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三十二章 電風扇

字體:16+-

楊小愛兩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張了好半天,才勉強合上。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抬起手來,在孫蕙的肩膀上拍了兩下,語重心長的說道:“放心吧,我、絕、對、不、喜、歡、女、人!”

這話說的半點兒猶豫都沒有,因為——誰讓這是大實話來著?

或許,在這位拉拉的眼中,自己這樣是因為喜歡而不敢麵對,可實際上……她莫非沒有看到自己眼中那濃濃的厭惡感麽?真是的,什麽眼神兒啊這是……

可話又說回來:“那個……你到底喜歡誰啊?”屋子裏麵兩個大美女呢,這孫蕙表現的也不明顯,不過顯然對那二位的態度都比較曖昧,經常在她們麵前各種擺造型,散發個人魅力,楊小愛實在拿不準她看上的是哪一個。

“慢慢看唄。”孫蕙挑了挑眉毛,一扭頭,以極其瀟灑的姿勢走進了宿舍大門裏麵。

慢慢看?我哪看的出來啊,你又沒表示。

楊小愛翻了個白眼,說不定用“自己喜歡女人,所以你把你的目標告訴我,我就不跟你掙了”來當借口,倒是能得到正確的答案。可問題在於,她實在不想往自己的身上潑髒水啊……這可是原則性問題,不然她說謊一時爽,回頭男生都以為她是女同,沒人理會自己了可怎麽辦?

兩人一前一後回了房間中,女生宿舍這幾天可熱鬧得很,新生入校,大家都處於熟悉的階段,總要相互之前聊一聊以前的學校、生活,對於未來的憧憬等等。就算是其它年紀的女生們,經過一個暑假的不見,這會兒也有著說不完的話、聊不完的天。

相比起來,楊小愛她們所在的402則和其它的宿舍不大一樣,相對要安靜得多了。

爬上了自己的床位,抬手放下蚊帳,轉身去開插在牆上插板小風扇,手一按,小小的風扇開始轉動,轉了沒兩圈兒……停了。

“嗯?”楊小愛愣了下,把插座拔了下來重新插回去——還是不轉。換個插頭——依舊不轉。

“怎麽了?”周笑薇就睡在楊小愛前麵的**,房間中左側有兩張床,從外到裏分別是趙茹、孫蕙。而楊小愛這一排則有三張床,從外到裏分別是劉藝馨、周笑薇、楊小愛。

“好像……壞了?”夏天還沒過去呢,這個玩意兒才剛買了幾天啊?怎麽就壞了?也太不禁用了吧!

“壞了?”周笑薇愣了愣,從自己的**爬了起來,好奇的趴在床頭向楊小愛這裏看來。

又擺弄了幾下,楊小愛歎了口氣,貌似……還真壞了。

起身,打開蚊帳,從梯子上再爬下去。還好,因為上下都需要用,所以她一口氣買了兩個,壞了一個還有一個備用的。不過這東西也未免壞的太快點兒了吧?

把下麵書桌上麵放著的小電扇拿到了上麵,插好,果然,運作正常。

“還好你買了兩個,要是隻有一個就沒的換的了。”周笑薇笑了笑,指著她壞掉的那個說道,“不過你RP也夠差的,這麽快就壞了……”

楊小愛苦笑了一下,話說回來,自己這個rp貌似就一直沒好過呢。這回回到大學後,打開水時裏麵冒出冷水來、平地扭腳、上車時找不著乘車卡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兩次了。現在連這種小家電都跟自己過不去了。

不過這個東西貌似當初買時的票據已經不知道丟到哪兒去了,隻好回頭拆開它看看,看看能不能試著修一修?

-----------------------

拿上書本,抱回宿舍,一個房間中五個女生,分在了四個專業中。

楊小愛是國際金融的,周笑薇是生物工程的,孫蕙是生物技術,與王裕是同一專業。而趙茹、劉藝馨都是中文係的。

N大的中文係可是比楊小愛的國際金融還要冷門一些,畢竟,N大是以生物類學科這類理工類為主的,其它專業隻是豐富生源外加豐富收入用的。

N大的中文係雖然冷門,但學生不少,而且家世一般都比較不錯,其中的美女更是幾大係中最多的。學生們大多都知道,其實來上這一專業的,都是那些為了N大文憑,並不太需要專業知識以備畢業找工作,隻是過來混個畢業證的地方。

從這個方麵來講,N大的中文係,可是聚集了全校男生目光的所在。而這一界,中文的大一新生中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對美女,還全是同一宿舍的,這無異把眾狼們的興奮度全部調集了起來。

BBS上火熱一片,二位大美女的相片從各個角度多種方向不間斷的被拍了出來,上傳了上去。雖說都是偷拍的,可其攝影技術堪稱一流……哦,忘記說了,N大的攝影部貌似水準向來都是非一般的高超,攝影部出品,絕對精品!

楊小愛對於這些事情,完全沒有任何興趣。雖說這二位大美女都是出自自己宿舍的,但她卻沒有半點兒與有榮焉的感覺。畢竟,其中一個她能忍住心裏的厭惡和她和平工處就已經很客氣了,而另一個嘛……嗬嗬,那些男生們遲早會在她身上摔上N*N個跟頭滴~。

手裏麵拿著螺絲刀,坐在自己的書桌上麵認真努力的拆著小風扇。別看,這東西雖然小,倒不是很好拆呢。

有些地方需要用力掰開才能打開,可楊小愛怕弄壞了,不知道什麽地方該用力,什麽地方不能碰,一個小破風扇被她拆得戰戰兢兢,就跟拆核武器似的。

原本房間裏麵的人都在各忙各的,不過她在這裏鼓搗著,別人自然也能看見,看著她拆得心驚膽戰的,仿佛如臨大敵一般,隔壁床的孫蕙實在看不下去。

“拿來!”

“啊?”楊小愛愣了愣,一頭大汗的轉頭向後看去,正對上孫蕙那張不耐煩的臉。

“拿來,你要拆到哪輩子去?”

“呃……”楊小愛還沒來得急客氣兩句呢,孫蕙就一把拿過了那個明明已經被卸下了螺絲,卻還打不開的小玩意兒。

拿在手裏麵轉著圈兒的看一遍,她就左右手各抓一邊兒,“卡巴”一聲掰了來開。

楊小愛聽到這個動靜很沒出息的哆嗦了一下,心中暗暗琢磨著,這位大姐會不會幹脆就這麽一下的把這個東西給掰壞了?

壞到沒壞,可這東西打開後,就能看到裏麵壞的部分了。

指著裏麵的某個有些發黑的東西,孫蕙不耐煩的說道:“看到了沒?這兒給燒了,要想修的話得拿根導線把這兩邊連上,用電烙鐵焊上。”

……

“……哦。”點了點頭,楊小愛皺起了眉頭,她是換過壞掉的燈泡,也修過家裏的門鎖,可這種需要電路知識的東西卻完全不明白,她連要用什麽線、電烙鐵是什麽都不太明白,隻知道好像是一種會發熱的東西。

“哦什麽哦,現在手頭兒沒東西,買工具回來修還不如買個新的呢。”孫蕙翻了個白眼,把拆開的風扇放回她的桌子上麵。

她到底是來幹嘛的?

楊小愛不解外加疑惑的看了一眼孫蕙回她自己**的背影,搔了搔頭,莫非……她是來打消自己企圖修東西興致的?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出去勾搭勾搭小美女來得實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