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59章 坦白從寬

字體:16+-

“好。”淩熙爵頷首。

“我累了,想再睡一會兒。”若薇對淩熙爵說道。

“你好好休息,什麽都不要想。”淩熙爵看著若薇走到床邊躺下來,他幫她蓋好被子,低頭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眼中滿滿的都是溫柔與滿足。

若薇慢慢閉上眼睛,呼吸漸漸平穩。

淩熙爵替她關上燈,隻留了一盞昏黃的小床頭燈。

他走到門邊,再次回頭看了眼睡在**的若薇,嘴角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喜歡的人就是自己一直期待著尋找著的那個人,這種美夢成真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淩熙爵第一次由衷的讚美命運之神,在他吃了這麽多苦之後終於眷顧他了。

淩熙爵關上門,腳步聲越來越小,他漸漸離若薇的房間越來越遠。

若薇猛地睜開眼睛,雙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

爵說那一夜他的仇人找上門來,他不得不選擇了再次逃離,而知道爵在那間廢棄教室的人除了自己之外隻有父親一個人知道……

難道是父親將爵的蹤跡告訴了爵的仇人?也就說父親很可能是認識爵的仇人的!

若薇驚恐極了,一向溫和謙遜的父親怎麽會認識心狠手辣滅了南宮家滿門的惡魔呢?!

這到底……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若薇覺得自己根本睡不著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迫切的想要知道父親和南宮家被滅門這件事究竟有沒有關係!

一夜未眠。

第二天,若薇很早便起來了。

她將所有心事都隱藏在心底,整個人顯得有些蔫蔫的,做什麽事都沒有心情。

淩熙爵默默將一切看在眼裏,臉上不動神色,心中卻有些忐忑。

難道若薇對於自己恢複了記憶,回想起她就是小薇這件事感到很不開心?難道她並不希望自己是小薇,也不想跟他相認?淩熙爵不禁微微皺起眉頭。

若薇和淩熙爵兩個人各懷心思,吃完早餐,便坐上淩熙爵的車來到若薇十年前的上小學的學校。

當年的廢棄教室已經被拆除了,一幢新的教學樓拔地而起,一切都變得不同了,不過好在那顆大樹還在。

若薇走到大樹前,對淩熙爵說道:“我把項鏈放在一個小盒子裏,盒子就埋在這裏。”

兩人蹲下身,拿起鏟子開始挖。

沒多久,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盒就被挖了出來。

若薇將盒子打開,盒子裏放著一個被手帕層層包裹住的東西。

若薇將手帕打開,項鏈便出現在兩人眼前。

十年過去了,項鏈的關澤有些暗淡了。

看到這條項鏈,往事便如同無聲電影一般在淩熙爵與若薇眼前閃過……

兩人都陷入了對往事的回憶當中……

“這個送給你。”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小男孩將一直呆在脖子上的項鏈取下來送給了小女孩,小女孩接過項鏈,項鏈的掛墜裏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時一對笑容滿麵,很幸福很幸福的年輕男女。

“送給我?”小女孩疑問的問道。

“嗯,送給你,著上麵是我爸爸媽媽的照片,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將來我們也會向他們一樣幸福的!”小男孩有些難為情,又有些倔強的說道。

“你不是跟我說過你沒有家了嗎?這是你父母給你的東西,一定對你很重要啦,我不能要!”小女孩要要投,想要把項鏈還給小男孩。

“不行!東西都給你了,我就不能再拿回來!你必須接受!”

“那好吧,我會好好保管的。”小女孩心裏想著這條項鏈對小男孩來說這麽重要,自己就當做替他保管吧。

“小薇,隻要你保管好這條項鏈,等我們都長大了,我就會來娶你,讓你做我的新娘!”小男孩流淌著暗金色的眸子裏寫滿了認真。

小男孩鄭重的將項鏈戴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

若薇與淩熙爵相視一笑。

“爵,那時候你好霸道啊。”若薇抱怨道。

“你那時候就很傻。”淩熙爵眼中含著笑意。

“哇!爵,你居然敢嘲笑我!”若薇站起身,瞪了淩熙爵一眼,嘟起嘴轉身就朝等在校門口的汽車走去。

“若薇!”淩熙爵也起身,幾步追上若薇,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讓她轉過來看著自己。

“若薇,你把我的項鏈完好無缺的保管了十年,現在我也找到你,是時候該履行我們當年的約定了。”淩熙爵望著若薇,嘴角微微牽起,露出一抹笑容。

若薇立刻被他這抹笑容迷住了。

“若薇,做我的新娘,讓我娶你吧。”淩熙爵深情的望著若薇,堅定地說道。

“爵……”

