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38章 舞會

字體:16+-

“你母親也是為了你好,畢竟你是她最親的兒子,她努力培養鈴木小姐做你的未婚妻,就是為了避免你重蹈她的覆轍,可你若是真的無法愛上鈴木小姐,可以跟她說啊?”若薇說道。

“她是不會同意的,因為這件事已經不隻是我和千雪之間的事了,還是皇甫家和鈴木家利益的聯合。”皇甫峻一疲憊的說道。

他反手握住若薇的手,將自己的臉頰埋進若薇的掌心。

“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若薇無奈,隻好這麽安慰他道。

“若薇……”皇甫峻一輕聲叫著若薇的名字。

“嗯?”

“我喜歡你……”

聽到皇甫峻一壓抑而悲傷的聲音,若薇覺得心中一痛。

“皇甫峻一,你抬起頭看著我。”若薇對皇甫峻一說道。

皇甫峻一果然如若薇所說,抬起頭看著若薇的眼睛。

若薇再一次動用了催眠術,漆黑清亮的眸子中漸漸形成一個仿佛黑洞一般的漩渦,少女清澈的嗓音變得有些沙啞有些飄渺,仿佛從天外而來。

“現在你需要好好睡一覺,閉上眼睛,你將忘記一切煩惱,宛如回到母體一般,沒有憂傷,沒有恐懼,隻有平靜。好了,現在開始睡吧,我會陪在你身邊的……”若薇話音落下,皇甫峻一緩緩閉上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真沉啊……”若薇將靠著自己肩頭睡著了的皇甫峻一扶起來,讓他在沙發上躺下,然後又回房去給他拿了條毯子蓋上。

“好好睡吧,雖然我不能回應你的感情,但是作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有片刻的安寧。”若薇看了眼陷入沉睡的皇甫峻一,關上燈,回房間了。

第二天一早,皇甫峻一睜開眼睛醒來時,隻覺得渾身舒暢,似乎有種將心中的不痛快都發泄出來的感覺。

若薇正好也做好早飯了,她穿著一件粉色的草莓圍裙,微笑著向剛醒來的皇甫峻一打招呼。

“皇甫少爺,你醒了麽?我做好早飯了,你吃完飯再走吧。”

“謝謝,昨晚,我突然睡著了,又在你家打擾了一晚上。”皇甫峻一有些歉意的說道。

但此刻,他心裏卻滿滿的都是喜悅,為能夠再次在若薇家留宿而感到開心,嗬嗬,說不定這樣一來二去,若薇總有一天會被他打動的,皇甫峻一想到。

兩人吃完飯,皇甫峻一自覺的先走一步,若薇留下來一邊收拾碗筷,一邊等著笑笑和幽藍來找她上學。

沒過多久幽藍和笑笑便來到若薇家,三個人一起朝盛櫻走去。

“若薇,聽說幽藍說昨晚你和爵少爺……嘿嘿……”笑笑一臉曖昧的看著若薇,大眼睛裏忽閃著八卦的光芒。

“幽藍!你怎麽什麽都跟笑笑說呀,太丟臉了!”若薇一跺腳,尷尬極了。

今天為了遮掩住脖子上淩熙爵留下的吻痕,她專門帶了條雪白的絲巾,沒想到幽藍早就把她的老底透露給笑笑知道了。

“嘿嘿,這有什麽好害羞的,反正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啊,再說了,你和爵少爺的感情那麽好,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笑笑鬧著想要伸手去扯若薇脖子上的絲巾。

“啊!”若薇一不留神被笑笑得逞。

絲巾飄落,白皙的脖頸間,一枚成熟的小草莓便落入眾人眼中了。

若薇尷尬的一把捂住脖子上的吻痕,彎下腰想要去撿掉落在地上的絲巾,突然,一隻大手比她更快的撿起了地上的絲巾。

“若薇。”溫潤如玉的聲音傳進若薇耳中。

若薇微微一愣,太眸朝來人看去。

“昊哥哥。”

“若薇,好久不見啊。”宇文昊苦笑著將絲巾遞給若薇。

“謝謝。”若薇接過絲巾,快速的在脖子上綁好,將吻痕遮住。

但宇文昊還是注意到了那留在若薇脖子上的那枚成熟的小草莓……

宇文昊垂下眼眸,掩飾住眼底那抹嫉妒。是淩熙爵吧……宇文昊想到。

“昊哥哥,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麽事嗎?”若薇問道。

“嗯,我來找你是想告訴你一聲,等明晚的舞會結束,後天我就要去美國讀書了。”

“什麽?!昊哥哥要去美國?為什麽?”

