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四十六章突襲開陽

字體:16+-

開陽(古縣名,位於今朔城南麵)是個小縣城,全縣人口不過兩千餘戶人家,至於縣治所在的開陽城更是小得可憐,攏共也就是千餘戶人家,八千餘人罷了,此次薛延陀來得極快,城中百姓大多來不及逃脫,被圍半月之後,於貞觀十五年十月十四被拔野古部萬餘人馬攻破,守軍千餘人盡皆戰死。

開陽城雖小,也算不得富庶,當然,那是跟大唐內地縣城相比較的結果,可對於拔野古部來說,這開陽城簡直就跟天堂似的,富得流油,一旦城破,哪能不大搶上一通,加之攻城之時,由於守軍的拚死抵抗,拔野古部在開陽城下折損了近三千人馬,一旦破城,殺紅了眼的拔野古部眾立時在開陽城中大肆燒殺,硬是將好端端的一個開陽城變成了人間地獄,接連數日,城中的慘叫聲、哭喊聲就始終沒停過。

貞觀十五年十月二十日醜時四刻,天陰得很,漫天的烏雲擋住了星月的交輝,喧囂了一整天的開陽城總算是徹底靜了下來,除了偶然間傳來的一、兩聲幽幽的哭泣之外,再無其它聲響,燒殺了四、五日的拔野古部眾此時大多已沉入了夢鄉,隻有契阿達所率的這二十餘騎遊騎還在巡哨之中,沒辦法,誰讓契阿達所屬的部落在攻城戰中傷亡殆盡不說,連帶隊的部落長老都死於非命,沒了領頭羊的契部餘眾隻能去執行深夜巡哨這等的累人活計。

唐人真有錢,女人也長得水嫩嫩的,搓揉起來就是不一樣!契阿達一想起前幾天搶得的那個女人,不由地身下一熱,伸舌舔了舔幹裂的嘴唇,心裏頭火一竄一竄地,恨不得立刻衝回營去,再好生發泄一場,隻可惜他也就是隻能想想罷了,違抗軍令的事兒他還沒那個膽子去做的,沒奈何,契阿達也隻能百無聊賴地踢了一踢**的戰馬,打算向遠處狂奔一場好發泄一下得不到滿足的欲求,隻不過他這個願望到了底兒也沒能實現,就在馬將將放開四蹄,就要發力狂奔的當口,一支羽箭帶著強烈的呼嘯從暗夜裏射將出來,立時將契阿達射了個透心涼。

契阿達呆立在馬上,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上那個不斷噴血的傷口,卻硬是沒有發現箭杆之所在,“敵襲”這個詞在唇邊纏繞了好一陣子,可契阿達卻已無力喊出,壯碩的身形晃動了一下,緊接著一頭栽下馬去,手中的火把翻滾在枯草從中,立時引燃了一片的火頭,與此同時,遠處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轟然響了起來。

“敵襲!”“敵襲!”受了驚嚇的契部遊騎一邊掉轉馬頭往大營方向衝去,一邊高聲地叫嚷了起來,霎那間,開陽城內外的軍營全都亂了起來,沒想到會在此時遭襲擊的拔野古部眾大呼小叫地就跟無頭蒼蠅一般四下亂竄。

不肖說,那神奇的一箭自然是李貞所射,其目的不過是要打草驚蛇,趁亂取勢罷了——開陽城小,無法容納拔野古部萬餘騎兵,此刻拔野古部大半軍隊在城中,各部落統兵官也基本上都在城中,城外的軍營中隻有一些低級軍官在,根本不可能組織起有效的抵抗,李貞此舉的目的就是要快速擊破城外的軍營,而後虛張聲勢,令城內的拔野古部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不敢擅自出兵迎戰。

風在吼,血在燒,一箭射死了契阿達的李貞心情激蕩不已,收起鐵胎弓,從得勝鉤上取下亮銀槍,高呼一聲:“跟我來,殺!”霎那間已在暗處隱蔽了兩個多時辰的一千大唐騎兵立刻奔湧而出,殺氣騰騰地向著慌亂中的敵軍營寨撲將過去。

近了,更近了,借助著敵軍營壘中匆忙點起的火把之亮光,李貞已經能看見鹿角、柵欄等障礙物的存在,心跳得飛快,一股子熱血湧上了頭來,李貞的雙目立時變得通紅,死盯著愈來愈近的柵欄,手中的長槍猛地一個上挑,大吼一聲:“開!”借助著雪龍駒的衝勁,李貞一槍便將老長的一條柵欄挑上了半空,雪龍駒一聲嘶鳴,駝著李貞一頭衝進了混亂中的軍營,數十名亂竄中的拔野古部眾突然見到敵人已經衝進了營壘,立刻持槍挺刀上前,試圖擋住李貞的去路。

