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二十四章風漸起

字體:16+-

“聖天子有詔曰:漢王李貞公忠體國,勤勉純仁,賞玉如意一柄、帛三匹、絹兩匹、綢緞……著李貞提調印刷事務,協調各部有司,務求盡善……赦《論語》、《孟子》、《尚書》各兩千冊先行付印,限八月十五前完工,欽此!”

啥?不是打板子而是給糖吃,厄,老爺子這唱的是哪出戲來著?暈,兩千冊,這麽點數量能做個甚?還不夠長安本地的用量呢,搞什麽飛機!李貞跪在地上,越聽越是糊塗了——按說老爺子打賞是好事兒,可奇怪的是那點兒印數加起來的價值竟然還不到老爺子所給賞錢的一半,饒是李貞心思靈巧,也不明白老爺子這是要幹啥,聖旨都宣完了,李貞還直愣愣地跪在那兒,連謝恩都忘了。

“漢王殿下,殿下。”前來宣旨的內侍監高堯眼瞅著李貞沒個動靜,忙小聲地提醒了兩句,總算是將李貞從遐思中驚醒了過來。

“臣領旨,謝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李貞緊趕著磕頭謝恩,雙手接過高堯手中捧著的聖旨,笑嗬嗬地一招手,將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劉德全召到身邊,低聲地道:“有勞高公公了,劉公公回頭拿本王的手諭到“燕記商號”將新製出的成套家具送到高公公處,讓高公公試用一下。”

大家夥都是明白人,自然都聽得懂李貞的意思,劉德全隻是點了下頭,沒啥特別的表示,可高堯卻高興得眉開眼笑地,無他,李貞那些個新式家具如今可是搶手貨,一成套的家具沒個幾十貫可是拿不下來的,高堯自然是用不上那等豪華家具的,可隨便一轉手,那搶著要的人可是海了去了的。這可算是重禮了,饒是高堯平日裏時常收賞錢,可也從來沒有一次性收到過如此大的禮,歡喜不盡就是自然的事了,可臉上卻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漢王殿下,您這是……,唉,叫老奴如何擔待得起?”

嘿,你個老東西,拿錢早都拿成習慣了,還裝個毬的為難。李貞心裏頭狠狠地鄙視了高堯一番,可口裏頭卻道:“不妨事,高公公見識廣,眼界高,小王旗下那些新產品究竟如何還望高公公用後給個建議,小王也好讓人改進不是?嗬,高公公肯試用那是幫了小王的大忙了。”

“哈哈,好說,好說。”高堯立馬就坡下驢,笑得那張老臉上都開滿了菊花:“王爺的事就是老奴的事,能幫著王爺的,老奴萬死不辭,哈哈……”

得,您老錢也拿了,那事情可就該辦了不是?李貞跟著笑了幾聲,接著壓低了嗓子問道:“高公公,這聖旨……”高堯四下張望了陣,壓低了身子,將嘴湊到李貞的耳邊,小聲地說道:“王爺,治典的事兒還沒個譜呢,這三本書就是個樣子罷了,您還是加緊些,別耽擱了,要不回頭聖上那兒可就不好交待了。”

扯淡,治典的事兒咱才懶得參乎呢,媽的,這死太監還真以為老子要憑著這印書的事兒去爭來著,唔,這主編之人還沒定下來,嗬嗬,看樣子朝堂裏還得熱鬧上一陣子的。李貞眉頭一揚,笑嗬嗬地說道:“哦,是這樣啊,多謝高公公提點,小王也就是能印印書而已,其他的啥都不懂,哈哈,回見了,高公公好走。”

高堯得了天大的好處,自然是滿意而歸,可李貞卻很有些子頭疼不已,倒不是為了印數少的緣故,實際上,隻要朝廷肯出麵,哪怕是就隻印一本,對於李貞來說就是個勝利——這可是大義問題,朝廷既然出了手,那就表示老爺子認可了印刷廠的事兒,如此一來,李貞的生意就可以放開膽子去做了——幫著朝廷印書其實賺不到幾個錢的,李貞也不指望靠著朝廷的活兒來過日子,能賺錢的地兒多著呢,不單是儒家學說,印製佛經、時人文章之類的才是大頭,這會兒真兒個令李貞頭疼的其實還是治典之事。

治不治典、由誰總編之類的屁事李貞其實壓根兒就不想管,尤其是這會兒老爺子的聖旨已經到手的情況下,李貞更是不想跟治典的事兒搭上任何的邊,隻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事情到頭來隻怕由不得李貞了,誰讓李貞今兒個風頭出得太大了些呢,這完全都是李貞自找的罷,事到如今,李貞也沒了奈何,隻好走一步看一步了,這不,一領到聖旨,李貞連氣都沒顧得上喘一口,一送走了高堯,立馬領著人直奔“燕記商號”,召集一幹子骨幹,商量對策,布置各項準備任務,忙得個暈頭轉向,好在“燕記商號”人手足,事先就已經備好了大量的各種必需品,忙了一個晌午,總算是將諸事安排得有些子模樣了,可天卻早就黑得深了。

“殿下,您可回來了,越王、蜀王、梁王、齊王、蔣王都派了人來,還留了貼子。”李貞剛回到敏安宮,還沒來得及坐下,貼身宮女鈴鐺便捧著一疊子請柬急急忙忙地迎了上來。靠,這幫狗日的,鼻子都很靈嘛,這才多長時間,全都跳出來了,該死的!李貞知道自個兒今日的表現必然會引來兄弟們的關注,可沒想到才過了半天而已,一幫子兄弟都殺上門來了,不由地苦笑了起來——那幫子兄弟們心裏頭盤算的是啥主意李貞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這會兒事情多得很,李貞哪有心思跟那幫子奪嫡黨拉拉扯扯的,隨手接過那疊子請柬,連看都懶得看上一眼,沉吟了一下道:“這事情你不必管了,回頭讓李德全派人到各府去說一聲,就說本王事多,一時抽不出空來,改日有暇再回請便是了。”

“可是……”鈴鐺顯然不死心,試圖再說些什麽。“嗯。”李貞早就累得發慌,哪有閑心跟一名宮女多做解釋,沉下了臉,揮了下手道:“不必多說,本王自有主張,將本王的晚膳送上來。”

“是,殿下。”鈴鐺嘴角蠕動了好一陣子,到了末了還是沒膽子頂撞李貞,低著頭應了聲是,退出了房間,隻不過背對著李貞的時候,一雙鳳眼中卻閃過一絲異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