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三十一章 腐女

字體:16+-

“啊,楊小愛。”正吃著,忽然聽到後麵過道有人跟自己打招呼,疑惑的轉回頭去,看到叫自己人竟然是王裕。

王裕正跟七八個男生一起站過道處,看樣是剛剛到來,正要坐到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去。眼睛掃了一眼那幾個男生,楊小愛心中恍然——校學生會的。

衝他客氣的點了點頭:“學長,吃飯啊?”

“嗯,今天忙了一天了,我們會的一塊兒出來吃個飯,你們是宿舍出來聚餐?”王裕笑著衝楊小愛介紹了一句,隨即眼睛一亮的看到了坐在楊小愛對麵的趙茹和劉藝馨。

不光是他,其它幾個男生的眼睛也都亮了起來,一個個的眼睛直在那兩人身上轉著。

趙茹的眉頭一挑,兩隻眼睛刀子一樣的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勢,把一切跟她對視上的男生全都秒殺在無形之中。而劉藝馨走的是溫柔委婉路線,臉上帶著靦腆含羞的笑意,似乎不太好意思似的,可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卻不動聲色的和每一個看向自己的男生對視上了一眼。

剛剛受到了寒風的刺激,這裏又遇到了陽光的安撫,男生們就像看到了傳說中的安琪兒一樣,看著劉藝馨的兩眼都冒出了綠光。

心裏麵沉了一沉,楊小愛臉上笑得很勉強,衝王裕點著“嗯”了一聲,不過他也像那幾個男生一樣,眼睛在那二位身上停留的時間明顯比在自己身上停留的要多的多。

“哼。”一聲不爽的冷哼聲從不遠處傳來,不過這個飯店裏麵很熱鬧,幾個學生會的男生們並沒有聽到。

可坐在附近的楊小愛、周笑薇卻聽得清清楚楚——孫蕙的聲音。

一隻胳膊掛到了孫蕙的肩膀上,周笑薇幾乎把臉都要貼到她的臉上去了,讓孫蕙的臉成功的綠了起來,一個勁的想要掙脫開來。

周笑薇賊嘻嘻的笑著低聲問道:“急什麽,近水樓台嘛~。”

不遠處的楊小愛聽了個一清二楚,身上不由得打了個寒戰,把王裕帶給她的不爽感都驅散了幾分,這位……莫非是抱著極大的看熱鬧心態才對孫蕙如此關注的?那這也太……咳,太可怕了。

“哦,那個……我們都是學生會的,幾位美女要是有興趣加入的話,回頭軍訓之後可以跟我們聯絡啊。”幾個男生先是看得有些發呆,隨即連忙向楊小愛她們建議道。

“幾位美女”?楊小愛皺了皺鼻子,她自己又不是,所以嘛……那就不用去了唄!

劉藝馨依舊帶著羞澀的笑意衝幾個男生含羞的點了點頭,於是,群狼們激動了,激動起來之後連那邊趙茹的徹底無視都忽略過去了,一臉興奮的衝眾人揮揮手,走向那邊的大桌子去了。

似乎……他們都沒有發現,自己這桌上還坐著一個競爭對手孫蕙呐?果然,一看到美女之後,這些男人的大腦就會出現點兒問題。

“切,破學生會,誰稀罕呐。”孫蕙臉上帶著一種吊兒郎當的模樣,對那幾個離開的男生連看都不看一樣。楊小愛此時很納悶,她……到底看中了哪個?

一個是冰山美女型的,一個是溫柔嬌媚型的,還真不好抉擇呢。

大手“啪啪”的在孫蕙的肩膀上拍了兩上,周笑薇眯著眼睛,死盯著那些男生的那一桌,笑得無比詭異:“嘿嘿,小五啊,剛才跟你說話的那個帥哥叫什麽?”

“王裕,大三的。”楊小愛老實回答道,反正像王裕這種校內活躍份子,軍訓前她們肯定能打聽出來,自己沒必要死捂著這點兒不值錢的消息。

“唔唔。”周笑薇深深的點著頭。

抬眼看了看那邊的趙茹和劉藝馨,孫蕙低聲的嘟囔了一句:“那也算帥?”