“若薇,答應我吧。”

“你……你是認真的嗎?”若薇臉頰微微泛紅。

但一想到昨晚自己糾結了一整夜的問題,她臉上的紅暈便立刻退了下去。

“我是認真的,很認真很認真。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想著這件事了。”

“爵……可是若是我有可能是你仇人的女兒呢?”若薇緊張的看著淩熙爵。

淩熙爵皺起眉頭。

若薇歎了口氣,決定將自己昨晚糾結了一整夜的事告訴淩熙爵。

“爵,當年你會被仇人找到,是因為我不小心將你的行蹤透露給了我父親,當時他很震驚,之後便急匆匆的從家裏走了,後來整整一夜都沒有回來,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第二天我再去廢棄教室找你的時候你就已經不在那裏了。所以……爵,我懷疑我父親可能認識那個滅了你們南宮家滿門的人。”若薇愧疚的說道。

“你什麽時候產生這個猜測的?”淩熙爵問道。

“我……我是昨晚恢複記憶之後無意間將幾件事情聯係起來想了一下,一下子發現這件事……”若薇低下頭說道。

淩熙爵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無比陰冷,他深吸一口氣,控製住自己的情緒,放開若薇,大步朝學校外走去。

“爵!”若薇追在淩熙爵身後,也出了學校。

兩人坐進車裏,淩熙爵冷著臉對司機說道:“馬上回去。”

“巫子騫,立刻給我查查關於貝明德博士的所有資料和人脈關係,越詳細越好。”吩咐完司機將車往回開,淩熙爵立刻拿出手機給巫子騫打電話。

車裏的氣氛很凝重,很壓抑,若薇刻意清晰的感覺到淩熙爵身上濃濃的戾氣,這是她以前從未在淩熙爵身上感覺到的。

原來爵說他早已變成了一個惡魔,一個和毀了他家族的人一樣的惡魔,就是這個意思啊……

這樣的淩熙爵讓若薇感到有些害怕。

回到小屋之後,淩熙爵立刻進了書房,若薇被守衛們態度友善而又強硬的阻攔在了門外,不一會兒,淩熙爵的得力手下們都聚集到了淩熙爵的書房,其中也包括端木幽藍、端木冥墨和巫子騫。

同時來的還有被守衛們押解著的韓筱薇。

所有人都到期了,若薇才被請進了淩熙爵的書房。

這還是若薇第一次見到這麽多淩熙爵的手下同時聚集在淩熙爵的書房裏。

“爵……”若薇輕聲叫了一聲淩熙爵的名字。

“幽藍。”淩熙爵朝端木幽藍使了個眼色。

端木幽藍走到若薇身邊,拉著她的手,將她帶到自己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仿佛三堂會審一般,韓筱薇站在眾人視線中間。

這個美麗的女孩子此刻退去了以往用來偽裝的柔弱溫柔,眼神銳利,臉上的神情很冷靜,帶著與這個年齡不相符的沉穩。

“韓筱薇,不,應該叫你黎夏薇才對,黎小姐,沒想到能在盛櫻見到你,大名鼎鼎的魅影金牌神偷,最擅長的就是偽裝和偷竊,不知道黎小姐這次想要竊取的是什麽東西?”淩熙爵盯著韓筱薇,緩緩的開口說道。

“嗬嗬,沒想到這麽快就被爵少爺查出來了。暗夜的實力果然名不虛傳。”韓筱薇……不現在應該稱呼她的真名黎夏薇了,美麗的臉蛋上露出一抹讚許的笑容,“沒錯,我就是黎夏薇,你口中大名鼎鼎的魅影金牌神偷,爵少爺,這次我是受到委托人的雇傭來偷你對貝若薇小姐的愛情的。雇主說隻要能讓你們分手,不管用什麽方法都可以。我覺得這單生意還挺有挑戰性的,所以就接下來試試嘍。”

“告訴我,你的雇主是誰。”

“嗬嗬,爵少爺,你也知道,我們這行最忌諱透露雇主信息。”黎夏薇聳聳肩,無奈的說道:“雖然這單生意我沒能完成,但基本的職業道德我還是有的,畢竟將來我還是要在這個圈子裏混的嘛,要是告訴您了,我今後豈不是沒得混了。”

“黎小姐,我想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在和你商量!”淩熙爵冷冷的說道:“如今你落到暗夜手裏,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我想我們還是用最和平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吧。”

“好啦好啦!人家知道啦!”黎夏薇歎了口氣,知道她和淩熙爵的談判破裂了,淩熙爵是不肯能在自己不說出雇主的情況下放過了自己,所以她打算還是老老實實的將雇主告訴淩熙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