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三十三章 要幹掉他們嗎?

字體:16+-

天氣熱得越發憋悶起來,讓學生們在宿舍裏的生活不大好受。楊小愛坐在公車上麵,看著外麵被烤得明晃晃的大馬路,隻覺得一陣陣的仿佛蒸汽一樣的東西漂浮在空氣中,讓人眼看到的一切仿佛都是從不平的玻璃中看到的一樣。

打著遮陽傘,走在路上,那濃重的燒烤氣息氣讓人才剛剛下了車子,就已經把身上徹底打濕。一步步朝著板磚胡同那裏走去,隻盼著前麵的路能短些、再短些。

長長的胡同中,兩邊停靠著一些車子。一路走來,隻有那個畫廊外麵、私家菜的外麵才是車輛停靠的集中地。

楊小愛經過私家菜門口時,幾個提著工具箱的人從裏麵走了出來,正在跟一個有些胖的男人打著招呼:“放心吧,肯定沒問題,全天二十四小時工作。”

“那我就放心了。”胖男人感激的點了點頭,目送著那幾個穿著工作服的人上了一輛金杯。

隨意的看了兩眼,楊小愛走到自家門前,打開大門,轉身鎖門,提著手中的保溫飯盒,朝著二進院子的小門兒走去。不遠處的那個胖男人先是目送那輛車子離開,隨即發現路過的那個女孩子已經沒了人影,看著十四號的大門愣了愣:“不會吧?應該是沒注意,肯定不是十四號的。”

似乎是聽到了有人進來,東麵房間的大門打開了,一個男人一手支著門,一邊朝月亮門兒這裏看來。

“呐,給你帶的飯。”衝他舉了舉手中的飯盒,楊小愛朝他那裏走去,恨不能快點兒閃進有空調的房間中涼快涼快。

“這幾天咱們這有什麽事兒麽?”把飯盒放進了冰箱中,楊小愛順手又取過了另一套一模一樣的保溫飯盒——這些,都是這間房子裏原本就有的。清洗幹淨後,她就拿了一套回學校,偶爾回來時就會給陸子夜帶上一些N大特產的食堂大鍋菜。

“沒什麽。”陸子夜搖了搖頭,視線從飯盒上麵移到了她的臉上。

“剛才我進胡同時,看見那個私家菜裏麵有幾個不知道什麽地方的工作人員走出來,也不知道新裝的什麽設備。”私家菜嘛,說不定是來裝新抽油煙機的?不過怎麽會二十四小時工作呢?

陸子夜的動作頓了頓,挑起眼睛看向楊小愛,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私家菜?是那個會有飯香味兒飄出來的地方?”

“應該是吧,咱們這兒就他們一家館子,不過肯定貴得很呐,估計我這輩子是吃不上了。”遺憾的搖了搖腦袋,楊小愛感歎了一聲,把冰箱門關上,轉身問道,“對了,這幾天有沒有什麽東西又用壞了,用完了的?”

這家夥的力氣非常大,上回自己親眼看到他把家裏後麵水池的那個生鏽的水龍頭給擰斷了,要不是自己提前關了水閘,肯定會出大問題的!

陸子夜搖了搖頭,頭上有幾條黑線冒了出來。他是一開始不太習慣實用那些過於脆弱的工具,這才頻頻出現各種問題。而現在他早就習慣了好不好?而且楊小愛最近一直不在家,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呆著也並沒有出現過什麽大問題啊。

“想起一個事。”陸子夜指著南麵那裏說道,“那邊大門上的箱子又響過。”

“又?”楊小愛愣了一下,才理會到他所說的應該是指大門上的信箱。連忙起身,匆匆跑到前院兒,打開信箱後看到裏麵的東西,讓她愣了一愣——來自律師事務所的信件?

