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83章 KING現身!

字體:16+-

黑夜中,淩熙爵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他在巫子騫的引導下,找到了監護病房,。

監護病房位於城堡二樓東側第一間。

淩熙爵悄無聲息的將監護病房的兩名護士和一名醫生打昏後,快步走到監護病房前,透過玻璃窗,他看到若薇正臉色蒼白,安安靜靜的躺在病**。

見到若薇這個樣子淩熙爵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他快步上前,打開監護病房的門,走了進去。

“若薇?”淩熙爵輕聲叫著若薇的名字,隱藏在黑色麵罩下的臉看不出此刻是什麽表情,但那雙流淌著暗金色的深邃眼眸卻透露出一絲擔憂。

他有些猶豫的伸手碰觸上若薇比常人微涼的肌膚。

外界傳言是真的?

若薇真的生命垂危?

淩熙爵的心中百味陳雜,百感交集。

他是不是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若薇……”淩熙爵執起若薇的小手,貼上自己的麵頰,閉上眼,心中竟是前所未有的慌亂和茫然。

聽到淩熙爵的聲音,若薇眨眨眼睛漸漸清醒過來。

“爵?”若薇認出麵前這個拉著自己的手,將臉埋在自己手掌心中的男人正是她的摯愛——淩熙爵。

“若薇?”聽到若薇的聲音,淩熙爵這一瞬間幾乎以為是自己的幻聽,他趕緊抬起頭朝若薇看去。

見若薇真的醒了過來,淩熙爵有些驚訝的看著若薇。

見淩熙爵被自己騙到了,若薇忍不住輕笑出聲。

“嗬嗬,爵,你上當了。”若薇伸手拉下淩熙爵臉上的麵罩,對他說道:“爵,沒想到你真的來了,你能來我真的好高興。”

若薇撫上淩熙爵俊美的臉龐,嘴角牽起,心中很溫暖。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淩熙爵皺著眉頭問道。

“這其實是個陷阱。”若薇說道:“我是想引KING出現,然後證實我心中的一個猜測。”

“這樣做太危險了,跟我走,離開這裏。”

“即使危險我也要這麽做。”若薇堅定的說道:“爵,我還不能走,你先離開這裏吧,明天這裏會很危險。”

“你明明知道危險,卻還要以身犯險?”淩熙爵挑眉。

“我有我的非要留下來的理由,如果我的猜測是對的,或許之前那些恩怨,那些疑惑都能解開了。”若薇說道。

“你不走,我就留下來陪你。”淩熙爵對若薇說到。

“你不能留在這裏,太危險了!你要是不走我就喊藍斯和管家來了!”若薇嚴肅的說道。

若薇話音剛落,淩熙爵便立刻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唇齒纏綿,極盡溫柔,卻又無比霸道,薄唇親吻著粉嫩的紅唇,將若薇的呼喊全都封在了口中。

過了半晌,淩熙爵這才放開若薇。

“你太霸道了。”若薇不滿的瞪著淩熙爵。

“讓我留在你身邊保護你。”淩熙爵要求道。

“好吧。”若薇無奈,隻好答應了淩熙爵的要求。

淩熙爵在城堡中潛伏下來。

若薇則躺回**去,但是卻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大早。

天空中聚集了厚厚的一層烏雲,細密的雨絲連綿不絕的從天空中落下,大地濕漉漉的,房間中的空氣有些沉悶,也有些凝重。

十幾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開進玫瑰堡範圍內,最後再城堡門前停了下來。

保鏢們迅速從車裏鑽出來,將現場嚴密控製起來,其中一名保鏢撐起一把黑色的雨傘,了最中間那輛車的大門。

一隻穿著意大利皮具大師純手工製作的高檔黑色小牛皮皮鞋的腳從車裏踏了出來。

一名身材高大,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在保鏢們的護衛下,走進了城堡中。

藍斯帶著管家早早就在城堡門前等著男人到來了。

但當男人走出車子,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時,玫瑰堡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家全都一副活見鬼了的模樣。

不過這不能怪大家太過驚訝,任何一個人見到曾經和自己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十年,在不久前去世的人,此刻有活生生的出現自己的麵前,隻是換個了身份而已,想必任何人都會無比震驚。

沒錯,麵前這個男人,這個被無數人仰望,無數人猜測的神秘人KING,正是按理說在半年前已經去世了的貝明凱博士!

