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四十一章校場揚威(中)

字體:16+-

武將單挑自古以來就有之,可並不像後世那些子演義中所描繪的那般神奇,一般來說單挑甚少會是雙方主將之間的比拚,當然,更不會是決定一場戰爭勝敗的關鍵之所在,在隋唐時期的戰爭中單挑的場麵確實是屢見不鮮——大體上兩軍相逢之際,雙方都會各派勇將出馬相互挑戰,以擊敗對方之勇者來鼓舞己方的士氣,李貞的師傅秦瓊就是幹這個活計的老手,在唐開國之戰中,每逢有敵方勇者自誇武藝之時,秦瓊總是奉命出馬,戰而勝之,堪稱一代戰將,不過嘛,單挑獲勝除了能激勵己方之士氣之外,其實對於戰爭本身的進程來說影響卻並不是太大,在這時代,單挑獲勝的一方最終失敗的例子倒也比比皆是。

若是選帥固然是用不著單挑,可這會兒選的是先鋒官,個人武力就顯得無比重要了,無他,先鋒官總是幹單挑活計的不二人選,沒有個人武力作為保證,哪能成為大軍的先鋒,這原本就是題中應有之義,卻也無甚可說之處,當然,此次選拔並不是真兒個的沙場血戰,總不能為了選出一個合格的先鋒官就讓其他候選者血染校場罷,大體上來說,交手雙方用的全都是使用包裹著一個石灰包的槍柄來進行馬上較技,以一柱香的時間為限,到了最後,誰身上的白點少誰就算勝者,隻是這裏頭卻有個講究:

這時節大唐武將們所使用的兵器十有八九都是馬槊,也就是加長了槍柄的一種長矛,就算有些武將使用的是方天畫戟、鎦金鏜之類的奇門兵器,可也都是以槍術為基礎的,用石灰槍定勝負倒也能湊合,至於那些演義中提到的啥子青龍偃月刀這會兒壓根兒就還沒發明呢,長砍刀得到了宋代才有人整出這等家夥,當然,所謂李元霸的大鐵錘也純屬胡扯,無他,大鐵錘是短家夥,隻能近攻不能及遠,真兒個馬上交鋒,還沒等你掄起錘呢,早被人放倒了,再說了,就算你能將大鐵錘運轉如飛也不成,馬又不是拖拉機,哪能載得動如此笨重的玩意兒,故此,以石灰槍來比試對於眾將來說,都是公平無二的罷。

緊張,不單其他候選者緊張,便是自認無敵手的李貞也很是緊張,雖說李貞不相信這些候選者中有人的武藝能強過自己,可還是抑製不住自己緊張的心理,畢竟此次奪先鋒對於李貞來說意義實在是太重大了,李貞壓根兒就輸不起,無他,李貞對於大唐的曆史並不熟悉,可卻依稀記得再過個兩、三年就到了奪嫡之爭最慘烈的時期,一旦錯過了這次機會,先不說李貞自保的計劃能不能實現,就算奪嫡塵埃落定之後那個登了大位的幸運兒不會去整治李貞好了,但又怎可能讓李貞這麽個有錢又有能耐的兄弟去領兵打戰?更何況領兵征戰一向就是李貞的向往,若是不能征戰沙場,那自幼習武吃的苦頭豈不是白吃了,眼瞅著李績端著木匣子站在那兒,李貞的心跳得飛快,咚咚作響,都險些從嗓子眼裏迸出來了。

李績手托著木匣子,有意識地在不遠處站了好一陣子,饒有興致地打量了忐忑不安的眾將們一番,這才緩步走到了李貞的麵前,沉著聲道:“越王殿下請先抽好了。”

哈,先抽就先抽,看看老子的手氣咋樣,嘿,看是哪個倒黴蛋先遇到咱了。李貞點了下頭,深吸了口氣,從木匣子裏取出了枚木牌,翻過來一看,竟然是一號,登時樂了起來:哈,瞧這手氣鬧的,感情咱還得第一個上,嘿,遇到咱的那位隻好自祈多福了。

簽抽得很快,多半會,李績已然開始宣布第一輪單挑的對陣形勢了:“越王李貞對右金吾衛郎將姚開鋒,右驍騎衛郎將秦懷玉對右威衛陳奇……”

哈,鬧了半天,敢情咱遇上了這貨,嘿,有意思!李貞一聽自個兒第一陣便對上了太子手下的死黨之一,頓時樂了起來——姚開鋒是侯君集的手下愛將之一,素來跋扈,依仗著太子的威勢,在南衙中橫行霸道,沒少幹那些子欺辱同僚的勾當,李貞早就看此人不順眼了,若不是礙於自個兒庶出皇子的身份敏感,早就出手教訓這家夥了,此時一聽自個兒對上了此人,那還不琢磨著怎麽好生戲耍此人一番。

灞水河畔空地足夠大,一次便是四場比試同時進行,李貞抽到了一號,自然得率先上場,這才剛接過侍衛們遞過來的石灰槍,頓時覺得無比的別扭——這槍就一木棒而已,跟李貞常用的那柄亮銀槍壓根兒就沒法比,握在手中輕飄飄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可事到如今,不適應也得適應不是?李貞隨手舞了個槍花,百無聊賴地看著不遠處正勒馬而來的姚開鋒,臉上淡淡地沒有一絲的表情。

