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27章 神域

字體:16+-

若薇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箱子,開始整理自己的物品,宇文家上上下下因為小悠受傷的事而忙成一團,根本無人去理會若薇手上的傷和心中的痛楚。

若薇收拾完東西,拿出手機撥通了端木幽藍的電話。

響了兩聲,電話便被接通了。

“若薇,打電話找我有什麽事嗎?”電話那頭,傳來幽藍的聲音。

“幽藍,你能來宇文家接我一下嗎?”若薇對幽藍說道:“我打算離開宇文家了。”

聽到若薇這番話,幽藍心中湧起一陣不安。“若薇,你在宇文家出了什麽事嗎?”

“沒有,隻是想換個環境了,畢竟我並不是真正的宇文家人,留在宇文家很多地方都不方便,我不想給媽媽,給昊哥哥還有宇文伯伯添麻煩了,我一個人也能照顧好自己的。”

“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一定會支持你的,我現在就去接你。”幽藍掛斷電話,抬眸朝坐在會議桌正前方的淩熙爵說道:“爵少爺,若薇小姐剛才打電話給我,說她不想再住在宇文家了,她想搬出來一個人住,讓我去接她。”

坐在會議桌正前方的淩熙爵微微頷首,俊美非凡的臉上冷冷的沒有什麽表情,淡淡的開口對端木幽藍說道:“我知道了,你去接她吧,找一處暗夜在盛櫻附近環境比較好的公寓給她住。”

“是,爵少爺。”

“順便去查查她為什麽會突然決定搬出宇文家,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麽隱情。”

“好的。”幽藍點點頭。

“你去接她吧。”淩熙爵說道。

幽藍起身離開暗夜的會議室,開車去宇文家接若薇。

幽藍走後,坐在幽藍對麵位置上的巫子騫緩緩的開口說道:“爵少爺,聽說宇文家的二小姐,宇文悠從日本回來了,而且也進入盛櫻來上學了,宇文少爺專門把她安排進了若薇小姐的班裏,說是希望若薇小姐能幫忙照顧她,不過,我倒是聽說,今天宇文小姐在她們班放了話,說是誰要是敢和若薇小姐為伍,今後就是她的敵人。”

淩熙爵看向巫子騫,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爵少爺,您說宇文小姐為什麽會對若薇小姐懷有這麽深的敵意呢?若薇小姐如今突然提出要離開宇文家會不會是和她有關係呢?畢竟她才是宇文家真正的大小姐……”巫子騫說道。

“不管怎麽說,既然這是若薇的決定,我就會支持到底,可是若是有人敢欺負她,我是不會不管的,我向她保證過,會照顧她保護她,我說出的來的話就一定會實現!”淩熙爵冷冷的說道。

“爵少爺,需要我幫著幽藍一起暗中查查嗎?”

“嗯,去做吧。”淩熙爵點頭。

“對了,爵少爺,言歸正傳,神域那邊最近又有新動向了,他們向東歐出售了一批殺傷力極強的神秘武器。”巫子騫正色道:“我懷疑很可能是生化武器。”

“我隻要明確答案,如果還沒有準確消息,那就下功夫好好查清楚再來向我匯報。”淩熙爵皺起眉頭。

“是,爵少爺。”

“神域那邊最近可查出什麽新資料了嗎?”

“還是沒有什麽進展,他們的高層人員身份都很隱秘,我們派去的臥底至今為止也隻能查到神域目前的首領居住在歐洲,至於神域幕後的真正掌權者KING卻始終查不到任何信息。”巫子騫神色有些懊惱,他跟在爵少爺手下調查黑道最神秘的組織“神域”已經五年了,卻怎麽也查不到真正的掌權者。

聽完巫子騫的話,淩熙爵陷入沉默中,緊抿著雙唇,眼中一片黑暗。

思緒回到十年前,漆黑的夜晚,一輪紅月詭異的掛在天際,衝天的火光與鮮血染紅了天際,淩熙爵記得那一夜自己眼前隻有兩種色彩,詭異淒厲的鮮紅,那是鮮血與火焰,漆黑昏暗的黑色,那是掩蓋罪行的夜色與殺手身上的黑衣,還有那個惡魔般的男人……

一夜之間,他的家族消失在曆史中,隻剩下一片斷壁殘垣,一片焦黑的廢墟和累累白骨……

而他作為唯一活下來的人,被那個神秘的男人帶進了那個神秘的組織,成了囚籠裏的小白鼠,供他們在做各種實驗,供他們肆意改造他的身體,而那時,他隻有六歲……

直到一年後,一次偶然的機會,他才僥幸逃出了那座地下研究所,又吃了許多苦,他才從最底層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上……

淩熙爵默默閉上眼,強迫自己從過去的那段黑暗記憶中掙脫出來,然後再次緩緩睜開眼,聲音比冰還冷,緩緩的說道:“繼續查,不惜一切代價,我一定要挖出‘神域’背後的秘密!”

