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四十三章印之爭

字體:16+-

哈,打了小猴子,這老猴子果然忍不住跳出來了,嘿,有意思!李貞連頭都沒回,光是聽聲音便知道那個跳出來大喊不可的老家夥就是侯君集,心中早就有數,卻也沒太放在心上,兀自跪在那兒,並未有絲毫的不當反應。

侯君集,豳州三水(今陝西旬邑土橋鎮侯家村)人,自幼性矯飾,好矜誇,玩弓矢而不能成其藝,乃以武勇自稱,很早就成為秦王李世民的幕府,多次隨軍出征,頗受恩遇,參預謀議,是玄武門事變的主要策劃者之一,立有大功,晉封潞國公,曆任左衛將軍、兵部尚書、吏部尚書等要職,參與過多次大唐對外戰事,至貞觀十四年八月滅高昌國之戰後,名聲顯赫到了極致,然,此後不久,剛回到長安的侯君集旋即因被人告發在滅高昌國之戰中私取財物而鋃鐺入獄,經中書侍郎岑文本上奏本求情方得脫牢獄之災,雖恩寵如舊故,但卻成了名散秩武將,再無一官半職,手中的權柄被剝奪泰半。

中華之地素來就有窮文富武之說,那些個領兵打仗的大將們在作戰之時,誰不曾私取過財物,別說財物了,便是私掠美女為侍妾的也比比皆是,別說李靖、程知節之流如是,便是李世民當初在唐立國之戰時也沒少幹這等事兒——李世民幾個寵妃大多是搶來的,大小楊妃都是如此,這本就是為將者之慣例,算不得什麽大罪名,可別人幹了沒事,偏生輪到侯君集就得下獄,這裏頭的蹊蹺隻怕外人是很難明了的,左右不過是帝王心術、平衡之道罷了,卻也無須多說。

侯君集冤不冤的李貞根本就懶得去理會,不過李貞很清楚的是:侯君集是太子在軍中最大的支柱和依靠,他一倒下,太子在軍中的發言權陡然塌了半邊天,急需有新的代言人出現,這也正是此次爭先鋒之印時,太子不惜血本,動用了軍中暗藏的多數嫡係人馬之故,可現如今卻被李貞異軍突起,拔得了頭籌,煮熟的鴨子就這麽飛走了,若是太子一係的人馬不出頭阻攔一下,李貞反倒會覺得奇怪了。

李世民本就在疑慮之中,此時一見侯君集站了出來,愣了一下,笑著問道:“侯愛卿有話但講不妨,朕聽著呢。”

侯君集躬著身子道:“陛下,老臣以為越王殿下固是勇冠三軍,然從不曾行過軍事,此大軍出征之先鋒非比尋常,一旦有所閃失,則軍心挫動,其勢危殆;再者,聖人雲: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越王殿下身份尊貴,以親王之尊戰於沙場之險,若是有失,朝廷臉麵何在?其三,我大唐勇將如雲,卻尚需親王出征,豈不是令薛延陀小輩笑我大唐無人乎,故此,老臣以為越王殿下為先鋒之事大大不妥。”

侯君集話音剛落,太子少詹事、吏部侍郎張亮便立刻站了出來道:“陛下,臣以為侯公所言極是,望陛下三思。”

“陛下三思。”

“臣等以為侯、張二公所言極是,望陛下明鑒。”

……

好家夥,侯、張兩位才剛說完,一呼嚕站出了十數人,張口就是大聲地附和個不停,一時間“陛下三思”、“陛下明鑒”之類的屁話響個沒完沒了,聽得李世民眉頭都皺了起來,隻是沉吟著並未立刻表態。

事涉太子與親王之爭,滿朝文武全都不敢輕易涉入其中,一時間點將台上靜了下來,值此寂靜時刻,侍中魏征站了出來道:“陛下,老臣以為侯、張二公所言過矣,親王之位份固是尊貴,然,豈非人耶?按侯、張二人之理論,莫非我大唐之將士就等而下之不成?老臣以為國家選將,當以德能為先,餘者不必顧慮太多。”

呼呼,魏老爺子這話說得尖刻,奶奶的,總算是幫著咱說一次好話了,要不,咱可真要記恨您老了。太子一係的人馬如何說叨李貞並不放在心上,可頭前一見到魏征出麵,李貞還真是被嚇了一大跳,無他,每回李貞整出件新鮮玩意兒來時,魏老爺子一準上本反對一把,硬是弄得李貞狼狽不堪,這回一聽魏老爺子是幫著自個兒說話,李貞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不過嘛,心裏頭叨咕歸叨咕,李貞還是穩穩地跪在那兒,別說出口附和,便是連臉色都不曾變化一下的。

還別說,魏老爺子一向正直,在朝中威望極高,他這麽一說,倒也頗有幾個正直大臣先後站出來表示附議的,一時間高台之上跪地的官員已是不老少了,隻是李世民的臉色平淡依舊,始終沒有開口表態。

站在王公隊列裏的魏王李泰偷眼看了看麵色鐵青的太子,又瞧了瞧跪在地上、滿臉子平靜的李貞,眼珠子轉了幾圈,悄悄地對著中書侍郎岑文本打了個暗號,但見岑文本略一頷首,從文官隊列中走了出來,跪倒在地道:“陛下,老臣以為諸大臣所言都有理,老臣以為越王殿下乃是從萬軍中選拔而出之將,斷無不允其出征之理,然考慮到越王之年歲與經驗,老臣以為當須為越王殿下選一位穩重之老將為輔,當可保萬無一失。”

“哦?”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笑著問道:“岑愛卿打算保薦何人為副?”

