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3章 舞會邀請

字體:16+-

若薇拉著笑笑快步回到教室,剛走進教室,若薇就發現小悠今天終於出院又回到學校來上課了。

這段時間,若薇乘著小悠在醫院的機會,回過一次宇文家,同宇文昊、宇文君德和母親雲秀好好談過一次,宇文家的人已經從宇文昊口中得知了小悠對若薇做的一切,他們對於小悠對若薇做的那些事都感到很內疚和自責,母親雲秀想讓若薇再搬回宇文家來,卻被若薇拒絕了。

若薇知道自己和小悠這輩子怕是沒有辦法再成為朋友了,與其每天大家一見麵就互相看對方不順眼,還不如盡量避開呢。

母親雲秀和宇文家家主宇文君德雖然有些舍不得若薇,但也知道若薇說的事實,於是便沒有再勉強若薇,隻不過雲秀會經常去看望若薇。

若薇沒有錯過宇文昊眼中那抹歉意與深情,隻不過她已經有爵了,昊哥哥對她的那份心意,這輩子她是沒有辦法再接受了,隻希望昊哥哥能想明白這一點,早點放下對她的感情,開始一段新的愛情。

之前若薇並不知道小悠已經出院了,而且今天還回到盛櫻繼續上學了,

若薇第一次想要去找淩熙爵,請他動用他作為一階學生的權利,給她換個班,她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麽心情來麵對小悠。

見若薇僵在教室門口,不再朝裏麵走,笑笑有些好奇的順著若薇的視線看去。

“宇文悠?你出院了?!”笑笑也看到宇文悠了。

小悠冷冷的抬眸朝若薇和笑笑看去,然後起身,走到若薇麵前,對若薇說道:“貝若薇,今天我到這裏來是為了取走以前沒有拿走的東西,我真的很討厭你,真不知道昊哥哥究竟看上你那點了!既然我們已經是敵人了,那我就沒有必要在委曲求全為了昊哥哥而呆在這個平民班裏陪著你玩了!”

宇文悠拿出一枚黃金櫻花校徽戴在領口,然後昂首挺胸走出了教室。

“宇文悠,你的話我記住了,不過我想告訴你一句,好自為之吧,你的身體不允許你情緒波動太大,你若是再因為自己不照顧好自己的原因而住院,隻會令宇文伯伯、昊哥哥和媽媽更擔心你,現在你是宇文家獨一無二的大小姐了,你有責任照顧好自己,不讓宇文家的其他人擔心。”若薇沒有回頭,隻是冷冷的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要對小悠說的話。

“哼,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還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以後我們就是死敵,我是不會放過你的,貝若薇,你給我記好!”小悠停下腳步,同樣沒有回頭,隻是冷冷的對若薇說道。

“隨便你,我是不會怕你的!”若薇冷靜應戰。

回應她的是宇文悠的冷笑聲和離去的腳步聲。

“若薇,幹得好!以後不要再為了宇文家委屈自己了,我們這些朋友看了會很心疼的,現在你和宇文悠撕破臉皮反倒是件好事。總之,放心吧,我們都會支持你,幫助你的,那個宇文悠要是敢搞什麽小動作對付你,我們就一起聯手修理她!”笑笑揮揮拳頭說道。

“笑笑,你真是太可愛了~”若薇抱了笑笑一笑,兩個人回到座位上坐好。

沒過多久,幽藍和冥墨也先後來到教室中。

若薇、幽藍和笑笑三個人乘著還沒開上課,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起來。

“若薇,後天的學園祭舞會我打算和端木冥墨那家夥一起參加,幽藍要和巫校醫一起參加,你打算和誰一起參加呀?是不是爵少爺?”笑笑問道。

“爵他還沒有邀請我呢,不知道他會不會參加舞會,或者還是說他已經邀請其他人了……”若薇歎了口氣,心裏很煩亂。

為什麽學園祭舞會就要開始了,爵卻沒有邀請她和他一起參加舞會呢?若薇托著腮幫子,皺起秀氣的眉頭,心情一下子跌倒了穀底。

“若薇,放心吧,爵少爺沒有邀請別人。”幽藍對若薇說道:“以往爵少爺從不參加學園祭的任何活動,今年他已經破例和你一起參加了雙人越野賽跑,我想若是你向他提出想要和他一起參加學園祭舞會的話,他一定會答應你的,畢竟隻要是你的要求,爵少爺可是從來都沒有拒絕過的喲。”

