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十三章 再抵燕京

字體:16+-

“我……”聽到王裕的話,楊小愛又幹笑了一聲,把臉側到車窗那邊,“……沒父母。”

是啊,早就死了……

誰不想在自己上大學時,由疼愛自己的父母高高興興的把自己送到學校?誰會想要獨自己一個人逃命似的單身上路?

重生前的那四年中,雖然看上去仿佛無所謂似的,可楊小愛的心中又何嚐不會偷偷難受?特別是在隻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算受了委屈,也沒有母親的懷抱,更從來沒有倚靠過父親的胸膛。

看到剛剛還一臉笑意跟自己聊著天的小學妹的臉上,忽然出現了沒落苦笑的表情,王裕張了張嘴巴,把到口的話又咽了回去,沒有問出口。

已經大三了的他,雖然不像已經走入社會上的人那樣可以很好的察言觀色,但也絕不會像毛頭小子一樣亂揭別人的傷疤。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準備到了燕京後怎麽辦?是先找個旅館住一下嗎?”王裕匆匆寫下了一串號碼,笑著遞給了楊小愛。

“呃……嗯。”楊小愛點了點頭,接過來一看,果然和上輩子是一樣的號碼。

“我知道學校附近有一家旅館,便宜,也幹淨,下車之後我送你過去吧。我回學校之後幫你打聽一下,看能不能讓你盡快住進去,一個人在外麵也不安全……”王裕連忙轉移著話題,不想引得楊小愛想起傷心的事情。

楊小愛愣了愣,隨後笑了起來:“那就麻煩學長了。”——他果然是個好人啊。楊小愛在心中如此評價著。

這年頭“好人”二字都是用來發卡的,王裕要是知道楊小愛是如此評價自己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想從火車上麵跳下去跟著火車跑上一站?

火車進入了H省後,車上的人陸續下去了一下,又上來了一些。開開停停,又是一晚上過去了,火車終於行使到了北方重要的大都市之一——燕京。

“楊小愛、楊小愛。”

睡得正迷糊的楊小愛感覺有人在推自己,一時間還以為自己還在宿舍裏麵呢,迷糊的問了一句:“啊?幾點了?打工要遲到了?”

王裕愣了一下,手停在半空中。

打工?打什麽工?

眨了眨眼睛,王裕忽然想到,她昨天不是她說沒有父母嗎?難道她的高中一直以來都是邊打工邊上學的?!

一邊打工,一邊上學,還能考進N大……雖說N大隻是個二本,而她報的國際金融專業也不是N大的大係,在N大裏麵比較邊緣,但就算這樣也不是普通人能隨便考進去的啊!

王裕的心中忽然有些沉重,才這麽小,就已經開始獨立的生活了,她比自己、以及自己認識的太多的人都要艱難得多啊……

“啊……剛才是學長叫我嗎?”楊小愛這會兒才徹底的回過神來,疑惑的向左右看了看,才發現自己正坐在火車上。

“嗯,車快到站了,我怕你不小心睡過去。”王裕連忙說道。這趟車是一直北上開到東北那邊的,所以就算是在燕京站也停不了多久。

“哦哦,謝謝。”楊小愛連忙揉了揉眼睛,向車窗外麵看了過去。果然,已經進了市區,看著那些越來越熟悉的建築物,楊小愛心中一陣感慨——事隔一世,我楊小愛終於又殺回來了!

楊小愛的東西不多,隻有一個大的背包外加一個手提的小袋子,相比起來,王裕的東西就多了不少,隨身的背包、一個筆記本、一個手提袋,再加上一隻旅行包……

兩個人並肩走在火車站下長長的走廊中,遠遠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對年輕的小情侶。

“咱們坐地鐵吧,這邊公交一堵起來幾個小時也未必能開到地方。”王裕輕車熟路的帶著楊小愛走向地鐵站,然後要幫她去買地鐵票。

“我自己去吧,我要買一卡通。”楊小愛連忙掏出五十塊錢來,她隻有一個背包,去排隊更方便一些。

“沒事,我幫你去買吧。”王裕接過錢來,幾個閃身就站到了長長的隊伍後麵,把大大的行李箱跟筆記本留在了楊小愛這裏。

楊小愛歎了口氣,又無奈的看了一眼閃進隊尾的王裕,這位大哥也太……唔,雖然才剛剛高中畢業的自己看上去不像是個騙子,可他這人也未免太輕信一些了吧?要是自己現在拿了東西就閃人了呢?到時他哭都沒地方哭去啊……

買上了卡,兩個人刷卡進站,上了人挨人的地鐵——誰讓這站正是火車站呢?上車的人肯定多。

倒了一班地鐵,兩人又步行了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了N大那裏。

“前麵就是N大了,這家旅館挺便宜的,現在又還沒到開學的日子,還沒偷偷漲價呢,等過上幾天再來的話這裏就不止這麽一點人了。”拿著自己的行李,王裕帶著楊小愛走進了那家小旅館,悄聲對她說道。

楊小愛點了點頭,上輩子她雖然沒有住過這裏,但也聽說過——主要是因為某些小情人想要約會過夜的話,這裏可是N大學生們的首選之地。而且這家旅館在平時的時候也時常會有不少的家長因為種種原因臨時住在這裏。

用身份證辦好了手續,楊小愛拿上了鑰匙,王裕跟她一起到了房間後,就先行告辭了。

一個人的單間,楊小愛把房門反鎖上後,確定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人過來,這才從貼身的一個小包裏拿出了幾樣東西。

二十五萬的銀行卡、身份證、戶口本、錄取通知書,以及……一封信。

當初,在自己高考結束後、報誌願之前,要不是因為這封信的出現,楊小愛絕不會下定決定心去燕京求學。以她的分數,雖然上一本有些勉強,但在本市或是附近城市的一所二本大學找個熱門專業也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但,在收到了這封信後、在打電話確認了這件事的真實性之後、在三舅媽那邊的壓力之下,楊小愛毅然決然的決定拚一把,所以三個誌願全都填報的是燕京這邊的。

這,是一封來自燕京某律師事務所的信件,上麵說,她即將得到一份遺產——一棟麵積不小的房子,外加房內所有的物品。

具體是些什麽東西,這就要她本人到來之後才能具體洽談,電話裏麵沒辦法說得太清楚。

上輩子的楊小愛準備來燕京時,可是有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覺悟,但當她到了律師事務所後,得知了那份遺產的繼承條件後,卻隻得絕望的放棄了……

“您好,是張律師嗎?我是楊小愛。”拿起旅館的電話,楊小愛撥通了那家事務所的電話號碼。

“啊,是楊小姐,您到燕京了嗎?”張律師連忙問道,這可是他們事務所的一筆大生意,要是徹底結束後他能拿到一大筆的傭金呢。

“今天剛到。”

“哦,那您什麽時候能過來一下呢?咱們具體談一下詳細的情況。”

“今天下午吧。”

“好的,您記一下我們的地址,我們是在北城區……”

楊小愛邊聽邊點頭,然後又說了兩句,直接掛掉了電話。那個地址她根本不用記,早就已經能熟悉的倒背如流了。上輩子,除了第一次去那裏,然後失望而回後,她又數次因為各種原因去過那一帶,雖說之後她再沒有進過那家事務所,但卻路過過好幾次,地方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好!這回我要努力爭取一把了!”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把不怕丟的衣物放在了床邊的櫃子裏麵,楊小愛鎖上大門出了房間,依舊貼身帶著那些要緊的東西,在B大附近的公交站等著公車,向那家律師事務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