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6章 惹火

字體:16+-

“以後不許再穿這種衣服了,還有,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打扮成這個樣子,站在金碧輝煌的前廳對男人來說意味著什麽?!”

“爵,我錯了。”若薇討好的湊到淩熙爵身邊,挨著他坐了下來,伸出手臂摟住淩熙爵的脖子,無辜的眨巴著黑亮動人的眼睛。

“自己打電話給幽藍,把衣服的尺寸告訴她,讓她給你送一套合適的衣服過來。”淩熙爵將自己的手機遞給若薇。

“哦,知道了……”若薇接過淩熙爵的電話,給幽藍打了電話,讓幽藍幫她送一套淩熙爵要求的“合適”的衣服過來。

把手機還給淩熙爵,若薇討好的蹭蹭淩熙爵的手臂,“爵,原來你就是金碧輝煌的幕後大老板啊!”

“金碧輝煌是暗夜旗下的一家店而已。”

“爵?那你還有多少家金碧輝煌這樣的店啊!”若薇驚訝極了,沒想到爵手中的勢力這麽龐大啊!

“應該還有很多吧,具體的要去問巫子騫要了報表資料才能數清。”

“爵,我決定傍你了,以後跟著你吃香的喝辣的,哈哈。”

“那就先拿出點誠意來吧。”淩熙爵挑起若薇的下巴,拇指摩擦著若薇的紅唇。

“刷!”若薇的臉一片通紅,爵這是……這是在和她調情麽?

披在肩頭的外套滑落下來,少女潔白細膩如玉石一般的肌膚暴漏在淩熙爵的眼前。

姣好的身段包裹在貼身的單薄紅色小禮服裙子中,偏偏這具融合純真與妖嬈的身軀還不知死活的貼著少年越發繃緊的身體摩挲。

“你是在玩火!”淩熙爵原本清冷的聲音,漸漸染上一層暗啞,他低下頭,薄唇貼近若薇的紅唇,流淌著暗金色的黑眸中燃燒著一簇熊熊火焰。

若薇被淩熙爵炙熱的眼神盯得渾身發軟,她嚶嚀一聲,煙波流轉,竟有種欲拒還迎的嫵媚惑人之感。

“若薇。”淩熙爵貼上若薇的唇瓣,狂野的索取著懷中女孩兒嬌豔柔嫩的紅唇。霸道的唇舌頂開雪白的貝齒,勾起若薇的丁香小舌纏綿共舞。

若薇害羞的閉上了眼睛,仿佛蝴蝶羽翼一般的纖長睫毛輕輕顫抖著,看起來更加惹人疼惜了。

小舌害羞的與淩熙爵霸道的唇舌一起糾纏著,隻這一刻仿佛就能到達天長地久一般。

淩熙爵的大掌沿著少女小巧美麗的臉頰滑過纖細的脖頸,撫上光潔細膩的肩頭,若有似無的沿著背脊遊移著。

若薇的身體更軟了,她癱倒在淩熙爵懷中,無力的攬著他的脖頸,任由他親吻著自己。

見若薇這麽柔順的摟著自己,被自己親吻著,淩熙爵眼中的火焰更盛了,他放開若薇被吻的有些紅腫的嘴唇,沿著脖頸一路向下,在若薇單薄凸起的鎖骨處留戀。

“嗯……”若薇發出一聲短促的輕吟,但立刻她便抽出一隻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天啊,剛才那聲音真的是她發出來的嗎?正是太羞人了!若薇臉紅心跳的想到。

“不許捂住嘴巴!”淩熙爵霸道的移開若薇捂住嘴巴的小手,薄唇流連於少女纖細的脖頸,留下一個個鮮紅曖昧的小草莓。

“等……等一下……爵……我們……我們……這樣不好……”若薇無力的說道,卻阻攔不住淩熙爵狂猛的攻勢。

“是你先惹的火!”淩熙爵暗啞的聲音夾雜著濃重的喘息聲,在若薇脖頸間響起。

“可是……可是……”若薇正絞盡腦汁想理由時……

“當當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有人來了!”若薇乘著淩熙爵因為敲門聲而有些分神,立刻一把推開淩熙爵,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爵少爺,我是幽藍,我來給若薇送衣服了。”門外響起幽藍清冷的聲音。

“我去開門!”若薇立刻跑到門邊,將包房的門打開了。

幽藍提著一個紙袋,紙袋裏裝了一條按照淩熙爵的要求,為若薇買的裙子。

淩熙爵又恢複了以往的麵無表情,不過幽藍卻覺得今天爵少爺比平常更冷了,但她並不知道爵少爺便得比平常更冷了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剛才打斷了他和若薇之間的“好事”。

“幽藍,你來啦。”若薇感激的看著幽藍。

天啊,剛才要不是幽藍來了,她和爵之間還不知道要發生點什麽呢,沒辦法,誰叫她總是沒有辦法拒絕爵呢?

