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二十三章憂國不忘發財(下)

字體:16+-

魏老爺子哎,您老就不能消停一下嗎?就您老這啥事兒都要諫的個性,也就咱家老爺子能受得了,換個主兒,您老被免官都算是輕的了,鬧不好斷頭台上都有您的位置了。一聽魏征提出的那三個疑問,李貞可是頭大得緊,恨不得跑上前去一把捂住魏老爺子的嘴,無他,這三個問題問得實在是太刁鑽了些。

後倆個問題倒也罷了,雖說難答了些,可李貞要想經營印刷廠,那倆個問題壓根兒就是繞不過去的,當然,來之前李貞就想好了答案,心裏頭有數,倒也不甚擔心,可麻煩就出在第一個問題上——這時代的儒家典籍並無四書五經之說,其典籍浩瀚之至,像啥子《荀子》、《孝經》等等多得數不甚數,也沒有後世那些子嚴謹的儒學理論體係,要想通經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非得下大苦功不可。一向以來,李貞倒也無甚成為大儒的心思,也就是想著法子賺錢罷了,隻是因老爺子問出了治典的事兒,不過是為了偷換概念,這才一本正經地提出了四書五經的話頭,隻不過就是說說罷了,哪想到魏老爺子竟會如此較真,硬要李貞說出個子醜寅卯的,可憐李貞又不是啥子真兒個的儒學大家,這不是為難人嗎?

慘嘍,媽的,該咋說才是呢?李貞真有些子急了——盡管李貞學習進度超快,可畢竟才上了兩年多的學,那些個經文並不曾全部習過,之所以能說出四書五經的名頭,不過是前世留下的一些記憶罷了,那還是網絡上看來的一些膚淺玩意兒,真要讓李貞詳細說出典故,哪有那種可能性,不回答還不成,這兒可是朝堂,一個應對不妥,丟麵子是小事,生意做不成也就罷了,若是因此被自家老爺子看輕了,那才叫冤哉枉也!推到李靖頭上?嗬,沒那個可能性,李靖這會兒也正疑惑地瞅著李貞呢。

到了這會兒,李貞的後背都被汗水給打濕了,眼珠子轉了好幾圈,裝出一副沉吟的樣子,緊張地思索了好一陣子才開口道:“父皇,諸位大人,關於書之定價是這樣的:書之成本與印數、字數關係極大,大體上來說,書的字數越多,成本自然也越高,隻是印數卻恰好相反:印數越多,成本越低,不過也不是沒個限度,就以《論語》一書來說罷,印刷一千本的話,每本的成本是二十文,可若是印一萬本的話,每本的成本就降低到了十二文左右,再算上運費、存儲費等成本的話,每本定價約為二十二文,若是印製兩萬本的話,那定價可以降低至二十文……”

李貞的話還沒說完,群臣們都嘩然了起來,無他,這時節市麵上書少不說,還貴得很,一本薄薄的《論語》沒個五十、六十文絕對拿不下來,這已經相當於一口大肥豬的價格了,若是此書是出自名家之手,那就更是貴如金珠了,而按李貞所言,這書的價格簡直就是賤賣了,在場的重臣大多都是見識多廣之人,可還是被李貞的話嚇了一大跳,亂哄哄地便議論開了。

一片噪雜聲中,左仆射房玄齡站了出來道:“啟奏陛下,若是漢王殿下所言屬實,此乃惠民之利器也,臣以為理當速行,似此等開啟民智、教化民生之事,實乃功在千秋之義舉也。”房玄齡是宰相,乃是群臣之首,在朝中威望極高,他這麽一表態,其餘大臣立刻紛紛進言附和,滿大殿立馬熱鬧了起來。

不單群臣們激動,李世民也很是高興,臉上的笑容格外的可親,不過身為帝者,李世民並沒忘記最重要的事情還沒問清楚呢,笑著壓了下手,示意眾臣安靜,看著李貞道:“貞兒,此言當真?”

真的倒是真的,隻不過李貞在裏頭卻是打了些埋伏——這個報價比之實際成本其實高了大約百分之三十,當然,若是技術上再加以改進或是廠子的規模再行擴大些,那成本還能降得更低一些。

虛高的這一塊原本是留作討價還價的餘地用的,可眼瞅著大家夥那副喜出望外的樣子,李貞自然是毫不客氣地將這塊利潤暗杠了下來,一見李世民發問,李貞緊趕著答道:“回父皇的話,兒臣實不敢虛言哄騙父皇。”

“嗯。”李世民讚許地點了點頭,緊接著問道:“朕問你,這書該怎個印法?”

