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7章 有點心疼

字體:16+-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今天吃完晚飯,跟你分開以後,我就找了家酒吧喝酒,誰知道越喝心情越差,為了避免發生昨天晚上那樣醉酒的事件,也怕再也遇不到你這麽好心的過路人,所以我索性就出來走走了,誰知道不知不覺就走到你家樓下了。”皇甫峻一聳聳肩。

“走到我家樓下了,就應該原路返回,或者直接回家。”若薇瞪了皇甫峻一一眼。

“可是我心情很差啊,沒有力氣原路返回或者回家了。”皇甫峻一無辜的說道,冰藍色的眸子望著若薇,一副我心情不好就該找你安慰的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可以打電話給你的助理或者在路邊攔一輛出租車!”

“我不要!”

“皇甫少爺,請你不要這個樣子……”若薇對麵前這個不講理的霸道少爺很是無奈。

“我都等你這麽久了,你就讓我先進去做一下唄。”皇甫峻一要求到,“知道請我喝杯水再趕我走啊!”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若薇歎了口氣,兩個人大半夜這麽站在家門口聊天也不隻是辦法,她隻好拿出鑰匙,打開大門,讓皇甫峻一進了自己家。

“若薇,我就知道你是最善良的女孩子!”皇甫峻一微笑起來,俊美非法的臉上閃著耀眼的光芒,冰藍色的眸子熠熠生輝,他含情脈脈的看著若薇,開口讚美道。

若薇渾身一顫,感覺自己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好了好了,別惡心我了,我讓你進來不是為了聽你這些肉麻到死的奉承話的!”若薇一邊說著,一邊給皇甫峻一倒了一杯水。

皇甫峻一接過若薇遞上來的被子,自來的熟的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喝完水,記得早點回家。”若薇說道。

“若薇,謝謝你願意讓我進來坐坐,其實我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亂,有點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了。”皇甫峻一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說道:“不知道為什麽一想到你,一想到昨晚你收留我照顧我,我心裏就暖洋洋的,一走到你家附近我就覺得心中一陣放鬆。”

“你到底想說什麽?”若薇挑眉,看著皇甫峻一。

皇甫峻一放下杯子,用他那雙冰藍色的眸子直視若薇的眼睛,緩緩的略帶憂傷的說道:“你能聽聽我說說我的故事嗎?這些年一直沒有能夠訴說的對象,這些事我一直憋在心裏,真的很痛苦很沉重,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了……若薇,我真的很累……很累……”

“好吧。”若薇想了想,微微頷首,“你說吧,我會聽著的。”

原來皇甫峻一是心裏麵一直裝著事,被壓抑太久了,想要找個傾聽對象啊!若薇不疑有他,她對皇甫峻一點點頭,示意皇甫峻一可以開始說了。

“若薇,這個故事,要從二十年前開始講起。”皇甫峻一緩緩地講出了一段屬於皇甫家的曆史……

“二十年前,皇甫家遭遇了皇甫集團建立以來最嚴峻的危機,祖父在海外的投資接連受挫失敗,皇甫家欠下巨額債務,如果不能按期還清,皇甫家很可能就會破產,而祖父則會坐牢。就在祖父束手無策,皇甫家陷入重重危機的時候,日本鈴木集團向皇甫家伸出了援手,但鈴木家幫助皇甫家的條件是聯姻,同時還收購了皇甫家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原因是我母親,鈴木家的大小姐,我的母親,愛上了我父親,一個絲毫不懂得經商,隻醉心於繪畫事業的青年。我外祖父怕母親嫁到異國他鄉後會被婆家欺負,所以收購了皇甫家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保證了母親在皇甫家的絕對地位,但他也承諾皇甫家的產業以後會一切如故,除了股權人變更外,不會再有其他任何改變。祖父迫於無奈,答應了鈴木家的聯姻要求,但那時候父親已經有了一個心愛的女孩,那個女孩子是他的繪畫模特,也是她的初戀,那是一個有著一雙單純清澈眼眸的女孩子。可惜在祖父和鈴木家的逼迫下,那個女孩承受不住壓力,最終離開了父親。於是父親娶了母親,結婚後沒幾年便有了我。”

