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60章 疑團重重

字體:16+-

“我說還不行麽。”黎夏薇撇撇嘴,“雇用我的人是宇文家的大小姐宇文悠,不過我知道她並不是真正雇傭我的人,因為沒有圈裏人的引薦和介紹她根本聯係不上我。”

淩熙爵微微頷首,緊緊盯著黎夏薇,開口說道:“繼續說。”

“我曾經隱約聽到過宇文悠和那人通電話時,電話那頭那個吩咐宇文悠做事的人的聲音和前幾天來盛櫻做講座的藍斯公爵一模一樣!”

“什麽,你的意思是藍斯才是幕後雇傭者?”若薇追問道。

“很有可能。”黎夏薇點點頭。

“藍斯公爵確實有雇傭黎小姐破壞爵少爺和若薇關係的動機。”端木幽藍點點頭,表示讚同。

“可是最奇怪的是,宇文悠和藍斯公爵交談時還提到了另一個人,藍斯公爵稱他為KING,但是這個KING究竟是什麽人,我就不知道了。我想總不至於是那個不能惹的人吧?”黎夏薇歪著頭想了想,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我知道的就這麽多,能說的我都說了,爵少爺,您就不要再追究我的責任了嘛,放我走吧。”黎夏薇朝淩熙爵眨眨眼睛,可憐巴巴的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知道我和爵以前的事,一定是藍斯告訴宇文悠,宇文悠又告訴你的。”若薇這下終於知道為什麽黎夏薇能這麽成功的扮演好小薇的角色了。

藍斯在封印她記憶的同時,一定也窺視了她記憶中所有的秘密,一想到藍斯對她做的這些事,若薇就覺得渾身不寒而栗。虧她還一直把他當做自己最崇拜和尊敬的老師與兄長呢!甚至……甚至還悄悄的暗戀過他……

“好吧,既然你這麽坦陳的把一切都說出來,我可以不再追究你的責任,你走吧,離開這裏,不要再回來了,我可以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淩熙爵點點頭,答應了黎夏薇的請求,他揮揮手,讓守衛們將黎夏薇送出去了。

黎夏薇走後,淩熙爵手下的得力幹將們立刻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有的說淩熙爵不該就這麽輕易放了黎夏薇,有的則開始猜測藍斯和神秘人KING之間的關係。

“幽藍,KING是什麽人啊?”若薇問道。

聽到若薇的問話,在場的眾人都愣了一下。

幽藍看了眼坐在她對麵的巫子騫,巫子騫也一副不知道該怎麽給若薇解釋的樣子,她又抬眸朝淩熙爵看去。

淩熙爵微微頷首。

得到淩熙爵的默許,幽藍清了清嗓子,這才對若薇說道:“KING是世界上唯一能和‘暗夜’抗衡的黑道組織‘神域’的幕後掌控者,被稱為黑暗帝王。”

“‘暗夜’是爵建立的組織,那麽這個建立‘神域’的KING又是什麽人呢?是男人還是女人,是年輕人還是中年人?”若薇繼續問道。

“KING很神秘,比一向深居簡出的爵少爺還要神秘,大家至少知道‘暗夜’的掌控者爵少爺是什麽人,多大年紀,有什麽身份背景,但這個KING卻是個真正的迷。沒人知道他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究竟是年輕人還是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幽藍說道:“‘神域’和‘暗夜’之間這幾年一直摩擦不斷,而且爵少爺懷疑‘神域’並不隻是個簡單的黑道組織那麽簡單,去年他查出‘神域’和十年前四大家族之一的南宮家被滅門有關係,之後他又派出了很多人手去調查‘神域’卻一直再沒有什麽進展了。”

“爵,你是不是懷疑那個KING就是你記憶中的那個黑衣男人?”若薇問道。

“去年派去調查‘神域’的人帶回來的關於‘神域’的資料上有一張照片,那張照片裏有一個標誌,當年我曾經在那個男人的胸口看到過。”淩熙爵回憶起當年自己被男人擄走時,曾無意間扯開過他的襯衫,在他的胸口處有一個十字形的紅色胎記,這個胎記和神域的標誌出奇的相似。

“也就是說隻要找到這個神秘的KING就能間接找到當年滅了南宮家滿門的凶手,為南宮家的所有人報仇了嗎?”若薇覺得有些心跳加速。

父親已經去世了,但KING還活著,這是不是說明父親並不是害死爵所有親人的那個神秘人?

想到這個可能性,若薇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她不敢想象自己的父親如果真是殺了爵所有親人,將南宮家徹底毀了,還將爵抓去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的那個神秘人,她的情緒會不會當場崩潰。那麽慈愛的父親,對工作那麽負責的父親,怎麽可能是壞人,怎麽可以是壞人呢?!

