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第三十四章 催款單

字體:16+-

“骸……骨?”看到他臉色微赫,目光遊離的側到了另一邊兒去,楊小愛此時毫無欣賞美男側臉的興致,被他那“骸骨”二字驚得險些飆出淚來,“什……什麽人的?!”他丟過屍體……就算沒殺過人,拋屍也是大問題啊!更何況還是拋到自己家裏?!

“雞。”

“……雞?”眉角抽了抽,楊小愛帶著一絲僥幸的問道,“……是吃的雞,還是那種……路邊接客的……雞?”這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生物,其中一個……拋就拋了,雞骨頭嘛,回歸大自然的同時還能順帶給泥土裏麵增加點兒養分。而另一種……那可是屍體啊!正兒八經的屍體!等等,他要是真的拋過“雞”的屍體……莫非他獸性大發,又沒錢付賬,這才……

“吃的,雞。”陸子夜垂頭,一副小朋友做錯事的樣子。

小心肝抖了又抖,這才徹底的放鬆下來,楊小愛揉著眼角,聲音中帶著泣聲兒的說道:“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清楚啊……這麽說話會嚇死人的……”

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那……可以把雞的屍體丟在後麵了?”

“等等,你是從哪兒弄來的雞?有主沒……”有主沒主?這還用問嘛?這是在大城市,是在燕京中,怎麽可能有沒主的雞??

再次目光遊離,扭頭,堅決不答。

楊小愛仰天長歎,不用問了,肯定是他不告而拿的!

走到他的身邊,抬後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子夜啊,那個……回頭咱們去買幾隻小雞回來,放在家裏麵養著,反正你一時半會兒也出不去,就在家裏養養小雞小鴨子什麽的……等回頭我軍訓回來了,咱們把花園裏麵收拾收拾,種點兒菜,再養點魚,想吃的話咱們吃自己家養的,別人家的東西也是花錢買回來的,不許再拿了哈?”

如此深入淺出語重心長的話語,總算是讓迷途少……青年回歸正途了。青年老實的點了點頭,楊保姆總算是安心了一半兒的心。

“過幾天我不是要去軍訓麽?軍訓期間,要是有人來敲門啊、找人什麽的,你就裝做不在家的樣子,不理會他們,他們就會走了。你出門進門的時候也要小心,不要讓他們遇上,不然……可能你就沒法子再在這兒住著了。”讓人一個大男人躲在家裏,這個事情多少有些丟臉,可他的情況特殊,自己也不好意思真的把他丟出去不管。畢竟,這麽大的房子,要是每回回來都隻有自己一個人的話,楊小愛也是會害怕的。

這回陸子夜答應的十分痛快,當然,他的答應也不過就是點點頭罷了,可他既然答應了,楊小愛也就放心了,要是他萬一真的十分倒黴的被律師事務所的人發現的話……那到時就說他是自己的表哥!反正,自己有三個舅舅呢,他們要是非要用“直係親屬”來說事的話,那自己大可耍賴,說不太明白“直係親屬”的意思,當成隻要是親戚就可以來處理了。

說完了這件事情,楊小愛這才徹底的鬆了口氣,轉頭看到桌上的那封信,忽然想起,那次自己回來時,從信箱裏麵收到了好多信件,都是這三年來積累下來的,還沒有仔細看過呢。今天正好有時間,幹脆一口氣看完得了。

洗過了手,把那些不知放了多久、已經積累了不少灰塵的信件拿了出來,一封封查看著,丟到桌子上。

“萬裏大造林?”皺著眉頭把這封信丟到了垃圾信件中,“五百塊買愛瘋NS?”又是一封詐騙垃圾信件,在這堆信中,光這種信件的比例就占了一大堆。一邊看著,楊小愛一邊給身邊的陸子夜普及著:“現在這個社會啊,什麽騙人的法子都有,看到了沒?這堆信件裏麵都是詐騙的。”

陸子夜皺著眉頭,捏起了一封信,歪頭看著上麵的內容。

“唔,你還認得字麽?”楊小愛又丟下了一封不知是哪兒塞過來的外賣廣告,抬頭向他看了一眼。

“似乎……有些眼熟。”

“哦,那等我軍訓回來再慢慢幫你教你。”好人為師這一點無論是在誰的身上多少都有一些的。反正她準備回頭找上一份家教的工作,教一個也是教,教兩個也是教。

正翻著,忽然看著麵前的一個信封有些發愣。

“怎麽了?”陸子夜歪頭朝她的手中看了過來,卻一時沒看太明白,上麵的文字有些可以看的明白,可連在一起的內容卻有些讓他不太理解。

“刷刷刷”幾聲,撕開了手中的信件,隨後,她又瘋狂的在那些還沒來得急分類的信件中再翻找著。

“我的個天呐……”愣愣的看著那幾封被打開的書信,楊小愛仰天慘叫一聲。

“到底怎麽了?”陸子夜的眉頭皺得又緊了一些,看她的表情,似乎是出了什麽非常恐怖的事情。

來不急和他說話,一手抄過邊上的手機,打開計算機,劈裏啪啦的算了起來。

“三年……我的好叔爺爺,您走之前也不知道把家裏麵提前斷水斷電……”看著上麵那一大串的數字,楊小愛再次飆出淚來。她沒想到,這些莫名其妙的信件中,竟然還夾雜了不少的催款單……

因為種種原因,楊小愛住的這個四合院,用的並不是新的插卡式的水、電、煤氣之類的新表,而是相對老式的,每個月都要自己去銀行繳費的那種。

而現在,足足三年沒有使用過的房子,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光水、電、氣、電話,所欠的金額就達到了讓人驚恐的五千塊!!

黑著張臉,楊小愛起身推門走了出去。陸子夜一臉不解的跟在她的後麵,兩人穿過月亮門兒,到了後麵的花園中。

左看、右看。花園雖然荒蕪了,可自動灑水設備卻每天定時定點的工作著,水池裏麵早就沒有魚了,可自動換水係統也在正常的運作著……光這些東西每天動動轉轉,她的水電費就在以驚人的速度向下消耗著!

天然氣雖然因為長時間沒人用,所消耗的並不多,但卻多少也有一些損耗。

更讓她吐血的是電話費……也不知她那位偉大的叔爺爺到底是有多時髦,從三年前就裝了個十兆的寬帶,自己欠費最嚴重的就數這一筆錢了!!

水、電、氣,都接到了要換新表的通知,貌似是對方也發現,要是不給這家換成那種插多少用多少的新表,說不定光他們家自己就能讓他們虧損不少。可換表之前說什麽也得先清了以前的欠費啊……

“看來……光靠打工是不行了……我還得想想法子多賺點兒錢……”楊小愛根本沒有發現跟在自己身後當尾巴的陸子夜,一個人糾結在了如何才能多賺錢養這個大房子的思維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