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85章 決戰在即

字體:16+-

淩熙爵在若薇的幫助下,終於成功從玫瑰堡中安全撤離出來。

他火速趕到與巫子騫約定好的碰麵地點,為了安全起見,眾人火速撤離了玫瑰堡範圍內。

坐在車中,淩熙爵不甘心的握緊了雙拳。

若薇……

他閉了閉眼,心中百感交集。

若薇,這個他最愛的女孩,竟然是他滅門仇人的女兒!上天真是和他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當年那個滅了他滿門的惡魔,與十年前救了他一命,如今又給了他愛情和溫暖女孩子居然是父女?愛上仇人之女……沒想到他淩熙爵也會有如此狼狽,如此糾結的一天。

“若我和你父親在戰場上相遇,你會幫誰?”

“我隻幫我認為對的人!我隻幫我認為對的那一方!所以,爵,你快走,隻有你能夠阻止我爸爸了,他的野心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為了他的野心幹了那麽多傷天害理的事,現在是時候有人終結這一切了,所以,現在你先走,我會等你,等你來帶我走。”

若薇的話語回蕩在他耳邊。

她說要他阻止她父親的野心,她說她會等他來帶她走……

不,他不該懷疑自己對若薇的感情,這世界上不會再有另一個女孩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他一次逃生的機會了,不會再有了,所以即使命運跟他們兩個人開了個天大的玩笑,他也絕對不會放手!他已經失去太多太多了,現在糾結那些失去的,不如好好珍惜眼前的。

若薇……他一定要把她平安帶回來,這是他對她的承諾!

“爵少爺?您有沒有見到若薇小姐?”

“嗯。”淩熙爵淡淡的應了一聲,點點頭,緩緩睜開了眼睛。

“那……您和她……是不是出了什麽事?”巫子騫見這次和淩熙爵一起回來的竟然隻有三個人,就知道一定是在玫瑰堡裏出了什麽事。於是他小心翼翼的向淩熙爵詢問道。

“KING終於出現了,我終於知道我的仇人究竟是什麽人了。”淩熙爵冷冷的說道。“雖然這次我沒能把若薇帶出來,但是我已經答應她了,我一定會把她救出來!”

“是。”巫子騫將車開出玫瑰堡,向著“暗夜”在倫敦的分部駛去。

兩人剛回到分部,幽藍便急匆匆的走了出來。

她手中拿著一份文件,興奮的對淩熙爵說道:“爵少爺,冥墨其實並沒有背叛我們,他是為了救笑笑才加入‘神域’的,而且,現在他主動跟我們聯係,說願意做為臥底,為我們提供‘神域’的情報!這就是他剛發來的‘神域’總部地圖。”

淩熙爵接過幽藍手中的底圖,眼神閃爍了一下,“你確定端木冥墨是真心願意做我們的臥底,幫助我們摧毀‘神域’?還有,他要救笑笑是什麽意思?”

“爵少爺,笑笑的家族有一種遺傳病,每代都會有一個女孩子得這種病,得上這種病的女孩子會在十六歲之後發病,這種病是屬於中樞神經方麵的疾病,被治愈的可能性隻有百分之三,所以她們家族凡是遺傳上這種病的女孩子沒有能活過二十歲的,‘神域’手下擁有世界最頂級的生化研究資料,冥墨聽說KING手中有能夠治愈笑笑的新藥,為了得到這種新藥,他和KING簽下契約,成為了KING的左膀右臂,幫助他做事,幫助他發展壯大‘神域’,現在他的身份已經暴露了,而笑笑也不願意接受他送去的藥,他很著急,也很後悔,所以聯係上我,表達了他想要幫助我們摧毀‘神域’的意願。”端木幽藍對淩熙爵說道。

淩熙爵想了想,最後還是願意相信端木冥墨一次,一個心中對心愛的女孩念念不忘,時刻掛念的男子應該不會太壞,或許他該給他一次機會。“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他一次。”淩熙爵說道。

他接過端木幽藍遞上的文件夾,打開來一看,裏麵是一份“神域”的地理位置圖和島上的建築及兵力分布圖。

“召集人馬,不惜一切代價,這次我們要真正上戰場和‘神域’來一場惡戰了。”淩熙爵神情嚴肅的說道:“昨天晚上已經得到證實,KING的真實身份是若薇的父親貝明凱博士,也就是當年製造了南宮家滅門慘案的那個神秘人。宇文悠也是他的人。經過今天的火拚事件,他應該不會再繼續在英國逗留,他極有可能帶著若薇返回‘神域’總部,我們得抓緊時間了。”

“是,爵少爺。”

“幽藍,調動所有‘神域’能調動的力量,派出所有艦隊和船隻,以及空中力量,向‘神域’總部進發!”淩熙爵開始下命令。

“是,爵少爺。”

“巫子騫,這次我來做先鋒,你負責坐鎮指揮,如果我回不了了,你就是‘暗夜’新的領袖。”淩熙爵說道。

“爵少爺,我反對,還是由我帶人打頭陣,您坐鎮指揮吧。”巫子騫一聽淩熙爵要作為先鋒,衝鋒在前,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他這次完全是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了!目的隻有一個,不惜一切代價,摧毀‘神域’!”