“若薇,我把你要的裙子,給你送來了。”幽藍將手中的紙袋交給若薇。

若薇拿出紙袋裏的裙子一看。

一條雪白的,樣式很保守的裙子,但是從麵料和做工來看,絕對價值不菲。

“嗯,我先去把衣服換一下。”若薇抱著裙子跑進包房的衛生間,將裙子換上後這才又走了出來。

眼尖的幽藍一眼便看到若薇脖頸上那一枚枚鮮紅的小草莓,她有些尷尬的偷偷看了眼淩熙爵,又看看若薇,頓時明白剛才兩人在幹什麽了,也猜出了爵少爺會突然變得這麽冷的原因了。

看來是自己不小心打擾了爵少爺和若薇的“好事”啊!也難怪爵少爺會遷怒與自己了。

“爵少爺,如果沒有什麽事的話,幽藍就告退了。”幽藍忍著笑意,嚴肅的對淩熙爵說道。

“嗯。”淩熙爵點點頭。

幽藍正要退出房間,若薇卻跑到她身邊,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對淩熙爵說道:“爵,讓幽藍送我一程吧,今天有你這個大老板罩著,我就可以早退了~”

“嗯,早點回去吧,好好休息。”淩熙爵點點頭,揮揮手,同意了若薇的請求。

“幽藍,我們走吧。”若薇拉著幽藍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包房。”

若薇走後,陳哥帶著白姐,兩人小心翼翼的走進包房,打量了一下淩熙爵臉上的表情,開口說道:“爵少爺,剛才那個貝若薇,您……您還滿意麽?”

“以後不要再讓她出現在前廳。”淩熙爵掃了眼戰戰兢兢的陳哥和白姐,開口說道。

“爵少爺?您的意思是……開除她?”陳哥問道。

“不,以後她繼續留在後廚,絕對不許被前廳的任何客人看到!”淩熙爵說完,掃了眼白姐,“你就是服務部的領班?”

“爵少爺,是的,我是服務部的領班。”白姐看著淩熙爵,心裏很忐忑,不知道淩熙爵突然問起她,是出於什麽原因,於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這次就算了,下次絕對不許再打若薇的注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麽主意,她跟我們是不一樣的,她是我要保護的人,你聽明白了嗎?”淩熙爵的目光冷冷的掃過白姐,沉聲說道。

“是……是……”白姐急忙連連點頭,在淩熙爵冰冷的目光下,沒幾秒鍾,她的額頭上便布滿了汗珠。

真不知道麵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絕色少年是怎麽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的,但聽他這番話,自己今後是再也不能打若薇的注意了。真是太可惜了,那麽一個單純而絕美的少女,若是能成為自己手下的紅牌,一定能給自己帶來無數的好處啊!不過從如今的形勢下看來,大老板是看上貝若薇了,想要保護她,自己怕是無法打她的主意了。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還是自己的小命要緊啊!白姐想到。

“好了,我也該走了,以後你們好好幹,暗夜不會虧待你們的,當然,若是你們想搞什麽花樣,暗夜同樣不會放過你你們!”淩熙爵起身,緩步從包房的暗處走出來,仿佛一隻在黑夜中獵食的豹子,優雅中帶著濃濃的殺戮氣息。

白姐和陳哥被他強大氣場震的雙膝發軟,喪失了語言功能一般,隻能敬畏的目送他帶著一行黑衣保鏢們離開。

這時,幽藍也已經開車將若薇送到了樓下。

夜色漸深,若薇打了個哈欠,待幽藍停下車,她便打開車門,下了車。

“幽藍,謝謝你~”下車後,若薇微笑著朝幽藍揮手道別。

“嗯,不客氣,快點上樓休息吧,晚安。”幽藍點點頭,對若薇說道。

“你也是,路上小心,早點回去休息,明天見嘍~”若薇含笑對幽藍說道。

若薇目送幽藍的車開出小區,這才轉身朝自家走去。

她上樓剛走到自家門口,便看到一個原本不該出現在這裏人,此刻宛如一隻被遺棄的大狗一般,可憐巴巴的坐在自家門前的樓梯上等著她回來。

“若薇,你終於回來了。”大狗抬起頭,冰藍色的眸子可憐巴巴的望著若薇,似乎在控訴若薇為什麽這麽晚才回家。

“皇甫峻一?!你怎麽會在我家門前啊!”若薇瞪大了眼睛,驚呼起來。

“別喊別喊!”皇甫峻一一下子從樓梯上跳起來,捂住若薇的嘴巴,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道:“我可不想被人當成壞人抓起來!”

若薇點點頭表示了解。

“那我放開你了,你不許再喊了!”皇甫峻一說道。

“皇甫少爺?你怎麽大晚上不回家跑到我這裏來了?”若薇有些疑惑的看著皇甫峻一,這家夥幹嘛大晚上的不回家,而是守在她家門前等著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