“後來呢?你母親愛著你父親,鈴木家救了皇甫家,你父親又剛剛失戀,你母親是不是就乘機虜獲了你父親的心?”若薇問道。

“要是那樣就好了,問題就出在這裏。”皇甫峻一苦笑一下,繼續說道:“我出生後,父親終於漸漸接受了現實,開始是這接納母親,而母親在商業上的才能也幫了祖父很多忙,祖父很器重她,認為自己的兒子在商業上怕是沒有辦法支撐起皇甫家了,有個能幹的兒媳婦也不錯,至少將來能把孫子教育成一個出色的商人。但就在我五歲生日那天,和父親分別了七年的那個初戀女孩,再次出現在了父親的生活中。她找到父親,說出了七年前的秘密,祖父和母親為了逼她離開父親,竟然找人毀了她的清白,她悲痛欲絕,這才選擇了離開父親。她表示如今她已經走出了陰影,但她始終忘不了父親,所以這次回來,她希望能跟父親再續前緣。那一天是我生日,父親和母親本來計劃一起給我過生日的,結果我和母親在家等來的卻是父親領著那個女人,拿著一紙離婚協議書,要求母親和他離婚,放他自由,同時還狠狠的大罵了母親一頓,並且說那個他已經知道當年是母親和外祖父找人毀了他初戀女孩的清白,才逼得女孩離開了他,現在女孩已經回到他身邊了,今後他要一輩子好好照顧女孩……”

說到這裏,皇甫峻一歎了口氣,“母親聽完這番話後驚呆了,因為當年明明就是那個女孩子收下了外祖父給她的一百萬美元所以才離開了父親,何來毀她清白一說呢?同時母親也萬分心痛自己同床共枕了七年的丈夫竟然為了一個當年相處了不到一年,重逢不過一天的所謂的初戀女友想要拋棄她這個結發妻子和隻有五歲的兒子!”

“那……你父親和你母親後來怎麽樣了?”若薇伸出手握住皇甫峻一不知不覺中已經握成了拳頭的手,努力想要幫助他走出童年時代的那段陰影。

“我母親當然不會讓那個賤女人得逞。她冷靜的告訴父親,她需要考慮一下。父親以為母親是再考慮怎麽和他分割財產,於是毫不猶豫的按照那個女人之前教他的說法,說隻要母親和他離婚,他便會把鈴木家當年援助皇甫家的錢和買下皇甫家股票的錢原數奉還鈴木家,至於我的撫養權,他並不堅持。”說到這裏,皇甫峻一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那個女人想的太天真,皇甫家今日的股價和當年的股價根本就是天差地別,更何況擁有百分之五十一股份的母親才是皇甫家真正的掌控者,而她想要挑撥和破壞的,可是已經緊緊綁在一條船上的皇甫家和鈴木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她和父親不懂,母親、祖父、外祖父卻比誰都清楚。”

“如果……如果你覺得難受,那就不要再說了。”若薇對皇甫峻一說道。

“沒關係,讓我講完吧。”皇甫峻一搖搖頭,堅持道:“在那個女人回來的第三天,父親正在酒店裏和那個女人親熱的時候,律師陪著祖父和母親將一份調查報告扔在了父親和那個女人的大**。那其中有當年那個女人和外祖父的簽訂的協議,也有那個女人這些年在國外浪蕩生活的照片,還有皇甫家當年的股票價格和如今價格的對比圖,更有當年鈴木家投資皇甫家的那些錢所建立起來的事業已經發展到了何等地步。父親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女人真的拿了外祖父的錢,然後去國外揮霍殆盡後,便想回到國內來抓住他這個往日的舊情人金龜婿,成為皇甫家的少奶奶。父親幡然醒悟,但他和母親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外祖父派人處理了那個女人,把那個賤女人賣到中東做奴隸去了,而父親則日益消沉,最後鬱鬱而終了。”

“黃富少爺,沒想到你的家庭是這樣的,你一定很難過吧?”若薇想起自己在得知父親死訊後那種心痛欲絕,絕望到幾乎無法呼吸的感覺。

“我父親死後,沒過多久爺爺也去世了,再後來母親便成了皇甫家的掌權人。婚姻上的失敗,使她不再相信愛情,連帶著她也不再相信作為兒子的我能找到自己的愛情,她給我安排了一位未婚妻,就是千雪,另一位鈴木家的小姐,從小就按照皇甫家未來新娘這個目標來培養來塑造,看起來似乎是最合適我的新娘,隻可惜所有人都忘記了,我們不是聯姻的工具,我們是人,會有感情,千雪很優秀,可惜我無法愛上她,我總覺得愛上她是對自己的一種否定,是對這個世界上還有真愛的否定……”皇甫峻一歎了口氣,閉上眼睛,有些疲憊的說道。

聽完皇甫峻一所講述的皇甫家的往事,若薇覺得心頭一陣疼痛,原來這個看似邪魅,看似對一切都滿不在乎,肆意遊戲紅塵的少年竟然背負著這麽一段屬於上代人的沉重過往……

她有些心疼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