“父親希望我去美國讀書,學習管理,等我回來後他便會將家族的事業交給我來打理,而他將會和秀姨一起去世界各地旅行。”

“是啊,媽媽一直很希望能做一次環球旅行呢。”若薇點點頭,有些傷感的望著宇文昊,“昊哥哥,沒想到我們沒相處多久你就要出國了。”

“傻丫頭,別太難過,我又不是不回來了,過兩年等我修完了全部課程便會回來了。”宇文昊伸出手,揉了揉若薇發心,就像以往兩個人經常做的那樣。

“昊哥哥,那你去了國外之後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呀!”

“嗯,我會的。”宇文昊頷首。

“到時候我去送你。”若薇有些難過,有些舍不得的對宇文昊說道。

“好。”宇文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深深的望了若薇一眼,“我先走了。”

“昊哥哥再見。”若薇朝宇文昊揮揮手。

“再見,若薇。”宇文昊含笑轉身,沒有讓任何人看到眼底那濃得化不開的愛意。

微微閉了一下眼睛,宇文昊決定將那份對於若薇的感情深深的埋進心底,從今以後,她隻是他的妹妹,也隻能是他的妹妹,他不能保護好她,不能為了她而與傷害過她的小悠決裂,不能全心全意對她付出的自己,那麽從此以後就讓他隻是作為一個哥哥一般存在吧,這樣對若薇和他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

宇文昊覺得,這份從此被他深藏心底的感情將成為他餘下生命中最美好的回憶。他從不後悔自己愛上過這樣一個溫柔善良,而又堅強勇敢的女孩子,隻可惜兩個人終究是有緣無分。若強求是傷,那麽就此終結這份感情吧,即使自己從未對若薇表達過自己的愛慕之情,即使若薇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這個哥哥曾經對她懷有那樣的感情……如此便好……

若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若薇,要記得幸福啊,這樣即使隔著萬水千山,我也才能安心……

宇文昊露出一抹明媚卻又憂傷的笑容,淡然的繼續前行。

前方的人生之路還很長很長,或許再也不會有一個像若薇一樣的女孩子進入他的感情世界,但他仍然相信隻要還有明天,生活便還有希望。

若薇目送宇文昊離開,她總覺得宇文昊似乎有什麽話想要對她說,卻最終也沒有說出來。

“若薇?怎麽了?宇文會長都走了,你怎麽還看著他的背影啊?”笑笑順著若薇的視線看過去。

“哦,沒什麽。”若薇搖搖頭,收回視線,對笑笑說道:“我們走吧,笑笑,幽藍,跟我說說明天舞會的事情吧。”

若薇轉移了話題,拉著笑笑和幽藍開始討論明天舞會的事情。

終於到了盛櫻貴族學園學園祭舞會舉行的日子。

這一天,盛櫻貴族學園中到處都洋溢著興奮的感覺。

今天隻上半天課,老師們知道大家沒有心情好好上課,於是便放大家自習。

學生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開始討論舞會的事情。

若薇受到大家情緒感染,心中也對舞會充滿了憧憬。

雖然以前在英國的時候,她經常陪著那個人一起參加各種上流社會的晚宴和舞會,可這次的舞會卻是她回國後第一次參加舞會,而且還是和自己的喜歡的人一起參加,一想到這裏,若薇便覺得心情好得不得了,恨不得舞會快點開始。

下午,笑笑、幽藍跟著若薇一起回到若薇家中,端木冥墨和巫子騫給三人送來了參加舞會的晚禮服和鞋子。

三個女孩便開始忙碌起來,換上衣服,做好發型,畫好妝,隻等著舞會開始了。

晚上八點整,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停在了若薇家樓下。

淩熙爵帶著自己的左膀右手端木冥墨和巫子騫一起將若薇、笑笑和幽藍三個盛裝打扮的大美女接了下來。

穿著筆挺製服的司機為他們打開車門,等三對俊男美女坐定,司機這才回到駕駛座發動車子,朝盛櫻開去。

數十輛黑色的賓利車護衛在加長版勞斯萊斯左右和前後,為它開道。

聚集了無數豪門大少爺和名媛們的一年一度的盛櫻學園祭舞會,簡直比明星走紅地毯還要受到媒體們的關注,大大小小無數媒體的記者們扛著攝像機,拿著照相機,努力用鏡頭捕捉每一位到場的名門之後,舞會入口前不停閃爍著的閃光燈簡直比天上的星星還要璀璨。

盛櫻貴族學園學園祭舞會今年特地將舉辦地點設在了學校的著名建築,經由國際著名設計大師設計的玻璃花房中。

同時,經過國際頂尖舞會設計團隊的精心打造,充分利用花房現有的那些奇花異草們,將花房裝扮的宛如童話中的世界。

衣香鬢影,觥籌交錯間,陣陣花香襲人,四周綠意盎然。

花房門口鋪上了厚厚的紅地毯。

警戒線外記者們早就已經嚴陣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