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四十二章校場揚威(下)

字體:16+-

武將單挑絕非像演義小說所描繪的那般誰的力氣大誰就勝,也甚少有交手百多個回合不分勝負的情形出現,實際上,武將單挑比拚的是綜合實力,無論是自身的武藝、力量、膽略、經驗,還是座下的戰馬都是綜合實力的一部分,戰場上的單挑往往數個照麵間便已分出了勝負,勝者生,敗者亡或被擒,少有僥幸逃脫的機會。

李貞有多強侯國忠心裏頭有數,無論是武藝、力量還是座下的戰馬都不是他侯國忠可以匹敵的,要想擊敗李貞唯有在經驗上做文章——眼瞅著李貞開始調整馬匹的步點,侯國忠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的長槍一擺,猛地擊在了座下戰馬的臀部上。吃了疼的戰馬發出一聲嘶鳴,撒開四蹄,狂野地衝了出去,馬速極快,轉瞬間便拉近了與李貞之間的距離,俯身馬背的侯國忠雙手平端著長槍,槍尖遙遙地指向李貞的胸腹之間,盡自馬背顛簸,侯國忠手中那杆槍卻始終搶杆平直,紋絲不動,顯示出強大的控製力和良好的平衡感。

媽的,這死猴子來得好快啊!李貞沒想到侯國忠根本不調整馬匹的步點就這麽直接殺將過來,忙一踢馬腹,大吼一聲:“雪兒,上!”通靈的雪龍駒立時如同離弦之箭般衝將起來,速度快逾閃電。

雙方之間的距離急劇地縮短著,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雙馬相逢之際,但聽侯國忠一聲大吼:“殺!”,手中的長槍接連抖出了九朵槍花,遙遙將李貞連人帶馬都罩在其中。

“嘶。”李貞一見到這一槍的來勢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無他,這一招正是“百鳥朝鳳槍”,槍花九朵,虛虛實實,亦真亦假,真假難辨,滿大唐的戰將中能使出這一招的並不多,且無一例外都是猛將一級的人物,此招的厲害之處就在於虛實之間可以相互轉化,若是不能瞧破其中的虛實,被攻者極難逃脫中槍落馬的下場。

奶奶的,找死!這一招李貞也會,可會使並不代表李貞就能在一霎那間斷明侯國忠此招的虛實所在,眼瞅著此招來勢極洶,李貞心頭大怒,大吼一聲:“殺!”,手中的長槍筆直地刺將出去,打算以一力降十會,來個以力破巧。很顯然,李貞的力量不是侯國忠所能抗拒得了的,但見李貞長槍刺出,所過之處槍花紛紛潰散、冰消瓦解,可李貞不但不喜反倒大吃了一驚——這招看似來勢洶洶的“百鳥朝鳳槍”竟然全是虛招,其中根本無一是實。

不好!李貞一掃清那些個礙眼的槍花,心中頓時一沉——就在李貞槍已刺出,槍勢已老之時,侯國忠真正的殺招已經露出了猙獰的本來麵目,但見侯國忠手中的長槍如同毒蛟出海一般,毫無花俏地急速刺向了李貞的胸膛。這一槍借著馬速,來得極快,轉瞬間便已到了李貞的胸口,而此時李貞槍在外,根本無法回收隔擋,便是側身躲避也來不及了。

他媽的,拚了!李貞急怒之下,大吼了一聲,鬆開了手中的長槍,雙手一兜,猛然將迎麵刺來的長槍握在了手中,使勁地往上一抬,順勢猛拽,試圖將侯國忠連人帶槍一道拽下馬來,以李貞的大力和已經全力運轉起來的“真陽訣”,別說是一個侯國忠,便是三個侯國忠一起上,也擋不住李貞的這一拽,隻可惜,李貞的想法還是落到了空處——李貞才剛一使勁,侯國忠便已鬆開了手,根本不跟李貞較量力氣,一俯身,順手一抄,將李貞鬆開的長槍撈到了手中,借著馬速,從李貞身側衝了過去,而此時的李貞由於力道用到了空處,整個人被晃了一下,雖說無甚大礙,可卻根本無法出招攔截衝過身側的侯國忠,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雙馬交叉而過。

一個照麵雖短,可交手的內容卻豐富得很,雙方以招破招,以槍換槍,打得精彩之至,滿場十餘萬軍卒個個看得如癡如醉,喝彩聲此起彼伏,響成了一片。

媽的,好險,這小猴子還真是有兩下子的,奶奶的,險些陰溝裏翻了船!李貞勒馬回頭,背上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真要是輸了,顏麵掃地還是小事,誤了自保大計才是要命之處,到了此時,李貞再也不敢小視對手,收拾起玩耍的心態,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態,將手中的長槍掉了個頭,平舉起來,對著遠處的侯國忠拱手為禮。

李貞敬禮的意思侯國忠心中自然清楚——左右不過是李貞表示要將自個兒當成真正對手看待的意思罷。能得到李貞的尊重,固然值得高興,可侯國忠卻心中發苦,無他,剛才那一回合已經是他最強的手段了,這樣都奈何不了抱著遊戲心理的李貞,這會兒李貞認真起來了,他侯國忠還拿啥子去對抗,更別說剛才那個回合中表麵上看起來是平分秋色,實際上侯國忠已然是吃了暗虧——侯國忠的力量比起李貞來說差得太多了,隻不過是被李貞拽了一霎那的時間,可手掌心卻已經被曳得紅腫起來,此時握槍都有些吃力,又如何再去跟李貞正麵過招?

