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1章 男色撩人

字體:16+-

過了半個多月,若薇手上的傷終於全好了。

好在若薇不是疤痕體質,手上的傷口隻是留下了一片淺淺的傷口。

若薇倒是覺得沒什麽,可笑笑、幽藍卻氣急了,她們都認為若不是宇文悠害若薇,若薇也不至於受這次罪,所以宇文悠活該那天心髒突然發作,到現在還住在醫院裏接受治療呢。

淩熙爵在見過若薇手上的傷後果然按照之前他對若薇說過的話,派幽藍送來了許多治療傷痕的藥膏。

若薇心裏暖暖的,她按照之前的計劃找了一份兼職來做。

晚上八點整,若薇來到城市最繁華的商業區。

華燈初上,霓虹閃爍,車水馬龍,城市退去白日裏的快節奏生活,變得格外慵懶撩人。

這片商業區中坐落著這座城市最大的娛樂會所——金碧輝煌娛樂會所。

若薇從公交車上下來,穿過一條小巷,從金碧輝煌的的後門直接進入了員工區。

員工區分為兩部分,後勤部和服務部。

服務部的員工都是一些年輕貌美,魅力十足的年輕女孩子,或者男孩,各色美人,環肥燕瘦,衣香鬢影,每個人不分男女都可以說是百裏挑一的美人。

後勤部則是負責清潔和餐飲供應的部門。

若薇加入的就是後勤部的後廚,在這裏負責製作客人指定的食物。

若薇從後門進了員工區,匆匆換上廚師工作服,正要去後廚幫忙,卻被服務部的領班白姐叫住了。

“若薇啊,我看你條件這麽好,怎麽不來我們服務部呀,我們服務部賺的可比後勤部賺的多得多了。”白姐今年不過三十出頭,她原本就很美麗的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一雙上挑的鳳目精明中帶著挑逗,紅唇輕揚,眼角眉梢全是嫵媚,傲人的身材包裹在一件金色的禮服中,整個人充滿了女性魅力。白姐微微嘟起紅唇,含笑對若薇說道。

“白姐,謝謝您的好意,服務部那麽多美人,和她們比起來我實在是太平庸了,而且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後廚做食物。”若薇微笑著拒絕了白姐的提議。

“哎,若薇啊,其實呀,現在咱們這裏最缺的就是你這種類型的女孩子,美麗卻不驕傲,看似平凡但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高貴優雅的氣質,真不知道你身上的這份氣質是從哪裏培養出來的。”白姐挑挑眉,“第一眼看上去看不出哪裏好,卻讓人覺得渾身舒坦,忍不住想要靠近。”

“白姐,我哪有你說的這麽好。”若薇搖搖頭,繼續說道:“白姐,我來不及了,再晚點進廚房,估計王大廚就要罵人了。”

“好吧好吧,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你先去吧,不過話說回來,若薇啊,若是哪天你想通了,想來我們服務部了,給姐姐我說一聲就行,姐姐罩著你。”白姐伸手掐了一把若薇的小PP,這才扭著纖腰走了。

若薇滿臉黑線的看著白姐走遠,渾身抖了兩下,立刻拔足跑進了後廚。

一直忙到午夜兩點,金碧輝煌打烊,後廚收拾完畢,若薇這才和眾人一起離開金碧輝煌,準備回家。

剛走出後門,若薇突然想起來自己的手機忘在櫃子裏了,她立刻和其他人說了一聲,然後再次返回金碧輝煌的員工區,從櫃子裏拿出自己的手機,這才再次離開。

其他員工全都走完了,隻剩下若薇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小巷子裏。

若薇快要走到巷子口時,突然從小巷子的陰影中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啊!”若薇短促的驚呼一聲,小巷子裏光線太昏暗了,若薇看不清抓住她的人的麵貌,但卻能聞到那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酒氣。

若薇皺起眉頭,心中立刻警惕起來。

“放手!”若薇喝道。

“嗬嗬,小妞,賠本少爺玩玩怎麽樣?要多少錢你隻管說就行。”聽聲音,似乎是個年輕男性。

“醉鬼你給我滾開!”若薇一腳踹在男人小腿上。

“性子還挺烈!嗬嗬,不過這才夠味道!”男人雖然被若薇踹了一腳,身子踉蹌了一下,但卻並沒有放開抓住她胳膊的手,反而接著酒勁,整個人更亢奮了。

男人說著便湊近若薇想要親她的臉頰,不屑的說道:“反正都在金碧輝煌裏麵做事了,還裝什麽清純烈女!”

“先生,你誤會了,我不是金碧輝煌服務部的員工,我隻是在這裏的後廚做兼職而已!”若薇左右躲避著男人的親吻,奮力掙紮著。

“不是?”男人微微一怔,手上的力氣瞬間放鬆下來。

這時,若薇的眼睛也已經適應過來,能夠看清對麵男人的麵容了。

俊逸非凡的麵容,因為醉酒的原因而略顯淩亂,深邃的眸子有些恍惚,頎長的身形有些搖晃。

這個醉漢分明就是若薇有過很多次針鋒相對,而且最為討厭的那個人——皇甫峻一嘛!