藍斯見到男人的瞬間,碧綠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訝,但他很快便將情緒穩定住。他淡定的注注視著麵前這個男人在保鏢們的重重保衛下,朝他走過來。

“藍斯,好久不見。”KING走到藍斯麵前,微微牽起嘴角,露出一抹沒有溫度的笑容,氣勢逼人的對藍斯說道。

“KING閣下,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見到您的,這還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您呢,或者說我應該稱呼您貝博士更恰當?”藍斯冷靜的說道。

“還是叫我KING吧,貝明凱博士已經在半年前的實驗中意外身亡了,屬於他的過去已經結束了,現在這個世界上隻有‘神域’的KING,沒有貝明凱博士了。”KING冷漠的說道,“藍斯,我對你很失望,你居然沒有看好若薇,令她受了重傷!不管怎麽說她都是我的女兒,是‘神域’最尊貴的公主。”

“很抱歉KING閣下。”

“好了,現在帶我去見她。”KING要求道。

“是,請您跟我來。”藍斯領著KING朝監護病房走去。

KING在藍斯的帶領下走進病房,看到若薇臉色蒼白的躺在**,他的眉頭頓時緊緊皺了起來。

“若薇,對不起,爸爸來晚了。”KING終究還是無法割舍和若薇之間的父女之情,他走到若薇床邊,握著若薇的手,臉色有些焦急。

小手被滾燙的大掌握住,若薇的眼睫輕輕顫抖了兩下,緩緩的睜開了。

“爸爸……沒想到真的是你。”若薇靜靜的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的這個中年男人,她緩慢而堅定的從他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若薇?!你醒了?!”KING驚喜的看著若薇,但他馬上就明白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騙局,是若薇和藍斯事先設好的局!

KING的臉色變了幾變,最終他冷著臉,看著若薇,嚴肅的說道:“若薇,你騙爸爸。”

若薇坐起身,依舊靜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爸爸,是你先騙我的,不是嗎?”若薇露出一抹苦笑,“那時候我真的以為你死了,當時我真的都絕望了,那時我將失去你的恐懼和對未來的惶恐與茫然全部歸結於是藍斯的責任,如果不是因為他投資了你的實驗,你就不會意外慘死,所以我恨他,也恨自己遇人不淑,所以我毅然決然的離開了英國,可是我沒想到,我的父親並沒有死,他隻是詐死換了個身份,依舊逍遙自在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然後把對死者的懷念和對未來生活的茫然留給了身邊最親近的人,讓他們沉浸在悲傷中,承受心靈上的痛苦,爸爸你真的好自私!”

麵對若薇的指責,KING的麵孔抽了抽,抿緊唇,最終什麽也沒有說出口。

“爸爸,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恐怕沒有吧……我從來都沒有你想象中那麽堅強。”若薇忍不住眼眶泛紅,“你詐死拋下我也就算了,你還變成了‘神域’的KING!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不希望你是KING,你是‘神域’的人?!”

“若薇,爸爸會補償你的。”

“補償?你拿什麽補償?”淚水終於溢出眼眶,若薇狠狠的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你補償了我,卻補償不了其他人!爸爸,當年是你讓藍斯封印了我的記憶是不是?現在我全都想起來了,當年你對那條項鏈,對爵那麽緊張那麽在意,是不是因為你就是滅了南宮家滿門的人?!”

“若薇,我是你父親,有你這麽和父親說話的女兒麽,太沒有規矩了!”KING斥責道。

“父親?女兒?規矩?”若薇露出一抹夾雜著淚水的苦澀笑容,“我父親半年前就去世了,現在您隻是KING不是嗎?我的父親是個溫和慈愛的生物學家,不是一個喪心病狂,草菅人命的野心家、瘋子!”

“啪!”KING聽了若薇的話,大怒,狠狠打了若薇一耳光。

“我看瘋了的人是你,你是和淩熙爵那小子待在一起太久了,竟然仇視起自己的父親來了!若薇,爸爸會帶你走,幫你徹底消除所有和淩熙爵相關的記憶,等到你完全忘記他了,你還是爸爸的好女兒,‘神域’最尊貴的小公主。”KING示意手下強行將若薇帶走。

“我不走!我不要忘記爵!爸爸,你不能這麽做!”若薇捂著被打腫的臉頰,驚恐地瞪著朝她走來的保鏢們。

“若薇,不要太固執了,爸爸不會害你的,你跟爸爸走,將來爸爸的一些都是你的,爸爸等這一天已經很多年了,在過些時日,很快,這個世界就是我們父女兩個人的了!”KING狂妄的對若薇說道。

現在他心中滿滿的全是野心,道德、感情、理智統統被他拋棄,他已經停不下來,也不願意停下來了!

“瘋子,你是瘋子!爸爸,求你清醒點,不要再執迷不悟了!”若薇掙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