一邊走一邊拆,看到裏麵的內容後,讓她的臉糾結了起來。

“怎麽了?”陸子夜跟在她的身後一起走了出來,看到她的表情古怪,疑惑的問道。

“……律師事務所的信。”鬱悶的抬頭瞄了一眼陸子夜,楊小愛歎了口氣,把信件放了回去,“他們說,過幾天可能會來‘家訪’。”

“家訪”是楊小愛自己起的名字,實際就是事後複核。自己簽過那個合同,保證自己不能把房子賣出去、租出去。

賣這個事情好說,他們可以直接跟房產局那裏合作,要是自己一旦轉讓產權,他們就會立即知道,並做出處理。

而租嘛……就需要定期審核了。

說實話,這個事情他們也不過是走走過場,畢竟會提前通知的,並不會突然登門造訪,那樣也實在不太禮貌。

可楊小愛在和他們簽合同時,一來沒有私人手機,二來家裏的電話也沒通呢。這會兒想要提前通知,就隻能用寫信這一古老的方式來進行通知了。

有些鬱悶的坐在大搖椅上,來回來去的晃蕩著。陸子夜坐到了另一側的太師椅上,麵色平靜的坐在那裏,拿著楊小愛帶來的袋泡茶,放在鼻子底下好奇的聞著味道。

“我再過兩天就要軍訓了。”楊小愛說著,忽然意識到他可能還不知道軍訓的含義,解釋了幾句後,就再說著這個事情,“本來我是過來告訴你一聲的,這一個月裏我都在市郊,回不來。不過現在又收著這個信……他們律師事務所這幾天就要過來一趟,你……”

陸子夜歪頭看著她,秀挺的眉毛微微蹙著,雖然還不知道她要說什麽,可直覺讓他明白似乎她遇到了什麽麻煩。

“是這樣的。”楊小愛咳嗽了一聲,指了指腳下,“咱們現在在的這個房子,是我從一位叔爺爺那裏繼承來的遺產。在他臨終前,他指定讓我繼承,但我在繼承了這個房子之後,不能把它租給別人、更不能賣給別人。所以這回他們要是過來的話,發現你在這裏會很麻煩。”

雖然陸子夜並沒有付給自己房租,可他的來曆說不清楚,跟自己又沒有任何關係,被他們發現的話,肯定會當成自己把房子租給了他呢。

陸子夜挑了一下眉毛,說出一句讓楊小愛噴血的話來:“怎麽?要幹掉他們嗎?”

一口氣沒上來,楊小愛劇烈的咳嗽著,連眼淚都冒出來了,好半天才回過氣來——這家夥都是打哪兒學的啊?我記得家裏麵的有線、機頂盒都已經停機了啊?不對,貌似停了也能收著最基本的幾個台來著……不過這不是重點!

“不許說這種話!在現在這個社會,殺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楊小愛憋紅了臉,向他鄭重聲明,這個男人的力氣這麽大,說不定真的能一手就掐死兩個!

看著他貌似帶了點疑惑茫然的表情,楊小愛黑著臉從大搖椅上站了起來:“聽清楚了,你,不許無緣無故的跟別人動手,就算別人招惹你,能不出手也不許出手,出了手也不許把別人給……給幹掉!”

這種類似明令的話,總算是相對直接的讓陸子夜聽明白了。他依舊皺著眉頭,勉強點了一下頭。

楊小愛這才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貌似一下子老了好多歲似的……等等,他剛才說幹掉……他也不知道流浪了多長時間,會不會已經“幹掉”了不少看他不順眼的人吧?要麽怎麽會被警察盯上?!

“你……不會已經幹掉過什麽人了吧?”

陸子夜愣了一下,隨即再次皺了一下眉頭,有些猶豫的微微張開口。

這一猶豫,讓楊小愛的寒毛立馬豎了起來,自家的後花園裏草木茂盛,陰鬱無比,明顯是個殺人棄屍的好地方,他……不會就地取材的使用上了吧?不然當初幹嘛要偏偏跑到自己家來?!

“你、你你……”

還沒“你”完,就見陸子夜抿了一下嘴唇,搖了一下頭:“沒……幹掉過人。”

“乎……”鬆了一口氣,楊小愛拍了拍胸脯,“我還以為你真的幹掉過什麽人,把屍體丟到後花園裏呢。”

“……丟過。”

“哦。”楊小愛點了一下頭,隨即再次寒毛全部豎起,“丟、丟過什麽東西?!”

“……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