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61章 誘惑

字體:16+-

“你和爵少爺之間還能有什麽事啊?”幽藍不解。

“當初雖然是我救了爵,但爵的仇人之所以會再次找上門來,和我也有一些關係啦,是我不小心把爵的藏身之處透露給了第三人知道,所以才間接導致了爵的仇人找到了他,爵這才又不得不踏上了逃亡之旅。”若薇自責的說道。

“若薇,你當年把爵少爺的藏身之處告訴誰了?”

“我告訴我父親了,那天爵把他父母留給他的項鏈送給我了,我興高采烈的戴著項鏈回到家裏,誰知卻被我父親看到了,他嚴肅的追問了我關於項鏈的事,我從來沒見過我父親這麽嚴肅的樣子,當時害怕極了,就把爵的藏身之處告訴我父親了。”若薇歎了口氣,說道。

“那後來,是你父親把爵少爺的事告訴給爵少爺的仇人的嗎?”幽藍追問。

“我不知道……”若薇搖搖頭,“我父親已經去世了,我不想猜測他是爵得仇人或者和爵的仇人有關係,這樣太不尊重我父親的在天之靈了,可這件事就像一根刺一般一直橫在我心頭,令我寢食難安……”

“若薇,別想這麽多了,總之你當初若是不救爵少爺,爵少爺那天就算不被他的仇人抓到,也一定會因為高燒而死的,你是他的救命恩人這件事不容否認!”幽藍安慰若薇,“現在不許再胡思亂想。你看,你和爵少爺之間的障礙好不容易才掃除,你們應該很幸福的在一起才對啦,就像笑笑和冥墨一樣啊,你看他們兩個多幸福多甜蜜啊。”

幽藍用自家弟弟和笑笑之間的感情來鼓勵若薇。

想到笑笑和冥墨那對歡喜冤家,若薇嘴角忍不住彎起來。

笑笑和冥墨兩個人總是吵吵鬧鬧,天天叫嚷著看不慣彼此,但每當有什麽事發生,兩個人卻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先為對方考慮,並且總是站在同一戰線上,合作起來也比別人默契許多,雖然兩個人嘴上都不肯對對方示弱,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心中除了彼此再也容不下別的人了。

“是啊,他們很幸福呢,說起來真的是我和爵的榜樣呢。”若薇點點頭。

一直到傍晚,淩熙爵才和他的手下們開完會。

若薇站在自己房間的窗戶邊上,目送淩熙爵的一眾手下們離開,沒過多久,身後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那腳步聲走到她身後才停了下來,一雙溫暖結實的長臂將若薇摟進懷中。

“爵。”散發著淡淡青草味的懷抱,溫暖的體溫,沉穩的心跳聲,若薇不用看都知道是淩熙爵來了。

“在想什麽呢?”淩熙爵清冷的聲音在若薇耳邊響起。

“我在想啊,笑笑和冥墨怎麽就能這麽輕易獲得幸福呢?為什麽我們就要愛得這麽曲折這麽辛苦。”若薇扯扯嘴角,伸手握住淩熙爵摟著她的大手。

“那你想明白了麽?”

“我覺得或許是因為我們沒有他們這麽灑脫吧。笑笑和冥墨他們在這世上沒什麽太多的牽掛,沒什麽煩惱,沒有經曆過仇恨,沒有經曆過背叛,所以可以肆意的享受青春,享受愛情。”若薇說道:“爵,你老實告訴我,你有沒有懷疑過我父親就是滅了你們南宮家滿門的人?”

“若薇。”淩熙爵抓住若薇的肩膀,將她轉過身來和自己麵對麵對視著。“如果你想要聽實話,那麽我可以告訴你,我懷疑過。”

若薇抬起清澈的眸子,直視淩熙爵流淌著暗金色的深邃眼眸,僵硬的動了動唇,幹澀的問道:“如果……如果我父親真的是那……那個人……你……你會怎麽樣?”

“我不知道。”淩熙爵露出一抹苦笑,一向冷冷淡淡,沒什麽表情的臉上閃過一絲迷茫的神色。

兩人之間陷入一陣沉默當中。

過了半晌。

“或許……或許並不是像你我猜測的這樣……畢竟你父親已經去世了……”淩熙爵輕歎一口氣,放開若薇,“我還是傾向於懷疑KING是那個神秘人。”