認輸?侯國忠倒是很想認輸的,能跟李貞交手一招平分秋色,就算是認輸了,侯國忠也不會覺得丟麵子,反倒有些子慶幸,隻可惜他不能,此次奪先鋒大印關係太重大了,若是此時認輸,別說太子那兒無法交待過去,便是他父親侯君集那兒也絕然討不了好。眼瞅著李貞再次縱馬殺將過來,侯國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苦笑,輕撥了一下戰馬,長槍拖於地上,也向著衝殺而至的李貞迎了上去,隻是剛走了沒幾步,突地一轉馬頭,往斜刺裏跑開了。

嗯?這死猴子又想玩什麽把戲?眼瞅著侯國忠兜馬向遠處跑去,李貞不由地愣住了,再一看侯國忠根本沒有認輸的意思,馬速又不快,心中猛地打了個突:該死的,這小子跟咱玩起了這一手,嘿,臭小子,要玩咱就賠你玩好了。李貞輕輕踢了下馬腹,通人性的雪龍駒立刻調整了方向,徑直向侯國忠追了過去。

侯國忠壓根兒就不擔心李貞不追上來,無他,剛才那個照麵不過是個平手,誰都沒能占到便宜,李貞既然要奪印,平手的結果自然是無法接受的,如此一來,李貞除了追上來之外,其實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耳聽著蹄聲越來越近,侯國忠始終平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心中計算了一下彼此間的距離,突地大吼了一聲,身子一扭,手一抬,原本拖曳在地上的長槍如同毒蛇一般昂起了頭來,槍身不高,槍尖直指正疾馳而來的雪龍馬的胸腹之間。

侯國忠這一槍刺馬不刺人,角度刁鑽不說,槍勢極快,比之一般的回馬槍更難防了數倍,一旦刺中,李貞非得跌落馬下不可,眼瞅著槍尖已經將將刺到了雪龍馬,侯國忠臉上的笑容立時更濃了幾分,隻可惜他還是笑得太早了一些,但見始終穩坐在馬上的李貞突地大吼了一聲:“開!”左手單手持槍,猛地一格,正中侯國忠的槍聲,侯國忠隻覺得虎口一熱,手中的長槍已然飛上了半空,還沒等他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就見李貞**的雪龍駒一個加速已然跟侯國忠跑了個並排,李貞空著的右手一伸,硬是將侯國忠提溜了起來。

“侯將軍,得罪了。”待得侯國忠**那匹戰馬跑遠了,李貞並未將侯國忠拋將出去,而是輕輕地放在了地上,麵帶笑容地說道。

侯國忠麵帶愧色地看了李貞一眼,低著頭道:“殿下神武,末將輸得心服口服,隻是……,唉。”侯國忠嘴唇**了幾下,到了末了還是沒把話說完,隻是長歎了一口氣,苦笑著搖了搖頭,退到了場邊。

嗬嗬,這小猴子還算是有點良心嘛,嘿,左右不過是想說咱得了手,太子那頭必將惱羞成怒,會跟咱過不去罷了,這一條老子早就知道了,嘿,等老子打完了仗,誰放不過誰還難說著呢。李貞自然是明白侯國忠未盡之言的意思,可並沒放在心上,笑嗬嗬地轉回了場邊,饒有興致地觀看著另一塊場地上正打得熱鬧非凡的那一對。

李貞這頭結束得早,耗時不過半柱香不到的時間,可另一場秦懷玉與梁振武之戰卻打得難解難分,雙方勢均力敵,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兩人身上全都是白點兒,壓根兒就看不出究竟是誰占了上風,好不容易打完了,一數點數,秦懷玉以少了兩點的微弱優勢險勝。

哈,爽!這回可以好生看看師兄這年餘來有何長進了!眼瞅著秦懷玉獲勝,李貞可是高興得很,這都年餘沒跟秦懷玉交手了,李貞的手都有些子發癢了,迫不及待地就想上場過把癮的,可惜秦懷玉卻不給他這個機會——不打了,秦懷玉連場都不上就掛出了免戰牌,無他,秦懷玉壓根兒就沒信心能勝過李貞,與其丟人現眼還不如自動認輸來得好——秦懷玉說起來是李貞的師兄,年紀也比李貞大了近十歲,往日裏也沒少跟李貞動手過招,在李貞十三歲以前,每每都是秦懷玉獲勝,李貞時常被打得滿地找牙齒,可自打李貞十三歲之後,秦懷玉就每戰必敗了,到了後來更是被打得滿地亂爬,這會兒大庭廣眾之下,秦懷玉可不想丟那個臉的,自然是能不打就不打。

不打就不打,改天咱到戰場上真打去,媽的,沒勁!沒能過把癮的李貞很是無奈地縱馬衝向點將台,甩蹬下馬,大步走上高台,一頭跪倒在李世民的麵前,高聲道:“啟稟父皇,兒臣願領軍出征,請父皇恩準。”

得子如此,夫複何求?眼瞅著李貞大發神威,威震三軍,李世民老懷大慰,笑得無比開心,可當李貞提出要領軍出征之際,李世民卻又有些子猶豫了,正思考著如何決斷之際,突見一人從百官隊列中站了出來,高聲道:“陛下,此事萬萬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