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2章 同床共枕

字體:16+-

“皇甫峻一!你住手,快點住手!不許再脫了!”危急關頭,若薇一把拉住皇甫峻一的手,製止了他繼續脫下去的打算。

皇甫峻一雙眼茫然,望著若薇,似乎不明白她為什麽不讓他把身上這最後一件衣服脫掉。

“好了好了,這件不能脫,你快點去睡覺吧!”若薇將皇甫峻一推到床邊讓他乖乖躺下睡覺。

皇甫峻一卻極不合作,他皺起眉頭,薄唇抿的死緊,瞪著若薇。

“你到底想怎麽樣?”若薇很無奈。

“陪我一起睡覺。”皇甫峻一要求到。

“你想得美!”若薇一巴掌推開皇甫峻一,皇甫峻一的身體朝著**倒去,誰知他一把拉住若薇的手腕,硬是拖著若薇一起倒在了**。

“啊!”若薇驚叫一聲,狼狽的想要從皇甫峻一身上爬起來。

“不許走!”皇甫峻一閉著眼睛霸道的說道,他抱著若薇鑽進被子裏,用被子把兩個人裹成蛹狀。

“放手!皇甫峻一你放開我!”若薇掙紮了半天也沒辦法從皇甫峻一的懷中掙脫出來。

她紅著臉,心裏快要尷尬死了。

皇甫峻一脫得隻剩下一條小內褲,赤著身體將她緊緊摟在懷中,她無論怎麽掙紮都要和他“親密接觸”。

“嗯……”皇甫峻一突然發出一聲悶哼。

若薇渾身猛地一僵,皇甫峻一某個堅硬的部位正頂在她腿上,而那個強製禁錮住她的懷抱也正在不斷升溫。

若薇緊張極了,嚇得不敢再掙紮,隻好默默保持安靜。

過了半晌,皇甫峻一除了閉著眼睛睡覺,在沒有對若薇做什麽。

累了一天,若薇抵擋不住困意,不知不覺在皇甫峻一懷中睡著了。

夜色深沉,陷入沉睡的若薇並不知道皇甫峻一緩緩睜開了眼,低頭凝視著被他摟在懷中的若薇。冰藍色的眸子中一片清醒,壓根沒有一絲迷糊。

“若薇……”皇甫峻一輕聲呢喃著若薇的名字,輕輕的在若薇唇上印下一吻。

第二天一早,若薇在多年養成的生物鍾影響下,準時醒了過來。

她一睜開眼便看到自己被一具**著的男性身體緊緊抱在懷裏。

“啊!!!”若薇驚呼起來,手腳並用的將皇甫峻一從**踹到了地板上。

“哇!”皇甫峻一還沒醒來就被人一腳踢到了床下,這下他總算是醒過來了。

“你你你你……”若薇指著全身上下僅剩一條小褲褲的皇甫峻一,風中淩亂了。

昨晚這個混蛋發酒瘋死死拖著她非要讓她給他當人形抱枕,哪知她居然一不小心睡著了!

OMG!她貝若薇居然和她最討厭的皇甫峻一“同床共枕”了一整夜?!

誰來告訴她這不是真的?!

“貝若薇?你怎麽會在我**?!”皇甫峻一驚訝的看著擁著被子坐在**,一臉震驚加自我厭惡的若薇,脫口而出問道。

“皇甫峻一,你這個混蛋,你看清楚這裏是我家,不是你家!”若薇跳下床,一把將**的被子扔到皇甫峻一身上,“昨天晚上是你喝醉了非要纏著我,讓我帶你到我家,結果一到我家你就把自己脫成這樣還強迫我……強迫我……”若薇越說越氣,越說越羞澀,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她臉色爆紅,簡直羞憤欲死。

“我……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麽不太好的事?”皇甫峻一微微皺眉,似乎正在努力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做了什麽傷害你的事情,我會對你負責的。”皇甫峻一冰藍色的眼眸深深凝視著若薇,鄭重的開口說道。

“皇甫峻一!你想到哪裏去了,我才不是那麽隨便的女生!”若薇瞪著皇甫峻一,“昨天晚上我們什麽都沒有發生,你要是下次再喝得爛醉我絕對不會再管你了!”