“爵少爺,藍斯公爵來電,想和您談談,你要不要接電話?”巫子騫敲了敲門,向房間內的淩熙爵請示道。

“藍斯公爵?他找我有什麽事?”淩熙爵挑挑眉,不經意的掃了眼若薇。

若薇原本正低著頭,聽到藍斯的名字,微微一愣,便抬眸朝站在門口的巫子騫看去。

“爵少爺,藍斯公爵說他有一份調查報告想拿給若薇小姐看,所以他想約您和若薇小姐兩個人去舞墨雅居見麵。”巫子騫將藍斯剛才的話轉述給淩熙爵聽。

“雅居?雅居是什麽地方?”若薇問道。

“若薇小姐,舞墨雅居是市郊的一座高級私人會所。”巫子騫解答了若薇的疑問。

“藍斯他能拿什麽調查報告給我看呢?”若薇不解。

“把電話給我,我和他談。”淩熙爵說道。

“是。”

巫子騫退出房間,取了電話後,將它交給淩熙爵。

淩熙爵接過電話對著那頭的藍斯說道:“我是淩熙爵。”

“怎麽樣考慮好了麽?”

“藍斯公爵,你大可以派人將調查報告送到我這裏來交給若薇,不必這麽大費周章的約我們去舞墨雅居見麵。”淩熙爵毫不客氣的說道。

“淩熙爵,這份報告我覺得還是由我親自交給若薇的好。”藍斯冷笑一聲,話音頓了頓,才又開口說道:“是關於若薇的父親貝明凱博士的,我想若薇大概不想通過別人的手得到這份調查報告吧。”

聽到藍斯這句話,淩熙爵看了若薇一眼,向若薇轉述了藍斯剛才的那句話。

“藍斯公爵說那份他想要親手交給你的調查報告是關於你父親貝明凱的。”

聽到藍斯提起父親的名字,若薇猛地衝到淩熙爵身邊,神情略顯激動的搶過電話,對著電話那頭的藍斯說道:“藍斯!你究竟想幹什麽?我父親都已經被你害死你,你還要調查他?你是想讓他的在天之靈都得不到安息嗎?!”

“若薇,我想你大概是誤會我的意思了。”藍斯淡淡的說道。

“我誤會?我會誤會你什麽?”若薇毫不客氣的說道。

“如果你父親真的被我害死了,那麽我調查他,你可以說我不尊重死者,可若是你父親並不是我害死的,甚至可能根本就沒死,你這麽指責我是不是未免有些偏頗?”

“什麽?!你說我父親……你說我父親……他……他……”若薇聽到藍斯的話,眼睛頓時瞪得老大,張張嘴,結結巴巴的驚呼起來。

聽到藍斯那句話時,她隻覺得自己幾乎要失去語言能力了。

藍斯說她父親不是他害死的,而且甚至還可能還活著?!

“藍斯,你再說一遍,你剛才說了什麽?!”若薇渾身顫抖,聲音幾乎都不能成語調,她急切的追問道。

“我剛才是說,你父親可能更本就沒有死!”藍斯再次一字一頓的將這句話對著電話這頭的若薇說了一遍。

“可是若是我父親沒有死,那麽那天我看見的屍體又怎麽解釋?我明明親眼看到父親變成那副模樣了啊!”若薇心中閃過無數疑惑,她覺得自己眼前全部都是謎團。

“來舞墨雅居,我在這裏等你,隻要你來,我就會把調查報告給你,到時候你不就什麽都知道了。”藍斯拋出誘餌。

若薇想了想,咬咬牙,對電話那頭的藍斯說道:“好,我答應你!”

“好,我等著你,如果你不敢單獨來,讓淩熙爵陪你一起來也行。”藍斯故作大度的說道。

“我會和爵一起去的,不過我勸你別耍什麽花招,這裏不是英國,這裏是爵的地盤。”若薇咬咬切齒的說道。

“嗬嗬,我等著你們,不過你們最好快點,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耐心沒有那麽好。”說完,藍斯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忙音,若薇放下電話,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砰砰亂跳的慌亂心情。

藍斯的誘餌的確足夠誘人,足夠吸引她在明明知道可能有詐的情況下,還是會忍不住主動往陷阱裏跳,隻為知道那唯一的真相,隻為知道父親是否真的如藍斯所說可能更本沒死!

“若薇小姐,你這樣做太危險了!”巫子騫不讚同的說道。

“若薇,如果你決定一定要去舞墨雅居見藍斯的話,我支持你的決定,我會陪你一起去的。”淩熙爵說道。

“好,爵,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雖然我知道藍斯可能在舞墨雅居裏布置了陷阱等著我們去跳,但我真的太想知道我父親是不是真的如同他所說的那般可能根本沒死!父親是這世上對我最重要的親人,我不想放過這個能夠得知真相的機會!”若薇望著淩熙爵,急切的說道。

她希望淩熙爵能夠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能夠支持她做出的決定。

“我知道。”淩熙爵伸手揉了揉若薇的發心拉著她的手,帶著一起下了樓,坐上車子,朝舞墨雅居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