“皇甫峻一!你看清楚,我是貝若薇啊!”若薇皺起眉頭對喝醉了的皇甫峻一說道。

“貝若薇?”皇甫峻一聽到若薇的名字,神智似乎恢複了一點,他搖搖晃晃的想要湊上來自己看看麵前這個女孩子是不是真的就是貝若薇。

“若薇?若薇……”皇甫峻一湊近想要好好看看這個讓自己異常心動的女孩子。

若薇見皇甫峻一搖搖晃晃的,害怕他摔倒,急忙伸出手扶住他。

那隻皇甫峻一卻一把將她推到小巷的牆壁上,整個人貼了上來。

皇甫峻一渾身滿是酒氣,他將若薇壓在牆上,低下頭,湊近了,眯起深邃的藍眸,打量起若薇,整張臉幾乎要貼在若薇的臉上了。

大掌沿著若薇的臉頰滑過,一寸一寸的撫摸著。

過了半晌,他才打著舌頭一邊點頭一邊說道:“沒錯,你是貝若薇!”

“我當然是貝若薇,不然你覺得我會是誰?”若薇很無奈,皇甫峻一這個混蛋怎麽喝了這麽多酒啊,醉成這副死樣子!

混蛋果然就是混蛋,像爵和昊哥哥就不會這麽酗酒,喝得爛醉。若薇忍不住在心中吐槽皇甫峻一道。

“若薇,若薇,若薇……”皇甫峻一突然像個小孩子似的一把摟住若薇的脖子,彎著腰,將臉頰埋進若薇的頸間,一聲一聲叫著若薇的名字。“我難受,好難受。”

若薇渾身一震,皇甫峻一喝醉了怎麽這麽沒品啊!像個小孩子似的,還耍賴,還撒嬌?!

“難受那就趕快回家去休息,睡一覺就好了。”若薇伸手想要拉下皇甫峻一摟著她的胳膊。

但她沒想到皇甫峻一人雖然喝醉了,但手上的力氣卻依舊那大,她掙紮了半天也沒能掰開皇甫峻一那雙有力的臂膀。

沒辦法,若薇隻好放軟了語氣,對皇甫峻一說道:“皇甫峻一,你這樣子也不是辦法,你先鬆鬆手,我送你回家,回家之後就會舒服了,乖,聽話。”

“我不要回家!”某個喝醉酒智商直接倒退到幼兒期的人說道。

“你不要回家,那你想要去哪裏?”

“我就是不要回家!”皇甫峻一在若薇脖頸處蹭了蹭,討好的說道:“不回家,不回家。”

若薇歎了口氣,“你不回家能去哪裏?難不成要去我家呀?”

誰料若薇這句吐槽的話卻被皇甫峻一聽進了耳朵裏。

“好,去若薇家!”

“去你妹呀!皇甫峻一,你這個腦子被酒精泡傻了的混蛋,給我放手,我要回家!你有本事喝成這樣,就要有本事回家,否則就睡大街吧!”若薇大喊起來。

“你!你!你吼我!你欺負我!”皇甫峻一委屈的看著若薇,湛藍的眼眸含著一層水霧,仿佛一隻被主人拋棄的大型犬。

“你別這麽看著我,我是不會心軟的……”若薇被他的眼神看的一陣心慌,不知不覺有些軟化了。

“……”皇甫峻一不說話,但也不放手,賭氣似的死死抱著若薇不放手。

若薇翻了個白眼,無語問蒼天,她今天的運起真是差到家了,居然撿到這麽一個難纏的大麻煩!

“算了,我帶你回家,你滿意了吧!現在可以放手了吧。”若薇無奈的說道。

聽到若薇說要帶他回家,皇甫峻一這才露出傻乎乎的滿意笑容,他鬆開手,不再緊緊摟著若薇的脖子了,而是改為抓住若薇的衣角,踉踉蹌蹌的跟在若薇身後。

若薇攔了輛出租車,帶著皇甫峻一坐進車裏,兩個人回到若薇的住處。

若薇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將手腳極度不協調的皇甫峻一搬上樓,送進客房裏。

誰知還沒等若薇喘口氣,皇甫峻一便迷迷糊糊的開始脫衣服了。

初夏的衣服很單薄,若薇還沒來得及阻止,皇甫峻一便將自己脫得隻剩下一條黑色的小褲褲了。

俊美非凡的麵容,湛藍迷離的眼神,精壯勻稱的修長身軀外加醉酒後意外表現出的稚嫩單純氣質,皇甫峻一仿佛一顆最上等的迷情藥,由內而外散發著勾引與挑逗的氣息。

他仿佛並沒有發覺在若薇麵前脫衣服有什麽不妥之處,伸手便想將身上最後一件遮蔽物也脫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