“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了。”皇甫峻一向若薇點頭保證道。

“好了好了,你快點把衣服穿好然後離開我家吧,你一晚上沒回家,你的家人一定很著急。”若薇催促道。“我去做早飯,你昨天喝了那麽多酒,吃點東西再走吧。”

說完,她立刻飛奔出客房。

望著逃難似的若薇,皇甫峻一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容,冰藍色的眸子裏閃過一抹計劃得逞的光芒。

他慢條斯理的撿起昨天被他隨手扔在地板上的衣服,從口袋裏掏出手機,撥通了私人助理的電話。

“給我送一套幹淨的衣服過來,我現在就在……”

皇甫峻一給助理打完電話,安排他給他送一套衣服過來,然後在客房的大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撫過昨晚若薇躺過的地方,心中盤算起下一步該怎麽走才能虜獲這個他心儀已久的丫頭。

沒過多久,助理就將皇甫峻一的衣服送到了若薇家,皇甫峻一換好衣服,洗漱完畢,打發助理離開,當他再次出現在餐桌旁時,已經又恢複成了那個邪魅俊美的貴公子。

“我煮了粥,你要不要吃點?”若薇問道。

“好啊,你做的飯就算是毒藥我也會全部吃光的。”皇甫峻一見若薇一副居家小媳婦的模樣,立刻邪邪一笑,在口頭上調戲起若薇來。

“算了吧,毒死皇甫大少爺的罪名,我可擔當不起。”若薇一邊吐槽,一邊將早餐端上餐桌。

兩個人吃完飯,若薇收拾完畢,正準備去上學,門鈴響了起來。

若薇打開門,原來是笑笑和幽藍來找她一起上學了。

“皇甫少爺?你怎麽會在若薇家裏呀?”笑笑驚奇的看著皇甫峻一,黑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嗬嗬,昨晚我多喝了幾杯酒,醉了,還好若薇路過把我撿回家照顧了一晚上,確實要感謝她昨晚收留了我,不然昨晚我就要露宿街頭了。”皇甫峻一看著的側臉若薇,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溫柔和占有欲。

“若薇,你上周問我借的書看完了嗎?看完的話我就先拿回去,明天再給你帶幾本同類的書來。”幽藍不理會皇甫峻一,她直接對若薇說道。

“啊,我看完了,我這就去給你拿。”若薇立刻轉身走回臥室,去拿幽藍借給她的書。

“笑笑,你上次不是說也想看那幾本書嗎?那幾本書我借給你了,你去找若薇拿吧。”幽藍又支開了笑笑。

“嗯嗯。”笑笑追在若薇身後進了臥室。

客廳裏隻剩下幽藍和皇甫峻一兩個人了。

幽藍冷著臉直視皇甫峻一,壓低聲音,說道:“你是故意的。”

“哦?”皇甫峻一挑挑眉,嘴角微微勾起,“你憑什麽這麽認為?”

“皇甫家的大少爺喝醉了酒竟然會沒有人在身邊等著送你回家?難道皇甫家的下人都死絕了麽?”幽藍冷哼一聲,“也隻有若薇會相信你的鬼話!”

“嗬嗬,是又怎麽樣,貝若薇是我想要的女人,你阻止不了我。”

“是麽?那若是爵少爺呢?你應該知道爵少爺心裏是有若薇的,你若是不怕今後成為爵少爺的敵人,你就去招惹若薇好了。”幽藍剛說完這句話,笑笑和若薇便從臥室裏出來了。

“幽藍,你和皇甫少爺聊什麽呢?皇甫少爺的臉色怎麽不太好看啊。”笑笑眨眨眼睛,沒看出端木幽藍同皇甫峻一之間的爭鋒相對。

“皇甫同學昨晚酒喝得有點多,所以現在還有點不太舒服。”端木幽藍對笑笑和若薇說道:“笑笑、若薇,你們先去學校吧,我送皇甫同學回皇甫家。”

“皇甫峻一,你要是實在不舒服就不要勉強了,回家要好好休息,下次別再喝這麽多酒了。”若薇對皇甫峻一說道。

“好。”皇甫峻一微笑著點點頭。

眾人一起下樓,笑笑拉著若薇的手一起去學校了,端木幽藍轉了轉手中的車鑰匙,對皇甫峻一說道:“皇甫同學,需要我送麽?”

“既然端木小姐都對若薇說要送我回家了,我又怎麽好拒絕呢,今天就請端木小姐做一次我的車夫吧。”皇甫峻一說道。

“上車。”幽藍也不廢話,直接打開車門讓皇甫峻一上了車。

“貝若薇!”若薇剛走進校園,就聽見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一轉身便看見皇甫峻一的未婚妻鈴木千雪一邊喊她的名字,一邊朝她走了過來。

“鈴木小姐,請問你找我有什麽事嗎?”若薇問道。

“峻一在哪裏?他昨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鈴木千雪秀美的臉上寫滿了焦慮,她急切的想要從若薇口中得到答案。

“昨天皇甫少爺他喝多了非要跟我回家,我就讓他在我家暫時住了一晚上,剛才幽藍送他回家了,皇甫少爺現在應該正在回家的路上呢。”若薇說道。

“什麽?他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鈴木千雪驚呼起來,“那你們有沒有發生什麽事?”她抓住若薇的胳膊,驚慌的追問起來。

“鈴木小姐!請您放尊重一點,我和皇甫少爺都不是那種隨便的人!”聽到鈴木千雪的質問,若薇不高興的撫開鈴木千雪的手,冷著臉說道:“若是你沒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笑笑,我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