“說起來似乎是這樣呢。”若薇有些臉紅。

“去吧,若薇,去找爵少爺。”笑笑和幽藍對視一眼,朝若薇擠擠眼睛,曖昧的攛掇道。

午休時間,若薇再次來到禁林的小屋中。

今天淩熙爵正在二樓的書房中處理文件。

由於這段時間若薇幾乎每天中午午休時間都會來到禁林的小屋中找淩熙爵,淩熙爵暗中布置在小屋附近的暗夜護衛們都已經認識若薇了,所以她一路上暢通無阻的直接進了小屋。

“若薇小姐,爵少爺在二樓書房。”巫子騫從二樓的樓梯處走下來,他朝若薇露出一抹笑容,指指二樓說道。

“嗯,我知道了,巫校醫謝謝你。”若薇向巫子騫道了謝,按照巫子騫的指點,沿著樓梯上了二樓,來到淩熙爵的書房門口。

淩熙爵的書房沒有關門,若薇一眼便看到坐在寬大的黑色橡木辦公桌後看文件的淩熙爵。

俊美絕色的少年辦公的樣子看上去格外認真,也格外有魅力。

若薇含笑敲了敲書房的門。

這就是她的爵,不論做什麽都能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種與眾不同的魅力,讓她移不開眼睛。

“進來。”淩熙爵沒有抬頭,隻是淡淡的說道。

他的注意力還在手上那份文件上。

“爵。”若薇走到淩熙爵麵前,輕聲叫他的名字。

“過來。”淩熙爵抬起頭,朝若薇招招手。

若薇繞過書桌走到淩熙爵身邊。

淩熙爵長臂一伸,將她摟緊自己懷裏,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執起她的小手,看著她手上上次被燒傷後留下的傷痕。

“上次我讓幽藍給你送過去的那些藥膏你有用嗎?”

“我用了。”若薇乖乖的點點頭。

“好像效果不太好啊,回頭我再讓暗夜的醫生給你配點別的藥。”淩熙爵說道。

“其實不用這麽麻煩啦,一點小傷疤而已,我不在乎的。”若薇不好意思的說道,“爵其實今天我來找你是想問問你,關於學園祭舞會,你有舞伴了嗎?可不可以做我的舞伴和我一起參加舞會啊?”

“你是說後天的學園祭舞會嗎?”淩熙爵略微思考了片刻,朝若薇一頷首,“好,後天我會和你一起去參加今年的學園祭舞會。”

“爵,謝謝你,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若薇摟著淩熙爵的脖子在他臉頰上印上一吻。

“昨晚皇甫峻一沒有回家,我聽說他去了你家,今天早上才離開。”淩熙爵撫上若薇細膩嬌嫩的臉頰,流淌著暗金色光芒的眸子緊緊盯著若薇,淡淡的說道。

“爵,皇甫少爺昨天喝醉了,我在我打工地方的後巷中發現了他,他非要跟我回家,我沒辦法,又不能看他露宿街頭,所以我就把他帶回家了。”若薇對淩熙爵說道。

“下次在遇到這種情況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派人去解決的,還有,以後你幾點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這麽麻煩啦,我自己可以回去,我上班的地方下班比較晚,爵每天要處理這麽多公務,還是好好休息吧。”若薇說道。

“這件事不要跟我討價還價,我已經決定了。”淩熙爵打斷若薇的話,對這件事做了最終決定。

淩熙爵回想起今天從屬下哪裏得到的關於若薇的信息,心中便一陣不爽。

皇甫峻一那個狡猾的家夥,分明就是利用了若薇的同情心,想要乘虛而入!他一直知道皇甫峻一對若薇很感興趣,隻是沒想到他居然有勇氣違背他母親皇甫夫人,甩開家裏給他安排的未婚妻鈴木千雪,挺而走想去接近若薇。

想到這裏,淩熙爵的眼眸變得更幽深了,他將若薇的臉頰壓進自己懷裏,不讓她看到自己臉上此刻那種名為吃醋的表情。

快到上課時間了,若薇這才依依不舍的從淩熙爵的書房走出來,回去上課了。

若薇走後,一直等在樓下的巫子騫再次上樓走進淩熙爵的書房。

“爵少爺。”

“嗯,巫子騫,替我把後天一整天空出來。”淩熙爵對巫子騫說道。

“可是爵少爺,那天你要會見俄羅斯最大的軍火掮客古斯塔夫先生。”

“推後。”

“爵少爺,這樣不太好吧,之前您不說要爭取通過古斯塔夫先生打開東歐市場麽?現在臨時更改會麵時間會不會讓對方感到不高興呢?”

“你替我去見他。”

“爵少爺,您就放過我吧,幽藍好不容易才答應跟我一起參加那天的學園祭舞會,我追了她這麽久,好不容易最近有點進展了,您可千萬不能讓屬下我白白錯失這個拿下幽藍的良機啊!”巫子騫一聽淩熙爵說要讓他去和軍火掮客古斯塔夫會麵,立刻哀嚎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