“我也希望能夠如此。”淩熙爵說道。

“爵少爺,你剛才就這麽放過那麽黎夏薇,會不會太便宜她了?”幽藍對於淩熙爵這麽輕易放了偽裝成韓筱薇,還騙了所有人說她是小薇的黎夏薇感到很不理解。

“留著黎夏薇這個丫頭,對我們來說還有其他用處。”淩熙爵說道:“她可是殺手組織‘魅影’的四大金牌之一,號稱黑道第一金牌神偷,這次我們放過她,就算是她欠了我們一個人情,將來若是我們找她幫忙,她不會不幫的,反之,若是這次除掉她,‘魅影’被我們卸掉了得力臂膀,一定會和我們翻臉的,這對‘暗夜’有百害而無一利。”

“爵少爺,我明白了。”幽藍點點頭,“您的意思是將來她說不定對我們還有用是嗎?”

“嗯。”淩熙爵點點頭。

“爵少爺,今天您把我召集到這裏來一定不僅僅是為了處理黎夏薇這件事這麽簡單吧?”淩熙爵手下一名年紀不大,卻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很精明的手下問道。

“不錯,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到這裏來是要和大家討論一下關於如何對‘神域’展開全麵打擊,這次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在黑道生意方麵的打擊了,我們要從各個方麵出手。之前我們對‘神域’的幾次打擊都沒能逼出‘神域’的幕後掌控者KING,這次我就不信傾盡‘暗夜’全部力量,把他們逼近死角,逼近絕境,KING還不出麵!”淩熙爵深邃的眸子掃過在場每一個人,眼底透露出比冰還冷的光芒。

若薇知道淩熙爵接下來要和他的手下們商量關於“暗夜”的正事了,她拉了拉幽藍的衣袖,小聲對幽藍說道:“幽藍,我覺得這裏不太適合我呆著,爵和他們討論的事我又聽不懂,我想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吧。今天發生的事有點多,我想好好整理一下思緒。”

“好,我陪你回房間。”幽藍點點頭。

若薇起身借口身體不舒服想回房休息了,淩熙爵點了點頭,讓幽藍送她回房間。

若薇和幽藍離開淩熙爵的書房,來到若薇的房間。

留下淩熙爵和他的手下們繼續開會。

“若薇,這次韓筱薇的真實身份被揭穿了,她不是真正的小薇,你就不用擔心爵少爺在你和她之間難以取舍百般為難了。”幽藍微笑著安慰若薇。

“幽藍,你知道嗎?昨天晚上我終於衝破了藍斯之前在我身上下的記憶封印。”若薇拉著幽藍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自己起身去泡了兩杯花茶。

“記憶封印?怎麽回事?和藍斯公爵有關嗎?怎麽以前沒聽你說過啊。”幽藍很吃驚。

“嗯,這件事我自己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了。”若薇說道:“就是上次我被教務主任騙去見藍斯,結果和藍斯爭執間撞到頭,在昏迷期間,我想起來一些以前的事情,這才知道自己有一部分記憶被封印起來了,這次頭部受到撞擊,機緣巧合才會解開了一部分以前的記憶。後來我醒了之後就要求藍斯幫我解開封印,但是他不肯,他說封印的契機是我父親,我父親已經去世了,現在貿然解開,對我的精神來說會產生損害。”

“若薇,那你現在有沒有什麽事?”幽藍有些緊張的看著若薇問道。

“我現在沒什麽事。”若薇搖搖頭,“雖然藍斯不肯幫我解開記憶封印,但我自己卻無意中衝開了記憶的封印,現在我已經回想起了以前被封印起來的所有事情了。那些事情是和爵有關的。”

“和爵少爺有關?”

“嗯,其實我以前和爵是認識的,就在十年前……”若薇露出一抹苦笑,“衝破記憶封印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就是爵這麽多年一直在找的那個救了他的小薇。”

“什麽?!若薇,原來你才是真正的小薇!”這下幽藍更驚訝了。

不過很快她便恢複過來了,她欣喜的一把抱住若薇,“真是太好了呀若薇!原來你就是爵少爺一直苦苦尋找的救命恩人小薇!這下子爵少爺肯定要高興死了!你們本來就這麽相愛,現在更是有了以前這段緣分,你看吧,就連老天爺都要你們在一起呢!”

“幽藍,你太樂觀了,其實,我回想起的不僅僅隻有我和爵之間的這些事,還有一些別的事,一些不那麽讓人愉快的事情……”若薇一邊說著,一邊情緒低落的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