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84章 等你帶我走

字體:16+-

“嘭!”

城堡裏突然響起一聲槍響,前來抓若薇的保鏢應聲倒下,腦門上留下了一個泛著焦黑的圓形彈孔。

房間內的保鏢們頓時慌了,也顧不上去抓若薇了,他們急忙將KING團團圍住,護在中間。

若薇則乘機跑出了房間。

若薇剛跑出房間,便被人一把拉住,捂住嘴,拖進了一間房間裏。

若薇剛想尖叫,耳邊便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別出聲。”淩熙爵壓低聲音在若薇耳邊說道。

若薇聽見是淩熙爵的聲音,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急忙點點頭。

淩熙爵放開捂住若薇嘴巴的大手。

若薇有些不敢看淩熙爵,她覺得很內疚,很愧對他。

她沒想到原來她的父親就是那個“神域”的掌控者,神秘人KING——殺害了淩熙爵父親和所有族人的仇人……

她和他之間原來除了十年前的緣分之外,還有著無法化解,無法彌補的深仇……

若薇有些不敢看淩熙爵,她低著頭,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淩熙爵。

若薇的心中亂成一團,不知道如何開口,淩熙爵卻先開了口。

“那個男人就是KING麽?他……是你父親?”淩熙爵的聲音響起,很平靜,若薇聽不出他此刻究竟是什麽心情,猜不出他臉上又是一副什麽表情。

“是……”若薇無力的點點頭。

“若薇,雖然我不想逼你,但我還是想要從你這裏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淩熙爵伸出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抬起若薇的下巴,流淌著暗金色的光芒的眸子緊緊注視著若薇,“如果我和你父親在戰場上相遇,你會站在哪一邊。”

“我……”若薇抿緊唇,這個問題她自己又何嚐不曾想過,隻是兩邊都是她愛的人,讓她不知高該如何抉擇。

“沒有辦法做出選擇是麽……”淩熙爵放開若薇的下巴,眼神閃爍了一下,沒有再逼迫若薇回答這個問題。

他靠在門邊,從門縫裏朝外張望了一陣,見埋伏在城堡中的手下已經同KING的人馬惡鬥成了一團,整個走廊裏雞飛狗跳,無數天價古董被毀壞殆盡。

淩熙爵轉過臉,嚴肅的對若薇說道:“外麵的戰況很激烈,外麵出不去了,我們恐怕要想辦法從窗戶轉移到樓頂,再從樓頂潛伏到後麵的花園,從花園離開這裏了。”

“沒關係,有你在我不怕。”若薇對淩熙爵說道。

淩熙爵帶著若薇悄悄爬上屋頂,兩人好不容易才偷偷潛伏進後花園,突然,花園中猛地響起一陣警鈴聲。

兩人所在的位置頓時暴露了!

若薇腦中有一秒鍾的空白,但她很快便從驚嚇中清醒過來。

隻見宇文悠被眾多保鏢護衛著,緩步從花園中走出來,與若薇和淩熙爵兩人對峙著,而無數狙擊手則從花園的各個方向冒出來,手中舉著狙擊步槍,紅外線瞄準器的光點準確無誤的鎖定在淩熙爵的眉心和心髒部位。

“宇文悠?你怎麽會在這裏?”若薇有些驚訝,“宇文伯伯和昊哥哥他們一直在找你呢。”

“貝若薇,你給我閉嘴!”宇文悠怨恨的看著若薇,“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又怎麽會離家出走,全都是因為你搶走了昊哥哥的愛,所以我要報複你們,報複所有人!”

宇文悠的精致的臉上露出一副猙獰的表情。

“若薇,不要小看她,她是KING的左右手之一。”淩熙爵淡淡的對若薇說道。

“什麽?她是‘神域’的人?”若薇一驚。

這時,KING的手下已經將淩熙爵潛伏在城堡中的人馬全部殲滅,隻留了三個活口,被鎖住手腳,拖到了後花園。

“若薇。”KING的聲音響起,“我對你很失望。”他冷冷的看著若薇和淩熙爵。

若薇被父親這麽一說,心中很緊張,手心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層冷汗,她下意識的握住淩熙爵的手,身體微微有些發顫。

“爸爸,求你收手,放我們走吧。”若薇臉色蒼白的向KING請求道。

“若薇,我的女兒,沒有人會傷害你,可是這小子,”他指著淩熙爵,冷酷的說道:“我絕不能放虎歸山,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不!我不許你傷害他!”若薇勇敢的護在淩熙爵麵前,她一把抽出淩熙爵腰間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脖頸上。

雪白鋒利的刀刃反射出森冷的光芒,若薇雪白纖細的脖頸被利刃劃破,鮮紅的血液流了下來。

“若薇,你在幹什麽?!還不快把刀放下。”KING厲聲斥責。

“若薇!”淩熙爵也是一驚,他趕緊去奪若薇手中的匕首,卻被若薇閃身躲開了。

“爸爸,你放他和他的手下走,否則我就死在你麵前!”若薇威脅到。

“你在威脅我嗎?!”KING大怒,他一手養大的女兒事到臨頭居然用自己的生命來威脅他,要他放了他的敵人?!