“這是命令,怎麽,巫子騫,你打算違抗我的命令了嗎?!”淩熙爵冷冷的瞪著巫子騫。

巫子騫在他強大的氣場麵前立刻顯得猶豫退縮了。

無奈之下,他隻好做出退讓,“這……爵少爺,你知道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不服從您的命令,隻是……”

“沒有隻是,你隻需要牢牢記住的命令,按照我的命令來行事就可以了。”淩熙爵說道:“我和他之間的恩怨,是時候了解了。‘暗夜’的未來我就交給你們了。”

他緊緊盯著巫子騫,非要他答應。

身負重托,巫子騫歎了口氣,站好,背脊挺得筆直,鄭重的接受了淩熙爵的命令,“是,爵少爺,請您放心,您的命令我會一輩子牢牢記在心上。”巫子騫保證道。

淩熙爵部署好工作,回房洗了個澡,溫熱的水珠灑在他修長精壯的身軀上,也許這次是他人生中最後一次,也是最心驚動魄的一次戰鬥了,這次戰鬥他不是他人手中的作戰工具,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旁觀者,這一次他是為自己而戰!

父母、族人……他一定會為他們報仇!

若薇……他一定會帶她離開!

神域總部內,若薇醒來隻覺得渾身的骨骼和肌肉仿佛被重組了一般。

她睜開朦朦朧朧的雙眼,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她不是應該呆在玫瑰堡裏麽,這間房間顯然不是她在玫瑰堡中的房間呀?

她正想著,突然房門被人推開了。

一名女傭推著一輛放著各色精美早點的小車走進了房間。

見若薇醒了,女傭立刻麵帶笑容,親切的對若薇說道:“若薇小姐,您醒了呀,早餐已經做好,您看您向吃點什麽,我來幫您取出來,您是打算在**用早餐還是在餐桌用早餐?女傭指了指若薇床頭的小桌,又指了指房間另一頭的長餐桌,向若薇詢問道。

“我……這是在哪裏呀?你又是誰?我父親呢?藍斯呢?管家呢?”若薇有些疑惑。

她覺得自己的脖子有些不舒服,伸手一抹,卻摸到了一層厚厚的紗布,由於不小心牽動了傷口,傷口處離開傳來一陣刺痛,她呲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好痛……”若薇不知道自己的脖子什麽時候受了傷,而且怎麽這麽痛啊。

她下了床,開始在房間裏找鏡子。

“若薇小姐,請您小心,您的脖子上受了傷,醫生幫您包紮起來了,已經沒什麽大礙了。”女傭說道:“我叫瑪利亞,這裏是您父親的小島,在這裏,我們都尊稱他為KING,是KING大人把您接到這裏來的,藍斯大人現在應該是在英國處理家族事務,暫時沒有時間過來,您就安心住在這裏吧,KING大人還有工作要做,他說中午回來陪您用午餐。”

女傭一邊說,一邊服侍若薇來到屬於她的獨立衣帽間,幫她換上衣服。

若薇若有所思的看著穿衣鏡中自己脖子上的白色紗布,好奇的問女傭,“我脖子上的傷是怎麽來的?我怎麽一點印象都沒有了?我記得我明明昨天還在和藍斯討論是繼續求學還是去研究所給父親幫忙的事情啊,怎麽一覺醒來一切變化這麽大?”

“您都不記得了麽?您半年前被人綁架了,頭部受傷,陷入了昏迷當中,如今已經過去半年了,三天前您醒了過來,結果卻留下了一些後遺症,陷入焦躁恐懼當中,還拿利器自殘,在脖子上留下了這道傷疤,KING大人隻好給您注射了一點鎮靜劑,還好今天您醒過來一切都已經恢複正常了,看來上次您受到的刺激真的很大。”女傭對若薇說道。

“爸爸有了自己的小島?而我被人綁架了?還昏睡了半年?為什麽這一切我全都沒有記憶?”若薇揉揉額角,努力回憶,卻什麽都想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