“臣以為左衛中郎將王佑林最為合適,此人參與過我大唐滅吐穀渾及高昌國兩仗,為人忠誠可靠,又精通戰略,以之為越王殿下之副,當可保大軍無虞。”岑文本磕了個頭,恭敬地回答道。

哈,媽的,敢情老四打的是加塞的主意,奶奶的,老子還以為老四這個混球想幫咱一把呢,鬧了半天他小子也盯上了軍隊這塊大蛋糕了。岑文本是老四的人,這一條滿大唐中知道的人極少,若不是李貞手中握有“旭日”,也不會明白其中的根由,此時一聽岑文本的話,頓時氣樂了,隻是此時還不是他開口的時機,李貞也隻好先忍著了罷。

眼瞅著李世民就要開口準奏了,太子可真的是急了,也顧不得許多,拖著條瘸腿從李世民身旁的椅子上站了起來,躬著身子道:“父皇,兒臣以為岑大人所言雖是有理,隻是這個副將之人選卻不甚合適,王佑林其人雖從軍日久,也頗經戰事,可其名聲不顯,又非萬人敵之勇將,以其為副先鋒恐有不妥,若是八弟掛印,總得有勇將隨行方可保平安,兒臣保舉左金吾衛中郎將侯國忠為副,此人剛才雖敗於八弟之手,然,能與八弟以槍換槍,已是軍中萬人敵之選,加之其久經戰事,不但可保大軍無虞,還能保八弟之平安,此兒臣之淺見耳,望父皇明察。”

太子這麽一說,魏王李泰可就耐不住了,忙大步出列道:“父皇,兒臣以為太子哥哥所言恐有不妥,侯國忠雖勇,然在八弟槍下不過是兩合之將罷了,怎能保得八弟平安,再者,兒臣以為先鋒中有八弟之勇悍足矣,隻需為八弟配上一老成持重之將便可保大軍無虞,王中郎將生性穩重,不喜嘩眾取寵之事,正是副先鋒的不二人選,請父皇明鑒。”

得,這哥倆個又鬥上了,原本站一旁看熱鬧的吳王李恪可就看不下去了,隻不過他在軍中根本就沒任何的影響,手中僅有小貓三兩隻罷了,壓根兒就抬不到桌麵上來,可眼瞅著太子與老四都露了麵,他也不想落於人後,忙也跟著出列道:“父皇,兒臣以為八弟既然勇冠三軍,此先鋒之印自該是八弟所掌,既然如此,這副將人選不妨讓八弟自己定好了,以免變生掣肘。”

嗬嗬,媽的,老三還真是個狠人,奶奶的,一腳就將球踢給老子了,這不是逼著老子去得罪人嗎?狗日的!李貞一眼就看穿了老三的用意——這會兒太子、老四各自推出了人選,李貞要誰不要誰,都會得罪人,若是一個都不要,那就連著得罪了太子與老四,此事一生,李貞自然沒有可能再倒向太子或是李泰,除非李貞自立,否則要想躲避接踵而至的暗算,不就隻能倒向他李恪了嗎?

果不其然,李世民聽完了李恪的話,掃視了一眼跪滿了一地的群臣們,將眼光落在了李貞的身上,淡然地問道:“貞兒,你之意如何?”

如何?狗日的,還能如何?您老爺子自己定去好了。李貞哪肯去鑽老三布下的套子,略一沉吟道:“兒臣並無異議,一切恭請聖裁。”

李貞推托的本事李世民早就見慣了,倒也沒就此而生氣,饒有深意地看了李貞一眼,霍然起立道:“朕意已決,著越王李貞為大軍先鋒,令秦懷玉、侯國忠、王佑林為副先鋒,大軍後日起行。”話音一落,率先走下了點將台,後頭群臣們忙慌亂地跟了上去。

啥?搞沒搞錯?一正三副,老爺子唉,這是出征,又不是茶壺配茶杯,整那麽多副手搞啥子哦,該死的平衡之道,這不是給老子找事嗎?李貞一急之下,汗水都冒了滿頭,可眼瞅著老爺子已經下了旨意,就算再委屈,也沒個說理的去處,沒法子,隻好憋著滿肚子的氣,怏怏地回轉自個兒的王府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