“帥,當然帥了!”周笑薇臉上的笑意越發的詭異,“這是典型的陽光型男,可攻可受,角色塑造性極強!沒想到報道第一天就能看到這麽好的苗子啊……”

楊小愛目瞪口呆的抬起頭來,直愣了愣的看著她,這種能把二次元想法引進到三次元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不光是楊小愛,一個桌上另外三個人也都詫異抬頭看起這位“大姐”。

“腐女……”

楊小愛脫口而出,周笑薇兩眼一亮,連忙放過被她**了半天的孫蕙,一把摟上了楊小愛的脖子:“同道中人?”

搖頭,慌忙搖頭。雖說把兩個美型男子放到一起時,看著是挺養眼的,可在楊小愛看來,這簡直就是資源浪費啊!想她上輩子大學四年還是光棍一條,經常夢回午夜的期盼著有個不用太帥的實用型男來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哪裏還會期盼別人男男相戀呢?他們都相戀去了,自己怎麽辦?!

可對於腐女這種生物,她還是不陌生的。畢竟,上輩子打工那麽久,認識的同事中就有這一型的妹子,還企圖拉她下水。每當她看到這型妹子狂熱起來時,都恨不能盡快遠離一些,免得自己也被感染的不正常起來。

“哎,你是不明白腐女世界的美好啊!”周笑薇恨鐵不成剛的歎了一口氣,攬著楊小愛的胳膊死不鬆手,“我那帶著有幾本同人,回頭再給你個幾個網址,你可以先觀摩一陣,回頭……”一邊說著,又一邊強行討要楊小愛的手機號,非要發她幾條網址給她洗腦。

楊小愛臉色灰敗一片,極度自責著剛才的脫口而出,早知道她就不說了……咳,上輩子打工時受過的苦,莫非這輩子要在宿舍裏再受四年麽??

那邊孫蕙鬆了口氣,抬手拍了拍自己平平的胸脯,而劉藝馨則詫異的瞪著眼睛看著狂熱的周笑薇。至於趙茹?看了看那邊一個躲一個追的二人,先是挑了挑眉毛,隨即,原本冰冷傲慢的臉上,竟然挑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

夜色深沉,深沉之中,在那片四合院相連的小道上,一個黑影一閃而過。仿佛黑豹一般,從這邊的屋簷躥到那邊的屋簷上。

一處小院中燈火通明,幾位遠道過來的客人,正自坐在院子中,享受著主家精致烹調出來的飯菜。

“哎,還得說是張大廚的手藝好啊……”

“那可不是?聽說可是當年打從宮裏頭傳出來的手藝呢。”

“可不是?禦廚傳人呐!”

……

黑影冷冷的掃了一眼下麵的人,隨後向著後麵飛快的躥去,幾個起落,竟然半點兒聲音都沒有發出……

“又沒了?!”一個人氣急敗壞的站在後院的一個籠子邊兒上。

身邊幾個身穿白大褂的人一臉難色的看著那個空空如也的籠子,不知道說什麽好。

“報警!報警!”那人氣得臉色發黑,“那可是我用十九種藥材從小養大啊!這些天真是……活見了鬼了!”

********

足足三天過去了,一個宿舍五個人,楊小愛和其中三個都時不時的說上一句半句話,唯獨沒說過的嘛……就隻剩下了那位劉藝馨了。

就算楊小愛臉上裝像的本事再好,她也沒那麽大的寬容心,能和前世給她帶來麻煩最多的這位,裝成什麽事都沒有的樣子和和氣氣的再續前緣。

更何況,她連什麽事都沒有的表情都無法在那位麵前裝出來呢?

當初麵對三舅媽時,還隻是因為已經足足四年沒有見過了,所以還可以勉強表現出一些相對平靜的表情來。

而這位……可是在她重生前的那天還有過接觸呢。本以為會再不相見的人,又突然冒到了自己麵前,她沒有衝她掉臉子已經很成功了。

可她的這種行為,卻帶給另一個人極大的疑惑。這個人不是劉藝馨,而是……

“你是不是喜歡老二?”孫蕙皺著眉頭,雙手在胸前交叉著,眼睛微微眯著,歪著站在那裏死盯著楊小愛。

“啊?”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她叫自己出來就為了問這個?

“不喜歡老刻意躲著她?連她的眼睛都不敢看?”孫蕙一臉的鄙視,就仿佛楊小愛是那有賊心沒賊膽的膽小鬼一樣。

也是,能像她這樣勇猛的展現自己的取向愛好的人,在這個世界上真心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