“是。”

“既然‘神域’組織嚴密,單純依靠間諜滲透的方法,難以真正得到關於神域的信息,那我們就換一種方法,正大光明的和他們開戰!總有一天一定能逼出他們的幕後掌控者!”淩熙爵冷冷的說道。

“是,爵少爺!”巫子騫應道。

“出去吧。”淩熙爵擺擺手,讓巫子騫離開了會議室,他獨自一人坐在空蕩蕩的會議室中,疲憊的閉上眼睛。

剛才那段回憶真是太糟糕了,讓他有種身心俱疲的感覺。

太多的仇恨和壓抑加在他身上,令他感到異常的疲倦。仇恨積攢的太久,已經讓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為了報仇而活著,還是為了延續家族,重振家業而活著!

想著想著,淩熙爵的記憶便回到了與若薇相遇的那一天,那一天的若薇仿佛一道陽光一般出現在他眼前。

她將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勇敢的救下了另一個女孩子,卻令自己淪為了歹徒手中的人質,還好那時他做了一個現在回想起來依舊十分正確的舉動,出手救了她,否則他就沒有機會抓住自己生命中的這道陽光了吧。

想到這裏,淩熙爵臉上的表情漸漸柔和起來。

那個總是倔強的女孩子,那個總是一臉笑容對他說喜歡他的女孩子,那個總是認真的說要和他交往對他好的女孩子,那個總是帶給他無數驚喜和安慰的女孩子……

若薇……

若薇……

他的……若薇……

這一刻,沒有人看到淩熙爵一向冰冷的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此時,幽藍正開著車朝宇文家趕去。

沒過多久,她便到達了宇文家。

若薇已經領著行李箱站在宇文家大門前等著她了。

幽藍停下車,打開車門,下了車。她正想幫若薇提行李箱,突然,她看到若薇露出的小手和手臂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串水泡,部分水泡已經破了,正流著水,手上的皮膚潰爛,一片紅腫,看樣子是雖然是剛受傷不久,但卻並沒有做什麽緊急傷口處理,才會變成如今這副摸樣。

“若薇,你的手?!”幽藍驚呼一聲,一把托起若薇的小手仔細查看起來。

“沒什麽事,就是受了點小傷,要不待會兒你先帶我找個診所包紮一下傷口吧。我想過幾天應該就會好了。”若薇朝幽藍安慰的笑笑,她不想讓幽藍太過擔心。

“什麽叫一點小傷?你的手明明就傷的很嚴重好不好!不行,我先送你去醫院!”幽藍不由分說的將若薇連帶著她的行李塞進車裏,然後開著車火速朝醫院趕去。

“若薇,告訴我,你手上的傷是怎麽來的?我們剛分開不過一兩個小時,你怎麽就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還有,你明明受了這麽嚴重的傷,宇文家為什麽沒人管你,甚至連最基本的傷口處理都沒人給你做?他們平時對你就是這麽不管不問的嗎?”幽藍冷著臉,神色很難看。

“不是這樣的,隻不過小悠也受傷了,大家都在忙著照顧她,所以沒時間管我了,再說了,我的傷有沒傷及性命,算不得什麽大事,而我也急著想早點離開宇文家,所以就沒太在意手上的傷。”若薇淡淡的說道。

“看來是他們欺負你了,你手上的傷就是他們害的吧。”端木幽藍從若薇的話裏聽出了一些端倪,她已經可以肯定,若薇這次帶著傷做出離開宇文家的離去,一定是宇文家的人傷害了若薇,若薇才會想要離開的。

“幽藍,你就別瞎猜了,算了吧,反正以後我也不會再回宇文家了,回想起那些不開心的事,隻會讓我更不開心,我答應過我爸爸,我一定會好好的幸福的活著,這樣才不算對他食言,他在天國也才能安心。”若薇歎了口氣,心中很懷念已經去世的父親,至少父親在世時,從來沒有人敢這麽欺負她,因為爸爸和那個人一直在她身邊保護著她,讓她不受任何傷害,隻可惜她沒想到那個傷她最深,害她失去父親的人就是那個人!

“好吧,我不逼你說出真相,既然你選擇離開宇文家,那以後就再也不要回去了,我們大家會照顧好你的。”幽藍歎了口氣,不再逼問若薇,心中卻已經下了決定,她一定會悄悄將那些若薇刻意隱瞞的真相調查清楚的,她絕不會讓若薇吃一點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