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十四章 遺產……到手?

字體:16+-

“……所以,您隻要繳納二十萬的現金就可以順利繼承這棟房子了。”張律師笑眯眯的解釋著。

“嗯,隻要繳納二十萬就可以了?”楊小愛明知故問。

張律師點了點頭:“如果您已經準備好了現金,我們可以立即簽署,一會兒就繳納手續費,我們也可以把鑰匙交給您了,今天就能看到房子。”

楊小愛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我隻帶了存折過來,可以麽?”她上輩子拿不出來錢,所以連具體的合同都沒有看到就走人了,現在房子即將到手,不由得她心裏不緊張。

“當然可以,鑰匙保管在銀行的保險箱中,一會兒我們可以直接過去。”

先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存折,張律師確認上麵是楊小愛的名字、並且還有二十五萬元的現金後,這才把合同拿了出來,放到她的麵前。

大致掃了一下,“刷刷刷”的簽完了名字,雙方這才各自鬆了一口氣。

“這裏是房屋的具體地址,您再看一下,我先去給銀行那裏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一下。”張律師收走屬於律師事務所的那份合同後,笑著對楊小愛說道。

等張律師打電話的時候,楊小愛才一條條仔細看著上麵的內容,順便去瞄自己這棟房子的地址。看著看著,她的兩隻眼睛忽然直了起來。

“這個……五十年內不允許出售租賃……是怎麽回事?!”這麽大的一棟房子,又是在市區最好的地段,如果不能賣、不能租的話……她要它幹什麽啊?!!

張律師推了推眼鏡,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這個是楊先生在合同上麵規定的,要求繼承人在五十年內不得出售租賃房屋,因為那棟房子非常具有曆史紀念意義,讓親屬居住沒有什麽問題,但如果讓外人居住的話……”說著,頓了頓,張律師又好心提醒道,“我們也了解一些情況,為了避免麻煩,所以有的人會用親戚的借口把房子租給房客,所以關於這一點,我們律師事務所是會定期檢查的。所以,除了你的直係親屬,也就是——父母、祖父母、丈夫、子女之外的人,是不能住在這裏的。”

楊小愛直愣愣的看著他,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五十年……難怪上輩子自己說沒辦法繼承之後,他們的表情會那麽遺憾呢!合同上麵標明,自己五十年之內不能動這個房子,而他們想要進行拍賣,也要等五十年之後!難怪自己說沒錢後,他們表示等自己有錢了之後還能跟他們聯係,之後還每年都會給自己打一次電話進行詢問呢。

馬上就能到手的二十萬現金,和五十年後才能拍賣的房子,一般人會選哪一個?當然是現金了!

可問題在於,要是楊小愛知道這個事情的話,她才不會費這麽大的力氣賣掉原本的房子,誌願也不會報到燕京來!!還有……她現在已經簽上自己的名字了!!

“那個……可……可不可以……”

楊小愛聲音弱弱的開口,而那邊張律師已經拿起了電話,並沒有聽到她的聲音,對電話裏麵說道:“對,就是那個保險櫃,繼承人已經簽好了協議……嗯,我們馬上過去,用不了二十分鍾吧……”

合同……已經簽了……

楊小愛默默無語淚兩行,就算再是法盲她也明白,現在的自己,等於已經徹底的接受了合約上的全部內容,並順利繼承了那棟房子……

難怪上輩子實習之前,學校的老師特意囑咐過,以後走上社會準備工作實習時,在簽署合同之前,一定一定要一條條的仔細看明白!確保自己的利益和上麵的內容再簽名!!而現在,楊小愛用自己的切身經曆為這一說法進行了最直接的反麵證明——

就是因為沒有仔細看上麵的內容,她居然……居然……居然花了二十萬,買了一棟不能租也不能賣的大房子!!

二十萬啊!有這二十萬能讓她吃多少好東西?少奮鬥多少年?!而現在,全沒了!!

至於等到五十年後?

嗬嗬……

就算楊小愛現在是個隻有十九歲的青蔥女大學生,過了五十年後,她也會變成一個六十九歲的小老太太了,那時候再租房子賣房子?天知道那會兒的燕京房子會不會崩盤呢!

“那個……張律師,我想問一下,現在還能不能……反悔啊?”

“啊?”張律師愣了一下,隨即苦笑了一下,“楊小姐不要開這種玩笑了,如果您現在反悔的話,我們也可以申請銀行凍結您的賬戶,讓法院強行收取我們應收的傭金。”

果然是,不行啊……

默默無言兩行淚,手中捏著一大串鑰匙。看著張律師那燦爛的笑臉,以及銀行和藹可親體貼入微的工作人員,楊小愛直到走出銀行大門口,才忽然意識到——她貌似被黑了。

合同上有這種重要規定,按理來說不是應該在簽約前主動提醒麽?雖說他讓自己看了……可重要事情不事先進行聲明,這怎麽想都不對吧?!而且在合同上麵這些要求又沒做加粗加重標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知道,就算現在自己回去找他們他們也不能認帳,合同簽了,錢給了,鑰匙也拿上了,這會兒再找回去,誰也不會搭理自己的!

還好,她還剩了五萬來塊錢呢,省著點兒用,自己還是能堅持到大學畢業的。不過,隻有五萬塊錢存款的自己,和之前以為能當成小房主坐等收租錢的小富婆生活可是相差甚遠的啊……

“算了,先看看房子去吧。”苦笑了一下,楊小愛自我安慰著,不管怎麽說,自己在這寸土寸金的燕京,怎麽說也算是有房一族的了,要是隻靠自己拚搏的話,畢業之後還不知道拚搏多少年才能湊夠在燕京買上一個衛生間的錢呢。

生活已經夠辛苦的了,如果再學不會自我安慰、再不能樂觀一點的話,她上輩子根本沒辦法堅持下來勤工儉學的四年大學生活。

炎熱的太陽從頭頂正上方灑落下來,曬得人頭暈腦脹的。

手裏拿著地址,楊小愛一邊走一邊皺著眉頭:“板磚胡同……這叫個什麽名字?也太難聽了吧。”

抬起頭來,看著前方不遠處的那些老式建築,原本因為被人擺了一道而鬱悶的心情,瞬間變得好了起來——居然是……四合院?!

這一片的四合院建築群,都是清朝時期留下來的老院子了,重生前,楊小愛曾經和大學同學來過一回,還參觀過某個對外開放的院子。附近的院子中間的小路,都是以“XX胡同”為名,而自己手上拿著的這個“板磚胡同十四號”的地址,十之八九,自己這次得到可能就會是一個小院子!

在來燕京以前,楊小愛以為自己得到的隻不過是一處麵積不太小的單元,隻因為地點在燕京,才會需要那麽高的手續費,而現在,這個“單元”極有向外膨脹的可能性!怎麽能讓她不興奮?不激動?

走到路口的一家包子鋪,楊小愛順便向那裏正在排隊的路人問了一下路,順著那人指的方向,一邊看著那些小巷上麵的街名,心裏麵一邊琢磨著,要不要回頭幹脆買台智能機?那上麵有地圖導航,自己出門也能方便一點。

一邊想著,一邊走著,又經過了一堵長長的圍牆,就看到了“板磚胡同”這四個威武的大字,就貼在路口的路牌上麵!

--------------

板磚胡同十四號,此地名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多麽富有個性的名字啊~滅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