若是能不打,姚開鋒絕不想跟李貞過招,倒不是怕了李貞那個親王的身份,而是從剛才李貞那神奇無比的箭術中姚開鋒得出了一個很不好的結論——無論是臂力還是眼力,甚或是**的戰馬,自個兒跟李貞都不在一個檔次上,強自要戰,隻能是自取其辱的下場,隻可惜姚開鋒沒得選擇,無他,臨上場之前,太子已經著人來傳過話了——務必將李貞打下馬去,就算辦不到,也得耗盡李貞的力氣。自家的實力自家知道,可麵對著太子的壓力,姚開鋒也隻能硬著頭皮上場迎戰了,這會兒見李貞已經上了馬,姚開鋒忙勒馬上前,恭敬地舉槍行禮,陪著笑道:“末將參見越王殿下,若有得罪處,還請海涵。”

“好說,好說。”李貞笑著應答了一句,隻不過那笑容卻很有些子怪異,看起來就像狐狸逮著了兔子時的笑容一般無二,瞧得姚開鋒心裏頭一陣發虛,也沒敢多呆,拱了下手,徑直縱馬奔向遠處,打馬盤旋,手中的長槍一挺,一踢馬腹,催動戰馬向著李貞衝剌而去。

靠,這王八蛋想打老子一個措手不及啊,奶奶的,該死的狗東西!李貞這會兒還兀自端坐在馬上,眼瞅著姚開鋒殺奔而至,心中頓時大怒,一夾馬腹,叫了聲:“駕。”霎那間,原本站立不動的雪龍駒放開四蹄,如同離弦之箭般向著姚開鋒迎了過去。

雙方的馬速都是極快,姚開鋒整個人緊緊地貼在馬背上,手中的長槍平端,手臂彎曲如弓,一見李貞倉促殺出,手中的槍甚至來不及放平,心中暗喜不已,就在雙馬即將迎頭遇上之際,早已有了定計的姚開鋒大吼一聲:“殺!”手中的長槍猛地刺出,槍速極快,如同毒蛇一般直奔李貞的胸口而去,而李貞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手中的長槍連動都沒動,整個身子坐得筆直,眼瞅著槍頭即將刺中李貞的胸口,姚開鋒的臉上都已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隻可惜,他似乎笑得太早了一些,但見始終紋絲不動的李貞突然間腰腹一扭,側了一下身子,那勢在必得的一槍便順著李貞的胸口滑將過去。

不好!眼瞅著自個兒的槍刺了個空,槍勢已老,再想變招已是不及,姚開鋒頓時慌了神,可著勁地一催戰馬,試圖躲過李貞的反擊,反應倒是很敏捷,隻可惜還是太遲了,姚開鋒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但覺腰間一股大力湧到,整個人身不由己地飛離了馬背,如同騰雲駕霧般飛將出去,一頭栽倒在地,立時陷入了昏迷之中,原來卻是在雙馬相交之際,李貞手中的長槍如同鞭子一般掃中了姚開鋒的腰部,將其硬生生地擊落了馬下,這還是李貞手下留情,純用巧力的緣故,否則姚開鋒就不僅僅隻是摔暈那麽簡單了,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的,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不是?李貞可不想自個兒還沒實力的時候就去跟太子硬碰硬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了。

沒勁,就這貨的水平,給老子提鞋都不配,無聊!盡管諸軍將士們為李貞一合製敵而興奮不已,喝彩之聲響入雲霄,可李貞自個兒卻一點興奮之意都欠奉,怏怏地縱馬回轉自個兒的侍衛群中,百無聊賴地看著其他場次的較量,可看來看去,也還是隻有前頭那四個箭術出眾的家夥武藝高些,至於餘者,水平隻是一般而已,比之姚開鋒也強不到哪去。

何龍?哈哈,這回可算是能過一下癮頭的了!李貞一聽到自個兒第二輪對上的是右金吾衛騎曹何龍,頓時手癢了起來,興衝衝地上了馬,徑直趕往較場而去,恨不得立馬大殺上一場,隻可惜李貞還是沒能如願——何龍連場都沒上,棄權了。得,人家不玩了,李貞總不能硬綁對手上場罷,沒招了,除了回去繼續看別人過癮之外,李貞還真是一點法子都沒有,心裏頭的膩味勁就別提多難受了。

比試倒是進行得很快,左右不過就是一柱香的功夫罷了,就在李貞昏昏欲睡的當口,第三輪對陣的形勢已經出來了——李貞對侯國忠,秦懷玉對梁振武。

哈,是小猴子,那敢情好!頭前侯國忠那兩輪比試李貞都看了,雖說李貞並不認為號稱軍中後起之秀的侯國忠能是自己的敵手,可畢竟算是個不錯的對手罷。對於侯國忠李貞並不熟悉,卻也知道其是太子門下最為出類拔萃的戰將,年前剛跟從其父侯君集參與了滅高昌國之戰,表現不錯,很是立了不小的功勞,年紀不過二十出頭便已爬升到了中郎將的高位,李貞早就有意伸量一下侯國忠的本事了,隻不過礙著自個兒的身份,始終沒機會罷了,這回校場演武,也算是趁便了罷。

所謂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侯國忠見識過李貞一合擊敗姚開鋒的場景,心裏頭對李貞的武力大致有了一個判斷,絲毫不敢小瞧了這位年紀輕輕的親王,此時見李貞已經放馬上場,忙迎上前去,麵色平靜地抱拳躬身道:“末將見過王爺。”

嗯哼,不錯,有點意思。雖說彼此間陣營不同,可眼瞅著侯國忠那不亢不卑的樣子,李貞倒也有些子欣賞,淡然一笑道:“侯將軍不必多禮,這就開始如何?”

侯國忠卻也沒多客套,沉穩地點了下頭,慢慢地縱馬向遠處跑去,一拉馬韁,勒馬轉過身來,平靜地注視著遠處的李貞,手中的長槍斜斜地指向天空,神情淡定之至。

好,有點大將風範。李貞輕笑一聲,一抖馬韁,指揮著雪龍駒緩步向前,調整著馬步,向著場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