了也沒能找到抽屜裏的東西,看來抽屜裏的東西真的被人偷走了!

“管家!管家!”若薇衝出房間,焦急地大聲喊起來。

“若薇小姐,請問您找我有什麽事?”管家從樓下走上來,恭敬的向若薇詢問道。

“管家,請您告訴我今天有人進過我的房間嗎?”若薇拉住管家的衣袖,急切的詢問道。

“這……”管家眼中露出一抹為難的光芒,他見若薇臉色蒼白,滿頭汗水,急得都快哭了,輕歎一聲,開口說道:“若薇小姐,您還是快去屋後的花園看看吧,若是晚了就來不及了。”

“管家您這是什麽意思?”聽到管家的話,若薇有些不解。

“總之,您快去看看吧,小悠小姐正在那邊。”管家無奈的對若薇說道。

若薇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她總算明白管家話裏的意思了。

難道是小悠進了她的房間,翻遍了她所有的抽屜和箱子,最後把那件對她來說最最重要的東西拿走了嗎?!

想到這裏,若薇立刻放開管家,拔足朝屋後的花園狂奔過去。

宇文家主屋後的花園裏種滿了各種美麗的花草。此時正值春日,不少美麗的花都競相開放了,但若薇此刻一點欣賞的心情都沒有,她急切的想要找到小悠,向小悠要回那件對於自己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

若薇一衝進花園中便聞到一股東西被燒焦的味道,她順著火光看去,小悠正蹲在一個火盆前燒什麽東西。

糟糕!小悠該不會是在……

若薇不敢再想下去,她的心一陣狂跳。

“小悠,你在幹什麽?”若薇一邊快步朝小悠走過去。

“我在燒東西呀,難道你沒有看到麽?”小悠抬頭,朝若薇燦爛一笑,開心的揚了揚手裏拿著的那張照片。

照片上一位溫文儒雅的男子與一位美麗溫柔的女子摟著一個一臉笑容,漂亮可愛的小女孩,三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幸福。而照片中那個小女孩依稀可以看出若薇的影子。

一見到小悠手中的照片,若薇立刻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焦急,她大叫著朝小悠衝了過去。

“把照片還給我!”若薇撲過去像將自己的照片搶回來。

“給你?做夢!”小悠飛快的將手中的照片扔進了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盆中。

火盆中的火焰撩著照片,照片很快便燃燒起來。

“不要!”若薇見小悠將照片扔進了火盆中,她顧不得多想,立刻將手伸進火盆中,不顧熊熊燃燒的火焰將被燒的沒剩下多少了的照片搶了出來,白皙的小手被火焰撩起了一大串水泡。

但若薇此刻已經完全感受不到手上的疼痛了,她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血肉模糊,痛得幾乎快要不能呼吸了。若薇看著那張被火燒毀了大半的照片,淚水不受控製流了下來。

這是她和父親母親一起照的全家福,照完全家福後不久父母便離異了,父親帶著她去了英國,而母親也遇到了一生的摯愛,並與之結合了。現在父親已經不在了,她再也沒有機會和父親母親一起照像了……而這唯一一張照片自己最終也沒能保住……

看著火盆裏的灰燼,若薇知道,其他那些父親交給自己的遺物和紀念品也已經一並被小悠毀掉了……

“為什麽?為什麽你要這麽對待我?我從沒有得罪過你,你卻一直看我不順眼,處處刁難我,甚至還把我父親留給我的遺物全部毀掉?!你知不知道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它們是我最寶貴最寶貴的記憶!是我視若生命的東西!宇文悠,你好狠,你怎麽下的了手!你怎麽可以這麽惡毒!”若薇氣得渾身發顫,她指著小悠,痛苦的質問道。

“哼。”小悠冷笑一聲,“這些東西對你很重要,毀掉它們讓你很傷心?那你有沒有想過,當你搶走我最終要最寶貴的東西的時候我的心有多痛,我有多難過?!貝若薇,你為什麽要出現,為什麽要出現在哥哥的生活中,為什麽要出現在宇文家!我最愛最愛的哥哥為什麽會愛上你這個一無是處的女生?!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愛哥哥,我一個人在日本接受治療的時候,每天每夜想著的都是哥哥,我想要快點好起來,快點回到哥哥身邊,他是我的,是我的!貝若薇,我恨你,我恨不得殺了你!現在我要讓你和我一樣嚐到心痛的滋味,看到你傷心難過我就覺得好開心,哈哈哈哈!”

這時,小悠抬眼正好看到宇文昊從若薇背後的方向走了過來。

她立刻收起笑容嗎,裝出一副可憐巴巴,被欺負了的模樣,大喊起來:“若薇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闖進花園打擾你你在這裏燒你爸爸的遺物,我知道你想要擺脫過去的身份,真正成為宇文家的小姐,請你不要生小悠的氣,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一定不會將這件事告訴別人的……啊!”

小悠尖叫一聲,故意朝著火盆倒去。

火盆翻到在小悠身上,小悠立刻尖叫起來,身上的衣服被火燒著了。

“小悠!”看到眼前這一幕,宇文昊目眥盡裂,大吼一聲,衝了過來。

若薇驚呆了,她沒想到小悠竟然不惜用上了苦肉計!

宇文昊朝著兩人衝過來,他一把推開若薇,脫下身上的外套,撲滅小悠衣服上的火,抱起小悠,焦急的問道:“小悠,你現在怎麽樣?哥哥這就帶你去醫院!”

“哥哥,小悠身上好痛……”小悠精致的小臉上布滿了淚痕,小巧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無聲的訴說著她被火燒傷的疼痛。

“小悠你先忍著點,咱們去醫院,立刻就去!”宇文昊焦急的說道。

“管家!管家!備車,小悠被火燒傷了,快點送她去醫院!”

若薇默默望著宇文昊抱著小悠趕去醫院。她低著頭,攥緊了手中那張被火燒的破破爛爛的照片。

若薇覺得很心痛,她救了小悠,小悠卻恩將仇報,將父親留給她的遺物全部燒毀了!罷了罷了,她本就是宇文家的外來者,再繼續待在宇文家也隻會惹出更多的紛爭,還不如就這麽離開吧……

若薇忍著心痛與難過,擦幹眼淚,堅定地做出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