“殺!”李貞狂吼一聲,手中的長槍猛地一抖,數朵槍花噴薄而出,轉瞬間刺倒了數人,餘者見李貞來得凶悍,發一聲喊,四下逃散開來,而此時後續騎兵也趕了上來,狂野地衝進了大營之中,與此同時,侯國忠率領下的另一營騎軍也從大營右側殺將進來,一千大唐騎兵如同兩條狂龍般在拔野古部大營內橫衝直撞,掀起一陣陣的腥風血雨,殺得措不及防的拔野古部眾屍橫遍野。慌亂間壓根兒就無法搞清楚唐軍究竟來了多少兵馬,拔野古部五千餘眾愣是被一千唐軍殺得四散奔逃,眼瞅著開陽城方向沒有唐軍出現,潰散的敗兵立刻蜂擁著望開陽城中跑去。

開陽城縣衙內,正擁著搶來的美女睡得香甜的拔野古部頭領屈利失猛然間聽到城外殺聲四起,連衣袍都來不及穿,操起把刀,赤著身子便狂叫著衝出了房門,領著親衛急匆匆地趕往開陽城頭,才剛上城門,就發現城外的軍營中已是火光衝天,城門口一群群敗兵或是光著身子,或是隻披件皮襖子,不管不顧地徑直往城裏逃,頓時大怒起來,狂叫著道:“來人,快來人,拔野拓何在?”

拔野拓,拔野古部最驍勇之戰將,此時正在城門口疏導著潰散入城的亂軍,一聽到自家大統領正在城頭大呼小叫個不停,忙衝上了城頭,單膝點地道:“大統領,屬下在此。”

屈利失跳著腳道:“快,帶上人馬,給本統領殺出城去,快去!”

“不可,萬萬不可。”還沒等拔野拓領命,拔野古部大祭司納隆從人叢擠了出來,一迭聲地道:“大統領,唐軍在暗我在明,況且敵情不明,此時出擊,一旦中伏,怕是連開陽城都保不住,還是等天明再議不遲。”

“放屁,等到天明,大營就沒了,還不快去救大營,快去!”屈利失盛怒之下,那肯聽納隆解釋,跳著腳破口大罵道。這也難怪屈利失著急,這些天從開陽搶來的財物大多都放在大營中,大營一丟,財物必然不保,如此一來,拔野古部此次出兵豈不是損兵折將而又一無所獲,這等結果可不是屈利失能接受得了的。

“遵命。”拔野拓不敢怠慢,忙應答了一聲,急匆匆地跑下了城頭,試圖整軍出戰,隻不過這當口潰兵將整個城門口都堵塞了,拔野拓的人馬一時半會哪能出得了城,而更加讓人鬱悶的是:開陽城小不說,還隻有一個城門,拔野拓所部就算是想繞開潰兵都沒辦法,反倒被潰兵衝亂了自家陣型。

“大統領快看,大營的火全滅了。”正當屈利失在城頭焦急地打著轉悠的時候,大祭司納隆突地高聲叫了起來,但見城外的大營此時已然靜了下來,別說沒一絲聲響,便是剛才被點燃的帳篷之類的火頭也全都熄滅了,暗夜裏的大營死氣沉沉地,靜得可怕,也靜得詭異,屈利失咬著唇,雙目充血地死盯著大營的方向,好一陣子沉默之後才狐疑地問道:“大祭司,這是怎麽回事?”

“不知道。”納隆搖了搖頭,沉吟了一下又接著道:“大統領,唐軍來得詭異,其中必然有詐,我等還是守城為上,一切等天明再看看罷。”

“不成,大營一丟,我軍退路已失,如何等得起!”屈利失一口回絕了納隆的建議,緊趕派出身邊的親衛去催促拔野拓趕緊出兵。

納隆眼瞅著勸不動屈利失,苦笑了一下道:“大統領既是要出兵,不如這樣好了:派些人攻一下試試罷,若是敵勢太強,出戰的將士也不必回城,若不然,唐軍尾隨著進了城,我軍隻怕連開陽都守不住,真要是打不下來的話,幹脆讓拔野拓率軍前往神武,請仆固部出兵相助,順道一並通報大王子好了。”

屈利失想了想,也實在沒有別的辦法,隻好點了下頭道:“那就讓拔野拓帶一千人去衝一下,看看情況再定行止。”

申時二刻,剛關上的開陽城門突然再次轟然洞開,一千餘拔野古騎兵點著火把衝了出來,一路呐喊地奔向離城門不過兩裏開外的營壘,有意思的是:拔野古騎軍喊聲倒是不小,可速度並不快,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一裏,四百米,三百米,兩百米,直到拔野古騎兵都已經到了離營壘不過三十來米了,營壘中卻始終靜悄悄地,聽不到一聲響動,莫名其妙的拔野古騎兵不敢就此衝將進去,紛紛疑惑地停了下來,主將拔野拓立在隊列前,靜靜地聽了好一陣之後,手一揮,十數名騎兵向著營壘洞開的大門衝了過去……