厄,老爺子這問題未免太大了些,還真是不好答。李貞心思動得飛快,略一沉吟道:“兒臣以為此印書之事事關朝局,自當穩妥為上,所有付印之書皆由禮部審核,以確保無謬誤之處,而後由兒臣名下之印刷廠承印,並報戶部備案以明成本,至於發行問題可分兩類:一是朝廷按成本價采購,統一分發各地官府,為勸學之用,二是由兒臣名下產業在各地設立書局,按報備戶部之定價發行書刊,兩道並行當可起互補之作用。”

這時節並無書商、書局的存在,眾人也不知道該如何管理這些個書刊發行的事兒,可聽著李貞說得挺有道理的,一起子重臣們倒也各自點頭嘉許不已,就連李世民也頗為讚賞李貞所說的兩道並行之策,可還沒等李世民說出準奏的話兒,那一頭魏征又開了口:“漢王殿下,您還沒回答老臣的第一個問題,這所謂的四書五經究竟出自何典?”

暈,這魏老頭還真是認死理,您老咋就不能裝回糊塗呢?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李貞好不容易才將眾人的注意力轉移開來,可不曾想魏征卻又將話題繞了回來,頓時氣急,可當著自家老爺子和眾臣的麵,李貞哪有膽子發作,不但不敢發作,還得恭敬地答話,那滋味就別提多難受了。

媽的,拚了!李貞暗自咬了下牙,沉穩地說道:“回魏大人的話,《論語》、《孟子》皆聖賢之微言大義,發人深省,實為治世之名言,至於《大學》、《中庸》二文,皆出自西漢大儒戴德和其侄戴聖所編之《禮記》,前者為初學入德之門,實乃安邦定國之大學問;後者明載修身養性之道理,中庸之德至矣,而其義微矣,以戒懼謹獨,明執中之道;以中和,明體用之一貫;以位育,明仁誠之極功,是故,君子達著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此二文雖非出自聖人親筆,然大義所在,實承聖人之道耳。小王以為精研此二文當可得聖人之道之精髓,故此將此二文單獨提出,以為四書之二,小王愚昧,還請魏大人賜教。”

在場眾臣都是飽學之士,就連李世民的儒學造詣也是極高,九經自然都是通曉的,可卻從未專門研究過《大學》與《中庸》二文,此時聽李貞如此一說,眾人細細思量之下,都各有所悟,不少人不由地叫起了好來,便是魏征也頻頻點頭不已。

“好,漢王殿下讀書讀得通透,斯言大善矣!”站在眾臣之首的房玄齡輕輕地鼓了下掌,站了出來道:“陛下,老臣以為漢王殿下之言甚合聖人之道,發人深省,可謂經典。”

“陛下,微臣以為房公所言甚是,漢王殿下天資過人,實為朝廷之大幸,微臣讀書多年,還不及漢王殿下之能,實在慚愧。”兵部尚書侯君集也出列附和道。

厄,老侯這是誇咱還是想害咱?媽的,啥子朝廷之大幸,狗屁!媽的,這話聽起來就有貓膩,該死的,這回風頭出大了,要壞菜!李貞一聽侯君集的話,立刻明白老侯同誌這分明是在捧殺自己,雖不明白侯君集為何要這麽做,可心中卻暗自警惕了起來。

果不其然,原本正高興著的李世民臉色一陣變幻之後,一雙眼銳利如刀地盯著李貞道:“小兒之見耳,聖人大義豈是爾區區孩童可以言述的,還不退下。”

媽的,狗日的老侯,老子跟你沒完!李貞心頭大恨,可這會兒老爺子已經發了話,李貞哪有膽子硬扛,無奈之下,隻能恭敬地跪下磕了個頭道:“是,兒臣告退!”李世民也無甚特別的表示,隻是臉色平淡地揮了下手,示意李貞退將出去。

莫裝逼,裝逼遭雷劈,媽的,還真是如此,靠,老子傻了嗎,好端端地提啥子四書五經的,簡直是吃飽了撐著的!媽的,這個老侯究竟是哪方麵的人物,咱又沒得罪過他,為何定要與咱過不去,唉,這回慘了,雞飛蛋打不說,鬧不好還得吃排頭,鬱悶!李貞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回到敏安宮,也不管其他人怎麽看,溜進自個兒的房間,一頭栽倒在**,恨恨地想著心思兒,可左思右想都找不出個補救的辦法,心裏頭那股子怨氣憋得難受之極。

“殿下,快,快起來,聖旨到了!”正當李貞胡思亂想之際,劉德全急急忙忙地衝了進來,焦急地嚷道。

我靠,來得好快啊!媽的,咱的小屁股看來是保不住了!李貞一陣子煩心,可也不敢不出迎,隨手接過邊上宮女遞過來的毛巾,將就著擦了把臉,急匆匆地跑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