“若薇,別做傻事!”淩熙爵一向波瀾不驚的臉上也露出一抹緊張的神色。

“我不會做傻事,我隻會做我認為是正確的事。”若薇對淩熙爵說道:“剛才你不是問我,如果你和我爸爸在戰場上相遇了,我會幫誰嗎?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答案了,我隻幫我認為對的那一方!所以,爵,你快走,隻有你能夠阻止我爸爸了,他的野心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為了他的野心幹了那麽多傷天害理的事,現在是時候有人終結這一切了,所以,現在你先走,我會等你,等你來帶我走。”

若薇深深地注視著淩熙爵,堅定果斷的對他說道。

淩熙爵明白若薇話中的意思,他知道自己現在明顯處於下風,沒有資本和KING繼續耗下去,他咬咬牙,決定接受若薇的建議。

“爸爸,你放不放人?!你不放人,我就立刻死在你麵前,我是認真的!”若薇用力握著刀子朝自己的脖頸上一劃,更多的鮮血流了下來,將她身上的衣衫都染紅了。

她在賭,賭父親對她還剩下多少親情,賭父親會不會為了她放了淩熙爵……

KING的臉頰劇烈的抽搐了兩下,顯然,他被若薇不惜以自殘的方式來保護淩熙爵這件事激怒了,他沉下來,冷冷的下了命令,“放他們走!”

聽到父親說要放了淩熙爵,若薇心中這才稍稍安定下來,但她知道自己還不能放鬆警惕,隻有等到爵真的安全了,她才能真正放下心來。

若薇依舊警惕的盯著自己父親的一舉一動。

KING也隱忍著怒火,讓手下們放淩熙爵和他僥幸逃過一劫的三個手下離開。

淩熙爵深深的看了若薇一眼,用堅定的眼神告訴她,他一定會再次回來帶她走的,然後才又帶著手下迅速離開了玫瑰堡。

直到淩熙爵帶著手下走了五分鍾後,KING一直隱忍著的怒火才終於爆發出來,他一腳踹翻了身邊的一個手下,怒氣衝天的對若薇吼道:“現在你滿意了吧!他走了!他成功的從我手心中逃走了!全都是因為你,我的好女兒!”

失血過多令若薇感到一陣眩暈,但眼見著父親發這麽大的火,若薇知道淩熙爵一定已經成功離開了父親的勢力範圍。

她嘴角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手軟軟的鬆開了手中一直握著的匕首,匕首掉在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若薇渾身一軟,癱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耳畔隱約響起一陣驚呼聲,但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細聽耳畔傳來的呼叫聲,怒吼聲了……

若薇的神智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KING驚恐萬分的眼睜睜看著若薇由於失血過多而陷入昏迷之中,他大步衝出保鏢的層層保衛,衝上前,接住了若薇倒下的身體。

大掌捂住若薇依舊在不停流血的傷口,“神域”的帝王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恐懼,但這其中確又夾雜著無限的憤怒。

“若薇!”KING大聲喊著若薇的名字,“醫生呢?醫生在哪裏?!”

聽到KING憤怒而焦急的呼喊聲,藍斯趕緊指揮城堡內的家庭醫生去為若薇止血急救。

整個玫瑰堡忙成一團。

KING臉色鐵青的接過宇文悠遞上來的手帕,將手上若薇的鮮血擦拭幹淨。

一個小時後,藍斯前來向KING匯報,“KING閣下,若薇的血已經止住,醫生給她輸了血,她已經沒有什麽大礙了。”

“嗯。”KING冷冷的應了一聲,將手中沾上血跡的手帕交還給宇文悠,他麵無表情的對藍斯說道:“立刻準備飛機,我今晚就要立刻帶若薇回島上去。”

“您,這麽快就要走麽?”藍斯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

“是,既然淩熙爵能出現在這裏,那麽就表示這裏周邊環境已經被‘暗夜’的人所掌握了,留在這裏對我沒什麽好處,更何況若薇居然為了淩熙爵那小子公然違抗我的命令,我必須把她帶走,並且將淩熙爵徹底從她的記憶中抹去,島上有些不錯的藥物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KING冷酷的說道。

若薇的行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她是他的女兒,怎麽能幫著外人來對付他呢?他要徹底改造她,讓她變回原來那個聽話的乖巧女兒!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甚至是對她使用那些生化藥物,改變她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